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九章 “預備,跑!”

第一部 第二十九章 “預備,跑!”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是擔心我以后會反悔吧?”張翔笑道。

    不錯,這正是唐正疑慮的地方,像翔鐵這樣的大集團,萬一等自己做好事,它來個死不認帳的話,自己也就無能為力了。現在聽張翔揭示自己心里的想法了,便應聲道:“是。”

    “這你大可放心,做為一個商人,信義第一,我張翔好歹在商界混了這么多年,能有今天這樣的成就,講的也就是一個‘信’字,我既然已經答應過你也必然會去做到的。”張翔道。

    這些話果是不假,自己父親就曾經和自己說過,在他們那個時代,一切以信為重,一個沒有信用的商人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所以教導自己千萬要把信義當做生意場上的第一位。但縱觀如今的時代,“信”這個字是越來越不值得人關注了。更多的商人為了“利”,徹底地失去了一個作為商人最基本的準則,反而注重的是手段,是陰謀。

    這個張翔應該是父親晚期的時候進入商界的,沒想到居然也能如此的注重“信”字,這樣的一個商人又叫自己怎能不信。況且,以翔鐵的實力也沒有必要去欺騙像菱安集團這樣的一個小公司。唐正嘆了口氣,對張翔的話也就信了八九分。

    “能以區區一個資產不過百萬的小公司,發展到今天如此的規模,張翔,果然是名不虛傳啊!”唐正由衷贊道,但這話只在心中一閃而過,嘴上卻說道:“張總裁是一言九鼎,我們小輩十分佩服。”這話不是無故說出的,其中已經暗暗告訴了張翔,唐正已然應承的意思。

    張翔何等人物,一聽就明了了,高興地桌子一拍,欣賞道:“很好,很好,唐少總果然是少年英才,以后前途無量啊,那么我就預先向你表示了祝賀了。”說完,便恭維地說了一通,也不理會唐正想再說些什么,掛了電話。

    如此一來,唐正再想反悔拒絕也是無法開口了。張翔,厲害!

    唐正眉頭一皺,回思他與張翔的一段對話,一下子就抓住了適才張翔話中將他由“唐總經理”改為“唐少總”的一剎那轉變。“唐少總”這是一個尊敬的稱昵,平時在公司的時候,手下的職工也都是這樣叫自己的。但是這話要是從張翔嘴里出來可就不一般了,況且翔鐵集團居然在應付眼前緊張形勢的情況下,還要極力對付飛玄集團。看來張翔對飛玄集團的恨意,已到了這種讓他屈身都全然不顧的地步了。張翔這樣做,有必要嗎?

    猛然一個念頭在唐正腦海醞釀生成:難道最近來的這么多事情都和飛玄有著莫大的關聯?這一想,連唐正自己都嚇了一大跳,趕緊找理由否決了。

    默默地吸了支煙,唐正呆呆地自問道:“飛玄,你到底藏有怎么樣的秘密呢?”

    與此同時,同是在wz市的趙錢也接到了翔鐵集團總經理張力給他的電話。

    電話的大致內容也是讓他盡量牽制住翔鐵的發展,事成之后會送他百分之一的翔鐵股份。

    這委實讓趙錢驚了一陣,也樂了一陣。可以說,趙錢完全可以說是一個純粹的有錢人。而一個有錢人最大的缺點也就是越有越錢,越希望自己有錢。百分之一的翔鐵股份不是一個小數目,對深知翔鐵勢力的趙錢來說,這是一個極其巨大的誘惑。正如這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一樣,自然也沒有絕對單純的有錢人。趙錢能讓自己有錢了整整20多年,并且還會一直有錢下去,不是因為他祖上留下了不計其數的錢,讓他難以揮霍干凈。而是全憑他有這樣的實力,不靠做生意就能讓自己掙到大把大把的錢。

    恰恰翔鐵看中的也就是他的這點實力——趙錢早些年用祖上留下的資產,在wz市數十家現今稍微有點規模的公司里都zhan有部分的股份,雖然不能完全的命令這些公司,但是要讓這些公司一起聯手去打擊一個對自己有威脅性的集團還是完全做的到的。

