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22章:嚴重的懲罰

卷一 第22章:嚴重的懲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怎么個嚴重法啊?”我一臉無所謂地問薛姐。

    “沒有完成的任務,你們倆得加倍完成,然后再死。”薛姐冷冷地笑了笑,然后說:“一會兒我會取兩個跟那紅茶杯大小差不多的杯子來,讓大家尿滿,然后你和4號,一人一杯。你們要是不喝,那就強行灌。”

    薛姐不是跟我們開玩笑的,在說完了這話之后,她立馬就進去拿了兩個杯子出來。這兩個杯子的容量,明顯比化學老師那紅茶杯要大。

    “挨著來,每個人都得撒尿進去。誰要是不撒,就算沒完成任務,得接受死亡懲罰。”薛姐說。

    劉夢妍走過去從薛姐手里拿過了一個杯子,然后說:“女的跟我來。”

    然后,她便帶著在現場的女生,去了一間小屋子里面。

    “咱們男的沒那么多講究,就在這里撒吧!”在劉夢妍她們進屋之后,俞飛去把剩下的那個杯子拿了過來。

    幾分鐘之后,兩個杯子都被裝滿了。

    “你們大家一起執行,要是這兩杯尿灌不進他們兩個的嘴里,就算任務失敗,你們全都得死!記住,一定要全部灌進他們的嘴里,一滴都不能灑!”薛姐說。

    “慢!”童姝站了出來,然后說:“我要一個人喝完這兩杯。”

    薛姐用那種很吃驚的眼神看著童姝,然后問:“你確定?”

    “確定!”童姝不假思索地答道。

    “可以!”薛姐指了指那兩個杯子,然后說:“那請喝吧!”

    童姝從兜里摸了一張卡牌出來,然后說:“我要使用免任卡,免除我的這個任務。”

    “你居然有免任卡?哪兒來的?”薛姐有些激動,她大概是沒有料到,童姝會來這招。

    我就說,童姝怎么會突然站出來說她要一個人完成這任務呢?原來搞了半天,她手里有卡牌啊!

    “這個我沒有必要告訴你。”童姝說。

    “免任卡有效,喝尿的任務可以免除。但是,你們兩個的死亡懲罰,免任卡是免除不了的。”薛姐說。

    “這個我知道,要想免去死亡懲罰,得用免死卡。”聽童姝這語氣,是不是她手里還有免死卡什么的啊?

    “你還有免死卡?”薛姐問。

    童姝給了薛姐一個微笑,沒有說話。

    “大家跟我去兇案現場,執行4號和7號的死刑。”薛姐說。

    在大家對著那代表我和童姝的稻草人執行完了死刑之后,第三局游戲算是徹底結束了。

    4號樓這邊的殺人游戲散場了,按道理來說,袁國忠此時應該給我打電話,然后用他的那輛破桑塔納把我帶到富源大廈那里,去參加那邊的殺人游戲。可是今天晚上,袁國忠的電話居然沒有打進來。

    “今晚我們必須得在一起。”童姝說。

    “嗯!”我點了點頭,然后問:“你那免任卡是誰給你的?”

    “一會兒他會來的,咱們去學校大門口等他。”

    童姝說完之后,我便和她一起去了學校大門口。剛一走到那里,我便看到了那輛熟悉的破桑塔納。

    “你說的那人是袁國忠?”我雖然有些意外,但也并不是特別的吃驚。

    “嗯!”童姝點了點頭。

    袁國忠搖下了車窗,探出了腦袋,然后說:“你們兩個還愣著干什么,趕緊上車。”

    “你要帶我們去哪兒?”我問。

    “富源大廈啊!那邊快要開始了。”袁國忠說。

    “為什么要讓童姝卷進去?”我有些生氣的問。

    “她要不去,你們過不了今晚這一關。”袁國忠一臉嚴肅的看著我,然后說:“你現在最好把那唱戲女鬼跟你說的話告訴我,要不然我沒法救你們。”

    “她讓我在三日之內,讓雪蟬死,要不然,我就得死。”袁國忠應該是可信的,所以我也懶得再隱瞞什么了,直接就跟他說了實話。

    “雪蟬不能死,她和你們是唇與齒的關系,唇亡齒寒的道理,我相信你肯定是知道的。”袁國忠說完這話之后,便發動了那輛破桑塔納。

    直到桑塔納來到了富源大廈門口,袁國忠都沒有再說別的什么。

    “你沒有什么可交待的嗎?”下車之前,我問了袁國忠一句。

    “在富源大廈這里的殺人游戲中,雪蟬是你們唯一的依靠。”袁國忠一臉認真的對著我們說道。

    “我明白了。”我點了點頭,然后和童姝一起進了大門,坐上了4號電梯,來到了14樓。

    我和童姝剛一走出電梯,就碰到了雪蟬。

    “你們倆跟我來。”雪蟬把我們帶到了角落里,然后問我:“你是怎么打算的?”

