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95章:意想不到

卷一 第95章:意想不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難道我需要再拿一張卡牌出來?就在我正準備把手往兜里伸的時候,有一個女的站了出來。

    “我愿意主動退出。”站出來的那女的我認識,她叫柳婷,之前我還幫過她。

    “我們兩清了。”在跟我說了這么一句之后,柳婷便向著大門口走去了。

    黑玫瑰把柳婷的號牌和身份牌拿給了我,然后說:“游戲開始。請大家進入自己的編號所對應的棺材。”

    我手上的這張號牌寫著數字13,很自然的我就是13號。于是,我向著13號棺材走了過去。

    “本局殺人游戲,殺手在殺人的時候,將采取真殺的方式。”

    黑玫瑰這話一說完,我頭頂的的棺材蓋,立馬便嘩啦的一聲合上了。

    “天黑請閉眼。”黑玫瑰發出了第一道指令。

    “不閉眼將怎樣?”鬼大圣這個逗逼,也不知道是貪玩還是怎么的,居然附到了我的身上,還來了這么一句。

    “死!”黑玫瑰很生氣的從嘴里說了這么一個字出來,畢竟。在以往的游戲中,還沒有誰像我這樣,敢在這個時候隨便發聲的呢?

    “你作為游戲的決裁者,應當是一言九?,說什么就是什么的。既然你都說了得讓我死了,要我最后沒死,是不是就可以證明,你說的話都是不算數的,都是屁話,大家誰都可以不聽啊?”栢鍍意下嘿眼哥關看嘴心章節

    鬼大圣這是要干什么?它是不是覺得要不把我害死,它就心有不甘啊?

    “嘩啦!”棺材蓋打開了。

    不止是我這13號棺材的棺材蓋打開了,別的那些棺材的棺材蓋,居然也全都打開了。

    “13號,你違反游戲規則,按照游戲規矩。你必須得接受懲罰。”黑玫瑰氣呼呼地對著我說道。

    “你都說我違反游戲規則了,那這破游戲規矩,你覺得還管得了我嗎?”這話雖然也是從我的嘴里說出去的。但真的不是我真心想說的,這是鬼大圣那逗逼,控制著我的嘴說的。

    “13號蔑視本游戲,所以我決定對其進行死亡懲罰,立即執行!”黑玫瑰這是真的生氣了,我到富源大廈來參加了這么多場殺人游戲,從沒見她像這樣生氣過。

    “我這么做,都是為了你!你是不是很感動,很想以身相許啊?”鬼大圣這個逗逼,居然控制著我轉了身,用那種我自己聽著都惡心的語氣,對著雪蟬問道。

    雪蟬直接就把臉轉了過去,根本就沒有搭理我,就好像不認識我似的。

    “我本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可悲啊!可嘆啊!可惜了我這一顆上好的情種,沒有被埋進愛的土壤。反而被丟盡了糞坑。更可惜的是,那糞坑還不是牛糞的坑,永遠都不可能有鮮花插上來。”我就像個半吊子詩人一樣。在那里古一句,今一句,東拼幾個字,西湊幾個字的吟起了打油詩來。

    “你惡心不惡心?”肖楚楚都看不下去了,趕緊來了這么一句,打斷了我。

    “雪蟬拒絕了我,要不你來安慰安慰我吧!這樣我就可以保證,不把那天你跟杜龍脫光了衣服,在停車場里鬼混的事兒告訴魏索南了。”

    我這話一出口,杜龍的臉色,立馬就不好看了。肖楚楚的臉,也一下子紅了。

    我之前還以為鬼大圣是在鬼扯呢?可在見了肖楚楚和杜龍臉上的變化之后,我才明白,鬼大圣剛才借著我的嘴,說的那些鬼話,并不全都是鬼扯的,而是有事實依據的。

    魏索南不是傻子,他在看了肖楚楚和杜龍臉色的變化之后,立馬就明白了。于是,他用那惡狠狠的眼神瞪向了肖楚楚,然后吼道:“婊子!”

