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青春不回頭 > 全部章節 第四百九十八章 和晨姐共處一室

全部章節 第四百九十八章 和晨姐共處一室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什么時候的船票。”我問蹲坑男道。

    他們幾個人聽到這話才送了口氣,蹲坑男說道:“明天的。”

    “我想帶兩個人去。”我對蹲坑男說道。

    蹲坑男點了點頭,問道:“帶誰?”

    此刻我的那幾個重要的兄弟都在這里,他們一個個都面露期待的看向了我。

    我緩緩地開口說道:“紅衣男和寸頭男。”

    說完我便看向了他們兩個人,他們兩個人料想也知道我得叫他們,因為他們兩個人是真正意義上的我的左膀右臂。

    “行。”蹲坑男點頭說道。我,點了點頭。問道:“那我們去哪里?”

    蹲坑男緩緩地說道:“去南岸,投奔小矮子,只有那里,才能算是一片凈土了。”

    “去南岸?找小矮子?”我愣了愣,說實話,我還真的是有點興奮呢。

    小矮子在南岸混的也不錯。而且我也挺想他的,沒有他的生活,也挺無聊的。

    “你們就當是去休假就行了,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總之在不接到我的通知之前,不要回來。”蹲坑男說道。

    說實話,這份差事真的是挺自在的,錢花不完。還隨便玩,多好啊。

    “行。”我點了點頭,“多久能回來?”輸入字幕網址:iПe·co觀看新章

    蹲坑男皺著眉頭說,不一定,少則一個月,多則不好說。

    我嘆了口氣,問道:“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這時候陳重說道:“你在會有危險,你不在就不會有什么危險的。”

    我笑了笑,說那即然這樣,我聽從你們的安排就是了。

    蹲坑男恩了一聲,把那兩張船票賽給了我,說道:“明天你們再去補上兩張船票,今晚上連夜你們就去海松市的港口,那里有人接你們。”

    “這么著急?”我皺著眉頭說道。

    蹲坑男點了點頭。說有些事情不好解釋,你趕緊離開這里就行了。

    我恩了一聲,說那好吧。

    “對了。你跟小矮子說過了嗎?”我問蹲坑男,蹲坑男搖了搖頭,說道:“沒聯系上他,你到了南岸,再自己去找吧”

    我頓時無語了,好在南岸并不大,也就一個省那么大而已。

    到了下午的時候,我,晨姐,還有紅衣男寸頭男,我們四個人便在樓下等著,等著到晚上。

    晨姐一直不知道在想些啥,晨姐好像變了,不像以前那么活潑了。不,應該說不像以前那么潑辣了,可能也真的需要放松放松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蹲坑男賽給了我一張黑色的卡,說道:“這張卡里面的錢,應該夠你花的了。”

    “對了,把槍都拿出來,不然過不了安檢。”陳重在一旁說道。我們恩了一聲,心想槍帶不帶的,根本就無所謂,因為上次小矮子來的時候,可是帶著好多的槍械來的。

    很快外面的車就備好了,我們四個人揮別了蹲坑男他們幾個人,便向著海松市而去。

    因為現在是晚上,我們都有點困,尤其是紅衣男,一上車就靠著寸頭男睡了起來。

    我也有點困,再看晨姐,她也是困得睜不開眼睛了。我拉了晨姐一把,說道:“你困的話,就躺在我的懷里面睡吧。”

    晨姐回過頭來,對我說道:“我不困,你要是困了的話,就睡會吧。”

    我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對晨姐說道:“那我靠著你睡,行不?”

    晨姐把胳膊一伸,說道:“來唄?”

    我嘿嘿的一笑,便把頭埋進了她的胸口。她的胸口軟綿綿的,還真的根枕頭是的。

    很快我就睡著了,到后來我的頭就靠在了她的細白的大腿上,因為側著睡,就有口水流了出來,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我旁邊有一灘的口水。

    當時睡覺睡得有點迷糊,就心思著不能<!--中间广告位置-->讓晨姐看到我流出來的口水,于是,我就伸出來舌頭,舔了一下、

    晨姐頓時就醒了,她捏著我的耳朵問道:“你舔啥呢?”

