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36章:任意卡

卷一 第36章:任意卡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葛菲站出來了,她和魏索南他們本來就是一伙的。因此,她選擇在此時站出來,算得上是在我的預料之中。

    葛菲把從我這里調換過去的身份牌翻了過來,然后說:“我要使用jc權利。”

    “19號你想指正誰?”黑玫瑰問。

    這時候,肖楚楚趕緊給葛菲遞了個眼神。

    葛菲把手舉了起來,指向了朱建,然后說:“我要指正13號。”

    “指正我?”朱建一臉無所謂的看了葛菲一眼,然后說:“指正我你是會后悔的。”

    “不指正你我才會后悔。”大概是有肖楚楚給她撐腰,所以葛菲在說這話的時候,顯得特別的有底氣。

    朱建的身份肯定不是殺手,所以肖楚楚要想讓他輸,必須得拿卡牌出來使用。

    “我要使用調包卡。”肖楚楚拿了一張卡牌出來,然后說:“我要調換13號和17號的身份牌。”

    17號是上一局游戲中的2號,也是魏索南他們那一伙的。他的名字我打聽過,好像是叫張明遠。

    肖楚楚使用調包卡,讓張明遠跟朱建調換身份牌,這很明顯是在說,張明遠的身份,肯定是殺手啊!

    朱建看向了我,他是在用眼神告訴我,讓我把卡牌拿出來給他用。

    我手里已經沒幾張卡牌了,再加上剛才我在陷入絕境的時候,朱建根本就沒有一絲要幫我的意思,所以我絕不可能再幫他。

    “我從3號那里抽的三張卡牌,全都是調包卡,反正留著也沒什么用,先拿一張出來用用吧!”

    孫宇昂和朱建是一伙的,見我沒有拿卡牌出來幫朱建,他立馬就拿了一張調包卡出來,遞給了黑玫瑰。

    “你要調誰的包?”黑玫瑰這完全就是在明知故問。

    “把13號和17號的身份牌調換回來。”孫宇昂說。

    “調包卡有效。”在檢查了一下孫宇昂遞過去的那張調包卡,確定沒什么問題之后,黑玫瑰說了這么一句。

    “才三張調包卡就敢跟我作對?”肖楚楚立馬又拿了一張調包卡出來,遞給了黑玫瑰,說:“我再用一張。”

    孫宇昂沒有吝惜他的調包卡,在肖楚楚打出了第二張調包卡之后,他立馬又打了一張出來。

    肖楚楚手上調包卡的數量,肯定是比三張要多的。所以,孫宇昂雖然竭盡了全力,把三張調包卡都用完了,但還是沒起到什么作用。13號朱建和17號張明遠的身份牌,最終還是對調了。

    見沒有人再使用卡牌了,黑玫瑰便拿了兩張卡片出來,拿了一張給朱建,把另一張給了葛菲。

    “請13號翻轉身份牌。”在兩人寫完任務之后,黑玫瑰發出了這道指令。

    朱建沒有猶豫什么,而是毫不在意,一臉輕松地把手中的身份牌翻了過來。

    沒有意外,那張身份牌上寫著的,確實是“殺手”二字。

    “有人要使用卡牌嗎?”

    黑玫瑰問這話的時候,臉是朝著朱建的。因為,孫宇昂手里的三張卡牌,全都已經用完了。要朱建不給自己用卡牌,是沒有人會替他用的。

    “黑玫瑰在問你們呢?到底要不要用卡牌?”朱建沒有看我,而是直接看向了雪蟬。

    “被指正的是你,又不是我,關我什么事?”雪蟬很不爽地回了朱建一句。

    “確實不關你的事。”朱建很無所謂的笑了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反正在看到朱建這笑之后,我的后背,突然有一種涼颼颼的感覺,就好像他這笑后面,藏著什么一樣。

    “13號out,身份殺手,請接受19號所寫之懲罰。”

    見朱建沒有打卡牌出來,黑玫瑰拿出了19號寫的那張卡片,念道:“請去急救中心的太平間,把里面放著的那些尸體全都吃了,連骨頭都不能剩。”

    急救中心的太平間,那里面的尸體可不少啊!把那太平間里的尸體全都吃了,還不能剩骨頭。這任務不僅惡心,而且絕對是不可能完成的。

    “葛菲就是葛菲,你這戀尸癖就不能改改啊?你喜歡尸體的味道,并不代表別人也喜歡啊!”朱建一邊說著,一邊在兜里摸了起來。最后,朱建居然從兜里摸出了一張卡牌。

    “我這里有張反彈卡,把這任務反彈給19號。”朱建把那卡牌遞給了黑玫瑰,說。

    “反彈卡有效。”黑玫瑰說。

    葛菲沒有把手往兜里伸,而是看向了肖楚楚。由此可見,葛菲的手里,應該沒有可以用來反擊的卡牌。所以,她必須向肖楚楚求助。

    肖楚楚手<!--中间广告位置-->里拿著一大疊卡牌,她在那里一張一張地翻著。最后,她選了兩張卡牌出來。但是,她好像有些猶豫,不知道究竟該用哪張?

