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三十一章 戰亂前的序幕

第一部 第三十一章 戰亂前的序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面對一系列不可預知的變動,眼見世界經濟格局一步步走向動亂。這一切所圍繞的正主——翔鐵集團的張氏兩兄弟此刻并不顯得慌亂。在這棟高達58層的翔鐵總部大樓頂層的會議室內,一陣又一陣的風,無休止地從這一頭的窗戶進入,再從那一頭的窗戶里鉆了出去。窗口邊的窗簾也在風的貫穿下,飛舞不定。室內顯得格外的簡樸和整潔,沒有太多的裝飾,唯一所能見的就是在這間裝修豪華的會議室正中擺放著一張大面積的會議桌,在桌子的兩旁個放著一張椅子,還有就是桌子上那瓶醒目的康乃馨。

    這間會議室張力是少來的,但偶爾還是會來,所以在這常年的擺著兩張椅子。

    張翔除非不在公司,否則總是會一個人坐在這里,從這里透過窗戶向下看,然后思考一些連張力也不太清楚的事情。

    至于張翔為什么喜歡呆著這里,想來這世界上除了張翔本人外,也就只有張力知道了。

    張翔喜歡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為了徹底滿足這一感覺,他放棄了伯伯準備提攜他進入政界的要求,而獨自來商海闖一片天地。作為一個對政治深有感觸的張翔深深的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在政治上你永遠不會坐到最大,除非你包攬軍政最高位,否則你隨時都有可能看別人的眼色。而商界就不同了,等你有了足夠的經濟勢力,你就有可能全憑實力站到許多高位者的頭上。

    經過多年來的實際接觸,張力對這一觀點深信不已,因為他也正是為了這一觀點而跟隨張翔拼斗至今,并在這一觀點的實踐下飽受好處。

    還有就是張翔喜歡安靜。張力知道自己的謀略遠比不上自己的哥哥,這也正是為什么自己一直甘心居于其下的原因。而張翔有著這樣的謀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喜歡思考——一個人靜來下細細思考,細細分析。

    最后便就是,張翔一直在這緬懷一個女人!

    看著桌子上那瓶新鮮的康乃馨,張力深深的嘆了口氣,雖然張翔再過幾天就要和鐘菲結婚了,但在他的心里卻依然忘不了那個女人——蕭菲。

    不錯,蕭菲是一個喜歡康乃馨的女子。

    張力這才深刻的明白了一句話:“一段刻骨銘心的悲痛,是會痛及一生的啊!”

    今天,張力一上來就看見張翔坐在椅子上面對著明凈的窗戶,一聲不響地吸著煙,一支又一支。

    于是張力也坐了下來。并不打擾,只是若有所思地看著張翔的一舉一動。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在張翔吸完煙盒里的最后一支香煙,他終于回過神來。這樣,他便看見了正坐在自己身后的張力。

    轉過身來,張鄉歉意地笑了笑道:“阿力,來很久了吧。”

    張力無所謂地搖搖頭回答道:“剛來,看你心情忡忡的,就沒打擾。”

    自己這個弟弟就是這樣,張翔心里欣慰地笑笑,嘴上說道:“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變故?”說到正事,張翔又是一臉的嚴肅。

    張力點了點頭,干練的從手上的夾包里掏出一份資料交到張翔手中道:“情況不是很好,這份資料是唐正剛剛傳真過來的,據唐正說,飛玄最近大刀闊斧地進行了一系列改革——也就是資料上的內容,并且提拔了幾個有作為的年輕人,再加上趙錢那方面又是一敗涂地,所以以菱安集團為首的幾個公司根本無法對飛玄起到什么作用。”張力說完,偷偷看了眼張翔,見張翔正緊皺著眉頭看著手里的資料,也就不再說話。

    過了許久,張翔嘆了口氣,放下手里的資料,有些呢喃似的嘆道:“阿力啊,東西你也看過了吧,這個飛玄的總裁是個不錯的對手啊,有魄力,有膽識,有眼光,可惜了啊!”

