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26章:生死之夜

卷一 第26章:生死之夜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童姝,你醒醒!”

    我雖然很怕,但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在那里搖了搖童姝的身子。

    有窸窸窣窣的聲音,我轉過身一看,一個穿著紅色戲服,臟兮兮的紙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它的腳上還穿著一雙紅色繡花鞋。

    剛才都沒有紙人,這紙人是什么時候來的?

    這時候,紙人的眼睛突然眨了一下,然后它嘩啦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

    紙人會動?我嚇得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嘩啦!嘩啦!

    紙人邁著奇怪的步子,向著我走了過來。我本能的把腳往前蹬,想把身子往后移。可是,我發現我的腳,根本就使不上力。

    童姝站了起來,走到了我前面,用眼神狠狠的瞪著那紙人。

    紙人不知道是被童姝給嚇著了,還是怎么的,居然轉過了身,嘩啦嘩啦的跑掉了。

    這是怎么回事?在我正疑惑的時候,童姝翻了個白眼,然后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你醒醒!你醒醒!”

    我抱著童姝在那里搖了起來。

    “嘟嘟!”

    小樹林旁邊的那條爛馬路上傳來了汽車喇叭的聲音,這聲音是那輛破桑塔納的,袁國忠來了。

    袁國忠手里端著一小盆鮮紅色的,像是血一樣的東西走了過來,直接把那玩意兒潑到了童姝臉上。

    “你干什么?”我問。

    “這是黑狗血,她被鬼上身了。”袁國忠收起了那個小盆,然后跟我說:“趕緊把她抱到我車上去。”

    “你能把她身上那會唱戲的鬼弄走嗎?”我問。

    袁國忠搖了搖頭,然后說:“不能,我最多只能保她三日。”

    “那該怎么辦?”我問。

    “她應該是用了借身卡,把身子借給了那鬼,讓那鬼把要害你們命的紙人給趕走了。不過,身子借給鬼,就等于是送給鬼了。在吸食干被借身人的最后一絲人氣之前,那鬼是不會離開的。”袁國忠說。

    “童姝哪里來的借身卡?”我問。

    “她不是在黑玫瑰手里抽了一張神秘卡牌嗎?我估計那張卡牌就是借身卡。童姝選擇使用借身卡,是想用她自己的命保你一命。”袁國忠說。

    “你是不是早知道她會用這借身卡?要不然你怎么會提前去準備黑狗血?你是不是有救她的后招?”我一口氣問了三個問題。

    “有借身卡就有送鬼卡,只要你有送鬼卡,就能把上童姝身的那鬼給送走。”我就知道,袁國忠絕對有招。

    “送鬼卡在哪兒弄?”我問。

    “黑玫瑰那里應該是有一張的,不過你得獲得抽卡的機會,才有可能抽到。我只能保童姝三天,也就是說,你有三天的時間,去抽取送鬼卡。”袁國忠說。

    三天的時間,從黑玫瑰那里抽到送鬼卡,這絕對是很難辦到的。不過,只有這個辦法能救童姝,所以就算是再難,我也得去。

    袁國忠把車開到了一家酒店的門口,說童姝現在這個樣子不能送她回家,所以他開了一間房,讓我把童姝抱到房間里去。

    我把童姝放到了床上,袁國忠拿了張熱毛巾給我,讓我幫她把臉上的那些黑狗血擦了。

    擦完之后,袁國忠從兜里摸了一道像是符一樣的玩意兒出來,“啪”的一聲拍到了童姝的額頭上。

    “被鬼上了身,陰氣重,所以需要陽氣調和一下,今晚你就別走了。”袁國忠這話是個什么意思?一會兒陰氣,一會兒陽氣的,聽得我怎么有些臉紅耳燥,想入非非了啊?

    “那我干什么啊?”我問。

    “你想干什么?”袁國忠笑呵呵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說:“人的手指,陽氣是比較重的。十指連心,所以你今晚需要用你的手指,緊緊貼著童姝的手指,指肚對指肚,這樣多少能讓她好受一些。”

    “哦!”不知道怎么的,在袁國忠解釋清楚了之后,我心里居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之前我還以為,袁國忠是想讓我用那種方法把陽氣傳給童姝呢!

