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25章:女鬼對戲

卷一 第25章:女鬼對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雪蟬看了我一眼,然后十分無語的對著我搖了搖頭。

    15號沒有拿卡牌出來用,這倒是說得過去。但是,10號居然也沒有拿卡牌出來。

    “15號請執行任務。”黑裙女人發出了指令。

    蕭峰去拿了一把看上去很鋒利的小刀,朝著10號杜龍走了過去。在走到杜龍跟前之后,他用手一把掐住了杜龍的下巴,然后杜龍的舌頭吐了出來。蕭峰手腕一轉,杜龍的舌頭便被一刀割成了兩半,掉落到了地上。

    緊接著,蕭峰按照任務的要求,把杜龍的鼻子、眼睛和耳朵也給割了,最后,他還把杜龍的腦袋給砍了下來。

    杜龍居然沒有倒下,他仍是站著的,不過,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腦袋。

    而他那落在地上的舌頭、眼睛、鼻子和耳朵,非但沒有一滴鮮血,而且還變成紙做的了。蕭峰提著的杜龍的腦袋,也變成了一顆紙人頭。

    “你毀了我的身子,得賠我一個新的。”沒有腦袋的杜龍用身子對著蕭峰說道。

    “沒問題。”

    蕭峰這話剛一說完,杜龍的身子立馬就變成了紙做的,然后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我還得把這腦袋掛到公安局的大門口去。”說著,蕭峰便提著那紙腦袋出門去了。

    杜龍的身子居然是紙人做的?這是不是說明,之前死的那些家伙,也是紙人之類的玩意兒啊?

    杜龍是個鬼,所以毀掉他這紙人做的身子,根本就傷不到他的命。他只需要重新弄個紙人身子,就又可以活過來了。所以,在這殺人游戲場里,雖然是真殺,但因為殺的都是鬼,所以那些鬼根本就沒有死。

    他們都是鬼,但我和童姝都是人啊!因此,要被殺的是我們兩個,那我們就得死啊!一想到這個,我的背脊立馬就冒起了冷汗。

    過了一會兒,蕭峰回來了。

    “15號任務完成,今晚游戲結束,明晚繼續。”黑裙女人說。

    結束了,今晚的游戲就這么就結束了?

    雪蟬走了過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說道:“你有什么本事?還敢站出來保護一只鬼?真是自不量力!”

    在說完我之后,雪蟬便走了,她沒有再搭理我和童姝。

    富源大廈這邊的事倒不怎么要緊,現在最要緊的是4號樓那邊。現在我、童姝和喻曉晴的死亡懲罰都還沒有解除,童姝手上只有一張免死卡,我手上一張都沒有。因此,就算她把免死卡拿出來用了,我們也只能救一個人。

    帶著沉重的心情,我和童姝下了樓。

    “你們贏到了幾張免死卡?”袁國忠問我們。

    “就只有一張。”我說。

    “哎!”袁國忠嘆了一口氣,然后說:“先把那張免死卡用了吧!能救一個算一個。”

    童姝看向了我,然后說:“我們先用這免死卡救喻老師吧!我們兩個,只要在一起,肯定是能挺過去的。”

    童姝的手里還有一張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神秘卡牌,也不知道那玩意兒在關鍵時刻能不能救命。不過,從童姝現在說的這話來看,她多少還是有些把握的。

    “行!聽你的。”我說。

    童姝立馬掏出了手機,在薛姐建的那微信群里發了一條消息。

    “4號替9號喻曉晴使用一張免死卡。”

    除了文字信息之外,童姝還拍了一張免死卡的照片傳上去。

    “9號死亡懲罰暫停,明晚游戲開始之前,我將驗證4號所使用的免死卡是否真實有效。如果4號不能親自攜帶免死卡到4號樓的殺人游戲場來,9號的死亡懲罰將繼續執行。”薛姐很快在群里回了這么一條信息。

    薛姐這是個什么意思?她是在說,只要童姝子活不到明天游戲開始,喻曉晴也得死嗎?看來,薛姐是鐵了心,要讓我們三個一起死啊!

    我把微信群里的信息拿給袁國忠看了,在看完了之后,他鄭重其事地對著我問道:“你信我嗎?”

