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全部章節 第五百零一章 瀟灑時刻 - 青春不回頭 - 科幻小說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青春不回頭 > 全部章節 第五百零一章 瀟灑時刻

全部章節 第五百零一章 瀟灑時刻

推薦閱讀:

    我連忙跟了出去,卻發現他抓著船邊跳了下去,而在不遠處,有一輛白的帆船,應該是在接他的。

    隔得挺遠,我看不清那輛帆船的模樣。但是可以看出來輪廓,是一個不太大的帆船。

    黑漢子跳下去之后,便游到了那個帆船的跟上,翻身跳了上去。

    我站在走廊,點上了一支煙。這時候晨姐從屋子里面走了出來,她緊緊地依偎在我的身邊。問我道:“剛剛那個人,你認識嗎?”

    我搖了搖頭,說不認識。

    晨姐接著說,是鬼面佛?

    我點了點頭,說沒錯。

    晨姐哦了一聲,靠在我的身邊,不說話了。

    我吸完了一支煙,隨手把煙頭扔進了大海,然后跟晨姐回到了屋子里。本來想繼續干那件事情來著。可是經過這個黑漢子這么來一鬧,那**也隨時煙消云散。

    于是,我跟晨姐躺在地攤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第二天早上,寸頭男和紅衣男過來給我倆送的早餐,然后跟我說,還有不到兩天,就能到南岸了。

    我算了算時間,說道:“還能在這里睡一晚上?”

    紅衣男笑瞇瞇的說道:“沒錯,只有這一晚上了,要干啥你倆可得抓緊了,過了這個村,就木有這個店了哈。”o>

    我罵了句滾蛋,然后便把他倆給攆了出去。他倆出去之后。我點上了一支煙,回想起來了昨晚上那個黑漢子說的話,他說除了小矮子。讓我誰都別相信,他的這句話說說到南岸的那幫人,除了小矮子我誰都別信,還是說,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如果所有人都是如此的話,那豈不是紅衣男寸頭男我也不能信了?

    仔細想了想,黑漢子應該針對的是南岸的幫會,畢竟紅衣男和寸頭男可以說是我的左膀右臂,他們兩個都不能相信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白天一天都沒有什么事情干,剛開始的時候覺得在輪船上還是挺自在的,但是時間長了,有點反胃。有點想吐。一般人只要身體不舒服的時候,那種**也會低落不少。古人說飽暖思**,此話不假。

    好不容易讓寸頭男去給我和晨姐弄了兩片暈船藥吃上后,才感覺好多了。

    下午的時候,我跟晨姐待在這間屋子里面,互相靠著聊天,這時候,旁邊的那間屋子,忽然傳來了一陣叫聲,聲音“婉轉動聽”,一聽就是一個女人叫出來的。

    這輪船上的房間與房間之間的隔音效果并不好,所以她的叫聲可以說是一清二楚。不只是晨姐的臉紅了,我的老臉都感覺有些掛不住了。

    我故意往晨姐的身邊坐了坐,然后問晨姐道:“旁邊那屋,在干啥呢?”

    晨姐臉通紅,她瞪了我一眼,說道:“明知故問!”

    這時候,我注意到了晨姐的一個動作,她的雙腿夾了好幾下,好像有些反應了。

    我笑瞇瞇的把手搭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慢慢的向著她伸了過去。

    晨姐臉緋紅,好像也有些受不了了。

    我和晨姐的喘氣,頓時都粗了起來,我咬了咬牙,接著把晨姐按了過來,手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晨姐的身子頓時一顫!接著她的兩條細腿便盤在了我的身上!

    我低呼了一聲,接著便忍不住了,手有些粗暴蠻橫的碰著晨姐,然后干最后一步!!

    因為有了上次的經驗,所以這次并沒有那種生疏感,也沒有出現那種尷尬的事情。一次便成功了!