    “什么<!--中间广告位置-->怎么打算的?”雪蟬這話問得很突然,我一時沒轉過彎。

    “唱戲女鬼不是跟你說,要不能在三日之內害死我,你就得死嗎?”雪蟬問。

    “害死了你,我還能活著從這游戲場走出來嗎?”我說。

    “看來你不傻,今晚你們倆的任務就是,保證自己不死。至于唱戲女鬼那邊的事,我這邊會想辦法的。”雪蟬說。

    “上次你不是讓我保護20號嗎?今天還需要保護她嗎?”我問。

    “你說柳婷嗎?今天不用了。上次要保護她,是因為她跟我談了條件。我們和她之間是利益關系,沒有利益,就不用去管對方。”雪蟬說。

    “那我們三個之間呢?”我問。

    “人情。”雪蟬說完之后,拿了兩疊卡牌出來,其中一疊給了我,一疊給了童姝。

    “這些卡牌,拿給你們是讓你們自己保命的。因此,不要隨便拿來救別的人。”在說完這最后一句之后,雪蟬便進游戲場去了。

    “咱們也進去吧!”我說。

    童姝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然后和我一起走進了游戲場。

    “人到齊了,今天有不少老成員離去,也有不少新成員加入。所以,我決定讓大家重新抽取自己的號牌。”黑裙女人說。

    我掃了一眼,除了雪蟬、陳海濤和魏索南那一伙的之外,今天來參加殺人游戲的,我上次都沒見過。

    黑裙女人拿著一疊號牌,讓我們一人抽了一張,我抽到的是8號,童姝抽到的是7號,雪蟬抽到的是3號。

    在抽完了號牌之后,我們便開始抽身份牌了。

    殺手?我抽到的身份牌居然是殺手?

    在看到身份牌之后,我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難過。抽到了殺手,那么在晚上的時候,我肯定就不會被殺手殺了。但是,在指正的環節,殺手無疑是最危險的。

    我們全都躺進了自己編號所對應的棺材里。

    “天黑請閉眼。”

    “殺手請出來。”

    嘩啦一聲,棺材蓋打開了,我小心翼翼的從棺材里走了出來。

    除了我之外,另外還有三個殺手,一個是1號魏索南,一個是3號雪蟬,還有一個是5號陳海濤。

    魏索南把手指向了7號棺材,7號是童姝,看來魏索南想直接把童姝干掉。陳海濤在看了魏索南一眼之后,也跟著他把手指向了7號棺材。

    雪蟬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讓我跟著她,然后她把手指向了11號棺材。

    11號棺材里的是肖楚楚。

    魏索南對我們的人下手,我們自然也得對他的人下手啊!所以,雪蟬的這個決定,是很明智的。

    還好我和雪蟬都抽到了殺手,要不然童姝可就危險了。

    在上一局的時候,我記得陳海濤和魏索南并不是一伙的,沒想到這么快,他們倆就攪到一起去了。

    “殺手請統一意見。”

    見我們四個分成了兩派,黑裙女人立馬發出了一條提示。

    雪蟬和魏索南用眼睛瞪著對方,就像是在對峙。

    最后,魏索南選擇了服軟,他把手指向了6號。

    6號是新來的,在魏索南指了他之后,雪蟬也把手指頭轉了過去,指向了6號。

    他們兩個都統一意見了,我和陳海濤,肯定只能選擇跟隨啊!所以,我們四個殺手,終于是統一了意見,同時指向了6號。

    “嘩啦!”

    6號棺材的棺材蓋,慢慢地滑開了。

    黑裙女人指了指墻角,那地方放著刀、繩子之類的,意思是讓我們去那里拿稱手的工具。

    魏索南率先走了過去,拿起了一把榔頭。走過來對著6號的腦袋就是一下,直接把他腦袋敲開了花。

    6號都還沒來得及慘叫,就一命嗚呼了。

    既然6號都已經被魏索南給殺死了,那我們接下來就只需要補補刀什么的了。在補完了刀之后,我們四個殺手回到了自己的棺材里。

    “jc請出來。”

    …;…;

    “天亮了,6號out。”

    在大家都看過6號棺材里的兇案現場之后,黑裙女人發出了下一條指令。

    “下面是強行逮捕權時間,第一個抓出殺手的人,除了獲得一張免死卡之外,還可以抽取額外獎勵。”黑裙女人說。

    她這話剛一說完,童姝和肖楚楚同時舉起了自己手里的號牌。看來,她們兩個心里都應該很清楚,殺手是誰?

    “你們兩個幾乎是同時舉的號牌,為了公平起見,我決定讓你們用抽簽來決定誰先指正。”我怎么感覺黑裙女人好像是要給童姝設套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