    “這不是廢話嗎?要我不信你,能跟著你跑到這里來嗎?”我說。

    “你要是信我,今晚就完全按照我說的做,只有這樣,或許能爭得一線生機。”袁國忠說。

    “一線生機?真的只有一線?”我問。

    “我說一線,都是以很樂觀的心態說的了。本來,當時你們兩個要不自作聰明,而是直接把你自己撒的那杯尿喝了,然后用在富源大廈贏的這張免死卡把喻曉晴給救了,就沒什么事兒了。”袁國忠說。

    “喝尿?那么惡心。”我說。

    “惡心與死亡,哪個輕,哪個重,你掂量不出<!--中间广告位置-->來嗎?富源大廈這里,一次能贏一張免死卡,就已經是很幸運的了。自從富源大廈這殺人游戲場開了以來,就沒有人一晚在這里贏到過三張免死卡。贏一張的人,倒是有很多,少說也有幾十個。”袁國忠說。

    “你自己不早說,我之前還以為免死卡很好贏呢?再說,我以為雪蟬手里有免死卡,所以當時才對那任務這么不在乎的。”我說。

    “雪蟬手里要是有免死卡,能不給你們嗎?她都給過你這么多次卡牌了,每次你拿到的是些什么卡牌,你不知道嗎?”袁國忠說。

    破桑塔納撲哧撲哧的向著5中的方向去了,最后,車停在了學校后山那小樹林的邊上。

    “你們倆進去吧!就在這小樹林里等著。那要害你們性命的東西,肯定會到這里來索你們的命。”袁國忠說。

    “你不是要幫我們嗎?把我們送到這小樹林里來是什么意思?這是讓我們主動上門等死嗎?”我問。

    “你們要信我,就照著我說的做,要是不信,就愛干嗎干嗎!”

    說完這句屁話之后,袁國忠回到了他的破桑塔納上,像逃命似的發動了車,一溜煙兒跑了。

    “咱們進去吧!”童姝拉了拉我的手,說。

    “也只能照著袁國忠說的做了,死馬當成活馬醫。”

    我牽著童姝的手,慢悠悠地走進了小樹林。本來,和女生牽著手進小樹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但是,這小樹林里面,可是死了好幾個人的。所以,在牽著童姝的手走進去之后,我沒有感受到浪漫,只感覺到了陰森。

    因為我和童姝都沒有說話,所以小樹林里很安靜,只有微風吹著樹葉,發出的那沙沙的響聲。偶爾會有幾片樹葉被吹落下來,落到我們的身上。

    “好冷。”也不知道童姝是真冷還是假冷,反正在說完這話之后,她緊緊地抱住了我。

    第一次被女孩子擁抱,我這小心臟,跳得撲通撲通的。

    “可憐我孤身只影無親眷,則落的吞聲忍氣空嗟怨…;…;”

    唱戲聲?身后傳來了唱戲聲!這是唱的竇娥冤,跟富源大廈1404號房里那唱戲聲很像。難道,來索我們命的,是那唱戲女鬼?

    我往唱戲聲傳來的那方向看了看,但卻什么都沒看到。

    “啊!”

    童姝發出了一聲尖叫,差點兒把我魂都給嚇掉了。

    “怎么了?”我問童姝。

    “紅色繡花鞋,我看到紅色繡花鞋了。”童姝往左邊那棵洋槐樹那兒指了指。

    “沒有啊!”我用眼睛把那洋槐樹周圍看了個遍,也沒看到那紅色繡花鞋的影子。

    “剛才明明有。”童姝把腦袋埋進了我的懷里,顫抖著身子說。

    腳印,洋槐樹那里有幾個小腳印。從那腳印的大小來看,確實像是繡花鞋踩出來的。

    “你道是暑氣暄,不是那下雪天,豈不聞飛霜六月因鄒衍?”

    唱戲聲又來了,伴著這唱戲的聲音,一張一張的紙錢,從天空中飄了下來。戲文里唱的不是飛霜嗎?怎么飛起紙錢來了啊?

    “咱們跑吧?”

    童姝都已經給嚇得全身癱軟了,自然是沒法跑了。至于我,雙腿也給嚇得打起顫來了。不過,我還是咬著牙,直接把童姝背到了背上,然后往著那唱戲聲的反方向跑了起來。

    “哐!哐!哐!”

    三聲啰響之后,那唱戲的聲音再一次傳了出來。

    “行動些,行動些,監斬官去法場上多時了。”

    監斬官去法場上多時了?那唱戲女鬼是在告訴我們,我們馬上就得嗝兒屁了嗎?

    “則被這枷紐的我左側右偏,人擁的我前合后偃,我竇娥向哥哥行有句言。”

    這一句是從我背后發出來的,難道是童姝唱的?我扭過頭往后看了一眼,童姝的手正比劃著那唱戲的手勢。

    涼,童姝的身子突然變得好涼,我就像背著一個剛從冰棺里拿出來的尸體一樣。

    童姝這是被鬼上身了?

    我嚇得想把她給扔下,可她是童姝啊!我不能丟下她不管。

    “你有甚么話說?”

    那唱戲女鬼居然和上童姝身的這女鬼對起了戲,這是在搞什么啊?

    “前街里去心懷恨,后街里去死無冤,休推辭路遠。”

    童姝又開始唱了,這一次她不僅在比手勢,而且那寒冷刺骨的身子還扭了起來。嚇得我雙腿一顫,一個跟斗摔在了地上。

    童姝落在了我的身邊,她臉色卡白,眼神木訥,嘴角還掛著一絲讓我背脊發涼的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