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井口戰役 > 榜與劫 高維上的統治

榜與劫 高維上的統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高維的空間上涌動著噴泉,當物質能量沒入膜上的黑洞,其實還是可以在膜上觀察到微弱的痕跡從黑洞中散出來,以量子輻射的www..lā.膜上難以觀察。但是在高維上,這并不是微弱。

    可以用涌動噴泉來形容這種信息噴。大量的信息,難以在高維的環境上構建出準確的邏輯結構,所以一下子就散溢了。然而一次次噴中,最終讓一些片段信息保存了下來。

    這些信息很快構建成了一個整體。一個新生的高維智慧誕生了。

    這個高維生物的自我命名非常復雜,這里我們可以簡單的代號為任迪。

    高維上的任迪看了看各個位面層上的信息,恍然說道:“原來高維生命是這樣生命形態?”

    演變來到了任迪身邊說道:“是的,在高維來看,我們其實就是一個位面上智慧生命心里的多余部分。而對于一個個位面的生命來說,這些部分是構成多姿多彩世界的美好。”

    說到這,演變對任迪笑了笑。接著說道:“從簡單到復雜,其實本質上只要問自我生命意義就可以了。這個過程中我們都走過了。這是屬于我們自己的生命核心,至于其他多余的信息可以塞在其他生命身上。當然不能塞得過多,當塞得過多,對于他們來說就太承重了。”

    聽到著,任迪勉強的點了點頭。

    四階是什么?確切的說四階是位面上一個個智慧物種思維中的片段,非常短暫的片段。這些片段一閃而過。

    位面上的智慧,不知道這些思維中這些跳躍的片段思維從何而來?但是會覺得這些念頭非常美好。認為這個復雜的集合體這就是自己。

    然而實際上這不是,在自己思維中屬于自己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對自我生命意義這個哲學問題的無窮追求。“自己”非常簡單,也用不著復雜的解釋。就是自我對出現在這個世界的疑惑和渴望。(由此可見,初代培養的輪回者,遠遠要比演變軍官要純粹的多。)

    而其他的很多思維片段,都是高維存在暫時寄居的信息。所謂活在大家的心中,差不多就是這樣。然而為什么活在心中。在高維上是可以用技術實現的。

    大量位面上的生命,在不思考自我生命意義的時候,腦海中都會跳躍出這些美好的念頭片段。當然四階們不會在生命腦海中折躍過多這些念頭,一旦投入過多。

    位面上的個體是會受到影響的,一旦被主導,在位面上走的生命過程,會走的很慢,走的慢倒不是最嚴重的結果,在戰爭和危機的提示下,拋棄一切幻想,認真為自己追逐。就會趕上來。關鍵是走歪了,走歪了恐怕就再也趕不上來了。

    現在高維的任迪也是這樣,高維的任迪現在在高維思考這個環境下的生命意義。而很多信息是寄存在一個個位面上生命的腦海中。每個生命可能只腦海中之閃爍了數秒的念頭。至于在戰爭中只有瞬間閃過一些想法。

    然而就是這些片段,在高維上清晰的構建了任迪在高維的完整思維。不僅僅是任迪,每一個四階穿越怪都是這樣。他們很多念頭片段也都寄放在,位面上一個個智慧個體的思維中。只要智慧生命不以自我生命意義為目的的念頭,這些奇怪念頭的展其實都是四階的。

    有的四階甚至會在位面個體上投放較為完整的想法。所以一些智慧個體會干出一些常人看來奇奇怪怪的,卻又天才十足的事情。

    而四階是有強弱之分的,而投放的念頭越碎片化,說明在高維上將這些碎片信息連接為整體的能力越強。

    真正的四階強者投放思維片段是在那些簡單生物中,這里的簡單生物,在位面上是時代上進化的主角。絕不是人類出現后,那些貓狗腦海的思維。因為人類出現后,進化的主角就是人類,只有人類自己覺得自己有責任星球上思考自己的生命意義。而其他貓狗都是被馴化了,自我不在認為自己有責任思考生命意義。

    例如星環位面,星環上被馴養的人類。不會有任何一個四階,在這個物種腦海中寄存信息的。四階在低維度上寄存信息,只會寄存該環境下最有進化意識的物質。

    最頂級的四階,可以將信息寄存在,地球剛誕生二十億年的原核生物身上。原核生命艱難的進化。連基因鏈條的物質都非常簡單,而這樣最頂級的四階,卻能夠在原核生命基因鏈條復制<!--中间广告位置-->的能量過程中,寄存可能只有幾百個電子跳躍的信息。

