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16章:死亡懲罰

卷一 第16章:死亡懲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因為沒有人再使用強行逮捕權,所以黑裙女人宣布了下一條指令。

    “下面進入jc權利時間。”

    這指令剛一宣布,16號便站了出來。

    “我要使用對賭卡。”16號拿出了一張卡片,說。

    對賭卡?這又是個什么玩意兒?不僅我手里沒有這卡,而且之前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對賭卡有效。”黑裙女人掃了所有人一眼,然后問16號:“請問你是選jc,還是選殺手。”

    “jc。”16號根本沒有考慮,直接就從嘴里吐了這么兩個字出來。

    “下面請jc在3分鐘之內,指正出所有的殺手。要任務失敗,jc集體out,把身上所有的卡片給還活著的殺手,然后接受懲罰,反之亦然。”黑裙女人說。

    我就說魏索南用調包卡把jc身份調換給我,肯定沒安什么好心。這不,一進入jc權利,16號就跳出來使用對賭卡了。

    16號和魏索南他們肯定是一伙的,他此時使用對賭卡,目的就是為了要我的命。

    一共有四個殺手,現在已經out了兩個,也就是說場上還剩下了兩個殺手。在三分鐘之內,把剩下的兩個殺手找出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倒計時開始。”黑裙女人再一次拿出了她的那塊懷表,在那里計起了時來。

    滴答!滴答!

    只要黑裙女人一開始倒計時,我就有一種催命的感覺。

    “時間已經過去1分鐘了,還沒有jc站出來嗎?”黑裙女人在問這話的時候,臉是朝著我這邊的。

    雖然黑裙女人沒有明目張膽的表現出來,但我還是能感覺到,她是站在魏索南他們那一邊的。

    我舉起了手中的號牌。

    “4號你要想指正,請先表明你的jc身份。只要身份一表明,調包卡對你將無效。”黑裙女人說。

    我的眼前擺著一個坑,我是跳,還是不跳?

    既然已經來了富源大廈,我還有什么好怕的?魏索南不就是想讓我往他們挖的坑里跳嗎?我跳就是了。

    我翻轉了自己的身份牌。

    “4號身份jc,請找出最后的兩個殺手,你還有兩分鐘時間。”黑裙女人說。

    我在兜里摸了一張卡片出來,然后說:“我要使用排除卡。”

    黑裙女人照例接過了我遞過去的卡片,然后說:“排除卡有效。”

    “請4號指定一個排除對象。”黑裙女人說。

    “16號。”我說。

    16號留在場上對我始終是個威脅,因此我得先用排除卡把她弄出場去。

    “16號out,請亮明身份。”

    16號慢慢地翻轉了身份牌,她果然不是殺手,只是個平民。還好之前我在指正殺手的時候,沒有上她的當。

    我這jc的身份,本來是11號的,是魏索南用調包卡把我和11號的身份給對調了。然后,和魏索南一伙的16號使用了對賭卡,給還活著的4個jc挖了一個大坑。

    jc一共有4個,魏索南特意把11號的身份調換給了我,沒有去動別的jc,這是不是說明,11號和他們是一伙的啊!

    這時候,12號站了出來,他拿出了一張卡片,說:“我要使用調包卡。”

    “你想調換哪兩位的身份牌?”黑裙女人問。

    “我和11號的。”12號說。

    “陳海濤,你這是故意要跟我作對是嗎?”魏索南用手指著12號的鼻子,來了這么一句。

    “是你們先惹我的。”陳海濤冷臉回道。

    陳海濤說是魏索南他們先惹他的,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的身份是jc。

    “行!今天我先不跟你算賬。”魏索南也從兜里摸了一張卡片出來,然后說:“我要使用調包卡,調換11號和15號的身份。”

