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八章 張翔的反擊

第一部 第二十八章 張翔的反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幾日來,商界中開恩集團、田川財團、特西集團、約凱集團和華太集團都發生了巨大的變遷,而在黑道中又有“龍騰會”、“神歷幫”、“巨頭幫”、“三口組”、“稻花社”、“卡拉維機”和“斧頭幫”這樣的超級黑道組織在到處游走。特別是“龍騰會”和“神歷幫”更是出動了自己的經濟力量——楊氏集團和北美化工集團,使得本就窘迫的五的集團更是不堪。這顯然已不再是一般的黑社會爭斗,不少知情人士紛紛猜測:到底是誰有能耐可以叫“龍騰會”和“神歷幫”為自己大動干戈?

    而一切矛頭所指的正主,翔鐵集團總裁張翔此刻正有些疑惑地翻閱著手里的資料,輕聲自語道:“‘龍騰會’和‘神歷幫’,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想了許久,像是想的煩了。張翔便有些吃力地站了起來,走到了窗戶處,隔著玻璃望向下面。看著熙攘的人流和穿梭的車輛像螻蟻一樣渺小,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覺便在他心中萌發,并且一發不可收拾。

    是了,他一生所追求的就是這樣的感覺,為了它,他可以不擇手段,為了它,他可以犧牲一切,包括自己最愛的。

    一陣手機的鈴聲將張翔拉回了現實,他顯得有些疲倦地掏出手機,出聲道:“喂……”

    “喂,老張啊,我是老許。”

    “哦……老許啊!”張翔一改倦態道。說話的這人張翔并不陌生,他就是現浙江省的省長許福安。

    許福安干笑了兩聲,聲音顯得有些猶豫:“老張啊,現在事情有了些變化,可能那件事情我幫不了你了。”說完,又尷尬地笑了笑。

    因為來的很突然,也很出乎意料,所以張翔不由有些奇怪道:“你為什么這么緊張?是不是發生了什么變故?或者是遇到了什么麻煩?”

    許福安在那頭嘆了口氣道:“情況有點特殊,也容不得我細講,不過做為朋友的提醒你一句——那個飛玄集團背后后臺很硬,你千萬不要胡來,否則我也幫不了你了。”

    說著,許福安便匆匆地掛了電話。

    回到自己位子上,許福安點了支香煙,沉默不語。

    “哎,老張不是我不幫你啊,只是我也無能為力……”猛吸了口煙,許福安輕聲自語道:“沒想到啊,飛玄集團背后居然有中央的人為他撐腰。”暗暗擦了把汗,許福安視線又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份今天早上收到的來自中央某位高層領導的密信,神色一黯。

    張翔那方面自許福安掛上電話后就開始細細琢磨他話里的意思。

    其實許福安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張翔自然也是非常的明白:自己想通過省政府的勢力打擊飛玄集團的事情已經被飛玄所察覺,于是飛玄就找到了自己背后的那層關系,然而這個關系大到足可以讓省長都害怕。這樣說來的話,也只有中央里面了。

    張翔想到這不禁一怔。“看來用明的辦法對付飛玄是不可能了,為今之計也只好是利用地下力量了。”張翔面色冰冷。

    想不到飛玄居然有中央那方面的力量,不過他有我就沒有嗎?不要太小看了我的實力。這么多年下來,能讓一個公司成為集團,又讓這個集團成為跨國際的超級大集團,除了自己在黑道中有不少的朋友,自己組建了不少的地下勢力,有中央那位的支持也是一大原因。

    “飛玄,或許你的后臺很硬,但是我還是會讓你從這個世上消失,否則我心難安。”張翔的眼里閃爍著寒光。

    記得有一句話:記憶可能消失,但痛苦卻依然存在。

    的確,在張翔的心中,長久的16年以來一直徘徊著那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飛玄集團的存在,對于他來說,不是什么記憶的紀念,而是一份痛苦的存在。不消滅它,在張翔心底的那段痛苦也必然無法抹除,他的心也就會永遠陷入在無休止的悲哀里面。為此,飛玄集團非除不可。這已經成為刻不容緩的事情。