    想到即將在世界級的集團內擁有自己股份,趙錢得意地笑了,心中暗暗籌劃明天怎么去煽動那些公司的情緒去完成自己的“增財大業”。

    而在趙錢想盡詭計的同時,剛和唐正談完事宜的張翔又一次撥通了一個自己許久都沒敢去撥過的號碼。

    10秒后,在北京中南海某一高級領導的辦公室內,就響起了清澈的電話鈴聲。一個慈祥而充滿睿智的老者,帶著疲倦的神情接起了電話。而在這一瞬間,他的身體朝向了窗外。

    翔鐵集團總部,張力以“有機密事情相商”的理由,讓現在正是翔鐵董事的杰斯進了自己的辦公室。正如看到杰斯第一眼時張力所說的,這個不過二十一、二歲的毛頭小子干不出什么名堂。

    事實也正是這樣,在進入翔鐵的一個多月里,杰斯除了參加公司的一般性會議外,幾乎是無所事事。

    “面對我們這些人,他是不夠用的”這是張力在張翔面前說過的。

    平時張力并沒有和杰斯說過什么話,但今天張力卻非要和他說會話不可。看著一臉疑惑的青年,張力輕輕地笑了笑,顯得有些平易近人道:“哦,杰斯先生,你看你都已經來我們公司一個多月了,我都因為工作忙,沒能和你好好的談一談,真是抱歉地很啊。”

    杰斯臉上的疑惑之色顯得更加的明顯。他早在意大利的時候就從飛爾嘴里了解過張力的狡猾,到了中國在約翰的熏陶下,對這位一直協助張翔打下現在翔鐵天下的總經理也有了更深的認識。雖然他已經隱隱知道張力此刻一定有著某個陰謀在等著自己跳下去,但是在還不知道是什么的情況下,自己還是不要顯露太多才好。——約翰一直教導自己在明處要表現的極為幼嫩,而在暗處卻要多多的完成飛爾在讓自己來時定下的計劃。現今自己能取得小小的成功也是在讓他們放松對自己警惕的情況下完成的。

    “不敢,不敢,總經理先生找我,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杰斯用自己剛學會還不太熟練的漢語說到。
<!--中间广告位置-->
    張力坦然地點了點頭。

    “先前公司考慮到杰斯先生剛加入翔鐵,對公司內部一些情況不是很熟悉,公司里很多人也對你很陌生,怕在工作上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讓你獨立參與過什么重要的工作。”張力說到這笑了笑,繼續道:“但是杰斯先生在翔鐵這么久了,一定也有所察覺到,我們翔鐵是不會將任何有才華的人閑置的。”

    說到這,大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但杰斯還是等他說下去,看翔鐵又有了什么樣的陰謀。

    翔鐵放空自己的職位,已經是顯而易見地舉動了,要是自己也會這么對待一個意圖破壞公司內部的人員,不過難以理解的就是,張力現在說這么多冠冕堂皇的話,到底有什么樣的隱情在其中呢?杰斯一時沒能想通。

    不過他知道:這也并不是一個像自己這樣沒有太多處世經驗的人所能馬上明白的。

    如此的想,杰斯反而鎮靜了下來。

    “為了彌補以前的疏忽,順便測試杰斯先生你的個人能力,以及使你更快的增加工作操作經驗,公司決定在今段時間內就讓你去完成一項十分重要的任務。”張力神情變得異常嚴肅。

    杰斯配合地站了起來,“恭敬”地聆聽張力接下來的話。

    心里早早地就將張力一家上至80歲老母,下到8歲孩童問候了一遍。

    “由于今日來世界商業格局的動蕩……”張力悄悄看了下杰斯的表情,讓他很慶幸的是,杰斯在聽到這話眼角邊很明顯的動了下。

    “看來大哥沒有猜錯,開恩果然在中間也扮演了什么角色。”張力心底冷哼了聲,接著說道:“我們翔鐵也因為如此受到了不小的震蕩,為了盡快的解決問題,了解動蕩中的具體事情,公司上層經過商討決定,希望你可以著手調查,為公司獲取更多的商業機密。不知道董事先生意下如何?”

