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死我活 > 卷一 第7章:這不可能

卷一 第7章:這不可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接下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劉隊那里去了。對著喻曉晴的胸口捅三刀,每次的刺入深度不得少于10cm,這不直接捅到心臟了嗎?要劉隊真的這樣做了,喻曉晴必死無疑。

    呂思思夠狠的,她這個任務,劉隊要完成了,喻曉晴得死,要不完成,劉隊就得死。

    “荒謬!”劉隊肯定是不可能執行這個任務的。

    “16號不肯接受任務,大家請跟我到兇案現場。”薛姐說。

    薛姐還是像之前一樣,把一張印著數字16的不干膠貼到了一個稻草人身上,然后讓大家一起執行死刑。

    劉夢妍第一個走了過去,她用一根繩子纏住了稻草人的頸子,勒了一下。

    除了喻曉晴,我們每個人都動了手。

    “喻老師,去吧,要不然你會死的。”見喻曉晴站著不愿意去,我跟她說了一聲。

    “就一個稻草人,沒事的,你去吧!我倒要看看,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劉隊勸了喻曉晴一下。

    喻曉晴拿了一把小刀,很隨意地在劉隊的身上刺了一刀。

    “游戲繼續,下面是jc權利時間。”薛姐說。

    俞飛站了出來,亮出了他的jc身份,然后說:“我指正20號。”

    20號不就是魯若涵嗎?呂思思的那三張照片,就是魯若涵給俞飛下達的命令讓他照的。俞飛以jc身份指正魯若涵,必是已經驗出了她的殺手身份,然后想借機報仇。

    在兩人都寫完了給彼此的懲罰之后,薛姐讓魯若涵把身份牌給翻了過來。

    沒有意外發生,魯若涵的身份牌上,果然寫著“殺手”二字。

    “20號out,請接受懲罰。”薛姐打開了俞飛寫的那張紙條,不緊不慢地念道:“請20號當著眾人的面,跟10個男人發生關系。”

    10個男人?這里一共就10個男人。俞飛看來把他自己也給算進去了的。

    “我寧愿死,也不做這種婊子做的事。”魯若涵吼道。

    “今晚我會保護你的,我倒要看看,之前死的那兩個學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劉隊對著魯若涵說道。

    劉隊也沒有完成任務,魯若涵也不愿意接受這任務。按照之前的游戲規則,他們兩個都得死。

    劉隊畢竟是這么多年的老jc了,之前害白夢和唐宇性命的要是人,那兇手肯定傷不到劉隊。因此,到明天游戲開始的時候,劉隊要還活著的,那就證明這殺人游戲是人在操作。如此,之前的那兩宗命案,多半就是兇殺案。

    “20號不接受任務,大家請跟我去兇案現場。”

    薛姐帶著我們去了那個放著稻草人的房間,讓我們對那標著數字“20”的稻草人執行了死刑。

    “今晚游戲結束,明晚繼續。”

    從4號樓出來之后,劉隊讓魯若涵跟他一起回了局里。

    本來我還以為,劉隊都把魯若涵帶回局里了,那里面有那么多的jc,而且戒備森嚴,是絕對不會出什么幺蛾子事的。

    可是,我錯了。第二天一大早,又有人在學校后面的小樹林里發現了兩具尸體。一具是魯若涵的,一具是劉隊的。

    從現場來看,劉隊像是被什么東西用一根繩子活活勒死的,就跟昨晚那稻草人一樣。而魯若涵,死的樣子也跟昨晚那稻草人差不多。

    在兩具尸體的旁邊,留下了幾個十公分長的小腳印。

    十公分?又是那三寸金蓮!難道,劉隊跟魯若涵的死,也跟那紅色繡花鞋有關?

