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神人 > 正文 第十二章 鐵戰

正文 第十二章 鐵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痛!現在在我的神經深處就只有這么一種感覺,身體仿佛被撕裂了一樣。“他醒了,小姐!”模模糊糊中我好象聽到了什么聲音。“小姐,他真的醒了!”我真的聽見了聲音,還有我可以肯定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鼻間傳來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貪玫的呼吸著夾帶著這股香味的空氣。這是手嗎?好柔軟!我的感覺告訴我有一只手輕放在我的額頭,那輕微的觸感,那醉人的溫度,我告訴自己,這是一只女人的手。

    “好象退燒了,”語氣中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欣慰,我是不是在做夢?是不是?我的感覺又告訴我有一個很美的聲音劃過我的聽覺。

    “真的嗎?語氣中還是那種欣喜,”這個聲音好象是第一個女孩子的,剛剛在我的記憶中留下很深印記的那只手不是這個女孩子的。

    “騙你干嗎?”就是這種聲音!只有這種聲音才是那只手的主人。

    “我去告訴馬叔叔。”我的思緒由混亂慢慢變得模糊,痛!當我的神志越來越清晰時,那種常人所無法忍受的疼痛一點一點吞噬我的感覺,侵透我的神經。

    “啊!”我呢喃的發出了一句響聲,很輕,不過在床邊的她聽到了,她欣喜的看著在床上慢慢爭開眼睛的自己。

    我是在做夢嗎?她好美!真的好美!就像是在月光中怒放的百合,神秘而又高貴。我是在做夢嗎?我在心中輕聲問著自己。

    “你醒了啊。”這就是剛才讓我如癡如醉的聲音,我有點激動。

    時間的鐘擺在我心中滴答滴答靜靜的敲著。

    嚴姑娘!她是嚴姑娘!我驚異的發現原來那個剛才在我腦海里留下驚虹一瞥的是嚴冰兒。怪不得聲音好美,人也好美。

    “嚴姑娘,”我輕聲叫著坐在我床邊的嚴冰兒。

    “不要說話!你現在需要休息,你受了很重的傷,而且還高燒不退,雖然你現在醒了,但是你還需要休息。”嚴冰兒邊說邊用如玉蔥的手指放在嘴邊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我現在在哪里?”我沒有聽她的話,乖乖的躺在床上,因為隨著神志的慢慢恢復,我的意識也在慢慢回來,所以當我發現我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就不自禁的問了出來。

    “京都,你現在躺在裴大人家里,很安全,所以你現在不要說話了,好好休息吧。”她的聲音還是很輕。

    在她說完這句話后,我感到一陣深深的無力感席上我的心頭,我的眼皮好重,好重。。。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我感到精神好了許多在小月的攙扶下,下了床,慢慢走到了院子里。

    “你怎么下來了?”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邊。

    “黃總鏢頭!”我高興的發現那天被花,葉二人打成重傷的他又精神奕奕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小月,你怎么讓李公子下床了啊!”這是一聲略帶責怪的聲音。

    “小姐,不是我要下來的。是公子他硬要下來的,說什么再這樣躺在床上,他沒病也會鱉出冰病來。”小月很委屈的道。

    是我叫小月扶我出來的,所以我趕忙幫她解釋道,“你們別怪小月,是我叫她扶我出來的,要怪就怪我吧。”

    “公子你。。。。你太護著小月了。”嚴冰兒笑著道,“不過<!--中间广告位置-->出來也好,這里的風景真的不錯,對你的傷有好處,對了,我還忘了向公子謝血救命之恩呢,小女子嚴冰兒謝謝公子舍命相救。”說著還輕輕弗了下去。

    “嚴小姐,你不說,我還忘了,我黃某也要向李少俠謝謝救命之恩。”

    我的思緒在飛,在拉回那些好像有點遺忘的記憶,我記起來了,那天在艷陽山先是花,葉二人來搶嚴姑娘,被黃總鏢頭擊成重傷,不過黃總鏢頭也昏了過去,然后,然后就是出現了鐵家堡的人,那個叫鐵如玉的人把花,葉二人趕走,然后叫鏢隊放人,不過馬老沒同意打了起來,先是王橫三,接著是小許,死了,然后嚴姑娘出來了用自己的生命威脅鐵家堡的人,叫他們放了鏢局的人,不過后來好象小月出來了,她抱住了嚴冰兒,然后,那個叫鐵如玉的人就乘機把嚴冰兒抓了過去,然后就是他令手下把眾人滅口,我記得好象當時還剩八個人,然后,我不知道為什么一拳打飛了風云老八,然后我就和風云老六比武,然后我好象殺了他,然后又是血衛,然后我記得我殺了好多好多人,鐵如玉想帶著嚴冰兒逃跑,我好象沖了上去,打倒了他,之后我好象還殺了很多人,等到最后剩下的幾個逃跑后,我昏迷了。

    “頭好痛!”我突然抱頭大聲叫了起來。

    “快把他抬進去!快!!”

    九宮山,鐵家堡

    鐵戰滿臉怒容的看著跪在下面的狼衛,咆哮道,“說,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怎么就你們幾個回來了,還有玉兒是怎么受的是傷,說!!!!”

    “稟堡主我們跟隨少堡主在花解語,葉滿天兩人連手重創黃飛揚后劫持飛揚鏢局,當我們快要殺光鏢局所有人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刀槍不入的怪物,他殺死了血衛,和風云十六騎,打傷少堡主,還有眾血鷹堂的弟兄也相繼死在他的手里,我見再打下去也是枉死,好不容易乘他不查,抱著少堡主逃了回來。”狼衛戰戰兢兢的回答道。

    “這么說,你不但無過,而且有功咯!!”鐵戰說到有功二字時硬生生把坐在屁股下的椅子一在掌啪成了粉末。

    “屬下不是這個意思,請堡主明鑒。”狼衛趕忙解釋道。

    “諒你也不敢,說到底他是人還是怪物!”鐵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道。現在他沒椅子坐了,不站起來能行嗎??

    “是個人,哦!!不,是惡魔!!!”狼衛開始言辭不清。

    “到底是什么?說!”鐵戰的聲音仿佛從天而降的轟雷把鐵家堡議事大廳震的好象地震一樣。

    “是個人!”

    “大家都聽清楚怎么回事了,我要那黃飛揚和那打傷我兒子的人死無葬身之地!!你們知道怎么做了嗎?”鐵戰臉色鐵青,狠狠的道。

    “聽清楚了!”

    “知道了還不下去,難道還要我教你們怎么做嗎?下去!還站著干嗎!!”鐵戰嚇的眾香主,堂主,護法不知所錯的站在那里沒動,等到鐵戰大聲訓斥后,才急忙跑了下去。不過他們還沒跑出大廳門口,鐵戰又再次大叫道,“回來!!”結果眾香主,堂主,護法等又急匆匆的跑回來。

    “那個姓嚴的女子務必要給我搶回來!!!!!”

    yu望的洪流開始摧毀提壩,伸出它罪惡的觸手支解這個世界!!!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248/9412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