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99章:出招了

卷一 第99章:出招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薛姐,請等一下。”肖楚楚把手伸進了兜里,慢悠悠地摸了一張卡片出來,說:“我這里有張卡牌,想在此刻使用。”

    “你要使用什么卡牌?”薛姐問。

    “反咬卡。”肖楚楚把手里拿著的那張卡牌遞給了薛姐,然后說:“我這反咬卡。可以讓3號反咬7號一口,也就是說,7號不管是個什么身份,都得接受3號所提之懲罰。還有就是,我這反咬卡,雖然只是四星級的卡牌,但只有五星級的卡牌,才破除得了。”

    我就知道,肖楚楚不是這么好對付的。這不,她一出手,就拿了一張四星級的反咬卡出來。更要命的是,我就算是用四星級的卡牌,都破不了她這玩意兒。我得用五星級的卡牌,才破得了她的這反咬卡。

    “五星級的卡牌才能破?”我用那種完全不敢相信的語氣,十分吃驚的問道。

    其實,五星級的卡牌,我這里雖然不多,但也并不是沒有。所以,我裝出這么一副被嚇到了的樣子,純粹就是為了誤導一下肖楚楚,讓她對我放松一下警惕的。

    “嗯!只有五星級的卡牌能破。當然,你要是能像上次那樣,拿個什么令之類的玩意兒出來,也是可以破的。不過,你手里的那紅銅令。對我這反咬卡,那是沒有任何效果的。”肖楚楚就好像是吃定我了一樣,在那里洋洋得意地對著我說道。輸入字幕網址:heiyaПge·com觀看新章

    “反咬卡有效。”薛姐來了這么一句。

    在見我沒有要拿卡牌出來的意思之后。薛姐很放心地打開了那張陳世康寫的紙條,然后念道:“請7號喻曉晴,去小屋子里拿一把鉗子,然后把13號吳軒十根手指頭的指甲,和十根腳趾頭的指甲,一個個的全都拔下來。”

    “都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喻曉晴可是你的老師,你要是不讓她拔你的指甲,她可就得死啊!雖說十指連心,在指甲被拔掉的時候,你肯定是有些痛的。但是,那樣的痛跟你們喻老師的生命比起來,絕對是無足輕重的。”

    薛姐剛一把任務宣布完,肖楚楚便對著我說了這么一番話。看來,這肖楚楚確實是認準了,我拿她打出的這張反咬卡沒有任何的辦法啊!

    “呵呵!”我冷笑了兩聲。然后對著道:“要是指甲全都被拔了,我以后怎么剝橘子吃啊?所以,為了保留我剝橘子吃的權利。我這指甲還是不要被拔了。”

    我一邊扯著淡,一邊從兜里摸了一張卡牌出來。在看到我把卡牌摸出來的時候,肖楚楚的眼睛,都瞪直了。

    “你難道有五星級的卡牌?”肖楚楚露出了一臉緊張的神情,對著我問道。

    “你不要這么緊張,一看到你這么緊張,我頓時就感覺壓力山大。不就五星級的卡牌嗎?別說一張,就算是十張,我都是拿得出來的啊!”我把拿出來的那張卡牌,在肖楚楚面前晃了晃,然后用那十分得意的語氣,對著她顯擺道。

    “呵呵!”肖楚楚居然對著我冷笑了起來,然后說:“指甲都要被拔了,還敢裝逼,你以為我眼瞎,認不出你拿的這張是一星級的調包卡啊?”

