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絕代狂妃,腹黑王爺傲嬌妻 > 正文 568. 番外 守護一生 十二 全劇終

正文 568. 番外 守護一生 十二 全劇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朱鄞禎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著實讓沈夢璐不能理解。秋后處斬閻翀翊也好,將朱潤玥賜婚給姬航遠也好。

    “娘子難道不覺得,只有玥兒風光大嫁了,這場風波才能真正平息下去嗎?”朱鄞禎撇開眼眸,避開了沈夢璐的視線。雖然他們極力澄清朱潤玥的清白,可是世人對此事依舊是抱著懷疑態度,唯有朱潤玥出嫁了,才能讓世人相信,朱潤玥依舊是白玉無瑕,完璧之身。

    “四郎,皇家顏面就那么重要嗎?”沈夢璐靜靜地開口。沒錯,讓朱潤玥出嫁確實能平息風波,可是這件事情完全可以有另外一種處理方案不是嗎?譬如說,成全了朱潤玥的癡心,圓了她嫁給閻翀翊為妻的夢。

    如果一開始就沒有將閻翀翊當成采花賊打入天牢,而是像朱潤玥盼望的那樣,昭告世人她與閻翀翊兩情相悅一事,并順理成章為二人賜婚。那么閻翀翊與朱潤玥婚前越距,充其量不過是情難自禁。雖然多少有損皇室顏面,可終究也是皆大歡喜的結果。

    可偏偏,朱鄞禎卻選了一條這樣極端的道路,棒打鴛鴦。沈夢璐看不透朱鄞禎,無法理解他執意如此的原因。雖然說對閻翀翊秋后處斬這個,只是一個幌子,畢竟有閻門的還魂丹這樣的妙藥,閻翀翊并不會真的因此喪生。

    可讓朱潤玥下嫁姬航遠,這傷害的可不僅僅是朱潤玥一人,而是三個人。明明那么無辜,明明可以置身事外的姬航遠也會因此痛苦一生的。

    “娘子為后多年,怎么還會問出這樣可笑的話來?”朱鄞禎轉頭望著沈夢璐,他們身為國君國母,所做的一切努力,難道不都是為了維護國家的顏面嗎?皇室代表著國家,皇室出丑丟臉,便意味著國家出丑丟臉。

    沈夢璐呼吸一滯,“可……那是我們的女兒……”比起國家的顏面,沈夢璐更想維護的是女兒的幸福。

    “正因為闖禍鬧事的是我們的女兒,我才更想要保護她,更想為她擇一個良婿!”朱鄞禎沉聲回到。“娘子一心想促成玥兒和閻翀翊,可是那閻翀翊的態度你難道沒有看到嗎?就算朕說讓他迎娶玥兒化解此事,他會領情嗎?娘子,是時候讓玥兒面對現實了!對閻翀翊,朕可以用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是對朕的玥兒,對我們的女兒,朕該怎么辦?朕想來想去,唯有給玥兒找一個好夫婿。”

    沈夢璐有些語塞。想起當日她在地牢里與閻翀翊的那段對話,沈夢璐只覺得一陣無力。朱鄞禎在她面前自稱朕,可見他此刻的無力感不亞于她。

    “四郎,我是真的沒了主意了。”沈夢璐嘆息一聲,依偎到朱鄞禎懷里。

    “娘子別擔心,賜婚這件事,并非我一意孤行,而是航遠的請求。”朱鄞禎知道沈夢璐心中難受,輕輕拍著她的背解釋到。

    沈夢璐微微一怔,沒有再開口。姬航遠對朱潤玥如此癡心一片,若是朱潤玥能看開,也不失為一段錦繡良緣。

    ********

    閻翀翊要被秋后處斬的消息最終還是傳進了朱潤玥的耳中,而給朱潤玥帶來這個消息的則是她的賜婚對象姬航遠。

    “遠哥哥,你說的是真的嗎?父皇他……父皇他真的下命要將翀翊哥哥秋后處斬嗎?”朱潤玥驚慌失措地揪著姬航遠的領子,精致的小臉上全是慌亂。

    姬航遠不忍心欺騙朱潤玥,心疼地撫著她打結的愁眉。“玥兒,遠哥哥何時對你說過假話?”

