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31章:大彩頭

卷一 第31章:大彩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誰?是誰在說話?

    “你倒是回答我啊!你說我今天晚上,到底要不要把你殺了?”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我定下神一看,發現跟我說話的居然是童姝。

    “你怎么了?”我知道童姝是讓那鬼把意識給控制住了,所以在問這話的同時,我用雙手抱住了她的肩膀,輕輕地搖了兩下。

    “你干嗎搖我啊?”童姝居然一下子恢復了正常,這是怎么一回事?

    “嘩啦!”電梯的轎廂門打開了。

    “游戲就要開始了,咱們趕緊出去吧!”

    說完之后,童姝率先走了出去。我跟在她屁股后面出了電梯,進到了那玩游戲的房間里。

    “都來齊了啊!”黑玫瑰拿了一張空白的卡牌出來,然后說:“這一局游戲,我給你們添個大彩頭。那就是在整局游戲當中,出的任務受罰方未完成的數量最多的那位,將獲得一張任意卡。”

    “任意卡有什么用?”我問。

    “任意卡就是你想把它當成什么卡用,它就能當成什么卡用。”黑玫瑰說。

    “當成送鬼卡也可以嗎?”我問。

    “當然可以。”從黑玫瑰說這話時的語氣來看,她應該沒有騙我。

    “因為有個大彩頭,所以在這一局游戲中,我得提高一下出任務的難度。本局游戲中,所有的任務都不能直接害命,不能讓執行人自殺,也不能讓執行人去殺人。當然,沒有完成任務的,還是得按照以前的規矩,接受死亡懲罰。”黑玫瑰說。

    “這一局游戲,老玩家的號牌不用變,還是按照上一局的來。”黑玫瑰把號牌發給了我們,我還是上次的8號。

    “根據號牌的順序,來我這里抽身份牌。”黑玫瑰說。

    我這8號,處在中間,不算好也不算差。輪到我的時候,我便走了過去,從黑玫瑰手里抽了一張身份牌。

    jc?我抽到的居然是jc。jc在晚上有驗人的權利,我要想贏那張任意卡,jc絕對是一個于我十分有利的身份啊!

    我躺進了8號棺材里面,“嘩啦”一聲,棺材蓋慢慢地合上了。

    “天黑請閉眼。”黑玫瑰發出了指令。

    “殺手請出來。”

    耳邊傳來了四聲“嘩啦”的聲響,有四口棺材的棺材蓋打開了。然后,外面出現了一些雜亂的腳步聲。

    “啊!”

    有人被殺了,雖然我不知道掛掉的是幾號,但殺手們應該是一招致命的。因為,那悲劇的家伙,只叫了這么一聲,然后便沒音了。

    “殺手請回去。”

    腳步聲散開了,看來四個殺手應該是處在不同的方位。

    “嘩啦…;…;”

    棺材蓋合上的聲音傳了過來。

    “jc請出來。”

    嘩啦一聲,8號棺材的棺材蓋滑開了。

    我從棺材里走了出來,發現童姝居然跟我一樣,也抽到了jc。除了她之外,另外還有兩個jc,一個是4號,一個是12號。

    “jc請驗人。”黑玫瑰說。

    童姝將手指向了1號棺材。

    1號不是魏索南嗎?童姝選擇驗他,這很正常。我沒有多想,立馬就選擇了隨從,也把手指向了1號。

    4號和12號沒有發表別的意見,他們同時把手舉了起來,指向了1號。

    在我們四個jc都統一了意見之后,黑玫瑰對我們做了一個大拇指向上的手勢,意思是在說,我們驗正確了,1號魏索南確實是殺手。

    “jc請回去。”

    我回到了8號棺材里,棺材蓋嘩啦一聲合上了。

    “16號out。”

    在黑玫瑰說完這話之后,我這棺材蓋再一次打開了。

    16號棺材里面躺著一個家伙,那家伙的胸口上插著一把小刀,他那花襯衫,被從胸口流出來的血染成了鮮紅色。

    “下面是強行逮捕權時間。”黑玫瑰說。

    18號舉起了手中的號牌,然后說:“我要使用強行逮捕權。”

    “新來的,你叫什么名啊?”肖楚楚用那種略帶威脅的語氣,對著18號問道。

    “孫宇昂。”18號說。

    “孫宇昂,你初來乍到,在指正的時候,可要小心一些啊!要不然,一會兒便宜沒占到,反而把自己的小命給搭進去了,那可就有些不劃算了。”肖楚楚說。

    “18號你要指正誰?”在肖楚楚威脅完了孫宇昂之后,黑玫瑰終于是說出了下一條指令。

    “本來我想亂蒙一個的,11號你卻<!--中间广告位置-->主動跑出來找我的茬,那我也不跟你客氣了。”孫宇昂直接把手指向了肖楚楚,然后說:“我要指正11號。”

    “呵呵!”肖楚楚一臉無所謂地笑了笑,然后用那種不可一世的口氣說:“你在來這里之前,是不是沒有打聽過我肖楚楚是誰啊?”