    張力知道張翔所說的“可惜”是在遺憾這樣一個人才卻不能為自己所用,而只能是自己的對手。不過自己在看到這份資料的時候也深深為其中的高明之處所折服。這樣的人才的確是萬眾無一的。于是提醒張翔道:“或許他真的可以為什么所用。”

    張翔苦笑地搖了搖頭。

    張力接口道:“雖然飛玄的總裁很有可能就是在那個少年,不過他不也恰恰幫我了我們一把嗎?而且就我個人看來,這樣一個系統的規劃不是一個少年所能想出來的。還有……”張力猶豫了下,但還是說了出來:“大哥是因為‘飛玄’這兩個字吧?”

    張翔聽后,依舊是搖了搖頭:“一個能在我們和五大集團眼皮底下渾水摸魚的少年會是一個普通少年嗎?不過我并會在意這些,就如你說的,他畢竟還是暗暗的幫了我們一把。而至于你所說的……”張翔深深地嘆氣道:“我都已經想通了,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我不是還要和鐘菲結婚嗎?忘不掉過去,又如何面對現在。”

    張力頓時為大哥能化解16年以來的心結暗暗高興,但是卻依然不明白張翔為什么搖頭。

    這時聽見張翔有些語重心長地說道:“能有這樣謀略的人,不是一個甘愿屈居別人之下的人啊!”

    張力細細揣摩了一番張翔的話,不錯,能有如此謀略的人,是天生的領導者,又怎么會甘心被別人所領導呢?一時間對張翔的敬佩之心又增了幾分。

    “那我們對飛玄那方面還要不要采取什么行動?”張力問道。

    “順其自然吧,況且,眼前的危機還要等我們去解決啊!”張翔還是一如既往地放長眼光,分清事情的輕重緩急。

    翔鐵對飛玄的威脅也在此告一段落。

    “杰斯·開恩那邊有什么新的情況?哎~我總覺得這次的事情不會太簡單,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好象冥冥中都在什么人的控制中一樣。”張翔思索著道。

    “杰斯那邊最近正有模有樣的開始調查起來,具體有什么特別舉動,還看不出來。”張力道,“不過現在事情也是越來越明顯了,正如大哥你開始所預料的那樣,之前‘龍騰會’和‘神歷幫’攻<!--中间广告位置-->擊五大集團的事件很可能就是五大集團的陰謀,想要我們以為他們損失慘重,然后貿然進攻,他們再對我們來個措手不及,據我所掌握的消息,‘龍騰會’和‘神歷幫’在五大集團向我宣戰開始就失去了蹤影,我估計恐怕他們又在秘密進行什么陰謀了。”張力有些憂慮道。

    張翔就著張力所講的這些,再將以前所發生的一一進行分析,然后皺著眉頭道:“事情可能并沒有我們想的那么簡單。首先,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在之前‘龍騰會’和‘神歷幫’對五大集團的壓制中,五大集團損失慘重,特別是在美國的約凱集團,差點就要瀕臨倒閉的危險了。假如這是陰謀,他們完全沒有必要犧牲如此之大,于情與理都說不過去。況且,假如有‘龍騰會’和‘神歷幫’及他們手上的楊氏集團和北美化工集團,這樣的七大集團,只要他們不知道我們那方面的隱藏實力,他們還是會認為對付我們很有些把握的,所以完全沒有必要再耍什么陰謀。而且,假如真的有什么陰謀,他們為什么不把它進行到底,而半途而廢呢?綜合這些,我認為這其中大有問題。”

    張力聽到這也暗暗的皺了皺眉頭,想來他也十分認同張翔所說的,但是就是一時還沒能想明白這其中到底還隱藏著什么。

    張翔見此,不經意的提醒道:“五大集團在正式宣戰之前發生過什么嗎?”