    “不可能,父皇明明對我說,只要我答應賜婚,翀翊哥哥就不會有事的!”朱潤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玥兒答應賜婚,就是為了保全閻翀翊而已嗎?”聽到朱潤玥這句話,姬航遠心中一陣受傷。雖然早就知道朱潤玥心中只有閻翀翊一人并沒有他的位置,可是每一次聽到這話的話,姬航遠還是有種萬箭穿心的感覺。

    “不行,我要去找父皇理論!我要去找父皇理論!父皇若是敢處死翀翊哥哥,我……”朱潤玥壓根沒有將姬航遠的話聽進耳中,怒氣沖沖地要往殿外跑去,卻被姬航遠扯住了手臂。

    “若是皇上不改變秋后處斬的決定,玥兒妹妹你要怎么樣呢?要拒絕與我的賜婚嗎?”姬航遠強迫朱潤玥看著自己,痛心地開口。“玥兒答應嫁給我,是為了閻翀翊,不肯嫁我,也是為了閻翀翊,在玥妹妹眼里,除了閻翀翊一個,難道就再也看不到別人了嗎?”

    朱潤玥慌亂地抬頭,內疚不已。“遠哥哥,我……”

    “玥妹妹,不要再用你等了閻翀翊五年,不甘心就此放棄這樣的話來拒絕我了。玥妹妹等了閻翀翊五年沒錯,可是我呢,我等了玥妹妹十二年,從第一次在御花園見到瘦瘦弱弱的玥妹妹時,我就發誓日后一定要娶玥妹妹為妻,一輩子守在玥妹妹身邊。好不容易,終于等到玥妹妹你及笄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呢!”姬航遠從未對朱潤玥做過這樣深切的內心剖白。

    “玥妹妹,我知道你心中沒有我,可是沒有關系,只要能守在你身邊,就算你不愛我,我也心甘情愿。所以玥妹妹,不管為了什么目的都好,都請你不要拒絕賜婚。君無戲言,皇上既然答應了用我們的婚事換閻翀翊的平安,那么皇上一定會信守承諾的。所以玥妹妹你,無論如何都不要反抗皇上,拒絕賜婚好嗎?”說到最后,姬航遠幾乎是哀求了。

    “遠哥哥,你這是……何苦呢?”朱潤玥泣不成聲,頓時明白過來姬航遠頂著槍林彈雨請朱鄞禎賜婚,無非是為了幫助她保住閻翀翊。明知她不愛他,他還是毅然站到她身邊,姬航遠這樣的深情,該讓她如何回報?

    “玥妹妹現在能明白閻翀翊的心思了嗎?玥妹妹面對我時,對我懷有什么樣的心情,我想閻翀翊面對玥妹妹你時,也是什么樣的心情吧!”姬航遠苦笑著將朱潤玥攬進懷里,“玥妹妹若是心疼我一片癡情,那就<!--中间广告位置-->認真看看守在你身邊的我,嫁給我為妻吧!”

    朱潤玥被姬航遠這份告白弄得淚眼漣漣,靠在姬航遠懷里哭得不能自己。在她那樣卑微地愛著閻翀翊的時候,姬航遠也是這樣用低到塵埃的卑微姿態默默地愛著她。

    看清姬航遠為愛卑微的姿態后,朱潤玥也第一次看明白了自己在愛情面前的卑微模樣。原來,她自以為是的深情,竟是那樣可憐。可是看明白又如何呢?付出的愛收不回來,愛過的心也無法輕易改變。

    “遠哥哥,帶我去見見翀翊哥哥好嗎?”好半響,朱潤玥才哽咽著小聲開口。

    抱著沈夢璐的姬航遠渾身一僵,最后卻松了口氣笑了。“這才是讓我無法自拔的玥妹妹。等著吧,我會找機會帶你去見他的。”

    姬航遠說話算話,在幾日后打點好了一切,避人耳目,悄悄將朱潤玥帶到了閻翀翊所在的天牢。

    “翀翊哥哥……”朱潤玥一見到閻翀翊便淚如雨下。

    “玥……公主……你怎么來了?”閻翀翊有些意外,也有些驚喜。

    “翀翊哥哥,你好不好?”朱潤玥沒有回答閻翀翊的問題,只是眼淚汪汪地望著他,滿臉擔憂。

    “玥公主別擔心,我沒事,我很好。”閻翀翊想伸手去為朱潤玥拭淚,看到一旁的姬航遠后,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對不起,對不起,翀翊哥哥,對不起……”朱潤玥沒有閻翀翊那么多顧慮,抵不住內心的思念,撲進了閻翀翊懷里。

    “傻丫頭……”閻翀翊心中一片柔軟,終于忍不住擁住了朱潤玥。

    望著相擁的二人,姬航遠嘆息一聲,默默退了出去,將空間留給了這對苦命鴛鴦。

    半月后,姬航遠再次站到了閻翀翊面前。“閻公子,我知道你遲遲不肯接受玥兒,是因為你曾在皇上面前發過誓。可是玥兒為了你連違心下嫁都愿意,你就不能為玥兒勇敢一次嗎?”

