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全部章節 第二十六章 比廖松牛一萬倍的人 - 青春不回頭 - 科幻小說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青春不回頭 > 全部章節 第二十六章 比廖松牛一萬倍的人

全部章節 第二十六章 比廖松牛一萬倍的人

推薦閱讀:

    之前我真不知道學校里面什么老大啥的,因為我根本就不混,整個學校我就不認識幾個人,甚至吃飯都是自己一個人,現在忽然來了個學校老大來找我,我真是有點受寵若驚。

    “原來是松哥,松哥找我啥事啊?”我問廖松道。

    廖松拍了拍我肩膀,說道:“沒啥事,最近聽說你挺露頭的,我對你也有點興趣,就過來看看你,以后叫我哥就行了,有啥事過來找我。”

    這次我更吃驚了,我啥本事都沒有,這個廖松為啥要罩著我啊?

    “松哥,你為啥要罩著我呢?”我不解的問道廖松,廖松笑了笑,說道:“之前就聽說你把晨姐抱了,又把小白給捅了,現在好像又把葉良飛給惹了吧?”

    我點了點頭,說沒錯。

    廖松哈哈大笑道:“那就對了,我就需要你這種人才,以后葉良飛再來找你,你就過去找我就行了。”

    我連忙和廖松道謝,頓時感覺這個人挺不錯了。

    “那什么,那我就先走了。”廖松拍了拍我肩膀說道。

    我點頭道:“好嘞,松哥您慢走。”

    等松哥走了之后,我捏了捏自己的臉蛋,原來不是做夢,是真的啊!哈哈!

    可是,我還是有一個疑惑啊,那晨姐、風哥還有那個黃毛他們,在學校里面究竟是個啥地位啊?看起來他們都挺厲害的,難道都不如這個廖松?還有,我之前一直以為蹲坑男才應該是學校老大吧,畢竟他那么神秘,可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就跟風哥說了這事,風哥聽完后直搖頭。

    “怎么了?”我問風哥道。

    風哥笑道:“廖松也就是個掛名老大而已,誰把他放在眼里了?那個葉良飛估計都不鳥他,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哦了一聲,只想說,貴圈太亂,我搞不明白了。

    不管他三七二十一,這個廖松既然敢說葉良飛的事情他包了,那肯定就有點本事,不然他也不敢說出來這話,現在剛好被葉良飛這個事愁的要死,有個人愿意來幫我,當然是好事了。

    和風哥一起這么久了,我去大廁所的次數也一次比一次多,現在都不用風哥領著,我自己就去了。

    這天下午,我來大廁所抽煙,剛好碰見了廖松,廖松正在和一幫人聊天,而他旁邊,竟然站著一個矮墩子,彭龍。

    我假裝沒看見他,對著廖松打了個招呼,說道:“松哥,在這抽煙呢?”

    松哥看到是我,就笑道:“是啊,你也來抽煙?”

    我嗯了一聲,連忙拿出來煙給了額松哥一支,又在廁所里面挨著分了一圈。

    等煙分到彭龍面前的時候,彭龍故意打了我手一下,煙接著就沒拿到,掉到了地上。

    “草,夏流你他媽什么意思?故意把給我的煙扔在地上是吧?”彭龍伸出手來在我臉上拍了兩下,罵道。

    我心里面那個氣啊,真是日了狗了。

    “那我再給你一支。”說完我又從煙盒里面拿出來了一支煙扔給了他。

    “什么意思?我缺你這根煙啊?”彭龍抬起腳來就踹在了我小腿上。我估計他是想踹我肚子,奈何太胖了,抬不起腳來。

    “哎,彭龍,你這是怎么回事,都是自家兄弟,你怎么能這樣呢?”松哥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彭龍冷笑了一聲,把手拍在我臉上,說道:“是哈,兄弟啊!真是好兄弟!”

    他說這話的時候,手起碼在我臉上拍了不下五下。而廖松則在一旁視而不見。

    “好兄弟,給哥去買條煙唄?”彭龍冷笑著說道。

    “算了算了,都別鬧了,抽完這根煙該回去上課了。”這時候廖松忽然說道。

    彭龍哼了一聲,也不說話了。

    我心里面那個氣,真是快忍不住了。同時也有點抱怨這個廖松,他媽的他啥時候和彭龍勾搭上的?還有,彭龍剛才明明就是故意的,廖松還他媽視而不見?

    等抽完了這根煙,我就走了出來,剛出來沒兩步,廖松從后面追上來勾住了我脖子。

    “兄弟,你和那個彭龍是不是有仇啊?”廖松問我道。

    我沒好氣的點了點頭。

    廖松接著說道:“這個吧,怪我了,我沒看出來,放心吧,下次這種情況肯定不會再有了!”

    我嗯了一聲,情緒還是不怎么高。

    因為有了廖松護著我,我也就沒有整體去找風哥了,而葉良飛估計是逮到了這個機會,便把我叫到了廁所里。

    到了廁所后,我立馬給廖松打了一個電話,說道:“松哥,你快點帶人來大廁所!葉良飛要干我!”

    廖松在那頭打包票道:“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五分鐘之內我就過去!”

    掛了電話后,葉良飛冷笑道:“怎么?又給你風哥打電話?”

    我一樣冷笑道:“你怎么不搶我手機?”

    葉良飛哈哈大笑道:“你以為我會怕他?這次他要是來,我保證他走不出這個廁所!”

