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七章 五大集團的決心

第一部 第二十七章 五大集團的決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黑幫的勢力是會讓企業膽戰心驚的。歷史中,想是中國國民時代的“洪幫”、“青幫”無一不是對當時所在地,所在國家造成了巨大的影響。好說企業是怕政府的,這也不加,然而政府方面大多數還是要正大光明地來的。黑幫并不這樣,他們習慣的就是在你背后來一刀,或則利用各種讓你心寒的手段,一點一點地消磨你的意志,達到自己消滅你的目的。

    小的黑幫還好說,頂多只會利用黑道的手段干擾你的生意,襲擊你的職員,破壞你企業的正常次序。但是大的黑幫便不再如此簡單。

    一般來說,大的黑幫都已經有了“跨國”的勢力,而在本地有著舉足輕重的力量,對付你小的企業就簡單了,他們只要在本國就一舉消滅你,大的也好辦,他會不間斷的讓自己所有的勢力發揮作用,讓你不厭其煩。然而情況并不會只是這樣,大多數……不,是所有有分量的黑幫,都會建立起自己的經濟力量,這不僅是在作秀,讓媒體和政府知道自己的合法化,也一部分是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有經濟,才有動力嘛!

    很多大的黑幫在建立了自己的公司集團之后,再加上自己的扶植,很快就會讓他們壯大起來。所以,黑幫控制下的集團都是一批勢力非凡的集團公司;但凡一些大的集團,也都會有著一個大的黑幫在暗中支持自己。

    事實正是這樣,像開恩集團、田川財團、特西集團、約凱集團和華太集團都是有著這樣的可靠背景。

    反回來想,像是“龍騰會”和“神歷幫”這樣的大黑幫自然也有著龐大的經濟脈絡,正也正是讓五大集團驚恐的地方。

    德國柏林一座豪華別墅里

    柏特西一邊饒有興趣地撥弄著自己食指上那個碩大的戒指,一邊對站在自己左側的潔娜沉聲說道:“讓你調查的事情有沒點眉目?”

    “大致已經清楚了。”潔娜道,然后繼續道,“根據多方面收集回的消息,‘龍騰會’和‘神歷幫’在各地的力量都已經相應的運動起來,你知道,他們的勢力是很強大的,所以我們五大集團在各國的勢力都稍微的受到了點沖擊,但這是無關緊要的,最重要的還是他們已經聯手,利用自己手上的楊氏集團和北美化工集團打壓我們的經濟,在此上,我們在各地的公司都蒙受了巨大的損失,特別是在我們正在緊急整頓的情況下,受損的程度更是重大……”潔娜頓下來看了看柏特西,據她跟柏特西多年下來的了解,這時候他一定會有話要講。

    果然,柏特西追問道:“就憑‘龍騰會’和‘神歷幫’的實力是絕對不會有這么大的影響的,是不是還有什么勢力的介入?”

    “不錯,調查中發現,其中除了‘龍騰會’和‘神歷幫’外,還有美國的‘巨頭幫’,日本的‘三口組’,意大利的“卡拉維機”以及中國的‘斧頭幫’也都在紛紛卷入這場大戰。”潔娜道。

    柏特西笑著咋咋嘴道:“看來這些混蛋都穩不住了,也好就讓他們各自混戰下去吧。”

    “很遺憾的告訴你,”潔娜道,“至今為止,我還沒收到他們有任何摩擦的消息。”

    “什么?!”柏特西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那他們在干嗎?去參加幫派選秀大會?”

    潔娜笑了起來:“當然不是毫無動靜了,正如你所說,憑‘龍騰會’和‘神歷幫’是絕對不能把我們五大集團怎么樣的,所以他們的辦法很巧妙,在對待開恩集團、田川財團、特西集團和華太集團時采用的是騷擾,打壓政策,但決不與之發生沖突,而約凱集團就沒那么幸運了,因為是在‘龍騰會’和‘神歷幫’總部所在地的關系,‘龍騰會’和‘神歷幫’也對他特別照顧,除了剛才說的手段更強烈些外,他們還收集了約凱集團多年來的一些違法證據,并將這些送到了聯邦調查局,所以現在約凱集團內部一片狼藉。”

