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35章:千鈞一發

卷一 第35章:千鈞一發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13號任務完成。”在朱建把最后一口面包吞進肚子里之后,黑玫瑰說了這么一句。

    現在,魏索南和肖楚楚都已經out了,這局面,看上去對我們好像很有利啊!

    “還有要使用強行逮捕權的嗎?”黑玫瑰問。

    沒有人再站出來,也就是說,沒有人要用強行逮捕權了。這樣,游戲順理成章的進入了下一個環節。

    “下面是jc權利時間。”黑玫瑰說。

    之前我是準備在jc權利時間站出來指正魏索南的,可現在他已經out了。這一局已經有兩個殺手被揪出來了,一個是肖楚楚,一個是魏索南。所以,場上還剩了兩個殺手。至于剩下的那兩個殺手到底是誰,我暫時還沒有看出來。所以,我決定先不站出來進行指正。

    4號站了出來,他翻轉了手上的身份牌,然后說:“我要使用jc權利。”

    “鄧嬌,你要指正的是8號,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都可以保證讓你贏。”肖楚楚雖然out了,但她絕對是閑不住的。這不,她又站了出來,開始對我出招了。

    我的身份是jc,鄧嬌是知道的,要肖楚楚沒有站出來,她是絕對不可能指正我的。不過現在,難說了。

    鄧嬌猶豫了一會兒,不過最終她還是把手指向了我,然后說:“我指正8號。”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把鄧嬌給控制了。我也不知道,是鄧嬌跟他們本就是一伙的,還是肖楚楚的威懾力太大,把她給嚇住了。

    “有要使用卡牌的嗎?”黑玫瑰說這話的時候,臉是朝著我這個方向的。

    我的身份是jc,又不是殺手,所以完全沒有使用卡牌的必要。

    “我要使用調包卡。”肖楚楚拿了一張卡牌出來,說:“我要調換8號和19號的身份牌。”

    19號不就是上局游戲中的16號嗎?她和魏索南他們是一伙的,上次還故意在袖口上弄了些血跡來誤導我。這個19號,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葛菲,別的就不了解了。

    肖楚楚用調包卡調換我和葛菲的身份牌,這說明,葛菲很可能是殺手。

    “不就是調包卡嗎?我這里也有。”我毫無壓力地從兜里摸了一張調包卡出來,遞給了黑玫瑰,然后說:“我也要使用調包卡,把我和19號的身份牌調換回來。”

    “調包卡有效。”黑玫瑰說。

    “我這里還有調包卡。”肖楚楚拿了一大疊卡牌出來,然后對我說:“你用幾張我就用幾張。”

    從肖楚楚手上拿著的那疊卡牌的數量來看,我要是跟她硬拼,肯定是拼不過她的。因此,我沒有再拿調包卡出來。

    19號的身份牌,被換到了我的手上。

    然后,黑玫瑰拿了兩張卡片出來,將其中一張遞給了鄧嬌,把另一張遞給了我。

    我飛快地在卡片上寫好了任務,然后把卡片遞回給了黑玫瑰。這時候,鄧嬌也把任務寫好了。

    “8號請翻轉身份牌。”黑玫瑰說。

    在葛菲把身份牌換給我的時候,我就看到了,那上面寫的是殺手。

    “8號out。”黑玫瑰沒有往下說,而是看了看我,意思是在問我需不需要使用卡牌。

    我手上有張反轉卡,是到了該拿出來用的時候了。

    “我要使用反轉卡。”我從卡牌里把反轉卡抽了出來,遞給了黑玫瑰,然后說道。

    “反轉卡有效。”黑玫瑰掃了肖楚楚一眼,然后說:“8號的身份暫時從殺手反轉為平民。”

    “反轉卡啊?我這里好像也是有一張的。”肖楚楚一邊說著,一邊裝模作樣地在她的那一疊卡牌里找了起來。

    “哇塞!我居然有兩張。”肖楚楚遞了一張卡牌給黑玫瑰,笑呵呵的說:“我先使用一張吧!要8號還能拿出反轉卡來,我再用第二張。”

    我手里已經沒有反轉卡了,而且也沒有別的卡牌可以拿出來在這個時候用。

    童姝手里應該是有反轉卡的,不過她沒有要拿出來的意思。至于雪蟬,她只是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沒有任何表示。

    “11號所使用的反轉卡有效,8號身份反轉為殺手。”

    黑玫瑰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是盯著我的。見我沒有再拿卡牌出來用的意思,她立馬就補充了一句。

    “若沒有人再使用卡牌,8號殺手身份將確定。”

    黑玫瑰給了我十幾秒鐘時間,不過終究沒有誰再拿卡牌出來給我用。

    “8號身份<!--中间广告位置-->殺手,請接受4號所提之懲罰。”黑玫瑰拿出了鄧嬌寫的那張卡片,然后念道:“請8號去把樓下化糞池的屎全都吃干凈,一點兒都不能剩下。”