    說完,他掏出來了一把白閃閃的刀子。看到刀子的一瞬間,我腿肚子忍不住一軟,同時心里面也松了口氣,心想還好沒有叫風哥,不然風哥來了恐怕要遭殃。

    廖松還是很給力的,不到五分鐘就趕過來了,只不過他是一個人來<!--中间广告位置-->的。

    他進來后大體看了一眼,接著對葉良飛說道:“小飛,咋回事啊?”

    葉良飛一看是廖松,接著說道:“呀,松哥,你咋來了?我在這教訓一個小子呢。”

    廖松說道:“他現在是我兄弟,賣給我個面子,這件事情就算了了,怎么樣?”

    葉良飛糾結的說道:“了了倒是也行,只要這小子以后別去糾纏晨姐就行了。”

    廖松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葉良飛一眼,接著說道:“去你媽的,他糾不糾纏那是他的事,我管不管,是我的事!”

    葉良飛臉頓時像是吃了蒼蠅一樣,他嘆了口氣,說道:“那好吧,既然松哥出面了,那我也沒啥辦法。”

    說完,葉良飛就領著人走了。

    他走了之后,我送了口氣,看來廖松還是挺有能量的嘛!哪像風哥說的那么垃圾啊。

    “多謝松哥!”我連忙抱拳說道。

    松哥擺擺手,說道:“哎,這都是小事,那什么,這幾天缺錢了,沒錢買煙,你去給我買一條吧。”

    “一條?這......”我頓時愣住了,麻痹的,像我這種視財如命的人,買一盒我都心疼的不行,更別說買一條了!可是,這廖松剛幫我辦完事,我要是拒絕他也不太好。

    “好,松哥要啥煙啊?好了我可買不起啊。”我笑嘻嘻的說道。

    廖松一擺臉色,說道:“你看你這話說的,我能坑我自己兄弟嗎?去給我買條芙蓉王就行了。”

    我去你媽的,一條芙蓉王二百多,你一個學生,還想抽啥?幸好不久前我舅舅給我的那一千塊錢我還沒用,不然這下可就得瞪眼了。

    等放學的時候我買了一條芙蓉王給廖松送了過去,廖松樂的合不攏嘴,說以后有啥事就找他就行了。

    放學我往家走,走到半道的時候碰到晨姐了,晨姐不知道是去哪了,臉上化了妝,看起來像是去約會了。

    “哎,晨姐。”我連忙跑到了晨姐的身邊喊道。晨姐看了我一眼,說道:“你咋在這呢?”

    我說我回家就從這條路上走,你這是去哪了?

    晨姐大氣的擺手道:“哎,別說了,老子今天...算了,不跟你說了。”

    說完晨姐扭頭就要走,我心想他是不是跟一幫男的喝酒去了?于是,我又跟了上去,死皮賴臉的問她,晨姐最后跟我說,他媽的,今下午葉良飛他家里人找我過去,說是讓我接拍一個什么平面模特廣告,老子去了,等了他媽的整整一下午,又跟我說不用我了,真是氣死我了。

    我上下打量了晨姐兩眼,還別說,晨姐還真有當模特的底子,接近一米七的個子,兩條細腿那么長,比那些模特差不多哪去。

    一說這事,我就想起來了今下午的事,剛想跟她吹個牛逼,晨姐便擺手說道:“我還要去找我哥,不跟你聊了。”

    我有些失落的哦了一聲,麻痹,這么好的比沒裝成。

    第二天回學校,在校門口的時候又碰見了廖松,廖松像是在故意等我一樣,見我過去了,就勾搭著我肩膀。

    “松哥,啥事啊?”我問道廖松,廖松接著說道:“哎,兄弟啊,今天晚上我想帶你去見見咱們自己的兄弟,省的以后打了自己人。”

    我一聽,頓時樂了,真是個好事啊,想想以后也能跟蹲坑男一樣,走到哪里都有人打招呼,那該多爽?

    “好!”我連忙答應道。

    廖松接著說道:“那個啥,今晚上吃飯的錢就你出了啊。”

    我嗯了一聲,也沒覺得有啥不好,畢竟我是剛入伙的。

    回到學校后,彭龍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桌子,說道:“小臂,今晚要一起吃飯是吧?”

    我點了點頭,說道:“龍哥你也去啊?”

    彭龍接著拍著我的臉說道:“你他媽不是廢話嗎?這種事我能不去?瞧不起我還是咋的?”

    我連忙說沒有。彭龍哼了一聲就走開了。

    下了第一節課,我去找風哥說這事,風哥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風哥,咋了?”我不解的問道風哥。

    風哥接著說道:“算了,現在跟你說了也沒啥用。”

    我哦了一聲,繼續問道:“風哥,你說那個廖松作為學校的老大,到底有多牛逼啊?”

    風哥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說道:“他的確是學校的老大,但是,學校里有個人,比他牛逼一萬倍!”

    “比他牛逼一萬倍?真的不臥槽?”我頓時目瞪口呆。

    風哥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不說他,就說晨姐還有那天你見的那個黃毛,包括葉良飛,他們都不把廖松放在眼里。因為晨姐背后有他哥,給廖松十個膽他也不敢去招惹晨姐,葉良飛具體什么背景我不清楚,至于那個黃毛,他后面也有個很厲害的人物,這些人都比廖松強。當然,還是數著晨姐她哥牛逼。”

    “不對吧?昨天葉良飛找我麻煩,廖松過去之后把葉良飛罵了一頓,葉良飛屁都沒敢放一個呢。”我皺著眉頭跟風哥說道。

    風哥嘆了口氣,說道:“你啊,畢竟圖樣。”

    “算了算了,不說這個了。”我知道風哥和我的觀點不一樣,所以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那你說的那個比廖松牛逼一萬倍的人是誰?不會是說校長吧?”我故意打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283/9611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