    “11號,再給你10秒鐘時間,如果還不把卡牌用出來,19號就得去執行任務了。”黑玫瑰催促了肖楚楚一句。

    “我要使用嫁禍卡,把這任務交給8號去做。”肖楚楚就像是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一樣,用那種很嚴肅的口吻說道。

    8號不就是我嗎?肖楚楚居然把這任務嫁禍給了我?

    我明白了,剛才肖楚楚并不是在猶豫到底該用哪張牌,而是在猶豫是繼續跟朱建斗,還是把矛頭轉向我?

    現在,她把任務甩到我身上,無疑是給了朱建一個臺階下。

    朱建這家伙,倒也是識趣兒。見肖楚楚不再針對他了,他立馬就選擇了袖手旁觀,把手揣在兜里,在那里打起了醬油。

    雪蟬極其無語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告訴我,她沒招了。

    “嫁禍卡有效,此任務將由8號執行。”黑玫瑰看向了我。

    我這手里的卡牌,沒有一張有用,而雪蟬那邊,這一次真的再沒有任何的表示。

    悲劇了,我這次真的是悲劇了。

    我閉上了眼睛,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真沒用。”

    童姝?這時童姝的聲音!

    她站了出來,從兜里摸出了一張卡牌,然后說:“我要使用強制卡,強制11號肖楚楚,完成這個任務!”

    “強制卡?你怎么可能有強制卡?”肖楚楚這話是吼出來的,足可見她是多么的吃驚。

    不僅肖楚楚,就連雪蟬,也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童姝,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一樣。

    從雪蟬這眼神來看,那強制卡不是她給童姝的。不是雪蟬給的,那童姝的強制卡是哪兒來的啊?

    黑玫瑰好像也有些吃驚,不過她很快調整了過來,接過了童姝遞過來的那張強制卡,很認真地在那里驗了起來。

    “強制卡有效,這個任務將由11號完成,所有能影響到此任務的卡牌,都將失去效用。”黑玫瑰說。

    強制卡這玩意兒,那可是殺手锏啊!只要把強制卡一打出來,那這任務,肖楚楚怎么推都是推不掉的。

    “我是不會完成這個任務的,不就是死亡懲罰嗎?我明天重新弄個身子,又可以活過來。”肖楚楚這不要臉的,居然來了這么一句。

    “11號不執行任務,將接受死亡懲罰。”黑玫瑰潤了潤嗓子,然后說:“今晚游戲部分已經結束。到目前為止,只有4號和19號出的任務沒有被完成。不過4號出的任務是被中止卡中止的,所以贏得今晚的大彩頭,也就是我手里的這張任意卡的玩家,是19號。”

    黑玫瑰鄭重其事的,把任意卡拿給了19號葛菲。

    “這任意卡可以當免死卡用吧?我要用這張任意卡,把11號的死亡懲罰免除了。”葛菲把那任意卡遞還給了黑玫瑰,說。

    任意卡這么牛逼的卡牌,葛菲居然當成免死卡用了,這簡直太暴殄天物了!

    “你是不是很不爽啊?”肖楚楚一臉得意的看著我,然后說:“誰叫咱們卡牌多,可以任性啊!當然,你要是愿意入我們的伙,那也是可以像葛菲這樣任性的。”

    雪蟬瞪了我一眼,意思是我要膽敢入肖楚楚他們的伙,絕對不給我好果子吃。

    “入伙?”我呵呵的笑了笑,說:“你要是把剛才那個任務完成了,我或許可以考慮一下。”

    “不識抬舉!”肖楚楚賞了我這么四個字。

    “雖然游戲部分已經結束了,但今晚并沒有完。有大彩頭,那就有大懲罰。今晚這局游戲,輸的是殺手,所以最后的大懲罰,得由五個殺手中的一個來完成。”黑玫瑰說。

    “為什么是五個?”我問。

    “被臥底卡變成的殺手,也是殺手。”黑玫瑰說。

    “為什么是五個中的一個?,而不是五個一起完成?”我問。

    “我定的規則就是這樣,沒有為什么!”黑玫瑰冷冷地瞪了我一眼。

    “那五個中的一個,到底是誰啊?”我問。

    “我也不知道。”黑玫瑰依舊是用那冷冰冰的眼神瞪著我,說:“不過你放心,我重來都是很公平的。所以,我不會有任何的偏袒,你們五個都有機會。”

    黑玫瑰拿了一副撲克出來,然后說:“你們五位,一人抽一張牌。k算13點,q算12點,j算11點,a算1點,其余的是幾就算幾點。點子最小的那個,將接受那個大懲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