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73章:老護士

卷一 第73章:老護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的身子,突然一下子變涼了,我就像是掉進了冰窖里一樣。整個身子,都打起了顫來。

    “你的手怎么這么涼?”老護士趕緊松開了手,然后盯著我的臉看了一會兒,問:“你沒事兒吧?你的臉色怎么不對。是不是病了?”

    這老護士雖然兇悍了一些,但從她現在說的這幾句話來看,她應該是個好人。

    “啊!鬼啊!”

    我不知道我的臉上發生了什么,反正那老護士給嚇得尖叫了起來。叫完之后,她直接就暈倒了過去。

    “她的膽子好小,我都沒怎么嚇她,就把她給嚇暈過去了。”

    鬼大圣控制著我的嘴,對著我說了這么一句。

    “你又上我的身了?快滾下來!冷死我了!”雖然我知道鬼大圣不會傷害我,但它只要一上我的身,我就感覺像是大冬天的,關著身子站在了寒風里。那涼爽,簡直讓人受不了。

    “你不覺得我在你身上,讓你自己跟自己說話,會顯得特別的有意思嗎?”鬼大圣還沒從我身上下來,看來它是還沒有玩夠。

    “有意思個屁!你還要不要喝鮮血啊?要不想喝了,那你就繼續玩吧!”鬼大圣這家伙,怎么威脅它都沒用,只有用喝鮮血這事兒才行。

    “小氣鬼!不玩了就不玩了。”鬼大圣終于是從我的身上下來了,我那冷冰冰的身體,終于是感受到那么一丁點兒的溫度了。跪求百獨一下黑*巖*閣

    不好,我手里的這張卡牌飛了,它直接向著那老護士撲了過去。

    “鬼大圣,住手!”我趕緊吼了一嗓子。

    “你不是帶我來吸人血的嗎?這種老處女的人血最好了,算得上是極品。喝一個老處女的血,比喝一百個不是處女的女人的血都還管用。”

    “她是個好人。不許傷害她!”我伸出了手,把貼在老護士脖子上的那張卡牌給拿了起來。

    “你騙我!你說了要帶我來喝人血的,現在人血就擺在我的面前。你卻不讓我喝!”卡牌上的那些小黑點,變成了兩條向下的直線,那直線還有些粗。

    “你弄兩條直線出來是個什么意思啊?你這是在告訴我,咱們倆以后就是兩條平行線,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嗎?”我逗了鬼大圣一句。

    “屁!你把我弄哭了,讓我的眼淚連成了線,都淚如泉涌了。我要咬死你,吸你的血,把你的血全都吸干,一滴也不剩!”

    鬼大圣在那里耍起了小脾氣。為了證明它說的是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它還把那兩條直線變成了兩個鋒利的小牙?。

    “別哭!是我不好,哭?子可不是好孩子哦!”我說。

    “你才是孩子呢!我都在這世上待了八百年了,你當我孫子的孫子的孫子都不夠!快帶我去喝人血,要一刻鐘之內,我還沒喝到人血。那我就把我孫子,我孫子的孫子,我孫子的孫子的孫子全都從墳里叫出來。讓他們每天晚上爬你家窗戶,嚇死你個小王八犢子!”

    這鬼大圣,還真是個逗逼。

    剛才老護士在出來之后,把動靜搞得這么大,也沒有別的人出來。這是不是說明,至少在這層樓,沒有別的值班人員了啊!