    一個被稱為老隊長的,據說原本已經退了休,就是因為5中最近發生的這幾起命案被請回來的老jc找到了我。

    老jc名叫袁國忠,他問了問我那雙紅色繡花鞋的事,然后又讓我帶著他到4號樓去找那放著棺材的屋子。<!--中间广告位置-->

    我帶著袁國忠把3樓的每一個房間都找了個遍,但上次那放著紅色繡花鞋的棺材,卻連個影子都沒有。

    袁國忠把我們昨晚參加了游戲,現在還活著的,除了劉夢妍之外的17個人叫到了一起,跟我們說晚上必須繼續去玩游戲,不過不管是誰,都不能再提那種過分的要求,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一個都不死。

    至于劉夢妍,jc已經去調查了,她還在醫院的,仍處于昏迷之中,一直沒有醒來。所以,跟我們玩殺人游戲的這個劉夢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暫時還不清楚。

    一夜之間,又死了兩個人,要是再在游戲中這么相互整來整去,我們17個人,估計全都會被整死。因此,在袁國忠交待完之后,至少在表面上,大家都選擇了贊同。

    下了晚自習,我們在喻曉晴的帶領下,去了四號樓的四樓。

    薛姐依舊是穿著那白色連衣裙,戴著白色面具,站在四樓的樓梯口迎接我們。

    “天黑請閉眼。”

    …;…;

    “8號out,請選擇是否使用遺言。”薛姐對著張濤說道。

    “我指正9號。”張濤說。

    為了快些結束這場游戲,來之前喻曉晴就讓我們大家把身份都亮了,現在游戲中還活著的殺手有兩個,一個是她,還有一個是4號童姝。

    薛姐拿了兩張紙條出來,分別遞給了張濤和喻曉晴。

    “9號請翻轉身份牌。”

    喻曉晴把身份牌翻了過來,沒有任何的意外,她確實是殺手。

    “9號請接受8號所提之懲罰。”薛姐慢慢地打開了張濤寫的那張紙條,念道:“9號不許再讓8號抄課文,也不許再打電話把8號他爸叫學校來。”

    “沒問題。”喻曉晴十分爽快地就答應了,然后說:“我以后保證只讓你抄自己的名字一萬遍,決不讓你抄課文。而且保證不打電話叫你爸來學校,因為喊你媽來效果是一樣的。”

    “不許叫我抄名字,我媽也不許叫,我得重新把任務寫一下。”張濤伸過了手,想讓薛姐把那紙條拿給他,讓他重新寫寫。

    “紙條一交到我手上,就算是定了,不能再改了。”薛姐說。

    “跟我玩,你小子還嫩了點兒。”喻曉晴用手輕輕地拍了拍張濤的腦袋,說。

    “哎!”劉夢妍嘆了一口氣,然后說:“張濤你還真是傻得可以,不想讓喻曉晴罰你抄課文,不想讓她請你的家長,最好的辦法就是出一個她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讓她死。這樣,她以后不就永遠都整不了你了嗎?”

    “我雖然不喜歡喻老師罰我抄課文,請我的家長,但我也知道,她那么做都是為了我好。我是貪玩了一點兒,但我并不會連是非都不分,人性都不要了。害自己老師的性命,只有畜生才做得出來。”張濤氣呼呼地指著劉夢妍的鼻子說道。

    “加入了這殺人游戲,就沒有老師,也沒有學生,只有你死我活。你對別人的仁慈,就是對你自己的殘忍。你這一次放過了9號,難道你真天真的以為,下次你在落到9號手上的時候,她也會這么仁慈的對你嗎?”劉夢妍說。

    “喻老師是不可能害我們的,她出的任務肯定很簡單。”張濤說。

    “真的嗎?你要是覺得很簡單,完全可以把那任務給接下來啊!你要是不敢接,那你就是不信任你的喻老師。”劉夢妍說。

    “我接。”在場的,就算每個人都不值得相信了,喻曉晴那是絕對值得信的。

    薛倩打開了喻曉晴寫的那張紙條,慢悠悠地念道:“請8號咬斷自己的舌頭。”

    怎么可能?喻曉晴怎么可能讓張濤咬斷他自己的舌頭?

    “你還信你們的喻老師嗎?趕緊咬斷自己的舌頭,完成任務吧!”劉夢妍一臉得意地對著張濤說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62/10458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