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49章:因為我

卷一 第49章:因為我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也不再磨蹭了,而是隨手那么一抓,就抓了一個黑色小球出來,遞給了薛姐。

    在薛姐接住我遞過去的那黑色小球的時候,劉夢妍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就好像她已經知道那小球里的任務,我是不可能完成得了似的。

    薛姐慢慢地擰開了我遞過去的那個黑色小球,取出了里面的那張紙條,然后念道:“請隨便找個在現場的活人,用鑷子將他身上的毛,一根一根地拔掉,一根都不能留。”

    “7號,你這運氣還不錯嘛!居然抽到了一個如此簡單的任務,都不需要害命,只是拔拔毛就可以了。”劉夢妍一臉興奮地對著我說道。

    “你不都恨死我了嗎?我抽到的要真是簡單的任務,你應該難過才對啊!可你現在的反應,看上去好像挺開心的啊!”我回了劉夢妍一句。

    “弄死你給我的快感,顯然沒有讓你丟掉了人性給我的多啊!你心里應該很清楚,把一個人身上的毛拔完了,他是不會死的。不過,他全身的皮膚都會受到傷害,然后變成一副血淋淋的樣子。那畫面看上去,絕對是極其殘忍的。只有那種滅絕人性的人,才可能干得出這種事。也就是說,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條是死,另一條就是暫時滅絕掉你自己的人性。”劉夢妍說。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heiyaпge.com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我是不可能接受這個任務的。”我說。

    “7號任務失敗,請接受死亡懲罰。”薛姐說。

    蔡江琴拿出了一張卡牌,遞給了薛姐,然后說:“我替吳軒使用一張免死卡。”

    “你還有免死卡?”劉夢妍有些意外地看著蔡江琴,問。

    蔡江琴沒有搭理劉夢妍,而是直勾勾地盯著薛姐,意思是在催促她,讓她趕緊宣布下一條指令。

    薛姐看了一眼蔡江琴遞過去的免死卡,極其不情愿地說:“免死卡有效,7號的死亡懲罰將免除。”

    “今天算你走運!”劉夢妍瞪著我,跟我說了這么一句。

    “今晚游戲結束,明晚繼續。”薛姐說。

    結束了,終于是結束了。雖然我最終保住了小命,但在今晚的游戲中,俞飛和呂思思都丟掉了性命,所以我這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在離開4號樓的時候,童姝故意走得很快,沒有跟我一起。我在背后喊了她好幾聲,她都沒有搭理我。我想跑著去追她,可才跑了那么幾步,她就神奇的消失了,也不知道是躲到哪里去了。

    童姝特意回避我,肯定是上她身的那鬼的原因。只可惜,我昨晚明明都成功進入87號幸運場了,但卻沒能把送鬼卡給贏回來。

    “吳軒。”在我正在愣神的時候,突然有個聲音從我的背后傳了過來。我轉過身一看,發現喊我的人,居然是蔡江琴。

    “謝謝你救我。”今天蔡江琴替我用了一張免死卡,我還沒跟她道謝呢!所以,在看到是她之后,我趕緊就道了一聲謝。

    “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蔡江琴說。

    “應該做的?”我沒太聽明白蔡江琴這話是個什么意思,所以就問了這么一句。

    “我身上的卡牌,本就是用來救人的。剛才在游戲中,你說你是人,不是狗,而且你的表現配得上你說的,所以我才拿出了免死卡,救了你。”

    蔡江琴在說完這話之后,跟我說了聲再見,然后就走了。

    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袁國忠。我接了電話,他讓我趕緊過去,說他在學校大門口那里等我。

    “童姝呢?”見我是一個人,袁國忠便問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剛才從4號樓出來的時候,我喊了她好幾聲,可是她不搭理我。我跑去追她,還沒追幾步,她就離奇的消失不見了。”我說。

    “哎!”袁國忠嘆了一口氣,沒有多說什么。

    “你是不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問。

    “沒什么。”袁國忠顯然是在撒謊。

    “是不是上童姝身的那只鬼弄的,我是不是得趕緊拿到送鬼卡,把那鬼送走,只有這樣童姝才能恢復正常?”我問。

    “你就算拿到了送鬼卡,可能都沒多大的用了。”袁國忠說。

    “為什么?”我十分不解地看著袁國忠,問。

    “要想讓送鬼卡起效,首先你得讓童姝愿意把她身上的鬼送走。要她自己都不愿意,你這送鬼卡自然就沒用了。”袁國忠。

    “你是說童姝不愿意<!--中间广告位置-->把她身上的鬼送走,這怎么可能?”雖然袁國忠說這話的語氣很認真,表情也很嚴肅,但我還是有些不太相信他說的。

    “怎么可能?還不是因為你。”袁國忠嘆了一口氣,然后說:“沒想到童姝這丫頭,還真是顆情種。”

