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巨幕時代 > 正文卷 第十三章:回家

正文卷 第十三章:回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不知過了多久,皮養豐似乎感覺心神已定。睜開眼,發現身上的衣服小了一些。

    憑殘存的意識,看清眼前有位老者,似乎對自己并無惡意。點頭示意,四下打量了一下,找準方向,然后腳下奮力一躍,激射出去。

    “后會有期。”嘴里情不自禁的蹦出一句話。

    不知飛了多久,突破了重重壁障,眼前出現了熟悉的城市風景線。

    “倏”地雙眼一閉,暈了過去。身形急速下墜。

    ......

    震旦帝國南海中部,有一個美麗的大型人工島叫吉美島。海鷗劃過東海岸上密密麻麻的棕櫚樹,留下陣陣鳥鳴,向著夕陽飛去。

    豐典號游艇剛剛離開海岸線,向著深海駛去。兩百多英尺長的游艇上燈火通明,游艇的主人南先生邀請了許多朋友,給8歲的女兒慶祝生日。

    夜里的海水有點涼,視線也不太好。賓客們也就沒有下水游泳。集中在上層的甲板上互相舉杯交談。身邊不時跑過嬉戲的兒童,讓今晚的宴會多了些輕松愜意,少了幾分商務社交的色彩。能被博斯集團的神秘前董事邀請,與會的賓客都深感榮幸。

    二十多萬米之外的太空中,北斗109號衛星剛剛從此處略過

    第三層甲板的臥房內,小壽星南曉旭正嘟著嘴,掐著腰,怒視著自己床上的被窩里躺著的小男孩。

    “你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我的床上!我要告訴你媽媽!”

    “對不起,我叫牛牛,我沒有衣服,不敢出去。”說著,小男孩伸出自己的胳膊展示給小女孩看。

    絲絲縷縷的布片纏繞在小男孩的胳膊上,像是被火燒過又被丟在地上使勁的摩擦啊摩擦。隱約可辨的袖口只到半個小臂的位置。

    “噢,你真可憐。你沒有爸爸媽媽嗎?”望著小男孩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小女孩瞬間心軟。

    “我掉進了海里,看到這邊有艘船就爬上來了,想找件衣服穿。我有爸爸媽媽,我爸爸是禁軍軍官,媽媽是科學家,我找不到他們了。你能幫我找件衣服嗎?”

    “哇噢,你爸爸是禁衛軍的軍官嗎?真厲害!今天是我的生日,只要你送我一件生日禮物,我就滿足你一個愿望。”說完,看了看小男孩的衣服,又加了句,“沒有禮物也沒關系,祝我生日快樂就好。”“你在這里等著,我去給你找件衣服穿。等吃完生日蛋糕,我就讓爸爸送你回家。”

    ......

    南嶼崠正舉著酒杯,和面前美麗的婦人相談甚歡,忽然感覺有人拽自己的衣服,回過頭

    “爸爸,爸爸......”是寶貝女兒。剛轉過身準備蹲下,忽然感覺周圍的空氣有些壓抑。

    就看到面前露臺的半空中,一架軍用飛機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的,此刻,正像出水的鯨魚,從機頭開始解除隱身,在空氣中慢慢現行。

    一隊禁軍戰士從艙門中魚貫而出。飛快的占領游艇的各個角落,不多時,在眾人的瞠目結舌中,就從下層甲板帶上來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

    帶隊的軍官盯著小男孩看了好幾遍,終于確認身份,舒了一口氣。走上前來,對小男孩說:“牛牛,還認識常叔叔嗎?你爸爸讓我來接你。”

    “常叔叔好。”

    話說完,“常叔叔”走向游艇主人。

    “常書慶,禁衛陸軍某部旅長。抱歉,南先生,打攪了您的酒會。祝令嬡生日快樂。”

    “沒關系,常旅長威名赫赫,南某也是久仰大名。”

    “謬贊,軍務在身,告辭!”

    “再會。”

    兩人,一個沒有解釋,一個沒有多問。

    就在常書慶轉身離開之際,小女孩挺身而出。

    “你叫牛牛是嗎?我是九兒,大名南曉旭。”

    小皮養豐下意識點點頭,又望了下面前小姑娘頭頂煜煜生輝的桂冠,緊了緊身上裹著的床單。這一刻小少年心里有了一絲不舒服的東西,說不出來。

    又感覺到不禮貌,補充道,“我欠你一份生日禮物,會還給你的。”

    ......