    但結果真的會這樣嗎?不讓痛苦記起,就成徹底抹殺痛苦的存在嗎?不知道,或許以后的張翔能告訴我們。

    又一個手機鈴聲響起,張翔有點心煩意亂地拿起來看了下——哦,是鐘菲的號碼。

    收斂起臉上所有的不快,盡量使得自己放輕松。

    “菲兒啊?!”張翔柔聲說道。

    “阿翔,怎么還在忙啊,你可是答應人家下午陪我去我爸那的,你不會是忘了吧。”鐘菲柔美的聲音在張翔耳邊響起。

    張翔頓覺心態平靜下來。是了,也只有鐘菲的聲音才可以讓這時候的張翔恢復正常。

    “知道了,我答應過你的哪還做不到,你現在乖乖的在家等我,我把事情和阿力交代下就來,嘔……”張翔連哄帶騙道。

    “那好,你要快點來哦。”鐘菲嬌聲道。

    “好啦,好啦……乖乖等啊。拜拜……”

    “拜拜……”

    掛上電話,張翔但覺嘴上一笑。鐘菲和他的關系是在上個月確定下來的,當時也經過了鐘靈集團總裁鐘馬的許可。

    這是自然的,在鐘馬看來,鐘靈集團能和翔鐵集團聯姻,對于兩方面來說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雖然張翔也有這樣的思想在里面,不過對鐘菲他是真的喜歡。因為在鐘菲身上,他能隱隱地看到了蕭菲當年的影子。當年自己對蕭菲的虧欠實在太多,為了這份虧欠他在這16年以來一直還是單身一人。(因為這,張翔還曾經一度被評為“90年代最大的鉆石王老五”)在看到鐘菲的那刻,他仿佛又一次看見了16年前的蕭菲。在那時起,他就下決心會把那份虧欠全都還給鐘菲,于是他幾乎對鐘菲付出了自己所有的愛。

    “蕭菲,你他另一個世界,還好好?”張翔望著半空中,呢喃道。

    突然他又沉靜下來,接而嘆了口氣,拿起電話對外面的秘書說道:“叫張總經理來我這下。”

    ***

    菱安集團少總唐正最近頗不平靜。國外的他是輪不到什么擔憂不擔憂,但是光是國內,<!--中间广告位置-->翔鐵集團和華太的爭斗,以及開恩集團、田川財團和特西集團等集團在國內的巨大變動,若影若無地還是給菱安集團帶來了少許的震動。

    自父親讓自己接任總經理一職,并把公司大小事務交托給自己。自己就背負起了整個公司的存亡。

    本來商界的爾虞我詐就讓自己有些力不從心,不久前飛玄集團的成立更是讓自己傷透腦筋。而今又遇上如此動蕩的商局,想來菱安的前景越是另人憂心了。

    雖說商場本就是風云變化,但是最近的情況卻是太不平凡了。桌面上,各大集團都是平靜如水,毫不見危機可言,然而背地里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他們恐慌不安。到底是什么讓他們如此呢?

    根據自己幾個在道上混的朋友說,現在中國乃至世界黑道格局也都處在緊張之中,許多有頭有臉的大幫派都是人人自危。

    這絕對不會是巧合,兩者其中一定有著緊密的聯系,但是這聯系到底又是什么呢?

    唐正為這傷透了腦筋。

    現在wz市凡是大的公司都陷于惶恐之中,自己的公司也是這樣,但是收到的消息說,飛玄最近卻是出奇的鎮定,前不久招聘人手后,這幾天正在有條有序地忙碌著調整內部結構。

    說到飛玄集團還真是神秘非常,從開業至今一直沒人見過王天所說的總裁的影子。外界一直懷疑飛玄的總裁其實就是王天,而王天造一個總裁出來不過是為了引起媒體關注。

    自己的看法并不是這樣,以王天wz市之些年來的出世之法,他絕不會這樣。從始至終,他有一種感覺,那個一直在王天身邊的孩子一定有什么名堂。

    “飛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唐正嘆道。

    “少總,翔鐵集團總裁張翔先生給你的電話。”總經理助理手持話筒,驚慌地向唐正匯報。

    這也讓唐正吃驚不小,在自己印象里,并不認識張翔啊,哪怕是翔鐵的上層領導也沒有,那么張翔找自己會有什么事情?