    也不知道,儲血室大門的鑰匙,有沒有在這老護士的身上。

    我蹲了下去,用手在老護士的衣兜里摸了一下,并沒有摸到鑰匙。于是,我只能把手伸進了她的褲兜里。

    “連老處女你都猥褻,真是好生不要臉!”鬼大圣在那里少見多怪的叫了起來。

    “我是在幫你摸鑰匙,再鬧我就不給你開這門了!”我瞪了那卡牌一眼,說。

    “不要臉就是不要臉!不要臉就是不要臉!”鬼大圣像個復讀機一樣在那里念了起來。

    我沒有搭理鬼大圣,而是繼續在老護士的褲兜里摸<!--中间广告位置-->。正面的兩個褲兜我都摸完了,還是沒有摸到鑰匙。

    就在這時候,我發現她屁股后面那個褲兜是鼓著的,從那形狀來看,很像是里面有鑰匙或者什么的。

    “你要干什么?”就在我戰戰兢兢地把手伸向老護士屁股上那個褲兜的時候,鬼大圣大叫了一句。

    “拿鑰匙啊!你沒看到這個褲兜是鼓著的嗎?鑰匙肯定在里面。”我說。

    “耍流氓啦!原來你個小王八犢子真是個小流氓啊!先是去青樓占大媽便宜,現在又來調戲這老處女。我堂堂鬼大圣,怎么能跟你一個小流氓在一起混啊!”

    我沒有管鬼大圣的胡言亂語,而是心一狠,直接把手伸進了褲兜,將那鑰匙抓了出來。

    “出來啦!出來啦!鑰匙拿出來啦!我可以喝人血啦!”鬼大圣這個逗逼,興奮的吼了起來。

    “你不說我耍流氓了?”我問。

    “剛才猥褻這老處女,感覺是不是很爽啊?比我喝人血都還要爽?”鬼大圣這張狗嘴,那是絕對吐不出象牙的。所以,我還是決定,少跟他說話為妙。

    我沒有再搭理鬼大圣,而是把鑰匙插進了防盜門的鎖眼里,然后一擰。

    “咔嚓!”

    開了,防盜門居然開了!看來,我從老護士兜里摸出的這把鑰匙,還真能開這門啊!

    儲血室里面的血,是一小袋一小袋的。

    “好多血啊!”一走進這儲血室,鬼大圣就興奮的叫了一聲。

    “喝吧!這些血都是新鮮的。”

    我這話都還沒說完呢!被鬼大圣附身的那張卡牌便飄到了血袋上面去,然后,那原本是脹鼓鼓的血袋,立馬就癟了下來,血袋里的血,自然也都消失不見了。

    “好喝!真好喝!就是有些太涼了,要是熱的就更好了。”

    “有得喝就不錯了,還挑肥揀瘦的!”

    我說了鬼大圣一句,那家伙忙著喝血去了,沒再搭理我。

    最開始我天真的以為,鬼大圣最多喝十來袋血,應該就夠了。但是,我錯了,那家伙把這儲血室里的好幾百袋血全都喝了個精光,還嚷著說不夠,還要喝。

    不過,最終我還是強行把那被鬼大圣附了身的卡牌,裝進了兜里,帶著它出了儲血室,然后把那防盜門鎖上了,將鑰匙塞回了那老護士的屁股兜。

    老護士是個好人,就讓她這么躺在地上,我總覺得有些不好。因此,在離開之前,我把她弄到了走廊里放著的那長椅上。

    血也讓鬼大圣喝了,老護士那邊我也安頓好了。接下來,就應該讓鬼大圣帶我去找那能救我命的卡牌了。

    在從一樓的大門口溜出去的時候,那保安還靠著墻壁在睡。這家伙,還真是個睡神,站著都能睡這么久,還能睡這么香。

    “現在血已經讓你喝飽了,接下來你是不是該帶我去找那張卡牌了啊?”我問。

    “那卡牌在錦瑟山莊里的,所以你得先弄輛車。”

    “我這里有錢,咱們坐出租車不行嗎?”我問。

    “可以啊!不過出租車要是去了那里,那開車的司機,可就不能回來了,他只能死在那兒。”

    “為什么啊?”我問。

    “因為錦瑟山莊,不是隨隨便便哪個人都可以去的。”鬼大圣用那種很認真的語氣對著我說道。

    “我為什么可以去?還有就是,袁國忠是不是也可以去?”我問。

    “你可以進,但那叫袁國忠的,最多只能走到門口。他要膽敢往門里跨一步,就將萬劫不復!”

    “為什么?”我問。

    “到你該知道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在你不應該知道的時候,知道的越多,對你越不利。”鬼大圣故作高深地跟我賣起了關子。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