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96章:百蟲噬骨

卷一 第96章:百蟲噬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咔!”伴著一聲脆響,黑玫瑰臉上戴著的那個黑色面具,突然一下子裂開了。她那張我從未見過的臉,終于是露了出來。

    那是一張糜爛了的臉,上面長滿了那種像蛆一樣的蟲子,別提有多惡心了。

    “這就是作為裁決者。褻瀆游戲的代價,被百蟲噬骨而死。”鬼侯用那很威嚴的語氣,來了這么一句。

    在把黑玫瑰的整張臉都咬爛完了之后,那些蟲子順著黑玫瑰的嘴、?子、耳朵爬了進去。

    伴著那撕心裂肺的慘叫,黑玫瑰的身子,開始慢慢地變癟了。最后,黑玫瑰沒有再發聲了,她的身體,也像那被放了氣的氣球一樣,徹底癟了下去。

    “因為富源大廈殺人游戲場的裁決者褻瀆游戲,現已經被處死。所以,富源大廈游戲場的殺人游戲將暫停,等到有新的裁決者到位,游戲再重新開始。”在鬼候說完這話之后,半空中那畫成了一股子黑煙的人形,便慢慢地飄散開了。

    “散了吧!散了吧!今天這里沒游戲玩了,大家都散了吧!”鬼大圣控制著我的嘴,在那里大聲吆喝了起來。

    雪蟬用那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話都沒跟我說一句,便轉身出門去了。

    既然雪蟬都已經安全離開了,那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啊!于是,我也跟著出了門,而且還在電梯口那里,追上了雪蟬。樹如網址:heiyaпge.com關看嘴心章節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沒怎么回事啊?我知道你今晚肯定有危險,所以就想了個辦法。把富源大廈這游戲場的殺人游戲給取消了啊!”我說。

    “我問的是,你怎么知道黑玫瑰的那些齷蹉事?”雪蟬用那疑惑的眼神看著我,就好像是在懷疑我什么似的。

    “那天游戲結束后。我悄悄溜回游戲場,意外發現的。”我趕緊扯了個謊。

    “肖楚楚和杜龍的事,你也是意外看到的是嗎?”雪蟬顯然是在質疑我。

    “是啊!這要怪,只能怪我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我笑呵呵地說。

    “呵呵!”雪蟬給了我一個冷笑,然后便不再搭理我了。

    對于這個雪蟬,我的了解也不是太多,再加上鬼大圣是不允許我跟任何女人親近的。因此,雪蟬不理我,我也不再繼續跟她說什么了。

    我坐上了四號電梯,但雪蟬并沒有跟上來。

    “你不下樓嗎?”出于好奇,我多問了一句。

    “不想跟你一起走!”

    雪蟬的這個答案,真是讓人傷心啊!不過,我不是那種小氣的人,我是不會跟一個女人計較的。因此,我果斷按了一下電梯的關門鍵。

    轎廂門關了。電梯開始往下運行了起來。

    富源大廈這邊的事兒搞定了,我再怎么也得跟袁國忠說一聲啊!于是,我趕緊給他打了個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關機?袁國忠的手機居然關機了?我跟他認識這么久了,他可一次機都沒有關過。現在他關機了,該不會是出什么事兒了吧?

    “你是不是在擔心袁國忠啊?”被鬼大圣附身的那張卡牌,從我的兜里飛了出來,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他的手機打不通,這很奇怪。”我說。

    “我知道他在哪里,要不我帶你去?”鬼大圣這家伙,說這話的時候那語氣好像很認真,不像是在跟我開玩笑啊!

    “行!”

