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40章:87號幸運場

卷一 第40章:87號幸運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咚!咚!咚!”

    那家伙再一次加大了敲門的力度,難道他知道,門縫上貼著的這道符已經擋不住事了,他只需要再加大一點兒力度,猛烈地敲那么幾下,就能把這符敲破。

    不好!符好像真的裂了!雖然只是裂了一條小縫,但還是讓我有些害怕。

    “嗚…;…;嗚…;…;”

    哭聲,門背后傳來了哭聲。這聲音聽上去怪怪的,不過給人的感覺很悲傷,就好像那家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既然袁國忠把我帶到了這里來,那他肯定知道里面那家伙是活的。也就是說,如果里面那家伙是六趾男尸,袁國忠肯定能想到,我在發現這個門之后,得把暗門上的符撕了,才能把里面那家伙放出來,然后背到富源大廈的1404號房去完成任務。

    完不成任務,我就是死!把里面那家伙放出來,我說不定還能保住一條小命。

    這么一想,我立馬就把手伸了出去,慢慢地把那道符給撕了下來。

    符剛一撕下,暗門的門縫,突然一下子就變大了。

    里面那家伙沒聲音了,他該不會在暗中躲著,只要我一進去,就偷襲我吧?

    我試著推了一下暗門,“嘎吱”的一聲,暗門被我推開了,一股子刺鼻的惡臭迎面撲了出來。要不是我及時捂住了鼻子,估計直接就讓這一股子惡臭給臭暈了。

    怎么會這么臭啊?而且這臭,好像是尸體的那種臭味兒。我趕緊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還不斷有惡臭,從那被我推開了的暗門里跑出來。

    隔間里的惡臭這么濃,我肯定是不能冒冒然進去的。而且,最讓我奇怪的是,之前又是敲門,又是嗚嗚地哭的那家伙,自從這暗門被推開之后,居然一點兒聲音都沒了。

    我去桌上拿了一支紅燭,點燃了。

    在那尸臭味兒不那么濃烈之后,我一手捏著鼻子,一手拿著紅燭,走進了那隔間。

    這隔間狹長狹長的,寬度只有不到一米,但長度卻足足有六七米。借著燭光,我發現隔間最里面,躺著一具光著膀子的男尸。

    那男尸穿著一條黑色的褲子,右腳穿著黑布鞋,左腳的那只黑布鞋,落在了邊上。

    我要找的是左腳有六個指頭的男尸,于是我捏著鼻子走了過去,發現這男尸左腳的大拇指上,長了一個肉疙瘩。雖然那肉疙瘩沒有指甲,但看上去確實很像是一根腳趾頭。

    六趾男尸?難道這就是六趾男尸。

    這尸體都已經有些腐爛了,甚至他的腳都已經流膿了,還散發著那令人作嘔的惡臭。要真把這尸體背回富源大廈去,我豈不是得臭死在半路上。

    既然六趾男尸只是一具已經開始腐爛的尸體,并不是僵尸,那么剛才敲門和嗚嗚哭的那家伙,肯定就不是他了。那家伙呢?他跑哪兒去了?

    我趕緊拿著蠟燭,退回到了暗門那里,發現門口有幾個腳印。這幾個腳印,不是由泥沙組成的,而是由紙錢灰構成的。

    不對!這感覺很不對!可是,我又說不出來到底是哪里不對。反正現在的我,內心很忐忑。

    先不管那跑出去的家伙是誰了,我得先把這六趾男尸背回富源大廈去,完成我的任務。

    既然負一樓是太平間,那肯定有裝尸體的袋子啊!

    在走廊的頭上,好像有個雜物間,也不知道那里面有沒有尸袋。

    一想到這里,我趕緊從13號房退了出去,然后去了那雜物間。

    在雜物間里,我不僅找到了尸袋,而且還找到了手套和口罩什么的。這些玩意兒,雖然包裝上已經有些灰塵了,但卻都是新的,全都沒開過封。

    我戴上了口罩,戴上了手套,然后拿著尸袋,返回了13號房,進到了那隔間里。

    六趾男尸沒什么異常,他還在那里靜靜的躺著,仍舊是散發著那我戴著口罩都能聞到的惡臭。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于是把六趾男尸裝進了尸袋里,然后背著他,出了13號房。

    這六趾男尸還真是夠重的,我背著他走了那么十來米,就已經累得汗流浹背,雙腳打顫,站都站不穩了。

    完不成任務就得死,我這雙腳就算是顫抖得再厲害,那也得繼續往前走啊!在咬了咬牙之后,我繼續拖著步子,往前走了起來。

    終于,我背著六趾男尸爬上了1樓。

    在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老保安出現了。

    他拿了一疊紙錢,在尸袋上敲了敲<!--中间广告位置-->,然后手一揮,將那疊紙錢,全都撒到了樓梯下面去。

    輕了,我背上背著的六趾男尸,突然一下子輕了好多。

    “跟我來吧!”

