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三 第185章:毀掉下河街

卷三 第185章:毀掉下河街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要干什么?”本來已經痛得說不出話的尤三姐,大概是見我向她走過去之后,感覺到了緊張。因此,在我即將靠近她的時候,她來了這么一句。

    “我要干什么?你說我要干什么?我當然是要把你從哪里來,就送回哪里去啊!”我笑呵呵地回了尤三姐一句。

    在回完這話之后。我也就不再客氣什么了,而是直接伸出了手指頭,在尤三姐的身上,畫起了符。

    我把剛才在尤三姐身上畫的那道符重新畫了一遍,在畫完之后,尤三姐的直接,立馬又飛快地開始往她的手指頭里縮了。

    “啊!啊!”

    伴著一聲一聲的慘叫,那些鉆回尤三姐手指里的指甲,從尤三姐的肉里,慢慢地鉆了出來。

    在那些指甲鉆出來之后,尤三姐立馬就在地上翻滾了起來。

    看尤三姐此時這樣子,她多半應該是活不成了。所以,接下來我也不需要再做其他的了,只需要靜靜地在這里等著。等尤三姐的那些指甲,把她自己給害死。然后就可以了。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剛才還屌得跟二五八萬似的尤三姐。居然在此時向我求起了助。不過,我今天來這里,就是要取尤三姐的性命的,所以我自然是不可能出手救她的啊!醉心章、節億梗新“這可是你自己的指甲,我拿這些指甲是沒有辦法的。所以,我救不了你,你自己慢慢享受吧!從你這些指甲的樣子來看,它們應該是沒少害人命的。也就是說,你的這些指甲,應該是十分嗜血的。”我笑呵呵的說。

    “害死了我,你會后悔的!你會后悔的!我知道是袁國忠帶你來的,他這是在害你,他是在害你!”在說完最后的這番胡話之后,尤三姐不再動彈了。從她此時這樣子來看。她應該是斷氣了。

    現在尤三姐已經斷氣了,那么接下來,我的任務是不是已經完成了啊?這完成了任務。我這心里,頓時就輕松了不少。于是,我邁著歡快的步子,從屋里走了出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尤三姐死了的原因,反正在為走出去的時候,雖然看到了幾個打扮妖艷的紙人,但那些紙人都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的,一動不動,就像是不會動了一般。

    對于這個,我反正沒有多管。我沒有搭理那些紙人,而是邁著步子,繼續往門外去了。

    剛一走出大門口,我便看到袁國忠那老家伙了。那老家伙,正站在街邊上,在那里悠哉樂哉地抽煙呢!在看到我從門里走出來之后,袁國忠對著我笑了笑,然后問:“事情搞定了嗎?”

    “嗯!”我點了點頭,然后說:“搞定了。”

    “不錯。”袁國忠口頭表揚了我一句,然后就沒有再說別的什么了。

    “你讓我把那尤三姐殺了,現在她已經掛了,那么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應該打道回府,美美的睡一覺了啊?”我問袁國忠。

    “尤三姐死了,下河街這些害人的女鬼們,只是失了主心骨。不過,下河街并沒有被毀。所以,咱們還不能走。就算是要走,也得在把這下河街給徹底毀掉了之后,再走!”

    “把下河街毀掉?怎么毀啊?”我有些好奇的,對著袁國忠問道。

    “你都已經在下河街轉了這么多圈了,難道這里的秘密,你還沒發現嗎?”袁國忠問我。

    “什么秘密?”袁國忠這話問得,有些沒頭沒腦的,我確實沒有聽太明白。因此,我便對著他,問了這么一句。

    “你說什么秘密?”袁國忠白了我一眼,然后說:“難道你剛才就沒有看見,這里的那些女人,大部分都是紙做的嗎?”

    “看見了啊!”我說。

    “既然你都看到她們是紙做的了,那你應該知道,應該怎么對付她們吧?”

    紙這玩意兒,最怕的不就是火嗎?一想到這個,我立馬就明白了,然后對著:“你該不會是告訴我,準備對這些紙人,用火攻吧?”

    “嗯!”袁國忠對著我點了點頭,然后說:“我還以為你很傻呢,不過現在看來,你好像也并不是那么的傻嘛!”

    “你猜傻呢!你個死老頭,都已經得了老年癡呆,傻得不可救藥了。”我說。

    “少跟我貧嘴,趕緊去干正事。”袁國忠對著我吼了這么一句。

    “干正事?你要我去干什么正事啊?”我問。

    “咱們要把整個下河街都燒了,不準備點兒汽油什么的能行嗎?”