    我把手里的那張卡牌拿過來一看,發現得沒錯,我拿出來的,確實是一星級的調包卡。不過,我這真不是特意逗肖楚楚玩的,而是因為我兜里的卡牌,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摸錯了那是很正常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趕緊在那里一邊跟肖楚楚道歉,一邊繼續把手往兜里伸。

    很快,我又摸了一張卡牌出來,在肖楚楚眼前晃了兩下。

    “別晃了,你這是兩星級的免死卡!”肖楚楚很生氣地瞪了我一眼,說。

    <!--中间广告位置-->“免死卡不是可以免死嗎?要7號沒有完成任務,我不就可以用這張免死卡,把她的死亡懲罰給免了嗎?”我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在那里十分激動地說了起來。

    “在我用那張四星級的反咬卡之前,你用免死卡,確實是可以免掉死亡懲罰的。不過,現在我那四星級的反咬卡已經生效了,你只有拿出五星級的卡牌,才能起效。”肖楚楚居然還能耐著性子跟我解釋,這足以證明,在她心中,我是再也翻不起什么浪的了。

    “啊!不會吧!這免死卡可是我身上最牛逼的一張卡牌了。這要是都沒用,我該怎么辦啊?”

    我趕緊轉過了頭,對著薛姐說道:“薛姐,要不咱們商量一下,我用這免死卡,把拔我手指甲和腳趾甲這事兒給免了。畢竟,免死卡是可以免死的,我用它來免去被拔手指甲和腳趾甲的痛,對你來說,那絕對是只賺不賠的啊!”

    “你要是拿不出五星級的卡牌,就算是把口水全都說干,那都是沒用的。”薛姐瞪了我一眼,然后轉過身去,對著喻曉晴說道:“7號請執行任務。”

    “肖楚楚,要不你救救我吧!要不然,我可就把那件不能讓魏索南知道的事兒說出來了哦!”我想起了昨晚鬼大圣用的招數,于是就在那里有樣學樣的說了起來。

    “什么事?”這話不是肖楚楚問的,是魏索南問的。

    肖楚楚的臉色有些變了,難道我胡扯一句,居然扯對了。

    “什么事?你要是替我使用一張五星級的卡牌,我就告訴你,否則沒門。”我笑呵呵地說。

    “別聽他胡說!”肖楚楚急了,她此時的這個表態,似乎有些做賊心虛啊!

    “在游戲過程中,我是有分寸的。不過,一會兒在游戲完成了之后,我希望你能主動給我一個解釋。”魏索南也不是傻子,他雖然心里著急,但卻并沒有中我的計,而是主動暫時跟肖楚楚和好了。

    “女人善變,更善辯。第二個辯,是狡辯的辯。你讓她給你解釋,也不知道她到時候會給你編出什么樣的花兒來。”我冷嘲熱諷地來了這么一句。

    還別說,有的時候干干這種挑撥離間的事兒,還真是挺有意思的。

    “你還是乖乖接受你那被拔指甲的懲罰吧!”魏索南冷冷地對著我來了一句。

    “哎!”我嘆了口氣,然后說:“肖楚楚,我剛才是給過你將功補過的機會的;魏索南,我也是給過你自我救贖的機會的。只可惜,你們兩個都有那么一些眼瞎,看著機會眼睜睜地從自己的身邊溜走,都舍不得伸出手去把它抓住。”

    “你的廢話,還真是夠多。在7號執行完這個任務之后,下一個任務,我必須得在你的嘴上做做文章。”

    “聽你這意思,今晚你們是準備先用各種方式折磨我,把我折磨得要死要活的,最后再結果我的小命啊?”我問。

    “這你都能猜到,看來你還不是那么的笨嘛!”肖楚楚用那看案板上的魚肉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說。

    “你們難道不覺得,像這樣做有些太殘忍了嗎?”我問。

    “這都是你自找的,這是你在殺人游戲場里作亂,害死黑玫瑰的代價!”肖楚楚用那威風凌厲的語氣,對著我吼道。

    “黑玫瑰明明是你害死的,怎么怪到我的頭上來了啊?”我問。

    “要不是你昨晚胡扯那些事兒,黑玫瑰能死嗎?”肖楚楚辯解了一句。

    “胡扯?我說的那些事,可都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游戲規則為準繩的,你怎么能說我是在胡扯呢?要我胡扯的話,鬼侯都信了,這是不是說明,鬼侯有些太傻逼了啊!”我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9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