    “有這符鎮著,她身上那鬼今晚應該是不會搞出什么幺蛾子事的。不過有件事我得提醒你,那就是我能保童姝三天,全仗她這潔凈之身。所以,不管下半夜發生什么,你都得給我把持住。要她的身子破了,她的小命也就沒了。”

    說完了這些之后,袁國忠說他得走了。因為他要是繼續待在這屋子里,屋里的氣場就會顯得很雜,對童姝會十分不利。走之前他還告訴我,只要今晚我不犯錯,童姝明早就能醒來。在白天的時候,她除了身子虛弱一些,和正常人不會有什么兩樣。不過,明晚在過了<!--中间广告位置-->子時之后,她身上那鬼又會出來搗亂。

    袁國忠走了,把我和童姝留在了房間里。經過這幾天的近距離接觸,我發現自己好像已經喜歡上童姝了。

    孤男寡女的,在酒店里,十指緊扣…;…;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于是趕緊閉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動了,童姝的手好像動了一下。

    我是用左手扣著童姝的右手的,她的右手只是小小的動了一下,然后就安靜了。過了一會兒之后,童姝的額頭上,突然冒出了不少汗水,然后,我感覺她的手心,有些滾燙滾燙的,就像是發高燒了。

    “熱!好熱!”童姝說話了,像是在說夢話,但這聲音有些不像她的。

    童姝的左手,居然在她的衣服上亂抓亂扯了起來,就好像是想要把衣服給扯掉一樣。

    怪不得袁國忠在離開之前再三囑咐我,讓我一定要把持住。而且,他還告訴我,一定要心靜。因為,只有我的心足夠平靜,那貼在童姝額頭上的符的效果才會越好。

    我再一次閉上了眼睛,然后一直在腦里重復著童姝千萬不能出事的想法。

    想要救童姝的心,讓我丟掉了所有的雜念,然后我的心,慢慢地靜了下來。隨著我內心的平靜,童姝好像也慢慢變平靜了。

    童姝沒動了,她應該是睡著了。我大舒了一口氣,然后睜開了眼睛。

    童姝的衣服的扣子給她扯爛了,一看到眼前這畫面,我的心立馬又躁動了起來。童姝的左手又開始亂動了,她一邊喊熱,一邊繼續扯她的衣服。

    不能睜眼,我得重新讓小心臟平靜下來。我再一次閉上了眼睛,童姝再一次安靜了下來。這一次,我打死不敢再睜開眼睛了。

    因為很擔心童姝,所以我雖然閉上了眼睛,但卻不敢睡。

    終于,手機設的鬧鐘響了,天亮了。

    我剛一睜開眼睛,童姝也把眼睛給睜開了。

    “啊!”童姝尖叫了一聲,然后趕緊用被子捂住了胸口。

    “啊什么啊?這可是你自己干的,跟我沒關系。要不是我定力好,昨晚差點兒被你生吞活剝了。”我說。

    “討厭!”童姝一張臉羞得通紅。

    “咚咚咚!”

    有人在敲門。

    我趕緊讓童姝把身子遮好,然后把門打開了一條縫。

    是袁國忠,他手上提著一個紙口袋,口袋里裝著女孩的衣服,看上去那衣服像是新買的,吊牌都還沒扯下來。

    “拿給她穿上吧!我就不進去了。吃完早飯之后你們照常去學校上課,學校人多,童姝被鬼上了身,待在人多的地方比較好。”

    叮囑完之后,袁國忠便走了。

    我把衣服拿了過去,遞給了童姝。

    “你也出去。”童姝說。

    “哦!”

    雖然童姝喜歡我,但她畢竟還是個女生,肯定不好意思當著我的面換衣服啊!所以,我應了一聲,然后開始往門外走。

    “不用出去了,就這么站著,不許轉身過來偷看。”童姝說。

    “哦!”我站住了,沒有再走,也沒有轉身。

    身后有窸窸窣窣的聲音,應該是童姝在換衣服。也不知道怎么的,在聽到這聲音之后,我立馬就腦補起了昨晚的那些畫面。然后,我感覺自己的兩邊臉頰突然就變得滾燙滾燙的了。

    “你真的沒有偷看。”聽童姝這語氣,她好像很開心。

    “好了,可以轉過來了。”童姝說。

    我這臉現在還很燙,肯定是紅著的,所以我沒好意思轉過去。

    “你臉紅了?”童姝居然跑了過來,然后指著我的鼻子問:“你剛才在想什么?”

    “想你。”我說。

    “討厭!”童姝捶了我一拳,說:“我們去吃早飯吧!一會兒該上課了。”

    童姝拉著我的手出了房間,去了學校門口的早餐店。

    因為昨晚一宿沒睡,所以在上課的時候,我一點兒精神都沒有。不管是什么課,只要老師剛一開講,我就開始趴在桌子上睡。

    昨晚的事兒,喻曉晴肯定知道,而且她應該給我們班的任課老師都打了招呼的,所以我上課堂而皇之的睡覺,不僅沒有被粉筆頭砸,更沒有被叫起來罰站。

    叮鈴鈴…;…;

    這是晚自習的下課鈴聲,在卷入4號樓的殺人游戲之前,這鈴聲是幸福的鐘聲,不過現在,它儼然已經變成了死神的召喚。

    “今晚將開始的第四局游戲,遠比前三局刺激。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大家不見不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5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