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全部章節 第三拜五十六章 保外就醫 - 青春不回頭 - 科幻小說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青春不回頭 > 全部章節 第三拜五十六章 保外就醫

全部章節 第三拜五十六章 保外就醫

推薦閱讀:

    給寸頭男打完電話后的第二天,獄警忽然把我叫了出去,說是有人探監。

    我心想誰來看我啊,我爸?還是我媽?

    帶著疑惑出去后,發現是寸頭男來了,不過他兩手空空。什么都沒拿。

    我心想你來就來了,起碼也帶點東西來看我不是?竟然空著手就來了。一點禮貌都不懂

    “流哥!”寸頭男一接起來電話就是滿臉的激動。

    “雜的了?辦成了啊?”我問道。

    “不是辦成了這么簡單,最近我一直在忙一件事情,就是給你辦理保外就醫!經過我的多方活動,已經辦理下來了,不出五天,你就能出來了!”寸頭男一臉激動的說道。

    “真的嗎?”我頓時興奮了,太好了,我早就在這里過夠這種垃圾生活了!役節場亡。

    “當然是真的!就是花了不少錢,找了不少關系。”寸頭男說道。

    “哎,那些都無所謂了,先把我們弄出去再說!”我激動的說道。寸頭男嗯嗯了兩聲,說別急。這幾天就把你弄出來。

    “具體需要多久?”我問他道。

    寸頭男想了想,說道:“具體多久,我也不知道,反正對方說的是五天之內!”

    “好!那你盡快辦理!”我激動的說道。

    掛了電話后,探監結束。獄警把我給帶回了監獄宿舍。

    這一路上把我給興奮的,哼著小曲就回來了。紅衣男和黃宇見我這么興奮,就問我咋的了,我笑嘻嘻的說道:“有一個好消息,你們要不要聽?”

    “少他媽賣關子,趕緊說!”紅衣男罵了一句說道。

    “咱們嘿,不告訴你。”我故意賣關子道。

    他倆罵了句草,集體上來把我給按在了床上。

    “咳咳好了。你們松手,我告訴你們”我急忙說道。

    他倆這才松開了我的脖子。紅衣男從狗哥那里弄了一根煙來點上,問道:“快說吧。”

    “嘿嘿,寸頭男今天來探監了。”我笑嘻嘻的說道。

    “他來探監你高興個屁?別告訴我這就是你的好消息啊?”紅衣男一臉無語的說道。

    “當然不是了。”我搖了搖頭,說完,我把他倆招呼過來,湊在他倆耳朵上小聲說道:“寸頭男說了,他給咱們辦理了保外就醫,再過最多五天,咱們就可以出去了!”

    “真的不?”他們兩個聽完后也是瞪大了眼睛。

    “那當然了。”我笑嘻嘻的說道。

    “那太好了!等老子出去了,一定得好好吃一頓才行!”他倆一臉興奮的說道。

    我嗯了一聲,說那是必須的。咱們喝個天翻地覆!

    “那既然這樣,咱們去干那個凱哥一頓吧?”紅衣男提議道。

    “好啊!反正還有這么幾天了,只要出了這個監獄他就那咱們沒辦法了!”我也很是興奮的說道。

    于是,我們一拍即合,準備去干凱哥。這時候,狗哥走了過來,一臉的悲傷。

    “你咋的了?咋這個逼樣啊?”紅衣男隨口問道。

    狗哥嘆了口氣,說道:“很快我就要見不到你們了”

    “咋的?你要被槍斃了啊?”紅衣男打趣道。

    “槍斃尼瑪比,老子是要出去了。懂嗎!懂嗎!哈哈哈”說完狗哥就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到時間了?”我問道。

    狗哥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本來還要待到過年的!但是我大哥在外面跟了一個靠譜的大哥,說是來撈一個人,他就順便讓那個大哥把我給撈了出去!怎么樣,羨慕吧?哈哈哈,放心吧,我在外面一定會胡吃海喝,好好的氣氣你們的!”

    我們三個人頓時愣住了,麻痹,寸頭男竟然把他也給撈出去了?

    不過我們三個人啥都沒說,讓他自己在那里高興吧!