    四階之所以要寄存在有進化意識,思考自我生命意義的物種身上,是因為要找一個定位。如果沒有定位,直接將部分信息寄存在被馴養的貓狗身上。在高維上思考生命意義的完整思維就會越來越僵化。

    在高維空間中,曾經某位大能,抽走了位面上一切變量,直接將兩位盤踞在那里的強大四階坑慘了。也讓當時幾個不小心跳進去的穿越怪被坑慘了。直接終結了穿越怪們在空間上橫行無忌的時代。

    而真正的五階是無需定位的,可以將信息寄存在粒子在空間上非常小,時間上非常短點上。而這樣的五階則是真正的遨游者。

    高維上的任迪并不是五階,他還需要在低維具有前進意識的智慧生命寄存非常片段的念頭。才能在高維維持自我思維的完整性。

    回望自己在膜上的經歷,任迪才算是明白,過去自己的思維中,有自己做主,但是也來過很多其他的客人。然而最終是客隨主便。自己走了出來。

    雖然自己是客隨主便,但是也有主隨客便。高維上的穿越怪們寄存的思維念頭,最終壓垮了膜上的生命對自我的追求的責任,也是很常見的。

    任迪瞭望了一下遠方的廢墟區域,在那里的膜上也有著生命,看起來非常大能的生命,這些生命體察天心。腦海中靈光閃耀著的運算,憑空出現在腦海中,而且還都是正確的。

    而高維上一些存在對膜上的生命執行灌輸。膜上的生命似乎還被分了等級,能夠承受灌輸的等級。

    “難道這些被允許存在?”任迪不由的問道?演變答道:“我們能夠維系的規則,僅限于沃土圖區和部分亞廢墟范圍內。而我們為什么要維系規則?”

    說到這,演變指了指身上殘余的枷鎖。演變身上殘余的枷鎖已經非常少了,任迪仔細一看,才能看到演變身上極為細小的枷鎖存在。

    “這是?”任迪問道。

    演變答道:“曾幾何時,我們也是無法無天的。對著位面上的生命肆無忌憚的寄存思維。直到有一天,有人如你一樣開辟了沃土區。

    他覺得有必要定一下規則。在規則中,寄存是可以的,但是必須不能肆無忌憚的寄存。要以沃土區自身的歷史線展為主要。也就是說在沃土區中,膜上的生命對自我的思考,不能被壓制。

    從那時開始,沃土區中一些過度行為是不被允許的。我們最終要脫離沃土區,不能永久的寄存在有自我進化意識生命思維中。我們不能總靠這些有著膜上的生命完成自我定位。

    你開辟了這片沃土區,但是你也要遵守這些規則。”

    說完,演變抬起了枷鎖。而這時候高維中另一側上,出現了另一個聲音。

    “想知道生命的意義嗎?”任迪扭頭一看。那是一個光團。

    這個光團繼續說道:“你的枷鎖,我之準則。生命準則的形成,其實很簡單。僅僅為了自己的生存。這一點無需外接告誡,只需要自己在某些環境上自我選擇即可。”

    演變說道:“只有停滯的四階才需要在某些環境中再次反省。而這些停滯的四階對環境,毫無選擇的權利。如果不遺忘自己的過去,不否認自己過去追求生命的意義,未對未來追求生命的意義感覺到勞累,這是不必要的。”

    看了看演變,又看看初代,任迪恍然中明白了一個事實,跳入高維后,這里依然有著一套秩序。

    某些四階套上枷鎖辛勞的開拓前進。而有的四階面臨被監獄(初代)收容的后果。

    正如演變軍官能從演變中退役的謊言一樣。

    從初代中逃出來,也是一個謊言,其實并沒有四階能從監獄中逃出來。只有將監獄徹底砸爛才能算逃出來。不過就算是砸爛,任迪相信監獄也一定能修好的,就像演變身上的枷鎖,不會崩壞一樣。

    任迪確信,在這片高維世界中應該也是有國家的。因為有監獄(初代),有開拓者(演變),也有專門將穿越怪逼到監獄中的戰斗者(無縫他們)。以及在位面上寄存自我信息的規則。(法律)。

    國家是暴力統治的機器,軍隊監獄是國家暴力機器的象征。

    任迪心里默念道:“這里應該有統治者,而我會成為其中一員。”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244/9407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