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巨幕時代 > 正文卷 第三章:新生活

正文卷 第三章:新生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同濟33年,秋。帝國中部,商都市。

    “咔...嗡!”發動機艙傳來沉悶的點火聲,v8發動機被調教的像一個西裝大漢醇厚的男中音。皮養豐喜歡聽這個聲音,而滿大街的新能源汽車,在他看來就像化了妝的偽娘。

    更不待見的是帶有模擬聲浪的,就像那偽娘......特么的在叫床!

    在化石能源逐漸告罄的時代,活塞式發動機注定只能是少數人的玩具。很顯然,我們的皮大隊長,噢,不,是前大隊長皮養豐,就是這樣少數人中的一員。

    方向盤穩重沉著,感受著手心傳來的溫度和微不可察的震動,輕點油門,聲浪漸起,像是歡哥要開腔。

    皮養豐心里舒服多了。

    噩夢遺留的心悸逐漸消退,額頭掙扎著想要鉆出來的冷汗也終于匯聚、滑落。那汗珠子一路劃過,天庭飽滿挺闊,劍眉斜跨,鼻梁不高卻形正口方,臉頰微微帶肉。一眼望去,絕無驚艷,細看之下卻越發耐人尋味,若是一不留神陷進眼眸,怕是要由衷贊一聲好小伙兒!

    隨手拿起眼鏡,流光閃過,鏡框漆黑如墨,似無光感。鏡片微厚,膜色較深,片幅略大。等勾上耳根,架上鼻梁,整個人頓時少了幾分張揚,多了幾分文氣。

    智聯眼鏡將信息投射入視網膜。

    心率:137....122....109....98....90....逐漸下降,趨于穩定。

    等安全帶劃過前胸,再突然又輕柔的收緊,似被少女玉手輕拍。嗯,巴適。老皮不是川人,不過此時覺得這兩個字最能形容當前的感覺。最近冒出來的記憶碎片越來越多,已經對他的身體和精神造成損害。

    按下電子手剎,倒車出位,出發!

    中海快速路全場80公里,東西向貫穿商都市,連接兩側兩個衛星城景陽和圃田。設計時速120km/h,雙向12車道。皮養豐喜歡走這條路,寬--平--直--快!

    路兩邊叫不出來名字的是行道樹和精心設計的綠化帶。即使坐在密閉的車廂里,似乎也能聞到陣陣清香。

    一路走過城西植物園、城市公園、省體育館、市文化宮、流花湖......各類院校、機關、企業、社會組織等數不勝數。一棟棟高樓此起彼伏,眼角偶爾又飄過一面面花花綠綠的國旗。

    看到這些,老皮心里更安逸了,眼前的大國氣象似乎只有四個字能表達自己的心情—驕傲!自豪!

    看了眼時間,有點緊張。穿過市區,車輛逐漸稀少,動手關了自動駕駛,緊了緊方向盤,大腳油門猛然到底,似乎把臨門抽射的力量都用上了。

    “嗡!!”的一聲暴躁又壓抑嘶吼之后,強烈的推背感自尾椎傳向整個后背,再到頸椎似也撐不住了,連頭也死死的摁在頭枕上。

    直到熟悉的路牌映入眼底,慢慢松開油門。短短一會兒工夫,收到的罰單怕不是要一疊了。低頭看了眼方向盤上的車標,密檔車輛,無礙。

    隨手一打方向,進入輔道,又是一打,鉆進一條小路。連續兩組動作連貫又流暢,車水馬龍中毫不起眼。

    自動駕駛大行其道的今天,又有幾個老司機愿意被方向盤和油門剎車給束縛呢?

    看到前面出現熟悉的法桐和遠處的巨杉,右手按下雙閃,左手又閃了幾下遠光,長長短短的,似乎有特殊的節奏。然后就看到路邊一個老舊的大鐵門緩緩打開。摟一把方向,帶點剎車,身后,關門。

    門崗的警衛有點面生,應該是新輪值過來的。單位常年有各警種、軍種駐訓,這些時倒是也習慣了。

    “停車!熄火!請出示證件!”

    態度生硬,老皮有點愣神,怠速溜了幾步,往常這時候欄桿已經抬起,只需一腳油門就走。

    “停車!我讓你停車!再不停車我開槍了!”

    說著,還壓了壓懷里的槍,槍口向下。遠處已經傳來陣陣腳步聲,整齊劃一,應該是機動巡邏隊。本來已經擱到油門的右腳又抬了起來,剎車,停穩。差點忘了,今天開始又有交流學習活動,部隊來的。右手習慣性<!--中间广告位置-->的摸向扶手箱又停下。

    “生瓜蛋子!”

