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巨幕時代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守望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守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不多時,靖海戰區司令部出現在視線中。跟隨塔臺的指引,飛機降落在了戰區司令部警衛團的團部廣場前。警衛團的戰士上前將飛機開入機庫。熟練的動作看得出對這款飛機并不陌生。

    機上的軍官們在廣場前列隊站好。聞訊趕來的警衛團三巨頭聯袂而來。團長、監軍、參謀長一個不落,而剛剛過去停機的戰士完成任務后也趕了過來,眾人這才知道不起眼的戰士竟然是警衛團士官長,十幾年的老兵,在場年輕軍官大多應該稱一聲“老班長”的人。

    無關軍銜,這是禁軍指戰員對一個老兵發自內心的尊重。皮養豐和顏烈作為實際意義上的領隊,對老兵行以莊重軍禮。身后一眾青年軍官緊隨其后。

    警衛團幾人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靖海戰區大部分防區都處在高海拔地區,大氣層薄弱,空氣中氧氣含量相對較低,陽光中的紫外線沒了空氣的隔絕對人類皮膚損傷嚴重。繁重的戰備任務又讓指戰員得不到太多休養生息的機會,警衛團的幾名當家人的臉上,明顯有著領先年齡的老化。

    面前的幾人,定不是常年坐在機關辦公室喝茶看報的尸位素餐之輩。

    同行的幾位家世顯赫的高官之后也收起了輕視之心,面上帶著崇敬。不管眾人家中長輩出于何種考量讓幾人參加這次活動,以目前的情況看,收效甚好。

    一行人就在團部門前的廣場上就地坐下,輕聲交談。

    不多時,戰區機關事務管理局的同志趕到了。核對了一行人的身份來歷,中間輪到皮養豐的時候,中年上校還愣了愣,顯然聽過皮冠軍的大名。一方面嘆息這樣的人才離開了軍隊,卻也沒有多問,知道其中必有隱情。

    登車離去。

    沒有豪華的軍用公務接待車,戰區還沒有窮到連這個都缺的份上。條件的艱苦主要提現在惡劣的大自然環境上。

    那種廟堂之上的文官克扣邊疆戰士軍餉的狗血事情只存在于歷史當中。多少朝代的覆滅不與此息息相關?震旦帝國的興起與三百多年不顯衰微的國勢不是沒有道理的。

    實在是活動的規模太大了,或許活動本來的規模只是戰區內部一次比較平常的活動,全軍各部每年都有類似的活動。可是隨著某位大佬的注目,活動被放寬到諸侯國一眾鄉軍將領的范圍,后隨著某多國訪問團得知消息申請參加之后,便一發不可收拾的無限擴大了。

    為什么會這樣,皮養豐不清楚。離開了一線作戰部隊,與他無關的情報自然也與他無緣了。直覺說,此中必有隱情。

    也許,謎底很快就會揭開。

    廣闊帝國腹地的天氣,這時候剛剛步入深秋,人們可能剛剛穿上輕薄的毛衣,三千多米海拔的司令部駐地已經有些涼了。

    但是擁擠在狹小的運兵車上,還是有些悶熱。地面一眼望過去是平坦的,只有走上去被腳下的碎石硌到腳才知道戈壁風沙的厲害。

    裝甲運兵車的打造從來不會考慮舒適性,它只會把重點放在通過性和耐用性上,或許還有防護性什么的,總之<!--中间广告位置-->與舒適無關。

    被風沙吹去了浮塵的碎石很有些鋒利的感覺,就像高原上的士兵被打磨成利劍。輪胎與地面的劇烈摩擦傳來刺耳的噪音,車上眾人聽的津津有味,似乎別有風味。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會變得像前來接待的中校一樣,渾然不覺了吧。

    中校似乎已經睡著了,半瞇著的眼睛,松垮垮的身體隨著路面的起伏有節奏的擺動著。似乎與這天地渾然一體。

    皮養豐注意到了這一幕,似有所悟,也合上了眼皮。

    真正的戰士會無時無刻保持警惕,也會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的寶貴時間恢復體力,儲蓄能量。或許,下一刻開始,就是無休止的戰斗。

    嘎吱一聲,車子停下了,機關事務管理局的中校睜開了眼,靈活的像個猿猴一樣跳了下去,似乎剛才只是在假寐。看不出一點剛睡醒的痕跡,而同行的內陸來的軍官們,已經被折磨的筋骨分離了,有人學著中校那樣跳下去又被堅硬的路面頂到腳。

    身后的顏烈顏大旅長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幕,對著皮養豐一陣擠眉弄眼,似乎在說,“怎么樣,我的老部隊厲害吧,快來夸我呀~”。

    皮養豐視而不見,顏大旅長的媚眼拋給了瞎子,目光化作一把把刀子正在老皮同志的后心孜孜不倦的捅啊戳啊的。

    站定,深呼一口氣,空氣中凝出一道白色的氣劍。站在離天空更近的高度,可卻感覺天更高也更遠了。天空晴朗,萬里無云。

    遠處的建筑物只有三兩層樓那么高,皇家禁衛軍,大軍區級的戰區司令部,統管八省市防務的辦公樓,還不如內陸一鄉鎮政府的辦公樓豪華。

    真正的作戰指揮的司令部,怎么可能被輕易找到,又怎么可能放不相干的人來來往往。

    也許在天上,騙過了雷達騙肉眼;也許在幾百米甚至幾千米的地下;也許在三十多萬公里之外的月球上,誰知道呢~

    司令部門前的廣場空曠而遼闊,深處地廣人稀的高原,這里最富裕的資源就是土地了。遠處來來往往的車輛似乎很是繁忙,很多人跟他們一樣,選擇了提前來。預計在活動開始的一兩天會達到真正的高峰。

    戰士們的訓練絲毫不受影響,新郎官們也在各自的崗位上執勤。不遠千里來到的新娘們只能在軍營里報團取暖,只要其中一個的郎君到來,就會被眾人圍上,這一刻,初識的新娘們相處的像十幾二十年的閨蜜一樣。

    她們有一個共同的稱號,叫軍嫂。

    不管年齡大小,喊一聲嫂子就對了。新娘團也大大方方的應和著,對這一波年輕的軍官們也十分好奇,張羅著想要給其中面善的介紹對象。直到青年羞紅了臉也不放過,非要親口答應了才肯放人。

    眾人看著這一幕,笑成了一團。大叫著不虛此行。

    軍營中,難得有這番熱烈景象。等過了這幾天,就是長達幾十年的聚少離多。

    多少獨守的空閨,她們的丈夫在烈日下,在寒風中,在海浪里,在草原上,在荒漠里,孤獨的守著界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0/3406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