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二十四橋 > 正文 第六回 波濤如怒 之五

正文 第六回 波濤如怒 之五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鎮里集市上,大隊清兵正在集結。

    來不及離開的小販們被兵馬擠得摔了擔子倒了人,一個個叫苦不迭。

    馬鳴嘶嘶,人聲鼎沸,號角嗚嗚吹響。

    急促的馬蹄聲響起,一隊清兵出發了。只聽馬隊營官喊道:“快跟上,不要跑了反賊。”馬隊沖出鎮子,越過哨卡正欲向北追去,前面的清兵突然勒馬不前。營官大罵著策馬趕上前一看,往北去的路上正中立著一匹戰馬,馬上一年青人身著清兵服裝,手提一柄鐵鏟樣的兵器,正冷眼看向自己,目光森森。

    那營官目光與年輕人的目光想接,只覺得年輕人的森然目光有如兩把利劍,正欲把自己的身子洞穿,再一看年輕人手上提的兵器,不由暗自吃驚,他認得那是巴吐魯隊長從不離身的兵器,現在那柄鐵鏟樣的兵器卻是握在眼前這年輕人手上,想那巴吐魯隊長莫非已……。營官不敢再往下想,忙把原本只手倒提著的熟銅棍當胸橫握。

    那年輕人正是劉二。劉二似乎看穿了營官的心思,把鐵鏟向上一提,放到肩上擔著。清兵馬隊里有人驚叫道:“巴吐魯隊長的雙頭鏟!”

    馬隊起了陣輕微的騷亂,但很快又平息下來。

    劉二見狀,也不乘機殺上,心想:“這倒好,就這樣站著,時間越長越好。”

    那營官也不是個毛貨,他知道如在此耗多了時間,就追不上前面闖關之人了,眼前這年輕人能奪得巴圖魯隊長的兵器,武功定是高超,這就和他動手自己豈是他的對手,然避而不戰按軍規亦是死罪難饒。那營官心念一轉,大喝一聲道:“前隊將這反賊困住,后隊從兩側繞過追擊闖關的反賊。”

    聽那營官這一叫,劉二急了,豈能讓他們分成兩撥,一撥纏住自己,一撥朝前追去?劉二將肩上的雙頭鏟卸下也當胸握緊,正欲驅馬撲上,但已然是遲了點。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中,訓練有素且又久經戰陣的清兵已分成兩隊,前隊把自己團團圍住,后隊已下到兩旁的田里,正要繞過自己向前追去。劉二見狀,雙腳使勁一夾馬肚,暴喝一聲,喝聲未落,大路上響起一片叮叮當當的兵器撞擊聲夾雜著幾聲慘呼聲。那雙頭鏟乃關外農老四的獨門兵器,怪異的鏟法也只傳與他的徒弟,江湖上再無人知曉他的鏟法。劉二縱是武功高強,使來也不甚乘手,加之雙頭鏟本是適合步戰的兵器,現在劉二已和清兵攪在一起,雙方馬首相接,敵我相距不過幾尺,劉二使雙頭鏟反見不利,那些清兵本就是騎兵,手上兵器皆為騎戰之器,此時在不大的地方上進行這種近乎貼身的馬上格殺讓他們很是占了便宜,幾回合下來,清兵只倒下了三幾個,而劉二的衣服也被劃破了幾處,有的地方還見血了。

    清兵們騎戰經驗老到,使長槍大刀的都在最外圈逡巡,圍著劉二格殺的用的都是刀劍短戟等短兵器。那營官勒馬圈外,高聲喝令指揮,只聽他叫道:“靠上去,困住反賊!”劉二苦于手中兵器太長,左支右絀一陣忙亂,又聽得那營官急催那些正在路旁稻田里的清兵趕快繞過戰團上路追擊,心中大急,不由得舌綻春雷又是一聲暴喝,這一聲怒喝聲中,劉二只覺得氣海里一股股真氣急速涌出布滿全身,只見他右手掄起雙頭鏟向近旁的清兵劈去,一下緊接著一下,劉二將雙頭鏟越掄越快,只見一個黑褐色的輪子在他右側帶著嘯聲旋轉,不時有殘肢斷臂鮮血腦漿從輪子中甩出來,劉二這種毫無章法的鏟法,怕是雙頭鏟的主人農老四見了也要自嘆不如。

    劉二的左手也沒閑著,只見他向右一側身子,腰身微微向左一扭,左手將柳府的擒拿十八抓使了出來,箕張的五指直抓向高舉著刀劍撲來的清兵的手腕、手肘,或是避開刀劍直取對方的腹部或咽喉,只見他的左手在刀劍的縫隙里急速地伸縮直曲,時而翻腕扣肘時而直拉斜甩,摔落馬去的清兵在馬蹄的踐踏下翻滾哀叫,很快便沒了聲息。

    清兵們開始亂了,他們雖久經戰陣卻沒見過這樣的打法,他們雖見慣了尸橫原野卻沒見過如此慘烈的死亡。他們心寒了。

    劉二越戰越勇,復仇的快意使他漠視對手的武器,敵人的鮮血和死亡讓他血脈賁張。他此時只有一個念頭,攔下他們,殺死他們。

    圍住劉二的清兵潰退了,當死神的陰影毫不留情地籠罩而來的時候,士兵的血液里只要還摻和著一滴懦夫的血,那他最終只能選擇退卻,他不可能發出拼死一戰的怒吼。

    劉二殺出了包圍圈,當一個人背負國仇家恨而又矢志復仇時,戰死于他就如同再生,正因如此,這樣的人不<!--中间广告位置-->可戰勝。

    劉二面對退卻的清兵并不乘機掩殺,這倒不是什么窮寇莫追,而是前面還有百十個余寇要追,必須追上,必須把他們攔下,必須把他們殺死殺傷,必須讓他們心驚而落馬,膽寒而潰退。劉二不敢稍停,掉轉馬頭直追而去。

