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54章:害一條人命

卷一 第54章:害一條人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越權懲罰是個什么懲罰啊?”我有些好奇地問。

    黑玫瑰白了我一眼,然后說:“請12號接受越權懲罰。”

    “說吧!要怎么懲罰我?”童姝一臉無所謂地看著黑玫瑰,問。

    “要怎么懲罰你,不是由我說了算,而是得看你自己的手氣。”黑玫瑰看了童姝一眼,然后說:“跟我來吧!”

    黑玫瑰帶著童姝進了一間小屋子,五六分鐘后,黑玫瑰出來了,童姝跟在了她的身后。

    “下面,由我來宣布12號將受到的越權懲罰。”黑玫瑰拿出了一張爛布條,然后念道:“請出去害一條人命,必須得以意外的方式把人害死,不得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有意思,這個越權懲罰很有意思。我最喜歡看的,就是自稱為好人的人,去害別人的性命。”肖楚楚從兜里摸了一張卡牌出來,說:“我使用一張同行卡,讓12號和5號一起去完成任務。這樣一來,只要這任務沒完成,12號和5號都將因為沒有完成任務,而受到死亡懲罰。”

    我就知道肖楚楚站出來,肯定沒什么好事。這不,原本這越權懲罰只跟童姝有關,現在把我也給扯進去了。最//快//更//新//就//在黑//巖//閣

    “通行卡有效!”黑玫瑰看了我一眼,然后說:“請5號同12號一起去完成任務,若是任務未完成,你們兩位都將受到死亡懲罰!”

    “不就是害條人命嗎?多大的事兒啊?”童姝很無所謂地來了這么一句,然后看向了我,說:“咱們走吧!”

    現在的童姝,不是那個正常的童姝,她是被鬼上了身的童姝。

    在我愣神的功夫,童姝已經走到大門口那里去了,我得趕緊跟上。因此,我立馬就拔腿追了過去。

    “咱們真的要去害人性命嗎?”我問。

    “這是我們的任務,要是不完成,我們兩個都得死。”童姝輕描淡寫地回道,就好像去害條性命,是件多么輕松的事兒似的。

    “你想要害誰啊?”我問。

    這時候,我和童姝已經來到了富源大廈的大門口。童姝沒有用語言回答我,而是把手往馬路邊停著的那輛破桑塔納那里指了一下。

    那輛破桑塔納可是袁國忠的啊!童姝把手往那里指,是要害袁國忠的意思嗎?

    “你是要害袁國忠的命嗎?”

    在我問這話的時候,童姝已經開始向著那破桑塔納走去了。

    “不能害他!”我趕緊追了上去,拉住了童姝。

    “誰說我要害他?”童姝白了我一眼。

    這時候的童姝,眼神好像是變了一些,她的眼神,不再那么陰冷了,看上去更像是個人了。

    “老隊長,你有什么建議嗎?”童姝直接走到了駕駛室邊上,對著車窗里問道。

    “什么建議啊?”袁國忠打了個哈欠,一臉疑惑地問。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似的?

    “我和吳軒受到了越權懲罰,必須得去害一條人命。要不然,我們倆都得死!”童姝一臉認真地對著袁國忠說道。

    “害人命?這可使不得,這是犯法的。我帶你們來這富源大廈玩游戲,是想讓你們來救人的,不是讓你們來害人的。”袁國忠說。

    “我們要是去害命,那只會害死一個人。要不去完成這個任務,我們兩個都得死!是一條命重要,還是兩條命更重要,這賬應該不難算吧?”童姝的臉上露出了一股子冷笑,然后她接著補充道:“富源大廈這里,是你帶我們來的。現在我們必須得去害人性命了,自然也得聽你的建議,你想我們害死誰,我們就去害死誰。”

    “你們怎么可能受到越權懲罰呢?”袁國忠一臉不解地看著童姝問。

    “我的身份本來是jc,在行使jc權利的時候我指正了杜龍,他本來是殺手,可他用了一張換臉卡,把身份變成了jc。如此一來,按照游戲規則,我和他得同時接受臥底檢驗。然后我輸了,成了臥底,身份變成了殺手。就是因為身份從jc變成了殺手,所以我使用jc權利就變成越權了,結果就受到了這么一個越權懲罰。”童姝說。

    “你事先不知道游戲規則嗎?”袁國忠問。

    “知道啊!”童姝說。

    “既然知道,你干嗎明知道他們是挖好了坑等你跳,你卻還往里面跳?”袁國忠一臉不解地看著童姝,很生氣地問。

    “你帶<!--中间广告位置-->我們來富源大廈,卻沒有給我們任何的籌碼。我和吳軒在這殺人游戲場里,完全就是案板上的魚肉,別人想怎么宰割,就能怎么宰割!既然你幫不了我們,那我就只能兵行險招了。越權懲罰,要是沒完成任務,我們倆都得死。但要把任務完成了,我和吳軒就有機會得到在富源大廈這游戲場里立足的卡牌。”

    搞了半天,這一切都是在童姝的計劃之中的啊!