    我一把將那在半空中飄著的卡牌抓了過來,揣進了兜里,然后回到了那輛破桑塔納上。

    “往哪兒開?”我問。

    “血庫。”

    “你是說,袁國忠現在還在血庫那兒?”我有些不太敢相信地問。

    <!--中间广告位置-->“肯定啊!那老護士今晚值夜班,得明天早上才下班呢?雖然儲血室里的血都被我喝干凈了,她也沒什么可守的了,但她還是不能擅離職守啊!”鬼大圣在那里頭頭是道地跟我分析了起來。

    我發動了破桑塔納,以80碼的速度,向著血庫的方向飛奔了起來。

    十來分鐘后,我便來到了血庫的大門口。那站著都能睡覺的保安,居然還在睡覺,而且還在打呼嚕。

    我沒有搭理那保安,而是小心翼翼的,輕手輕腳的,從他的面前走進了大門。

    “袁國忠在哪兒啊?”我問鬼大圣。

    “樓上,就是儲血室那層樓。”

    我飛奔著跑上了樓,鬼大圣把我帶到了那關著門的值班室的門口。

    門縫里并沒有燈光透出來,這證明值班室里沒有開燈。燈都沒開,是不是里面沒人啊?

    就在我正準備動手敲門的時候,突然有一些讓人害羞的聲音,從屋里傳了出來。雖然我還小,對有些事情還并不是特別的了解。但我還是聽得出來,袁國忠和老護士,肯定在里面干那事兒。

    “老隊長,我們完成任務了,特地回來向你匯報!”鬼大圣這個逗逼,居然扯著嗓子在那里吼了起來。

    那聲音沒了,緊接著屋里傳來了那鑰匙和皮帶扣碰撞的聲音,很顯然是袁國忠在那里著急乎乎的穿衣服。

    這在局子里當過隊長的人,動作就是快。從穿衣服到打掃戰場,再到開門,袁國忠居然只用了不到兩分鐘時間。

    “這么快?富源大廈那邊的游戲結束了?”袁國忠一臉狐疑地看著我,問。

    “跟老隊長你比起來,我們這動作哪里敢稱之為快啊!才這么一會兒工夫,老隊長你不僅把堂給拜了,連洞房都入了。最關鍵的是,老隊長你好像連喜酒都沒有請我們喝一杯啊!”

    “扯什么喜酒,趕緊說正事!”袁國忠瞪了我一眼。他也知道,跟鬼大圣那逗逼斗嘴,是不明智的。因此,他直接略過了鬼大圣,把矛頭指向了我。

    “不是結束了,而是那邊的游戲取消了,然后黑玫瑰還被執行了百蟲噬骨的死亡懲罰,永遠的離開了。”我說。

    “黑玫瑰死了?怎么回事?”在聽到我說的這個消息之后,袁國忠的臉上,露出了各種精彩的表情。

    “這事兒你得問我鬼大圣。”那張被鬼大圣附身的卡牌,飄到了我的面前,擋在了我和袁國忠中間。

    “那您老人家趕緊說說啊!”袁國忠肯定也知道,我是沒有那么大的本事的。能做成這事的,肯定是鬼大圣啊!所以,他客客氣氣地問了鬼大圣一句。

    “兵法云,攻城為下,攻心為上。”鬼大圣這個逗逼,在那里裝起了逼。

    “你是怎么攻心的?”袁國忠追問道。

    “既然是攻心,那就得攻擊對方最脆弱,最容易激怒對方的地方。肖楚楚你知道吧?她對那魏索南可是一往情深。可是,魏索南卻負了她,跟那黑玫瑰鬼混。后來,肖楚楚大概是聽到了什么風聲,在一怒之下,沒控制住自己,跟杜龍發生了點兒關系,算是報復魏索南。我呢,就只是把他們四個這些亂七八糟,但并沒有被挑明的關系全都挑明了。然后,他們幾個就撕起來了。撕著撕著,盛怒之下的肖楚楚,拿出了請侯卡,把鬼侯請出來做裁決。你也知道,黑玫瑰作為富源大廈游戲場的裁決者,跟游戲玩家私通,是個什么樣的罪過。這事兒要是沒挑明,鬼侯是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但這事兒一旦當著大家的面被挑明了,鬼侯可就只能按照規矩辦事了。”

    鬼大圣在那里洋洋得意地說道。

    “胡鬧!”袁國忠很生氣的從嘴里吐了這么兩個字出來。

    他這反應,不僅讓鬼大圣吃了一驚,同時也讓我,大大的吃了一驚。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9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