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巨幕時代 > 正文卷 第二章:降臨

正文卷 第二章:降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沒錯,就是皮冠軍帶的那支部隊。”副官及時提醒道。馬屁不早不晚還不留痕跡。

    將軍點了點頭,看了眼副官的肩章,開口道:

    “該提了吧?幾年了?”

    “第......二年。”副官遲疑了一下,開口道。

    “咳咳,咳......嗯,好好表現。”史將軍干咳了幾聲,不知道是在掩飾尷尬,還是被副官的魯鈍氣到了。

    “是。”

    “努努力,爭取早日提拔。都說老子英雄兒好漢,要相信自己的實力。”

    “謝組織栽培,家父常常說起將軍您,說您是安南不世出的大英雄,未來必能在帝國權傾一方,執掌軍機;他想請您有空的時候能光臨寒舍,有幾幅邱大家的字畫想請您給掌掌眼。”

    “哎呀,宋董客氣了。指教不敢當,互相交流嘛。我帶你來帝國,就是希望你能開闊眼界,未來能走的更遠。明年吧,給你提一級,下去帶帶隊伍。相信國防大臣會賣我史某人個面子的。能進禁軍的序列最好,只要我袁某人還在位一天,你宋家要不了多少年就會出一位將軍的。”

    “謝將軍栽培,安南宋家必將誓死追隨,鼎力相助......”

    年輕的警衛員和司機眼觀鼻鼻觀心,充耳不聞,似乎見慣不怪了。

    話音未落,到了。

    司機按了幾下喇叭,遠處的崗哨動也不動。

    司機下去交涉,似乎在爭執什么。副官也跟著下去了,又回來要了將軍的證件。警衛員被要求下車。

    幾人臉上都布滿了寒霜。只有那位部里派來的司機面無表情,似乎早有意料。

    透過門口的柵欄,遠處有幾人快步走來。

    ......

    終于進來了。來人看著眼前巨大卻空曠的場地,史將軍和副官面面相覦。

    “可能是來的倉促,才沒有列隊歡迎儀式吧......“副官解釋道,聲音越說越低,估計連自己都不信。

    面前寥寥幾人剛好一個班的配置,正在整隊。

    這可是個大隊,團級單位!就算特種部隊有高配的慣例,可兵員人數起碼得比個加強營人多,千把號人總得有吧?

    史將軍心中想著,臉有點黑,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因為混血基因就這樣,繃著臉沒說什么。

    中校副官開口了,陰陽怪氣的說了句:

    “一個大隊就這么點兒人?”

    “特殊事件科學調查搜查大隊是直屬全軍司令部的禁軍機密部隊,沒有接待任務。”不卑不亢答話的是監軍,上校軍銜,沒有因為眼前中校的不敬而生氣,似乎沒看到旁邊站了個金豆豆,不對,是金·豆豆豆,然并無。這位史將軍在前面視察的時候,監軍樊毅德就接到了來自內閣樞機處的電話。內容概括成幾個關鍵字就是:“打臉”。

    動手是不可能動手的,一個上校對一個上將動手,沒人會提出來這樣的要求,也沒人會這么做。那么,“打臉”如何做就不難理解了。眼前這一幕為何如此詭異也就不難理解了。樊毅德敏銳地直覺這件事與“軍改”、“大一統”、“削藩”有關。

    “知道的知道這是個大隊,不知道的還以為來到了炊事班呢!”副官感覺自己已經出離了憤怒。

    “報告,警通連炊事班集合完畢,請指示!”一位三級軍士長“很適時”地給了一記神補刀。

    中校副官聽到這句話,更覺怒不可遏,有種被戲弄的感覺。還好巧不巧看到了那位政委和這個三級軍士長的眉來眼去。

    若是個熟悉禁軍軍隊序列,又深悉明、潛規則的,大概就接過這個臺階,訓兩句話,外圍隨便轉轉就走了。很顯然,眼前兩位不懂。

    太飄了,先前那場視察活動的熱烈氣氛,已經讓幾人忘了自己的身份。

    若是在藩國內,將軍和副官,大概在門崗就掏槍了。

    局面僵持著。

    自詡“很懂政治”的將軍也頗覺棘手。到了史培欽這種地位,在藩國內通常的處理辦法是:議會打架、軍營掏槍、內閣會議室里拍桌子,一般就能解決問題。實在不行,晚上派一支精銳突擊小隊,一了百了。

    諸侯國之混亂看見一斑。

    局面還在僵持,似乎在場的大頭兵和高級將領都回頭了初進軍營的美好時光—站軍姿。

    顯然大家都沒有這份閑心。一方好整以暇的“等待指示”,一方則是束手無策了。

    副官握緊了拳頭,很想打人。想說幾句難聽話又怕更加下不來臺。少爺脾氣?那是萬萬不敢發作的。

    史將軍第一次對自己的“政治智慧”感到懷疑。從迷迷糊糊被任命當了中央政府國防部的參贊委員,到被歌功頌德以為自己真的成了一號人物,再到眼下的尷尬局面。“很懂政治的將軍”陷入了疑惑,不同于副官的進退失據,史將軍更多的是對以后的困惑......

    門口傳來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監軍和士官長認出了那是大隊長和參謀長的座駕,面色一松。

    車上的人可能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徑直開了過來。

    本就互相對峙的訪客一方,看到面前上校和軍士長的面色,知道正主回來了。想也是,帝國禁軍實行雙長制,下面還有參謀長和士官長,然后才是作戰隊伍主官。剛才也沒有正式見面自我介紹,那么來人至少也是一位說得上話的人。

    “砰!”

