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逆天禁道 > 正文 第1章 天要亡我

正文 第1章 天要亡我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所謂五行修真域,自然這塊寶地分為了五塊,水靈域,火靈域,金靈域,土靈域,木靈域,如此劃分的原因還是因為各方靈氣中雖然都有五行靈氣,但是相比起來五行靈氣中最旺盛的就被劃定了域界還有名稱,這就像是五行靈脈俱全,但是其中一條是純靈脈自然要被重視是一樣的道理。

    五行修真域,水靈域,火靈域交界處。

    我靠,好歹我以前也是一個叱咤古物鑒賞界的神偷,沒想到莫名其妙的被人暗算,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竟然靈魂穿越了,還是穿越到了修真域,本來以為自己會干一番大事業,再得知原主人的記憶之后,我更是被打擊到了,現在的我就是廢人中的廢人,原主人本是五行修真域里面天才中的天才五行靈脈,修為更是快速提升,二十歲就已經是元嬰中階巔峰,本是水靈域中第一大宗門水靈宗的天才弟子,不知道被誰暗算,竟然被廢去一身修為,而且還被震碎了五行靈脈,這樣的大宗門天才也敢暗算,對方定然是和靈水宗有什么仇怨。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廢的不能再廢,身上的寶貝早就已經被搜刮一空。

    如何保命才是最重要的,因為這里不僅僅只是兩大靈域的交界,更是歷練尋找機遇的好地方,現在的我就是一普通小人類,在這種地方,隨便冒出來一個小小的妖獸就可以把我秒掉,還機遇,我還呆在這里就是在找死。

    不過這身體的原主人也是實力強悍,雖然元嬰不保竟然在死亡前留下了一套修真功法,這修真功法應該是他歷練得來的,他沒有練就是因為瞧不起這套修真功法,因為沒有一套修真功法是要求必須無靈脈體質的弱小人類練的。

    想到這里我苦苦一笑,自己竟然如此弱小,不禁有些看不起自己,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讓自己變強。

    開始精神領悟起這套功法,這里沒有其他修士在這里,不然必要大吃一驚,一個普通的人類竟然懂得精神領悟,而且精神領域已經到達了靈境界的中階。

    精神境界分為人境界,地境界,天境界,靈境界,羽境界,化境界,仙境界。

    “五行修真,六道輪回,形神不拘,一念之間,包羅萬象。”雙眼一睜開,我立刻感覺自己不同了,這時候的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不同了,因為我的精神境界已經到達了靈境界的高階巔峰。

    “哈哈,竟然是這種改變形神的功法,竟然這種逆天的功法,可惜了我現在還是小小人類,也只可以勉強在變換一次人形和魂行,不過也足夠了,要是修為到達一定境界,這就是逆天的存在可是隨意變化成任何人,并且不會被發現。”我心中竟然得到了一絲慰藉。

    閉上雙眼,感受身邊萬物,以靜為動,以動為靜。

    心中暗暗說道:“天地之力,包羅萬象,賜予我改變身形魂行的力量吧。”

    精神集中繪制出自己想要的模樣,那是一個與原主人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原主人是一個長相中等,性格憨厚的少年。

    轉眼之間,眼前的少年變了模樣,變成了魂行的樣子,只是那一堆碎靈脈的體質絲毫沒有改變,眼前的少年,相貌不只是出眾那么簡單,簡直有一股仙靈氣質,尤其眉宇之間的淡然,這種淡然怕是修真高等之士沒有的。

    “這功法還可以,我只是想著我以前的相貌,沒想到真的給我造出來了,還比以前更勝了幾分,多謝了,包羅萬象。從今以后什么李創意五行靈脈天才弟子消失了,我只知道我是白息,我要為自己闖出名堂來。”我淡淡的對著天空說道。

    “師兄,你看前面那個白衣少年是一個修士嗎?”一個身穿藍衣筑基中階的修士對著一個金丹高階修士問道。

    那身著藍衣的金丹高階修士,順著筑基中階修士說的地方看去。

    修真階段分為:煉氣,筑基,金丹,元嬰,金身,大乘,散仙。

    “那人只不過是個普通人類,不知道來這里干什么,不過那人類身上竟然有少許的靈氣波動,難道他在這里撿了好東西?不過這里十分危險,我們也不敢深入,只敢在這水火谷外走動。”那藍衣金丹高階修士若有所思的說道。