    我定睛一看,媽的,原來舔的是晨姐細白的大腿,她穿的是一條短褲,所以我也沒有感覺出來。

    我尷尬的笑了笑,剛想跟她道歉,后來一想,我倆好像也已經在一起了,我舔一下怎么了?

    于是,我就有些霸道的把手放在了晨姐的大腿內側,說道:“這也沒啥吧”

    “你!”晨姐有些生氣,她哼了一聲,說道:“寸頭男和紅衣男還在這里呢,你讓他們看見怎么辦?”

    我說沒事,他倆都已經睡著了,咱們就算是在車上震一會兒,他們倆也不會發現的。

    “誰要跟你震!”晨姐嗔怒道。我嘿嘿的笑了一聲,說不鬧了不鬧了,我繼續睡覺。

    趴在晨姐的腿上,沒一會兒我又睡著了,我還做了夢,夢見和晨姐在車上嘿咻了。

    “到了,還不起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紅衣男有些粗魯的把我給喊了起來。

    我一睜眼,看見我的雙手正抱著晨姐的大腿,死活不松手。

    我有些尷尬的站起來,走了出去。這時候外面的船已經到位了,那個人好像是蹲坑男找的人吧,我們根本不需要安檢啥的,他直接帶著我們上了船,還給我們安排了臥鋪,兩個人一個房間。

    可能是因為之前的計劃只有我和晨姐兩個人南岸,沒有想到紅衣男和寸頭男也會一起,所以我跟晨姐待在一個房間,而紅衣男和寸頭男,去了倉庫睡去了。

    這一趟開往南岸的船,足足需要開三天才能到達南岸,而我和晨姐,在這床上倒是發生了聽美妙的事情。

    車震不少人都做過,但是船震呢......

    上了船之后,我和晨姐分到一個屋子里,不過那房間是那種上下床的,而且單個床還很窄,條件倒是不怎么樣。紅衣男和寸頭男的條件更差勁,在倉庫里面隨便找了一套被褥就躺了下來。

    我跟晨姐進了屋子后,我就問道晨姐,我說你上鋪睡還是下鋪,晨姐想了想,說我在下鋪吧,不然我怕我掉下來會摔著。

    我笑嘻嘻的說道:“那咱倆擠在一個鋪上吧,不然掉下來也挺疼的。”

    晨姐說,這個床鋪這么窄,怎么擠在一個床上?我想了想,說道:“不行咱們就在地上睡覺?”

    晨姐啊了一聲,有些不愿意的說道:“在地上咋睡啊......”

    我說咱們把床褥鋪在地上,一樣的。

    晨姐說那行吧,在地上就在地上。

    于是,我們把褥子鋪在了地面上,準備在地上睡,這時候紅衣男和寸頭男推開門走了進來,他們倆手里面拿著一副牌,說道:“打會牌?”

    我說怎么打,賭錢嗎?

    紅衣男說廢話,不賭錢的話,打牌有個卵的意思?

    我摸了摸口袋,身上根本就沒錢,于是,我對紅衣男說道:“身上沒有現金,只有一張卡。”

    紅衣男說他們幾個其實身上也沒錢,那要不換一個玩法?

    我說怎么玩?

    紅衣男笑瞇瞇的說道:“咱們幾個,輸一把脫衣服的,行不?”

    我立馬搖頭,說那可不行,我可以脫,晨姐不行。

    說完我看向了晨姐,晨姐也和我是一個意思。

    麻痹的,晨姐可是我的女人啊,讓我的女人在他們面前暴露,那怎么可能。

    紅衣男眼珠子轉了轉,說道:“要不這樣,只讓晨姐脫不公平,我去找幾個女伴一起玩,行不?”

    我嗤笑了一聲,說道:“你能找到女伴?”

    紅衣男哼了一聲,說道:“到時候找到了,咱們就這么玩,行不?”

    我想了想,覺得紅衣男應該找不到,于是便點了點頭,說道:“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283/9621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