    老保安也沒說給我搭把手,而是直接在前面帶起了路。

    從2號樓的大門口出去,老保安拐進了一條連路燈都沒有的小路。最后,跟著他七歪八拐的,我來到了一條偏僻的小馬路上。

    那里停著一輛車,一看那破破爛爛的樣子,我一眼便認出來了,那是袁國忠的破桑塔納。

    “尸不能離身,而我又不能讓你背著這尸體坐我車上。所以,你背著他坐后備箱吧!”袁國忠打開了破桑塔納的后備箱,說。

    “我背著他坐后排座不行嗎?”我問。

    “不行!現在他雖然是安靜著的,誰又能保證他在路上不會突然活過來,弄穿這尸袋,然后搞出什么事來啊!你背著他坐在后排座,萬一他醒來了,用手在后面掐我脖子什么的,我的老命不就沒了嗎?我這剛退下來,退休工資都還沒領夠,清福也沒享夠呢!要為了你小子,讓他把我給弄死在了路上,我得多虧啊!”袁國忠說。

    “你的意思是他可能醒來,那我背著他坐在后備箱,豈不是也有生命危險?”我問。

    “你接了這個任務,本就是個死!不過,你這小子的運氣倒還不錯,都把他背出來了,他還沒醒。要你的好運能再多持續半個小時,你就能把他背進富源大廈的1404號房了。那樣,你的任務就完成了,小命也保住了。”袁國忠說。

    “后備箱這么窄,坐在里面多憋屈啊!要不你就讓我坐后排座吧!只要他一動,我立馬就通知你。保證讓你有時間把車停下來,然后撒丫子逃跑!”我說。

    “這樣的風險,我是不會冒的。你要是不愿意坐后備箱,那就自己打個出租車去吧!”袁國忠這是在故意氣我,我背著一具尸體,哪有出租車愿意拉我啊?

    “袁大爺,袁老仙人,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就讓我坐后排座吧!坐后排座離你好歹要近一點兒,我心里踏實一些。讓我背著他坐后備箱,他要是真醒了,我就算是喊救命都來不及了啊!”我說。

    “你在這里磨蹭的時間越多,一會兒在路上他醒來的概率就越大。所以,你要是再跟我磨蹭,還不趕緊乖乖把他背到后備箱去,我立馬就開車走了。”袁國忠用那種命令的口吻對著我說道。

    這老家伙畢竟是當過大隊長的,那聲音自然是能唬住人的。現在的我,反正是讓他唬住了,只能背著六趾男尸,乖乖地擠進了后備箱里。

    后備箱里黑黢黢的,像是鋪了一層紙錢灰。

    “怎么這么多紙錢灰啊?”我問。

    “給他準備的。”袁國忠指了指我背上的尸袋,然后說:“死人也愛財,讓他抱著錢睡,才能睡得香。”

    “原來搞了半天,你讓我坐后備箱,是這么個意思啊?”恍然大悟的我,趕緊向袁國忠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別廢話了,我們得出發了。”

    見我坐好了,袁國忠便坐上了駕駛室,然后把破桑塔納給發動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紙錢灰的作用,反正破桑塔納已經停在富源大廈的馬路邊上了,這六趾男尸還是安安靜靜的,一點兒都沒有動彈。

    “快上去吧!不過你背著他,不能坐電梯,只能走樓梯。樓梯的入口,就在4號電梯旁邊。”袁國忠對著我叮囑了一句。

    不能坐電梯,讓我背著六趾男尸爬樓梯,而且還是爬14樓?

    “你不是跟我開玩笑的吧?”我問。

    “我有跟你開玩笑的必要嗎?”袁國忠看了我一眼,然后說:“我估摸著,最多還有5分鐘,這家伙就該醒了。你要不趕緊點兒,恐怕就爬不到14樓啰!”

    袁國忠這是在催我,意思是讓我別再磨蹭了。

    雖然我知道袁國忠說的5分鐘,多半是嚇唬我的,但我還是趕緊背著六趾男尸,跑進了富源大廈,然后進了樓梯口,開始沿著樓梯往上爬。

    富源大廈本就是老樓,樓梯是又窄又陡,樓梯間的燈,有不少都是壞的。但好在每層樓梯的轉角處,都有一扇窗戶,外面的月光能順著窗戶照進來。

    借著月光,我勉強能看清前面的路。

    在累得氣喘吁吁的時候,我終于是爬到了13樓,還有一層我就到了,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我咬了咬牙,準備用意志力強撐著爬完這最后一層。可就在這時候,我背上的尸袋,突然動了一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