    從陳海濤和魏索南的對話來看,他和魏索南他們肯定不是一伙的。而且,魏索南現在應該不會動陳海濤,要不然剛才在用調包卡的時候,他完全可以把那jc的身份給陳海濤調回去。

    現在,原本是屬于陳海濤的那張jc的身份卡,已經到了15號手上。

    我本來以為15號會有所動作呢,可是他沒有。

    15號和我是jc,11號和12陳海濤應該是平民,再除去已經out了的6個人,玩游戲的20個人,還剩下了10個。剩下的兩個殺手,就藏在這10個人里面。

    “jc都把身份亮出來吧!要不然我任務失敗了,大家都得完蛋。”我說。

    15號翻過了他的身份牌,5號也慢慢<!--中间广告位置-->地翻過了他的身份牌。

    在等了十來秒鐘之后,17號也把身份牌給翻了出來。

    5號、15號和17號跟我一樣,手上的身份牌都是jc。

    其實,在翻牌之前,他們手里要是有調包卡,是可以把自己的身份牌調換給別人的。但是,他們都沒有使用調包卡,可見他們三個的手里,應該都沒有什么可用的卡片。

    這三個家伙,雖然已經把身份牌給翻轉了過來,把目標范圍給我縮小了。但是,他們好像幫不上我別的忙,一個個的,全都把那絕望的眼神投向了我。

    我怎么這么傻啊?20號跟我是一邊的啊!她原本的身份是殺手,只是后來她的身份牌被調換給肖楚楚了。但在這之前,她已經當了兩夜的殺手了啊!肯定知道剩下的那兩個殺手是誰啊!

    于是,我趕緊看向了20號。

    20號在跟我的眼神對接了之后,用手指悄悄的給我比了一個10,還有一個2。從她給我的手勢來看,剩下的兩個殺手,肯定就是10號和2號了。

    “剩下的兩個殺手,一個是10號,一個是2號。”我說。

    黑裙女人拿了6張卡片出來,給了2號和10號一人一張,然后把剩下的4張分給了我們四個jc。

    在我們都寫好懲罰之后,她把卡片收了回去。

    “請10號和2號翻轉身份牌。”

    那兩個家伙,一臉輕松的把身份牌翻了過來。

    一個都沒錯,10號和2號都是殺手。

    “4號指正正確,10號和2號皆是殺手。”說著,黑裙女人把我們四個jc寫的四張卡片遞了過去,讓那兩個家伙一人抽了一張。

    “10號抽到的懲罰是…;…;”黑裙女人剛念了這么幾個字,10號就把她打斷了。

    “別忙!我要使用反彈卡。”10號拿出了一張卡片,遞給了黑裙女人,說。

    “反彈卡有效。”黑裙女人看了看卡片上的編號,然后說:“此任務是17號出的,因此反彈到17號身上,由17號自己完成。”

    17號一聽到這個,直接就給嚇暈了過去。

    “裝暈是免除不了任務的,只有死才可以。”黑裙女人冷冷地對著已經暈倒在地上的17號喊道。

    可是,不管她怎么喊,17號都沒有醒來的意思。

    “10秒鐘之后,如果17號你還沒站起來,就等于任務沒完成,就得接受死亡懲罰。”長裙女人說。

    我也不知道17號是出了個什么任務,反正長裙女人都已經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了,但他還是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時間已到,17號任務未完成,請接受死亡懲罰。”長裙女人說。

    “有意思,這樣才有意思嘛!”魏索南再一次站了出來,從兜里摸出了一張卡片,然后說:“我這里有一張指定卡,我要指定4號來執行17號的死刑。至于執行的方式,就是用那好久已經沒有被使用過的開花梨。”

    開花梨?這玩意兒我聽說過,是古時候的一種刑具。這玩意兒本來是閉合的,在塞進受刑者的**之后,行刑的人轉動頂上的轉子,那玩意兒就會慢慢地打開。

    “指定卡有效,請4號對17號行刑。”就在長裙女人說這話的時候,肖楚楚已經把開花梨給找來,遞到我手上了。

    “4號,請行刑!”

    見我拿著開花梨,愣在那里沒動,長裙女人立馬就催促了我這么一句。

    “10秒鐘之后,4號你若不行刑,那么你將代替17號死,你的死刑由17號來執行,行刑方式也是開花梨。”長裙女人說。

    我要不行刑我就得死,我不能再猶豫了。

    開花梨除了可以在**那里用之外,好像也可以對著嘴用。在嘴這里用,至少不會那么惡心。

    于是,我直接把開花梨塞進了17號的嘴里,然后在那里轉了起來。開花梨一點一點的變大了,17號的嘴都被撕裂了。他想叫,但因為嘴被堵住了,所以根本就叫不出來。不過,在整個過程中,他一直用那布滿了血絲,充滿了怨恨的眼神瞪著我。就好像是我害死了他,在死了之后,他會來找我索命一樣。

    “咔嚓!”

    伴著一聲脆響,17號的下頜骨斷了,他的整個下巴都掉了下去。然后,有一股股的鮮血,不斷地從他嘴里流出來。

    17號沒有再動彈了,看上去他好像是死了一樣。

    長裙女人走了過來,用手指頭在17號的鼻子上探了探。在探完了之后,她對著我點了點頭,然后說:“17號的死刑已執行完畢,4號成功完成行刑任務,可獲得一次抽卡機會。”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