    “這任務有問題。”我說。

    “什么問題?”黑玫瑰問。

    “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這任務是無效的。”我說。

    “誰說這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只要你的肚子足夠大,完全有可能把那化糞池里的屎全都吃完。樓下那化糞池又不大,也就幾百立方而已。”肖楚楚說。

    “幾百立方還不大?別說是屎,就算是水,那也是幾百噸啊!這么多的屎,誰能吃得完啊?所以,這分明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說。

    “任務又沒給你限制時間,你可以慢慢吃嘛!只要你不停下來,總有個時候,是能把那化糞池里的屎全都吃完的。只要有吃完的可能,那這個任務就是有效的,就是一個好任務。”肖楚楚說。

    “任務有效!”黑玫瑰斬釘截鐵地說了四個字出來,結束了我和肖楚楚之間的爭論。

    “8號,你還不趕緊去執行任務?”肖楚楚用那賤呼呼的樣子看著我,說。

    “這種任務我是不會去完成的。”我拿出了最后一張嫁禍卡,遞給了黑玫瑰,然后說:“我要使用嫁禍卡,把這任務嫁禍給11號肖楚楚。她不是說這吃屎的任務是有可能完成的嗎?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把那化糞池里的屎吃完的。”

    “嫁禍卡有效。”黑玫瑰看了一眼我遞過去的嫁禍卡,說。

    “你身上就只有這一張嫁禍卡了吧?現在用了,一會兒你可就沒得用了。”肖楚楚很是得意地拿了一張卡牌出來,然后說:“我也用一張嫁禍卡,把這吃屎的任務交還給你,讓你來做。”

    “11號的嫁禍卡有效,8號你還有別的卡牌要用嗎?”黑玫瑰問我。

    我手里剩下的這些卡牌,沒有哪一張是可以現在拿出來用的。因此,我只能看向了童姝,希望她用手里的卡牌幫我抵擋一下。

    童姝沒有任何的反應,甚至在我看向她的時候,她還特意把頭轉了過去,像是刻意在回避我。

    “8號請執行任務。”黑玫瑰最終還是說出了這道指令。

    “我要使用中止卡。”在我幾乎已經陷入絕望的時候,雪蟬站了出來,把那張沉甸甸的中止卡,遞到了黑玫瑰手上。

    “中止卡有效。”黑玫瑰頓了頓,然后說:“任務中止。”

    “雪蟬,你對8號還真是真愛啊!居然為了不讓他吃屎,把手上分量最重的那張中止卡都給打出來了。這下,中止卡沒了,我看接下來的游戲,你還怎么玩?”

    從肖楚楚這反應和語氣來看,好像雪蟬把中止卡打了出來,她比讓我吃了屎還要開心啊!

    雪蟬瞪了我一眼,她看我的眼神里,滿滿的全都是埋怨。她這是在怪我,明明手里就沒幾張卡牌,還胡亂替人出頭,去招惹魏索南他們。

    本來,在這一局游戲中,朱建主動在跟魏索南他們斗,而我們,只需要在一旁坐收漁人之利即可。但是,我卻傻逼的拿出卡牌在那里幫朱建他們,結果把火引到了自己身上。

    剛才,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朱建一點兒表示都沒有。就憑他這態度,我便可以確定,之前我用在他身上的那些卡牌,真是肉包子打狗了。

    “游戲繼續,還有誰要使用jc權利嗎?”黑玫瑰問。

    四個jc,童姝都已經out了,我的身份牌換給了葛菲,鄧嬌已經使用了她的jc權利。還可以使用jc權利的有兩個人,一個是12號,一個是葛菲。

    “剩的jc,快站出來指正吧!現在還剩一個殺手,只要指正對了,你們jc就能贏了。”肖楚楚說。

    “你和魏索南都是殺手,還想讓jc贏,我看你沒這么好心吧?”我質疑了肖楚楚一句。

    “這一局游戲,輸了是得接受懲罰的。我想殺手輸,目的就是為了整你,誰叫你也是殺手啊?我手里還有不少可以使用的卡牌,殺手輸了,我可以用卡牌把自己的任務抵擋過去。而你的手上,好像沒有可以拿出來用的卡牌了吧?所以,只要殺手輸了,你要么完成任務,要么得死!我相信,一會兒給你的那個任務,絕對不會比吃完一化糞池的屎容易。”肖楚楚說。

    “如此針對我,你有意思嗎?”我問。

    “有意思,我最喜歡戲弄的,就是你這種撿了幾張別人給的卡牌,就敢拿出來充英雄逞能的人。”肖楚楚冷冷地對著我說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