    “砰!”

    兩聲干脆的關門聲。兩個上校軍官從車上跳<!--中间广告位置-->了下來,快步走來。邊走邊整理衣擺、領口袖口和軍帽。

    “報告!”兩人異口同聲。

    將軍半轉身面向兩人,副官也跟著轉了過來;

    “特殊事件科學調查搜查大隊大隊長皮養豐,”

    “特殊事件科學調查搜查大隊參謀長越廣榮,”

    稍遠的兩人也跑來了,好像剛見面一樣,跟著喊:

    “特殊事件科學調查搜查大隊監軍樊毅德,”

    “特殊事件科學調查搜查大隊士官長莫力,”

    “見過長官!”四人異口同聲;

    “長官好!”三個人的聲音,

    “長官.....”

    熟悉的感覺又來了,在皮養豐看到那位副官的第一眼,腦海中忽地一熱,又多出來了一塊記憶碎片——來自對未來的預知,或者對當前時間線的窺探!這是皮養豐的秘密之一。他認出了眼前還只是個鄉軍中校的宋志成,日后會是鼎鼎大名的“帶路黨”,“大漢奸”!

    皮養豐已經從監軍那里得知今天要演一出戲,卻沒想到會碰到宋志成!想到未來會有無數人因為他慘死,眼睛里一片血紅......

    察覺到皮養豐不對勁,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士官長莫力,轉頭就看見大隊長皮養豐正滿目通紅的盯著那位中校副官,然后就將舉著敬禮的右手,變掌為拳......

    三人慌忙的抱了上來,卻有些晚......

    而皮養豐似乎也醒了過來,及時收了幾分力氣,但拳頭是收不回來了。或許就沒想收。

    于是,朝著臉去的拳頭砸在了胸脯上,能打死一頭牛的拳頭只把副官打了一個趔趄。

    各方第一反應都是懵逼,大大的懵逼,臉上都寫著呢。

    事兒大了......

    ......

    禁衛陸軍某集團軍軍部,軍長辦公室:

    “臭小子,讓你演戲,你怎么打人啊?”說話的是軍長張俊偉,一句話中間拍了三下桌子。

    “打人是我自己的決定,和別的無關。”皮養豐倒是沒貼著賴著說是因為有“打臉”命令才那么做。也不能說宋志成以后會是“帶路黨”,誰相信啊?

    “行了,老張你也別說了。養豐同志的政治素養你我是知道的,打都打了,處分是跑不了的了。”說話的是集團軍監軍封輝,很稀有的姓氏。

    軍長張俊偉悻悻地坐了下去,眼瞅著監軍,像聽聽有什么高見。

    “養豐同志你先回去,等候組織處理。不要有思想包袱,軍長我們兩個會替你爭取。”

    “是!謝軍長,謝監軍。”

    等皮養豐走出辦公室,兩人馬上貼耳湊到了一起。神神叨叨的模樣就像互相分享秘密的小朋友......

    皮養豐沒想刻意探聽,可是超長的聽力還是聽到了一些東西:“精神病”...“診斷證明”...“糊弄”...“臺階”......

    .......

    內閣樞機處,也有幾人在討論有關的事,事攝隱秘,在此不一一表明身份:

    “這么做合適嗎?搭進去一個禁軍上校啊!”

    “那小伙子還不錯,年輕有為啊。悠著點,別就這么毀了。”

    “能差嗎?那可是零號。再說還有老皮司令護著呢。”

    “因為削蕃,搭進去的人還少嗎?我看那位膿包將軍也不膿包嘛~”

    “噢?怎么講?”

    “沒鬧著辭官,回藩國,也沒再到處視察下指示了,成了老干部活動中心的常客。”

    “倒也知情識趣,安心做個擺設委員多好,沒準皇室一高興,還給個爵位。這年頭貴族是越來越難封咯......”

    “那...那個上校怎么處理?”

    “膿包將軍也是將軍,擺設委員也是委員,面子還是要給的,轉業吧,另外,種子計劃啟動。”

    “......”

    ......

    背后經歷了多少政治博弈,皮養豐不知道。等待的結果是,等來了處分也等來了一堆別的東西。也知道了所謂的“看病”是怎么回事。

    “轉業復員申請表”就是處分結果,皮大隊長沒申請這玩意,也不會傻啦吧唧地拿著這張表去找政治部說理去。

    同時,還有一份調令,一份命令。

    稀里糊涂地再次來到了軍長辦公室。

    “監軍出的主意,把你變成神經病。”張俊偉軍長率先開口。

    “哎哎哎,怎么說話呢,怎么就成了我把人變成神經病了。”監軍封輝急忙辯解。似乎兩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集團軍首長。

    “也是上面沒怪罪,將軍畢竟是將軍,委員畢竟是委員。你這個轉業,也是轉給別人看的。”張俊偉沒接封輝的話,再說下去真成了打情罵俏了,成何體統。打趣兩句也是為了寬慰愛將皮養豐。

    “當一天的兵,你也一輩子是帝國的軍人。走到哪都別忘了。”監軍封輝再次囑咐道,又接著說:“404基地有你的身世秘密,你自己去查。離開了軍營,你只是上了新的戰場,不在軍營也不在邊疆,你的武器也不再是飛機大炮,而是腦子。”

    封監軍的話有點多。話音剛落就見軍長張俊偉站了起來,莊嚴肅穆準備下命令:

    “特搜隊皮養豐聽令:任務代號404,任務內容:忠于帝國,忠于人民,找到身世。任務期限:無限期!”

    “是!”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30/3406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