    “發生過什么?……”張力苦苦思索,突然眼中一亮道:“你是說?……”

    張翔點點頭道:“不錯,這也正是我為什么叫你注意他的原因。”

    張力心中暗驚不已,因為他已經想起了,就在五大集團宣戰時,也正是自己與杰斯談話之后。這其中隱隱的含有一種關聯。

    “那么說,杰斯很有可能在公司內部搞出些什么?”張力驚道。

    “哎……”張翔嘆了口氣道,“以我對飛爾和約翰的了解,他們很可能就會這樣,讓翔鐵腹背受敵,到時即便我們動用了那方面的力量,恐怕也很難再遏止住他們的攻勢。”

    張力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以張翔的猜測的話,既然五大集團有這樣的陰謀卻現在又站了出來,恐怕是杰斯在自己公司內部有了什么突破,這樣的話,翔鐵總部這方面怕是已經岌岌可危了。想到這,張力不禁出了一身冷汗。開恩這一手的確太毒了。

    看來,從今天開始,自己對杰斯那方面的監視力度要大大加大了。不過幸好大哥能及時發現,并且近早的把杰斯弄出了總部,否則一旦出點什么的話,外有強有力的攻勢,內又有隱藏的破壞。翔鐵不死也要掉幾層皮。

    “飛爾這老鬼,真是狠!”張力暗罵了句。

    卻聽見張翔又問他:“‘斧頭幫’那方面最近有什么情況?”

    張力尋思片刻道:“‘斧頭幫’最近的收獲很大,不僅成功使趙忠對他的信任增加,更重要的是已經在‘三口組’和‘卡拉維機’的幫助下逐步向外擴張,現在在意大利、日本、馬來西亞和越南等國家有了自己的勢力,等到我們和五大集團開戰的時候,牽制住‘三口組’和‘卡拉維機’的黑道勢力是有可能的。”

    “很好!”張翔高興地連聲叫好,由衷贊道:“好一個龍戰,不枉費我當年在他身上下的一番苦工,現在看來,的確是個不錯的人才!”

    也難怪張翔會如此高興,龍戰最近來的大肆擴張,對于現在的翔鐵,乃至以后的翔鐵都是大大的有益。

    以前已經說過,對于一個企業來說,來自黑幫這樣的防不設防的地下破壞,是最令人感到困擾的。但是如今“斧頭幫”能自覺的去增加自己的實力,到了正式開戰的時候,他就有能力牽制住“三口組”以及“卡拉維機”的動向,并且把握時機的反咬一口。這樣一來,不僅徹底的免除了翔鐵的后顧之憂,也會大大削弱五大集團的實力。

    張翔面帶喜色的不再說話,沉吟片刻后,探起身體,支在桌子上,同時神秘兮兮地招呼張力湊過來,想是要有重要的話要說。

    等到張力也學他一樣,一臉疑惑地趴在桌子上的時候,張翔便低聲附于張力耳邊嘀咕起來。

    許久過后,已經將一切了然于胸的張力,春guang滿面,哈哈笑道:“高,實在是高,這樣一來的話,五大集團必然伏首,等到大哥你結婚之日時,我們必定是雙喜臨門。”

    兄弟倆,不約而同地冷笑起來。

    遠在英國倫敦“弗利特街”附近的一座摩天大樓上,一群人正在熱烈的討論著什么。

    在這些人群中,赫然發現有飛爾、柏特西和趙忠等五人的蹤影。

    這里正是在向翔鐵宣后,以五大集團為首,附從了數百家反對翔鐵的公司一起組建起來的所謂的“反翔鐵聯盟”的總部所在。

    為什么要那總部設在這里,是經過所有公司一起討論決定下來的。

    本來說,適合的地點有美國的紐約、華盛頓和舊金山,但是在美國現在卻是“龍騰會”和“神歷幫”的天下,雖然現在“龍騰會”和“神歷幫”名下的楊氏集團和北美化工集團已經向翔鐵宣戰,但是在搞不清楚其中到底有什么目的的情況下,還是小心點為妙。

    還有就是日本東京、中國的上海、德國的柏林以及意大利的羅馬,這些地方都是五大集團勢力所在地,也是所有反對翔鐵集團的公司中數量最多的地方。不過就近日來的窘迫情形來說,卻是萬不可取的。一是這些地方,最近正飽受在“卡拉維機”、“三口組”、“斧頭幫”以及“稻花社”相互爭斗的旋渦里。二是,這些地方在“翔鐵阻擊戰”之后就在翔鐵的密切監視之下。

    俗話說,知己知彼,才可百戰不殆。要打勝這場戰爭又怎么能使自己在別人的掌控之中呢?!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