    背后那些潰退的清兵在營官的喝罵下重有集結起來,委委縮縮地不敢放馬追趕劉二。前面的清兵聽見背后的馬蹄聲,轉身見劉二渾身血跡斑斑,倒提著雙頭鏟拍馬趕來,便紛紛勒馬掉頭,準備攔擊劉二。

    劉二見狀大喜,高舉著雙頭鏟迎了上去,更不打話,來個故技重施,雙頭鏟掄圓了直砸向清兵,左手的擒拿十八抓跟著使出,一時間腥風突卷血雨紛飛,清兵紛紛栽下馬去。劉二正殺得興起,忽聽后面那營官遠遠叫道:“快都散開,放箭射他,快放箭,放箭。”

    正和劉二撕殺的清兵大都久經戰陣,反應極快,聽見營官的喊聲,當即撇下劉二,快速向兩旁退開,只留下幾個纏住劉二。待劉二將那幾個殺下馬去,前后兩隊清兵已幾十尺外的路上或稻田里分成二十幾個小隊,每小隊5、6個人,分前后兩排相互錯開站著,都正在開弓搭箭,把劉二團團圍住。

    清兵這陣勢有個講究,叫“群犬困熊陣”,從他們在關外集體捕熊時的狩獵方法轉化而來,作仗時用此陣法困住敵人,一聲令下,前后兩排人輪著將箭射向被困陣中的敵人,前排人先將箭射出,當前排人重新搭箭時,后排人將箭射出,后排人搭箭時,前排人將箭射出,被困者很難從這等密集攢射的箭矢中突圍逃生。此陣還分為小陣大陣,小陣百十人即可形成,大陣則是數百上千人組成,煞是厲害。揚州血戰時,柳老爺子等人就是在二十四橋被大陣困住,皆死于萬箭攢射之中。

    那營官見“群犬困熊陣”已形成,料劉二再無生路,便也不下令立即放箭,竟驅馬至陣前,用手中長槍指著劉二大聲道:“反賊,你若能下馬投降,憑你一身本事,我大清必將重用你,倘不投降,我這里一聲令下,你就是鐵打金剛也要變成個篩子。”

    這營官說的倒是實話,清軍入關后,對前明的降官降將大都給予重用,以收買人心,盡快安定局勢。于是有不少明朝的文官武將都開門迎敵,做了大清的官兒。

    劉二看看四周,一百多張強弓硬弩正對著自己,這些弓弩如果同時向自己射箭,就憑手中這把雙頭鏟能撐多久?沒想到今天竟會在這里栽了!

    營官見劉二一聲不響,當他有點動心了,便又叫道:“年輕人,我再給你點時間,一會再不下馬投降,我可就下令放箭了。”

    這營官不真是愛才惜才,他有他的小九九,眼前這反賊手持巴圖魯隊長的雙頭鏟,想來巴圖魯隊長非死即傷,我如能生擒了這反賊,豈不是功勞一件,眾人前面也好風光風光。

    此時劉二只想多拖點時間,聽得那營官如此說,便把雙頭鏟橫擱在馬背上,一只手輕輕扶著,也也做出個正考慮著的樣子。劉二心里真的想了很多,從夏天海邊游泳想到揚州柳府,從和小伙伴們一起偷甘蔗想到血戰揚州,一樁樁往事,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清晰地在眼前浮現。劉二心頭突然一顫,仿佛看見柳絮飛笑吟吟地一手持劍一手拿著條毛巾走過來,安天達提著桿長槍跟在她后面,邊走邊用衣袖擦著額頭上的汗珠。“柳妹、達弟!”劉二在心里高聲叫道。眼前的柳妹達弟忽地不見了,只有揚州城頭的烈火和城里街巷橫七豎八的尸體,柳老爺子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你們要突出城去。還有許多事要你們去做。我把絮飛交給你了。劉二想到這里,不由抬頭環視四周的清兵,自問道:“今天能突出去嗎?”

    那營官見劉二抬頭四望,便又叫道:“你看清楚了,今天你就是變成一只小雀兒,也飛不出我這困熊陣,快快下馬投降吧。”營官有點得意起來。

    劉二仍是一聲不吭。

    此時天已大亮,東邊天際朝陽正噴薄而出。劉二瞇著眼,望著火紅的朝陽。陽光輕抹在劉二身上,給他鍍上了一層金黃,遠遠看去,劉二恍若一尊金甲天神。

    “反賊,再不下馬,你就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了。”營官聲嘶力竭叫道:“準備放箭,我數五下就放箭。”

    劉二收回目光,長嘆一聲,提起雙頭鏟翻身下馬,立在馬旁。

    “把雙頭鏟放到地上,向前走五步。”營官喝令。

    劉二稍彎著腰,把雙頭鏟放到地上,又向前邁了五步,一臉木然地站著。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90/10626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