    “用得著打聽嗎?你自己不都說了,你叫肖楚楚嗎?”孫宇昂說。

    我也不知道,這孫宇昂是真的很有實力,還是他只是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逗逼。

    不過,他站出來跟肖楚楚斗,對我那絕對是有利的。畢竟,敵人的敵人,至少能算半個朋友嘛!

    “呵呵!”肖楚楚依舊是發出了一聲冷笑。

    在笑完了之后,她從兜里抽了一張卡牌出來,然后說:“我要使用調包卡,調換我和18號的身份牌。”

    “調包卡?你居然有調包卡?”孫宇昂是一副極其吃驚的樣子,就好像肖楚楚手上有調包卡,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議的事兒一樣。

    從孫宇昂此時的反應來看,他要不是一個特牛逼的演員,是在故意裝逼的話,那他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逗逼。肖楚楚用一張調包卡他都能如此驚訝,足可見他是多么的菜。如此菜鳥的家伙,居然站出來挑戰肖楚楚,我只能說,他真是夠拼的。

    “你是不是后悔了啊?”肖楚楚笑呵呵地問孫宇昂。

    “后悔你能再用一張調包卡,幫我把身份牌調換回來嗎?”這個孫宇昂,還真是個逗逼。

    “你要是后悔了,我可以考慮給你出一個不那么難完成的任務。”肖楚楚這是在引誘孫宇昂,拉他入伙嗎?

    “我不會后悔的。”孫宇昂擺出了一副很有骨氣的樣子,說。

    “對一個沒有卡牌的人使用調包卡,肖楚楚你這么做,總讓人感覺有些缺德啊!”我笑呵呵地從兜里摸了一張調包卡出來,然后說:“孫宇昂,我幫你用張調包卡,把你們的身份調換回來吧!”

    說完,我便把調包卡遞給了黑玫瑰。

    “8號,你還真是什么事都想插一腳啊!”肖楚楚用那十分不滿的眼神,冷冷地瞪著我,說。

    “我只是看不慣你,仗著手里有卡牌,想欺負誰就欺負誰。”我說。

    “看不出來,你原來還挺有俠義心腸的啊!”肖楚楚對著我呵呵了兩聲,在呵呵完了之后,她冷著一張臉對我說道:“你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還在這里管閑事,我看你真是活得有些不耐煩了。”

    “你要是還要用卡牌,就拿出來用,不用就別瞎逼逼。”我說。

    肖楚楚手里還有一大疊卡牌,不過她并沒有再拿出來用的意思。

    黑玫瑰拿了兩張卡片出來,遞了一張給孫宇昂,把另一張遞給了肖楚楚。

    在孫宇昂拿著卡片正準備開寫的時候,肖楚楚咳嗽了一聲,然后對著他說道:“在寫任務的時候,你可一定得好好想想啊!”

    肖楚楚這是在威脅孫宇昂,大概她覺得單靠語言威脅不夠,還把她的那疊卡片拿了出來,對著孫宇昂晃了晃。

    一看到肖楚楚手上那一疊厚厚的卡片,孫宇昂那只拿著筆的手都抖了起來。

    “你怕了嗎?”肖楚楚笑呵呵地看了孫宇昂一眼,然后說:“如果你寫的任務,是讓我對8號做點兒什么,或許我可以考慮一下,不用手里的這些卡牌。”

    孫宇昂沒有說話,不過從他那臉色來看,他應該是被肖楚楚給嚇著了。

    肖楚楚拿起了筆,在那里沙沙地寫了起來。

    在寫完要給對方的懲罰之后,兩人把卡片遞給了黑玫瑰。

    “請11號翻轉身份牌。”黑玫瑰接過了卡牌,發出了下一條指令。

    肖楚楚慢慢地把身份牌給翻了過來,她那身份牌上,清清楚楚地寫著“殺手”二字。

    “你是做你自己寫的那個任務,還是想做我給你寫的任務呢?”肖楚楚拿了一張反轉卡出來,對著孫宇昂晃了晃。

    “反轉卡?”孫宇昂驚得張大了嘴巴。

    “既然你知道這是反轉卡,那你肯定知道,我要是用了,我這殺手身份,立馬就可以反轉成平民。這樣,你的指正可就是錯誤的了,那你將接受我寫的懲罰。”肖楚楚說。

    “你到底想怎么樣?”孫宇昂問。

    “我想先聽聽,你寫的那個任務是什么?這樣我才好判斷,到底是用你寫的那個任務,還是用我寫的這個。”肖楚楚這完全是在故意捉弄孫宇昂。

    孫宇昂看向了我,他這是在向我求助。畢竟,之前在肖楚楚對他用了調包卡之后,我拿了張調包卡出來幫了他一次。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