    “狗哥,既然這樣,那咱們去揍那個凱哥一頓吧?反正咱都要出去了不是?”我笑嘻嘻的<!--中间广告位置-->說道。

    狗哥楞了一下,張了張嘴,沒敢說話。

    “你個慫逼,都要出去了你還怕他?”紅衣男罵道。

    狗哥咬了咬牙,喊道:“老子怕他干幾把!這也就是在牢里,要是在外面,我大哥分分鐘搞死他!”

    我們三個人笑而不語。

    “別廢話了,你就說你敢不敢吧!”紅衣男故意激他道。

    “敢!你們說怎么干吧!”狗哥咬了咬牙說道。

    “好,那今晚你就聽我們指揮就行了!”我們一拍即合。

    于是,我們三個人商量了商量,制定了一個計劃:今晚要關宿舍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偷摸的去廁所里面等著,等他們檢查完了,我們就去那個凱哥的宿舍,狠狠地干他一頓!干完了以后我們就躲著他!

    他身為南區監獄大哥,不可能會找典獄長,就算我們打了他,他也絕對會找人來揍我們。

    這個道理,和上學的時候被打了找老師是一個樣的道理。如果一個普通學生被打了,他選擇的肯定是告老師,但是要是一個混子被打了,他一定會想辦法打回來,報這個仇。

    這些獄警檢查也不是很嚴格,每個宿舍里都有老大,獄警檢查的時候他隨便用手電筒照一照,然后問問宿舍的老大就完事了。

    到了晚上,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快要關門的時候,我們四個人偷摸的去了廁所里面等著,一直等到他們檢查完畢。

    “你他媽抖什么啊!怕個幾把啊?”這時候紅衣男忽然罵了狗哥一句。

    狗哥接著回罵道:“老子是他媽凍得!凍得懂不懂??”

    “去你媽的,慫逼。”紅衣男笑罵道。

    “別吵了,看看外面是不是結束了?”我呵斥他們兩個道。

    他們兩個悄悄的看了一眼,點頭道:“嗯,結束了。”

    “那就走吧。”我說道,說完,我們四個人摸黑偷摸的往樓上走去。

    很快,我們就到達了五樓,按照記憶,我找到了凱哥的宿舍,然后輕輕地推開了門。

    凱哥的宿舍和我們不一樣,他的宿舍看起來就像是員工宿舍一樣,可以隨便出去。而且他也想不到有人敢偷來對付他,所以他門都沒鎖。

    我們四個人摸黑走了進去,按照記憶,我們找到了凱哥的床鋪。

    為了預防萬一,也為了預防床上的那個人不是凱哥,所以我們四個人分別上了四個床,把四個人都壓在身下。

    紅衣男翻身一躍,接著一屁股就坐在了凱哥的肚子上,凱哥一下子就醒了,哎喲的叫了一聲。

    “給我閉嘴!”紅衣男拿著一根被削尖了頭的牙刷,頂在了凱哥的脖子上。

    凱哥愣了愣,問道:“你們是誰?”

    “是我。”我冷笑了一聲,然后走了過去。

    “夏流?”他愣了愣問道。

    “沒錯。”我笑瞇瞇的說道。

    “你他媽想干什么?”凱哥冷聲說道。

    我沒有和他廢話,而是看向了紅衣男,吩咐他道:“紅衣男,趕緊吧,免得生變。”

    紅衣男點了點頭,舉起牙刷,猛地一下子就刺在了凱哥的大腿肚子上!

    同時,紅衣男很及時的捂住了凱哥的嘴巴,讓他沒能發出叫聲!

    “這是給我兄弟的那頓打報仇!以后你要是還敢這么欺負我兄弟的話,那就不是這么簡單了!”我冷聲說道。

    比也裝完了,人也打了,我們沒敢逗留,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這一跑出去才想起來,媽個逼的,出是出來了,但是我們進不去了啊!這一晚上怎么過?

    草,想了半天,最后四個人跑去了廁所,在廁所里面呆了一晚上。

    “從明天開始,咱們就躲著他點,有人要揍咱們,咱們就跑,反正也沒幾天了。”我跟他們說道。

    “啥意思?怎么叫沒幾天了?”狗哥不解的問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283/96185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