    心里暗罵一句,改從上衣兜掏出工作證遞了過去。低頭瞥了一眼,一柺—列兵,倒是有點好奇,這地方,軍士長都不稀奇,士官才是標配,一年兵?特么上班這么久兩年期的上等兵都沒見過!不出意外,小家伙后年是必定轉士官的,沒準,明年也行?

    管他呢,本單位不合常理的事多了去了。生了興趣,忍不住多看兩眼。

    嗯,嘴邊帶著茸毛,胡子還沒硬呢,年紀興許十六七?往下看,拳峰平直,骨節粗大,身板不壯,卻又把作訓服穿出了常服的挺闊感,衣下隱隱透出的肌肉線條呈流水樣自然,不是健身房或軍中常法練出來的,山門中人,有師承的。

    “嗯,是把好手!”三兩眼,心思轉了又轉,老皮同志已經給列兵底細摸了個七七八八。

    再看那邊,“滴”,身份識別器綠燈亮起,列兵吉喆瞅了眼,嗯,沒問題。照片吻合,與人臉識別一致;部門:保衛處,還是東道主對口部門;職務:保衛處長......有點慌。“剛才似乎態度不太好?”又一想,“剛才可是他想闖崗我才這樣的。”“不對,人回自己家,好像也沒什么錯。”心思急轉直下,手邊已經拿起工作證雙手遞了過去。

    左手接了過來,隨口問了句,“有什么問題嗎?”皮養豐說。

    “嗯?這要是一般人過關,不得我先說沒問題然后放行嗎?噢,對,這是保衛處長,也可能問崗位有沒有異常情況......”。

    這邊老皮看對方不吱聲,有點不快。

    想了想,存著逗弄的心思,證件夾里挑了一本比較普通地遞了過去。列兵吉喆接了過去,入眼是個紅本本,很熟悉。

    “皇家禁軍預備役軍官證”九個大字!大約是察覺到對方的不快,小心翻開,一行行看過去,沒問題。

    出生日期:同濟5年;軍銜:禁軍預備役中校;職級:副團級營長,沒有部隊番號;心中已然明了,怕不是碰見了個大隱隱于市的兵王、大佬、老班長......沒再往后翻什么服役記錄以及預備役特有的訓練記錄,知道,那是假的。

    但證件,比真金還真!面色已因激動泛起赤紅,雙手遞了過去,又“啪”地一聲腳跟碰地,干脆利索敬了個禮:

    “長官好!”

    腳步聲漸近,皮養豐沒有多言,說了一句“罰抄保密守則”,沒說時限,沒說幾遍,吉喆微一愣神,點了點頭。“是!”又看了眼走近的戰友,加了句:

    “請通行。”老皮回頭,丟了個贊賞的眼神。

    步伐整齊有力的是一隊五個戰士,隊列外是帶隊軍官,黃色肩章表明了禁軍身份;隊伍靜止,軍官走向崗哨,戰士們沒站隊列排面,而是分散站立,看站位,視野統御全場無遺漏,又互為依靠,不因場景安全就放松警惕,心理不由就是一個贊。

    旁邊幾個西裝領帶腳步細碎的,是自己的手下。中年微胖的是副手白承錦,兩撇眉毛彎彎,臉頰肉墩墩的嘴角上揚,稍一咧動就好像笑成了彌勒佛,單看長相,老皮一直覺得老白應該去辦公廳合適,也只是想想,可舍不得。

    站定,一眼掃過去,幾個年輕的分別是:2年資10年工齡洪勇,內衛部隊中士復員;夏徠,警官大學高材生,3年資;白及,1年資5年工齡,一級警司;孟隆,2年資,醫科大學本碩連讀,本部門僅有的幾個醫學專業人員之一。隨手把車鑰匙丟給夏徠,“去,開到前院停車場。”“得令~~~~”夏徠接過鑰匙,一溜煙兒的跑了過去。

    這家伙是老皮的發小,一個家屬院長大的,穿著開襠褲互相抹鼻涕的交情,后因自家突遭變故離開院區。

    一晃眼十數年過去了,又在這里相逢。不得不感嘆命運神奇。

    “白叔留下,其他人該干嘛干嘛去,有事早會說”,隨口打發眾人。白承錦湊了上來,“后院的客人,帶隊的是302基地的李明理,在這呆七天,學術訪問,保衛力量,明的一個分隊,暗的......”這邊話沒說上幾句,聽腳步聲回頭,帶隊的軍官走了過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0/3406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