    “怎么可能?依我看來那人類肯定是撿了什么好寶貝,才會有膽子在這個水火谷的外面走動,一定是利益熏心,惡向膽邊生,來這里繼續討點好處。”那筑基中階的修士眼放紅光幽幽的說,恐怕利益熏心的人是他自己。

    那金丹高階修士暗暗點了點頭,心中已經有了對策。

    我早就看到了他們,只不過我一個小小普通人類,應該不會對我怎么樣,大膽向前走去,只想著怎么盡快離開這里。

    只見那藍衣金丹高階修士,御劍飛行而來。

    “一道紫云,一道真,萬般真情,萬般嗔,心之向月,月蒼穹,可嘆彎月缺為圓。下面人類小子,見到仙人還不拜見?“那金丹修士擺出一臉的深沉高潔。

    既然如此,你要裝,我白息就陪你裝下去。

    “原來是仙人,剛才是我眼拙了,拜見仙人,還請問仙人,如何出這地界,我怕我是迷路了。”我一臉崇敬樣說道。

    “原來是迷途的人類之士,你怎么會來到這種地界?”那金丹修士話語之間竟然不相信我,而且還要步步緊逼。

    “我本是想要游山玩水,奈何半路被劫,一個人尋著尋著就到了這里,還請仙人給我指一條明路。”我說謊的技術不是一般二般,不然我還叫神偷嗎?

    “哼,師兄,別和他磨嘰,他身上一定有寶貝,不然一個小小的人類身上怎么會有靈氣波動,不用你動手,我一根指頭就可以捏死他。”說話這人正是那名筑基修士。

    他正一臉惡毒的看著我,眼睛之中盡是貪婪之色。

    我靠,看樣子我有寶貝沒寶貝,他們都要結果了我,現在我可是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何況我還不知道出去的路。

    我現在是跑也跑不過,打也打不過。

<!--中间广告位置-->   “呵呵,這位仙人,不要說笑了,我身上能有什么寶貝,不相信你自己來搜查。”

    我微微皺了皺眉,難道真是老天要亡我,我才剛來就又快要死了。

    “哼,何必搜你,把你殺了之后,你什么也瞞不了我們,寶貝也歸我們了。”那名筑基修士語氣之中盡是惡毒,誓要讓我死在此地。

    那金丹修士雖然沒有出聲,也沒有任何動作,但是這就是在默認那名筑基修士的話,同時也覺得我一個小小人類,還不配他出手,就連那名筑基修士也是一臉嫌棄。

    “你還不配我用仙術,區區人類之軀,我也就用人類最直接的方法讓你去見閻王。”那筑基修士邊說邊拿出一把長劍向我靠近。

    這個時候我也不得不說一些膽大包天的話。

    “哼,你們以為我真是人類?小小筑基中階,金丹高階修士,你們以為我真的放在眼里?”我不由得抬高聲調,底氣十足的說。

    這個時候只能賭一把,我觀察周圍,前方去處被他們攔截,后方其他靈域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不敢貿然前去,況且以他們的速度,我在他們眼中早已經死人一個了,我的眼睛定在我左邊的水火谷入口之中,這谷口離我有十丈的距離,落到他們手上必然一死,雖然水火谷中十分危險,也許還會有一線生機。

    那金丹修士眼中一抹精光閃過,看來他的心中視乎有點動搖了,畢竟是經歷過的人,對我說的話也是有所忌憚。

    那筑基修士冷哼一聲,看向金丹修士,似乎是在等待他發布命令。

    “你們要的寶貝就在這里。”我大喊一聲,把身上的白色披風,向他們丟去,賭一把,這個時候只有賭一把,我的速度應該不慢,畢竟我曾經也是神偷,使出我怕畢生最快速度向谷口跑去。

    奈何,才跑出五丈之遠,那金丹修士反應過來立馬追上我給我一掌,我的身體便像是斷了線的風箏,飛了起來重重的落在地上,吐出來幾口鮮血,這一掌簡直差點要了我的命,要不是我苦苦堅持,我怕我早就陪閻王下棋去了。