    “到底是怎么回事?”袁國忠都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我必須得問清楚。

    “童姝應該是和那鬼達成了某種協議,她答應讓那鬼一直在她身上,然后那鬼應該也答應了她一些事。上童姝身的那鬼,可不是個簡單的角色。童姝這么做的目的,很可能就是為了保住你的小命。你應該清楚,那鬼是救過你的命的。”袁國忠說。

    “杜成和那鬼是不是有關系?要不然他干嗎白送卡牌給我?”我問。

    “這個我就說不準了,不過能去87號幸運場的人,除了你這種撞大運的,基本上都是有大本事的。你要是還能撈著去那里的機會,說不定能碰到他。到時候,你當面問他一下,不就清楚了嗎?”袁國忠說。

    “我就算是當面問他,他也不會跟我說的。”我說。

    “問法不同,得到的回應自然也是不同的。你要覺得問不出來,那只能說明,你問問題的方法是有問題的。”袁國忠不愧是當過隊長的人,在講這種歪理邪說的時候,還真是一套一套的。

    “要不你教我兩招,你畢竟是老隊長,抓過的罪犯不少,審過的犯罪分子更多,在從別人嘴里套話這件事上,你絕對是頂尖高手那個級別的。”我說。

    “我那套用來對付罪犯有用,用來對付鬼,那是行不通的。”袁國忠看了我一眼,然后說:“你還是想辦法,在富源大廈的殺人游戲場里多撈幾張有用的卡牌吧!要不然,你在4號樓,非但救不了別人的命,反而還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

    “你知道蔡江琴嗎?”我突然想到了這個,于是就問了袁國忠一句。

    “誰是蔡江琴?”也不知道袁國忠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在裝蒜。

    “今天我受到了死亡懲罰,但我手里沒有免死卡,童姝也沒免死卡了,是蔡江琴拿了一張免死卡出來救我。除了免死卡之外,她今晚還用了一張三星級的不死卡。”我說。

    “不死卡?你說的那個蔡江琴,手里居然有不死卡?”從袁國忠這吃驚的程度來看,好像對于蔡江琴的事兒,他真的是一無所知。

    “她是我們班一個很低調,很普通的女生,你知不知道她的這些牛逼的卡牌是在哪兒弄的啊?”我問。

    “她真的很普通嗎?”袁國忠居然問了我這么一個問題。

    “是很普通啊!不過成績不錯。”我理所當然的說。

    “是不是在你們這些小男生眼里,長得不漂亮的女生都是普通的,都是沒什么優點的啊?”袁國忠用那種很失望的眼神看著我,說:“年輕!真年輕!能拿到三星級卡牌的人,絕對是不可能普通的。”

    “她敢明目張膽地站出來跟劉夢妍叫板。”我說。

    “這叫膽識。”袁國忠看了我一眼,然后問:“還有呢?”

    “在劉夢妍拿出三星級的無懈卡出來的時候,她表現得十分平靜。在她用出不死卡之前,沒有任何人猜到她手上有三星級的卡牌。”我說。

    “這叫鎮靜。”袁國忠說。

    “在對我使用免死卡的時候,她沒有任何的猶豫。”我說。

    “這叫果斷。”袁國忠點了點頭,然后說:“別看那蔡江琴只是個女生,她的表現,確實是遠勝于你啊!”

    “好吧!聽你這么一分析,我確實是有些自愧不如了。”我說。

    “連個女孩都不如,你要還不趕緊多長進一些,你說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帶把的嗎?”袁國忠借著這話茬,鞭撻起我來了。

    就在袁國忠借題發揮,在那里唾沫橫飛地教育我的時候,破桑塔納已經來到了富源大廈樓腳的那條馬路邊上。

    “到了,希望你今晚能長進一點兒,雖然我不奢望你能表現得比蔡江琴還好,但你至少不能差太多啊!就是因為你不爭氣,童姝才做出了那么大的犧牲。讓一個女孩,為了你受那么大的苦,你說你要不長進點兒,對得起她不?”

    我沒有回答袁國忠的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任何言語組成的答案,都是空頭支票,遠不如實際行動來得實在。

    蔡江琴救了我,童姝為我犧牲了這么多,我必須得長進一些,像個男人一樣,抗起自己的責任。要不然,我可太對不起她們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