    “魏索南,你也別說人家肖<!--中间广告位置-->楚楚是婊子,你不也和某個黑婊子在這些棺材里鬼混過嗎?這里的20口棺材,就沒有哪一口,沒被你們污染。”

    鬼大圣知道的,還真是不少啊!它不僅知道肖楚楚和杜龍的事,連魏索南和黑玫瑰的事它居然也是知道的。

    “我早就懷疑你們兩個有一腿,原來是真的啊?魏索南,你還真是夠猥瑣的,連黑玫瑰這樣的老女人你都下得去手。”肖楚楚指著魏索南的鼻子罵了起來。

    “你個臭婊子,還有臉說我?杜龍這樣的窩囊廢,你居然都看得上?”魏索南毫不示弱地回了一句。

    “窩囊廢至少能像個男人一樣讓我快活,我看你這個連男人都不是,除了舌頭就只有手指頭的廢物連窩囊廢都不如!”肖楚楚說的這話,信息量好像很大啊?

    “夠了!”黑玫瑰是在是看不下去了,趕緊站出來吼了這么一嗓子。

    “黑婊子,跟游戲玩家私通,你還有資格做富源大廈這游戲的裁決者嗎?”肖楚楚冷冷地瞪了黑玫瑰一眼,然后說:“我要是沒記錯的話,游戲的裁決者,是不能有任何的私人感情的,根不能跟游戲玩家有這樣的關系。而黑玫瑰你,卻跟游戲玩家魏索南保持這樣的關系,按照游戲規則,你是本游戲的叛徒,將第一個接受死亡懲罰!”

    我不得不在心里,對鬼大圣豎起了大拇指。這鬼大圣,簡直太牛逼了。隨便逗逼幾句,鬼扯鬼扯,居然就讓肖楚楚和魏索南撕起來了,最重要的是,黑玫瑰也給扯進去了。現在,肖楚楚都在叫囂,讓黑玫瑰接受死亡懲罰了。這畫面,簡直太精彩,太美了。

    此刻我的感覺,就像是花兩塊錢隨機打了注彩票,結果一開獎,發現自己居然中了500萬!

    “肖楚楚信口雌黃,污蔑本游戲的裁決者,按照游戲規則,將受到死亡懲罰!”黑玫瑰不再針對我了,而是調轉了槍口,指向了肖楚楚。

    “我不服,我要請鬼侯出來做最終裁決。”肖楚楚一臉憤怒地對著黑玫瑰吼道。

    “鬼侯豈是你說請,就能請的?”黑玫瑰用那十分不屑的語氣,回了肖楚楚一句。

    “我要使用請侯卡。”說著,肖楚楚便從兜里摸了一張黑得發涼的卡牌出來,用雙掌拖著,恭恭敬敬的舉在了頭頂。

    “富源大廈殺人游戲場玩家肖楚楚,請鬼侯出來做最終裁決!”

    有一股子黑煙,從天花板上飄了出來。慢慢的,那黑煙好像是化成了一個人形。

    “你要我裁決什么?”這聲音聽上去陰森森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所謂的鬼侯發出來的。

    “富源大廈殺人游戲場裁決者黑玫瑰,與玩家私通,肆意破壞游戲規則,請鬼侯明察!”肖楚楚在說這話的時候,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還對著那黑煙形成的人形磕起了頭。

    “黑玫瑰,你可認罪?”鬼侯居然審都不審,直接就問黑玫瑰是否認罪。看來,鬼侯那家伙,是早就知道黑玫瑰的這些事兒啊!

    “鬼侯,我錯了!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剛才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目空一切的黑玫瑰,在鬼侯開口之后,她居然嚇得全身都打起了哆嗦,然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在那里一個勁兒地磕起了頭。

    “游戲規則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既然你違反了游戲規則,那你就必須得根據游戲規定,接受懲罰!”鬼侯說。

    “鬼侯,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甘愿受罰,但請你網開一面,留我一命!”黑玫瑰在那里哀求了起來。

    “我給你網開一面,誰給我網開一面?包庇同坐,你難道不知道這條規矩嗎?你讓我給你網開一面,是不是想拉我下水,把我也給害死啊?”鬼侯怒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9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