    “哼,一個小小人類也敢也我面前耍花招。”那金丹修士一臉不屑。

    我發現他們在離我五丈之遠處,竟然沒有前進,我望了望周圍,原來如此,想不到這金丹修士本想了結了我沒想到竟然間接的救了我,他一掌把我拍出起碼近十幾丈之遠,我現在已經身處在水火谷中。

    “多謝仙人,饒我一命,仙人你倒是也進來呀。”我的白衣服上到處都是泥土和我的鮮血,如此狼狽不堪,但是我就是不服氣,一臉淡然,說出來的話竟是調笑之語。

    那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都是一臉的怒容,但是他們眼中的一絲擔心我也是看在眼中,可是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哪里受過這種被屈辱,更何況還是被一個小小人類侮辱,眼中的擔心漸漸的被貪婪和憤怒占據。

    呵呵,沒想到,修真界和現代社會無異,都是強者為尊,弱者就是被欺壓,果然真是這樣,這些人也離不開貪婪,看來我還真是高估了這些修士的思想道德,沒想到還不如我這個取之有道的神偷。

    看著漸漸逼近的敵人,難道我就要喪命于此,老天爺真是不公平,不行,我絕對不能就這樣死了。

    我是誰,我可是九條命的神偷,望向身邊,除了我的身后是一個雜草茂盛如人高的陡坡以外,其他三方都是空地。

    賭一把,我今天就賭一把,老天要亡我,我偏不認命,我忍著無比的疼痛,向身后一滾,落入陡坡雜草之中,在身體無比疼痛而且還在向下滾落的情況下,我暈了過去。

    “什么?這個小小人類竟然選擇自殺也不讓我們殺他?真是可笑。”那金丹修士一臉震驚和不屑。

    “嘖嘖,可惜了他身上的寶貝,不過倒是一個固執的人,師兄你說是吧?”那筑基修士一臉可惜的樣子。

    “走吧,這水火谷厲害得很,我們快快離去吧,這里的機關可是可以輕易秒殺元嬰修士的,那人類必死無疑,我們還去其他不危險的地方轉一轉吧。”那金丹修士眼中閃過一絲恐懼,沒想到自己竟然利益熏心差點就踏入了水火谷,還好沒有遇到危險,自己還是快快離去的好。

    不行,我不能死,不能死,既然老天要亡我,我偏不認輸,賊老天你等著,總有一天我要攪得這五行修真域天翻地覆,讓你看看我也不是好欺負的,我命由我不由你這賊老天,哼,所有害我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我白息必然要他們用生命償還,所以我要活著,活著。

    熙雨山脈,水靈宗主峰之中。

    “什么?李創意竟然隕落了?他是我水靈宗的天才弟子何況還是劍修,能力必然也不弱,必然是看來有人要對我們水靈宗不利了,竟然拿他下手,分明就是給我們下馬威。”說話這人一臉怒容,正是李創意的師傅,修劍。

    “修劍,我怕這件事沒那么簡單,能殺死李創意的,定然不是小角色。”這人倒是一臉的沉著冷靜,仔細思索著,這正是水靈宗宗主,天衣道人。

    “這件事情萬萬不可傳了出去,不然我們宗門必然會人心惶惶,此事的重要性掌門師兄肯定知道。”修劍一臉不爽。

    “修劍,這事我必然要追查到底,但是也不可傳入宗門之中,只怕會有人在此時來找麻煩。”天衣道人一臉的疑慮。

    “怕什么,不是還有虛化師弟和那個懂得陣法的卜妙師弟在嗎?到時候攔住他們就行了。”修劍更是想的簡單。

    “這事恐怕不是那么簡單。”天衣道人一臉愁容。

    麻煩果然隨之而來,李創意這個天才的隕落傳遍了水靈域,還好有一個比李創意更天才的人云游回來了,這個人就是李創意的師兄,合一。

    身處在水火谷的白息自然不知道自己,也就是李創意到底對宗門有多大影響力,就算知道他也不會說自己就是李創意,他要用自己白息的名號,在著五行修真界里闖出名堂。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50/10415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