    張力和巧妙的轉化了“董事”兩個字,將杰斯規劃進了翔鐵,言下之意就是:你現在還是翔鐵的一部分,雖然你是第二大股東,但是卻還沒進入正規,況且讓你調查是公司上層的決定,你不答應也不行。

    杰斯一時難以應承,但也立刻沒有拒絕。

    在杰斯看來,翔鐵此刻的行為在明顯不過了:一來,明知道近段時間來,連同開恩在內的幾大集團都在享受黑勢力的打擊,叫自己調查不過是為了摸清底細,估量下各個集團的受害程度,適當的時候他就來一手,來一回火上澆油。這樣來,即便不能吞了幾大集團,也足夠讓他們難復元氣。二來,生怕這次事件會是幾大集團們的聯合演出,調開自己,等翔鐵集中精力對抗他們時,也無后顧之憂。

    也不管事實是不是這樣,但就這樣細細想來,張翔果然是深不可測。

    不過張翔即使你是千算萬算也定然不會知道那件事情。杰斯暗暗冷笑起來。

    尋思了下,覺得暫時敷衍下翔鐵他們也好,不說“將計就計”這樣的深層含義,表面上起碼也能放松那些老家伙對自己的警惕。

    “對,就這樣辦。”在心里有了注意,杰斯頓時徉做誠惶誠恐,對張力說道:“對于公司的安排我一定竭力完成,還希望總經理先生以后在工作上多多照顧啊。”

    “不敢不敢,你身為翔鐵的董事,職位在我之上,我那有資格照顧你啊。”張力笑道。

    真是只老狐貍!杰斯迷上眼睛,首次算是真正領教到了張力的厲害。

    起身,客氣地打哈哈道:“總經理真是客氣了。”笑了笑,告辭道:“沒什么事情,我也該去安排下事情了,好歹是我第一次做事。”

    話到此,也沒什么客套的了。杰斯轉身就向外走去。而在他轉身的一剎那,杰斯和張力的眼神變地冷酷無比。

    此時杰斯心里所想的就是:要盡快把這件事情向約翰叔叔匯報了。

    在那邊,張翔與那老者的話還在繼續。

    “小張啊,這件事情不好辦啊,對于你說的飛玄那方面的事情我還是知道點的,不怕向你透露,這其中牽制到了很嚴肅的問題,至于到底是什么,我就不好說了,不過你要記住,只要不是威脅到你的致命,你絕對不能狠下殺手。”老者的聲音顯得有些蒼老了,但卻不乏威嚴,讓人能想到他以前可能是軍人出身。

    而張翔在老者的面前就顯得小氣多了,剛才老者的一段話已經讓他隱約感覺到飛玄那方面一定隱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但是就這樣讓他放棄自己的決定卻是萬萬不可能,于是他帶有幾絲的撒嬌道:“伯伯,我也不會讓你太為難,只要你能讓中央那方面不要在我動手的時候妨礙我就好了。”

    老者,也就是張翔的伯伯,深深地嘆了口氣,沉思了會道:“這個不用你說,中央這方面也會顧全到的。”看來他對張翔的溺愛已經到了很深的地步,這也讓人對翔鐵集團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飛速的發展有了更一步的認識——這其中老者這面定然也是費了不少的氣力。

    老者有些語重心長地說道:“以前我是幫了你很多,但其中也大有想振興中華的想法,像鄧公說過的,一個民族想要振興,市場企業的振興是關鍵。事實也證明了這一觀點的正確性,近年來對翔鐵的扶植,在側面也帶動了國內企業的迅速發展,國民經濟穩步提高。不過民族振興除了經濟發展外還是不夠的,還需要太多的東西。而飛玄身上就有這樣的希望。哎……雖然還沒成功,不過還是很期待。”說到后面話已經變得像是自言自語了。

    張翔仔細回味老者的話,一時震驚莫名,意想不到扶植翔鐵,其中還有這樣的含義。正待想要再說幾句,卻發現老者已經掛了電話。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