    接著我便感覺到了一股暖流包圍住了我,身子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啊!!”晨姐疼得大叫了起來,她忽然張嘴,猛地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身體的快感讓我忘記了疼痛,我猶如一頭史前猛獸,釋放著最原始的*<!--中间广告位置-->*。晨姐是第一次,所以根本就感覺不到舒服,她幾乎是咬著牙陪著我完成的。

    我的身體動了沒有幾下,便停下來,繳了卸,身子也猶如被抽空了一般。

    做完后,我靠在了一旁,掏出來一支煙點上,一口濃重的煙隨著我的**進入了肺葉。

    我有個習慣,就是做完這種事情后必須要抽一支煙,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情,所以抽一支煙能贖罪一般。

    晨姐的疼痛好像還沒有緩過來,她的臉上滿頭的大汗,身子就像洗了一個澡一樣。我連忙把她擁入懷中,安慰她道:“還疼嗎?”

    晨姐搖了搖頭,說不疼,就是有點不舒服。

    我說哪里不舒服?

    晨姐想了想,然后指了指下面。

    我頓時又來了反應......

    晨姐也注意到了這種尷尬的局面,她便主動的伸出幫我....和諧

    ......

    那天一下午,我倆幾乎啥事都沒干,在這個房間里面搞了一大半天,紅衣男和寸頭男過來找我們,我們倆也沒有開門,我捂著晨姐的嘴巴,繼續干那種事情。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了下午的五點,我們才打開門走了出去。

    說來也是巧,旁邊的那一對男女也不簡單,比我們開始的早,結束的還要晚幾分鐘,我們倆走出去的時候,他們也剛好推開門走出來。

    那是一對中年夫婦,男的身體偏瘦,一看就是被吸干了那種,而那個女的,又有點豐滿,估計這個男的夠嗆能受得了。

    既然我們能聽到他們的聲音,他們也一定能聽到我們的聲音。所以那對男女就尷尬的跟我們打了個招呼,我們倆沒好意思回應他們。

    晚上的時候,寸頭男和紅衣男過來找我們兩個玩,一進來紅衣男便問我們道:“今下午你倆干啥了,為啥門都開不開?”

    而寸頭男則是不停地聞來聞去,然后一副思索狀說道:“恩...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屋子里面的氣味,充滿了愛的味道啊!”

    他說“愛”字的時候故意加重了語氣,那副模樣可他媽賤了。

    我罵了句草,說你倆要是再在這里扯淡的話,就趕緊給我滾出去啊!

    他倆這才笑著說,不鬧了不鬧了,過來跟你說一個事,就是咱們的船,明天上午九點就能到南岸了,所以今晚上可得把握機會。

    我說知道了,還有別的事嗎?

    他們搖了搖頭,說沒有了。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把昨晚上的事情告訴他們兩個,如果連他們兩個都不能知道的話,那我真的很難再走下去了。

    他們兩個聽完后,都皺起來了眉頭。片刻后才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我歐搖頭說道:“我不知道。蹲坑男難道沒有告訴你們我為什么必須離開嗎?”

    寸頭男搖了搖頭,說沒有。

    而紅衣男皺著眉頭,半天沒說話。

    “秦哥跟我說過一件事情。說鬼面佛身上藏著一個鑰匙,那個鑰匙具體是做什么的,就連秦哥也不知道,但是那把鑰匙,一定不能落入任何一個組織的手里,必須由鬼面佛來保管。但是...為什么要你離開,我就不知道了。”紅衣男說道。

    我皺著眉頭想了半天,也沒有想不出來個所以然。難道說,那把鑰匙在我身上?這不太可能,我天天脫衣服,也沒見到什么鑰匙。

    想不清楚的事情我就不想了,便讓他們兩個先出去了。

    因為今天白天的“劇烈活動”,所以我和晨姐都有些累,一躺下很快就睡著了。

    這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上午的八點多,也就是即將下船的時刻。一下“青春不回頭”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283/9621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