    飛機上。

    望著眼前熟睡的小少年<!--中间广告位置-->,常書慶面沉如水,幾次欲言又止。終于,還是起身,帶上門,離開了。

    小皮養豐從被窩里爬出來,趴在舷窗上往下看。稚嫩的臉上帶著與年齡不相稱的神情。

    舷窗外,飛快略過的有農田、有河流、有城市、有工廠。這樣的高度,小皮養豐甚至能看到下面的路牌。

    高度飛快的下降著,下面出現一條巨大的河流,河水清澈,他的目力甚至看到了幾條半米多長的大鯉魚。河道上一艘艘大船川流不息,一座座大橋橫跨其上。

    其中一座橋的名字映入眼簾“商都黃河大橋”。知道了下面原來是黃河,記得那時候自己還問過媽媽,為什么這條河叫黃河不叫清河。

    他突然想吃媽媽做的糖醋大鯉魚了,想到這,小皮養豐頓時坐立不安,四下張望著,好像在找什么東西。

    ......

    走下舷梯,看著飛機從身后緩緩起飛,又“嗖”地加速離去。小皮養豐打量著周圍陌生的環境,有點警惕。身體傾了傾,想離抱著自己的男人遠一點。

    隔著老遠,小皮養豐突然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使勁一掙,從便宜叔叔的懷里跳了下去,在便宜叔叔的愣神中,飛快的跑了出去,一路上邊跑邊喊:“媽媽,媽媽.....牛牛回來了”,“媽媽,媽媽.....你在哪,牛牛回來了”。

    這一刻,常書慶突然意識到,這真的還是個孩子。

    ......

    不遠處的一棟小別墅前,李云卿不斷抬頭看著天空,焦急地徘徊著。助手上前,將一件大衣給李云卿披上。

    “所長,外面冷,先進屋吧。我在外面等著。”

    “怎么這么久還不回來,不是說快到了嗎?”

    “從吉美島飛回來的,小飛機肯定不行。大飛機降落得離得遠一點。您先進屋吧,見到有人過來我馬上第一時間......”

    話音未落,年輕助理就看到身邊的女人竄了出去。有點懵,然后就聽到了空氣中傳來的聲音。隨即嘟囔道“都說母子連心,不是親的也能連嗎?”

    “就你話多,還不跟上!”

    看著這位兇巴巴的龔副所長,年輕的助理吐了吐舌頭,跟了上去。

    如果說見面之前可能還存有幾分猶疑,那么在聽到“媽媽”的叫聲后,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這一刻,她只知道她是個母親。三年沒見了,年輕媽媽表現得不像同事們眼中是個精明強干雷厲風行的李所長。

    從軍裝出現到被帶走,小皮養豐大多時候是懵懂的。腦子里時不時的冒出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讓脆弱的靈魂近乎不堪蹂躪。可隨著距離的拉近,哪怕新到了陌生的環境,遠遠的聞到媽媽的香,那顆脆弱又不安的心終于平靜下來。越又被新的、強烈的渴望占據,對親情的渴望。

    常書慶看著眼前泣不成聲的大姨子,耳后一絲絲的白發,眼角的魚尾紋。和僅僅小了一歲的妹妹、近乎童顏的自己的妻子比,眼前的女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這一刻,他不由的懷疑,自己的堅持是不是對的?

    “所長,研究所那邊已經準備好了。”

    常書慶的思緒被打斷,望著眼前這位曾經視為同道中人、革命戰友的龔明海副所長,心底產生一絲厭惡。

    “我現在只想和兒子好好團聚,有什么事明天再說。”李云卿吸了吸鼻腔中的郁氣,擦掉眼淚,望著身后曾經的副手,如今表現地越來越急功近利的副所長,感覺越來越陌生。

    “云卿同志!”龔明海副所長加重了語氣,連稱呼都變了。

    “老龔,別說了。今天就這樣,好吧?!“明明是疑問句,在場眾人卻聽出了不容置疑的語氣。

    見對方不為所動,常書慶又說了句,”小豐已經已經回來了,你還怕他跑了不成?”語帶嘲弄。常書慶似乎一瞬間就拿定了主意。

    周圍的白大褂察覺到凝滯的空氣,戰戰兢兢。

    “媽媽,我有點不舒服,你帶我去檢查檢查吧。”

    李云卿本已止住的淚,再次崩潰。

    身后也傳來一陣泣聲,白大褂里的幾個女性,已經泣不成聲。

    幾個護送的軍裝漢子,也紅著眼把臉轉向了一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0/3406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