    “別的任務我都可以幫你,上次燒警車我不也幫你們了嗎?別說燒警車,就算是燒公安局都可以。但是,害人命絕對不行。”袁國忠斬釘截鐵地說。

    “聽你的意思,害一條人命不行,害兩條就可以是嗎?”童姝這話,給人的感覺有些咄咄逼人啊!

    “哎!”袁國忠仰著頭嘆了一口氣,然后說:“我真不該自作聰明,帶你們來這里。要不這樣,你們直接把我害死吧!我也是條命,害了我,你們的任務也完成了,就可以保住性命了。至于我,反正都已經退休了,活著也是吃閑飯,浪費國家的糧食。”

    “不行!”

    童姝居然跟我異口同聲地喊出了這兩個字。

    “你是個好人,我們不能害你。”童姝頓了頓,然后說:“你當了這么多年的隊長,難道就沒碰到那種,本該被繩之以法,判處死刑,但卻因為某些原因,叫別的人頂了包,然后逍遙法外,讓你恨得咬牙切齒,但卻拿他沒辦法的人嗎?”

    “你知道什么?”袁國忠就像是被人踩著了小尾巴一樣,用那種心虛的眼神看著童姝,問。

    “老隊長一身正氣,幾十年如一日,無愧于天,無愧于地。可卻在臨近退休之時,給自己留了個疤。雖然閉一下眼睛,就可以瑕不掩瑜,但依老隊長你的性子,就算是再小的疤,那也是如鯁在喉。”童姝陰陽怪氣地說了這么一番話,就像是故意在戳老隊長的傷疤一樣。

    “這幾年,他沒有再犯事了。”袁國忠嘆著氣,說了這么一句。

    “一個害了好幾條人命,奸淫人家妻女,滅了人家門的人,就因為幾年沒犯事,他以前的那些罪過,就可以一筆勾銷了?”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童姝用的是那種滿含嘲諷的語氣。

    “我知道這不對,但這個社會,有時就是這樣。就算是在退休之前,我也僅僅只是一個隊長。現在我都退休了,連隊長都不是了。給我面子的,見面之后還喊我一聲老隊長,不給面子的,能叫我一聲袁老頭就不錯了。所以,就算是如鯁在喉,那我也只能讓那鯁在我的喉嚨里待著。”袁國忠在說出這番話之后,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就像是釋然了一樣。

    “你知道我們的任務是什么嗎?我們是害一條人命,而且還得讓那人意外死亡,不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童姝說。

    “你什么意思?”袁國忠問。

    “你說他該不該死?”童姝沒有回答袁國忠的問題,而是追問了這么一句。

    “該死!”袁國忠在說這兩個字的時候,第一次表露出了那憤怒的情緒。

    “老隊長你在的時候,都沒能拿下他。你說現在,還有人能把他繩之以法嗎?”童姝問。

    “沒有。”袁國忠很無奈地搖了搖頭。

    “一個本該被繩之以法,然后槍斃的人,公安拿他沒辦法,司法對他沒作用。不僅讓他多活了這么多年,而且還讓他活得這么的逍遙自在。你說咱們,為什么不借著這個機會,讓他伏法啊?”童姝終于是把她的想法說了出來。

    “國有國法,咱們是法治社會。總有一天,他背靠著的那棵大樹會倒下。那時候,他該受到怎樣的制裁,就會受到怎樣的制裁。”袁國忠說。

    “那時候是個什么時候?別說在你有生之年了,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嗎?”童姝問。

    袁國忠沒有再說話,而是在那里搖起了頭。

    “是不是每次一回憶起他,你都會用這個來安慰自己啊?你幻想某一天他靠著的那大樹會倒下,幻想那時候他自然會被繩之以法,然后你因為被迫而錯抓,還被執行了死刑的替死鬼,就可以得到平反。雖然那替死鬼的小命是救不回來的了,但至少是讓真兇伏法了。這樣,你的心里,多少會好受那么一點兒,是嗎?”

    這話雖然是從童姝的嘴里說出來的,但聲音明顯不是她的。而且,這些事情,童姝絕對是不可能知道的。因此,我敢肯定,說這話的不是童姝,而是上她身的那只鬼。

    “你到底是誰?”袁國忠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