    狐疑地看著一眼助理,唐正接過電話警惕地問道:“喂,張總裁嗎?我是唐正。”

    “唐正,我知道你。”電話那頭的話讓唐正更是吃驚不小,看來翔鐵并非自己想的那樣,山高皇帝遠,不會關心一些小公司的事情,他時時都在注意一些有機會影響到自己地位的公司集團的動作。翔鐵,果然不可小視。唐正心中暗想,聽張翔繼續說下去。

    “我想,以你的聰明才智,一定已經注意到了最近的一些不寧靜。”

    “果然和這事情有關。”唐正心中一怔,嘴上卻說道:“那是自然了,像這樣的大事,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問題……”頓了頓,唐正道:“莫非張總裁今天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張翔明白唐正早已知道自己目的,卻不說破,哈哈一笑:“唐總經理,好聰明。”

    這一話卻是雙關,唐正聽出來了,含糊地笑了笑道:“張總裁客氣了,不知道張總裁需要我做些什么?”

    張翔贊許道:“你看出來了?”

    “那是自然,我菱安集團平時并沒有和翔鐵有任何的往來,今天有幸張總裁親自打電話給我,除了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們這樣的小公司去做以外,我還真的想不出有其他別的理由。”唐正道。

    “你果然和情報上說的一樣。”張翔也不隱瞞,“不錯,我的確有一件事情需要唐總經理幫忙?”

    “幫忙不敢,但有一點我要講清楚,雖然我菱安集團不是什么大的集團,翔鐵也可以輕松就將菱安碾滅,不過,菱安也還不會墮落到要聽翔鐵命令的份。”唐正語氣凜冽道。

    “唐總經理不要誤會。”張翔也不生氣,不慍不火道,“我們是正當的交易。”

    “哦,那不知道假如我完成了張總裁所說的,我菱安集團會有什么樣的好處?”唐正問道。

    “呵呵,唐總經理和我都是明白人,你的想法我也很清楚,只要這次你能按我說的去做,我翔鐵集團力保你菱安集團坐首wz市,并且自己不會插入任何勢力。”張翔淡淡道。

    這一誘惑果真不小,只要是商人聽了必然心動,何況唐正這樣一個年輕氣盛,事業心極強的人呢?

    唐正幾乎是馬上回答:“好,成交!不知道張總裁讓我菱安集團幫你做什么?假如我菱安力所能及的,一定完成。”

    張翔聽了,大叫一聲爽快,哈哈道:“其實唐總經理完不成也沒關系,我只要你起個牽制作用就好了,況且這件事情以你的文治武功是很容易完成了。”

    這下唐正到奇怪了,暗想這樣好的事情不會就這樣輪到自己,恐怕這事其中一定有什么隱情。

    張翔仿佛感覺到了唐正的疑惑,出聲道:“我只要菱安集團在wz市為了牽制住一個公司就好了。”

    這到不難,不過以翔鐵的實力居然需要自己去牽制哪個公司,那個公司一定是不簡單。但是在wz市并不可能有哪個公司能有這份能耐啊?況且,也不可能有哪個公司敢大膽到去招惹翔鐵啊?

    唐正心中更奇怪了,問道:“哦?那不知道是哪個公司?”

    “飛玄!”簡單的兩個字中充滿了張翔無限的恨意。

    聽得唐正也是一驚:“飛玄?”

    “不錯!正是飛玄集團。唐總經理只要盡可能牽制住他的發展就好了,以后的事情就由我自己解決。”張翔有些恨恨道。

    唐正突然想到翔鐵最近正和華太矛盾不斷,恐怕為此翔鐵暫且無法顧全飛玄。雖然不知道翔鐵和飛玄有什么矛盾,但是假如遏制住飛玄,對菱安集團卻是大大的好處。如此說來,即便沒有張翔的應諾條件,對于菱安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唐正盡量使自己鎮靜下來道:“事情我已經明白,但是我還是有疑慮……”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