<!--中间广告位置-->    “這附近又沒有加油站,我去哪兒弄汽油啊?再說,就算是有加油站,我兜里也沒錢啊!”我說。

    “跟我走吧!”袁國忠帶著我走到了下河街的街口那里,然后拉開了他那輛破桑塔納的車門,一屁股坐了上去。

    在坐上去之后,袁國忠便把車給發動了。

    “咱們這是要去哪兒啊?”我問袁國忠。

    “去弄汽油,還有別的需要的東西。”

    袁國忠沒有開著車去加油站,而是直接把車開到了一個小汽修廠那里。袁國忠和那汽修廠值夜班的大爺好像很熟,在他跟那大爺小聲的低估了幾句之后,那大爺便進到了里屋里,從里面拖了一小桶汽油出來,放在了袁國忠那破桑塔納的后備箱里。

    拿到了汽油,袁國忠便重新帶著我,向著下河街的方向去了。

    “就這么一小桶汽油,夠嗎?”我有些疑惑地對著道。

    “怎么不夠?下河街那一片,全都是老房子,而且是木制結構的,只要點燃了,很快就能燃起來。”

    沒想到,在放火這件事上,袁國忠這家伙居然也是這么的專業。

    “老隊長就是老隊長,不管是殺人,還是放火,那絕對都是專業的。”我笑呵呵的對著袁國忠來了這么一句,還特意豎起了大拇指,給他點了個贊。

    “你不要以為我聽不出來,你這是在故意損我!”袁國忠白了我一眼,對著我來了這么一句。

    “我之前還以為老隊長你老年癡呆了,想怎么欺負就怎么欺負。可是,現在看來,老隊長你這腦子,好像還是比較清醒的嘛!離老年癡呆,好像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啊!”我笑呵呵的說。

    “你個臭小子,要是再胡說,信不信一會兒我把你丟在下河街,不帶你回家了。”袁國忠生氣了。

    “我又不傻,你不帶我回家,我不知道打車嗎?”我說。

    “打車?”袁國忠呵呵的笑了笑,然后說:“下河街都燒起來了,你要是在那里打車,別人肯定會以為是你放的火。”

    “你放心,要是我真的被懷疑了,那么,我絕對是會把你給供出來的。”我笑呵呵的對著道。

    “你這臭小子!”

    跟袁國忠扯著淡,他的這輛破桑塔納,很快就回到下河街的街口那里了。

    “我把后備箱打開,你去提汽油吧!”袁國忠使喚起了我。

    看在袁國忠是退休老頭的份兒上,這種事我也不好意思跟他爭。因此,在他說了讓我提汽油之后,我立馬就同意了。

    我慢慢地向著那破桑塔納的后備箱走了去,在打開后備箱之后,我便把那一小桶汽油給提了起來。

    “下命令吧!你要讓我把這汽油,提到哪里去?”我問袁國忠。

    “放火那是要講究技巧的,不是隨隨便便可以亂放的。要是點火的位置不對,這火自然就燃不大。火燃不大,下河街這么一大片房子,自然就燒不了。”袁國忠這個老逗逼,居然在那里頭頭是道地說了起來。

    “你說了這么半天,這汽油到底應該往哪里潑,然后這火到底應該在哪里點啊?”我問。

    “火這玩意兒,跟水是一樣的。要火是死的,威力自然不會大。要想把火的威力最大化,那得讓死火變成活火。”我記得袁國忠的家伙,以前沒這么多廢話啊!這一次他是怎么了,怎么有這么多的廢話呢?

    “你說這么多廢話有意義嗎?你直接告訴我,這汽油應該往哪里潑,這火應該怎么點不就行了嗎?真是麻煩!”我極其無語的,對著道。

    袁國忠指了指一個站在門口的紙人,說:“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啊!不就一個紙人嗎?”我不太明白的這話是個什么意思,于是就反問了這么一句。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紙人也是人。所以,在受到了某些刺激之后,這紙人也是可以動的。”

    在袁國忠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的時候,我好像是明白他的意思了。袁國忠這老家伙,搞了這么半天,原來是想讓我把汽油潑到紙人的身上,然后把紙人給點燃啊!

    說句實在的,要是直接點房子,我這心里還是有些犯嘀咕的。但是,這點紙人就不一樣了啊!

    紙人這玩意兒,我想怎么點,就可以怎么點嘛!于是,我果斷地提著那一小桶汽油,拿著打火機,向著袁國忠指給我的那個紙人,走了過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60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