    閻翀翊不明所以地望著姬航遠,“姬大人這話是什么意思?”

    “皇上已經為我和玥兒賜婚了,婚期已經定下來了,兩個月以后,我會迎娶玥兒過門。”姬航遠姿態高傲地開口。

    閻翀翊先是一愣,而后便吶吶地道。“那……我就恭喜公主殿下和姬大人了。”

    “多謝!”姬航遠扯了扯嘴角,“除了新婚之喜,閻公子應該再對我們道一聲恭喜。”

    閻翀翊定定地望著姬航遠,等著他的下文。

    “玥兒懷孕了,我很快就要當爹爹了!”姬航遠斜眉望著閻翀翊,“閻公子,這樣雙喜臨門的好事,你說我是不是很幸運呢?”

    閻翀翊陡然瞪大眼眸,朱潤玥懷孕了?難道說他那晚真的做了什么嗎?

    “八月十五,是我和玥兒大喜的日子,閻公子可一定要來……喝一杯呢!”姬航遠說完這話,便不再逗留,轉身要走,走了兩步,他又反身折了回來,“啊,我忘了說恭喜了,皇上已經答應釋放你了,過些時日,你便能自由了。恭喜!”

    姬航遠走后,閻翀翊陷入了深思,好半響才勾起唇瓣輕笑了一聲。為朱潤玥勇敢一次嗎?所以,姬航遠是特意來慫恿他搶婚的嗎?朱鄞禎大費周折搞那么多事,就是為了對他說這個嗎?

    私奔不夠,還鬧出個懷孕,朱潤玥啊朱潤玥,你可真是無法無天了啊!

    八月十五,中秋佳節,普天同慶,朱潤玥和姬航遠的大婚典禮按時舉行。

    拜堂儀式過后,賓客逐漸散去,新郎官姬航遠卻遲遲未入洞房,獨自坐在院子里對著皎潔的明月自斟自飲。

    夜深人靜,有一個欣長的人影從喜房內踏出,在姬航遠對面坐下。

    “遠哥哥,后悔了嗎?”說話的是身著一襲大紅嫁衣的朱景旸。

    “娶了個大男人回來,我能不后悔嗎?”姬航遠醉眼朦朧地望著裝扮成新娘子的朱景旸,沒好氣地開口。

    “我也后悔!”朱景旸微微一笑,為自己倒了一杯酒,舉杯同姬航遠碰了碰。“新婚愉快!”

    姬航遠嘆了口氣,也執起杯子,對著明月舉了舉。“玥妹妹,新婚快樂!”

    酒過三巡,姬航遠大著舌頭拍著朱景旸的肩。“我一直不明白,你哪來這樣大的膽子,敢謀劃這一切?就不怕皇上怪罪你嗎?”

    朱景旸放下杯子,笑笑。“不怕,我有母后撐腰!”事實上,朱景旸并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其實背后給他撐腰的是朱鄞禎。

    “玥妹妹他們該洞房了吧?”姬航遠扯開話題,惆悵地道。本來應該洞房的人是他啊!

    “應該吧!”朱景旸笑,并不多言。

    江北,貼著大紅喜字的農舍里紅燭高燒,一身大紅嫁衣的朱潤玥滿面酡紅地望著做新郎官打扮的閻翀翊。

    “翀翊哥哥,該……該洞房了……”朱潤玥羞怯不已。

    “你懷有身孕,似乎不宜洞房。”閻翀翊老神在在地站著不動。

    朱潤玥暗暗咬牙。“你是醫圣,我……有沒有懷孕你還不清楚嗎?”說什么懷孕,她明明還是黃花大閨女好不好?

    那日閻輕絡將中了千日醉的閻翀翊帶到朱潤玥的寢宮時,閻翀翊已經醉得不省人事。朱潤玥面對這樣的閻翀翊還能做什么?她只不過是脫了二人的衣服,抱著閻翀翊睡了一夜而已。

    “閻翀翊,本公主說洞房!這是命令!”見閻翀翊故意作弄自己,朱潤玥紅著臉大喝一聲。

    閻翀翊勾唇一笑,沖朱潤玥深深作了一揖。“是,在下遵命!”

    芙蓉帳里春風暖,梅柳人試海南春。房中月朗圓一夢,洞中花香樂百年。

    十五年的相守,終于鑄成了一生的守候。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255/9431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