    就在潔娜剛說到“龍騰會”和“神歷幫”收集了約凱集團多年來的一些違法證據,并將這些送到了聯邦調查局的時候,柏特西就差點背過氣去,驚得目瞪口呆,嘴中喃喃自語道:“好家伙,真夠黑的。”突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對潔娜道:“快快,等下你就我們這些年來和那個團體來往的有關資料一一處理干凈。乖乖,萬一‘龍騰會’和‘神歷幫’也對我們來這一招,我還不被聯邦的那群家伙撕了啊。”

    看到自己心儀的男人雖然位居首位,依然無法擺脫多年前的稚氣,潔娜笑了笑,心底不由懷念起自己和柏特西留學時的事情。雖說那時沒有這樣的地位,但卻是自己覺得最幸福的時刻。反倒是現在,整天與陰謀打交道,又要為利益奔波,自己和柏特西還要因為家族的原因無法在一起。

    這是一個悲哀!

    “哦,潔娜,你繼續念下去吧。”柏特西稍稍恢復過來道。

    “恩。”潔娜也被從緬懷中扯回現實,目光一收,面色如水地說道:“‘巨頭幫’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對約凱集團的生死不顧,反倒東奔西走地不知所謂,其他三大集團和他們的勢力自己還忙不過來,當然也就不會理會約凱集團的生死。”

    “哦?你不是說只是一般的騷擾和打壓嗎,怎么還會‘忙不過來’?”柏特西道。

    潔娜嘆氣道:“你最近都和那個團體研究應對的事情,當然就不知道那些事情了,其實我們特西集團現在也是很艱難的,你知道,我們大大部分生意都在歐洲和美國,可以說,美國的整條商務線都已經被掐斷,歐洲的那條也是困難重重……”

    柏特西這才知道潔娜的艱辛,不僅對她抱以歉意的眼神。

    潔娜感受到了這份情義,輕輕一笑。當年兩人的濃濃愛意又一次充滿整個房間。

    ***

    潔娜收起柔情,再次恢復了冷漠,平靜地問道:“你和那個集團商量了那么久,有沒商量出個什么權宜之計啊?”

    柏特西聽了后略有些煩躁地站了起來,眉頭<!--中间广告位置-->緊皺道:“計策到是還沒有,不過必要的時候我想我可能用到那個團體……”說著,柏特西重重地嘆了口氣,“哎,父親建立起來的勢力終于要有動用的時候了。”

    “你不是準備讓我們一直去處于被動中吧?”潔娜道。

    “那有什么辦法?為今也只有這樣了。”柏特西滿是無奈道。

    潔娜自然知道柏特西的憂慮,一旁提醒道:“你就沒想過向幕后的那只手出手?”

    柏特西一怔,失聲道:“你是說……”看到潔娜肯定地點頭,不由陷入沉思。

    過了許久,柏特西從沉思中走去,像是下了什么決心,轉頭看見潔娜滿是期待地看著自己,終于走向身前的那臺可視電話。

    日本東京田川財團總部一秘密地下室內田川惠康著急地吩咐手下的幾個人。大致地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真正的地下情報中心:不到30平方米的地方,并排是4臺高容量的計算機,4個年輕的男人正在飛快地彈動自己的指尖,保持計算機的快速運轉。田川惠康就一個人站在他們身后,滿臉是汗。

    隱約可以聽見他低聲催促的聲音:“快點快點,一定要給我查清楚他們會在哪下手?……”

    于是那四個操作員便更是賣力的動起來。

    這時一個電話打斷了田川惠康煩躁的心情。

    他接起電話,粗暴地喉道:“八噶,不知道我在工作嗎?”

    “惠康君火氣很大嗎?是不是一夜沒睡啊?”電話那頭慢悠悠地說道,毫不介意田川惠康的粗魯。

    田川惠康馬上聽出是“三口組”老大田川秀臣的聲音,態度一下子緩和下來,柔聲說道:“是秀臣君啊,哎,你也知道我最近是麻煩了,你那方面又沒有進展,我只好自己多努力點了。”

    聽到著,田川秀臣也是非常的無奈:“‘龍騰會’和‘神歷幫’黑道方面的進攻我自然是可以幫你擋下來了,但是他們打壓經濟我就很難辦了,況且最近‘稻花社’知道我的行動后,又是虎視眈眈,我不得不防啊。”

    田川惠康聽出了田川秀臣語氣里的酸楚,便出聲緩和氣氛說:“有沒收集到我想要的資料?”

    “有是有,但是麻煩的就是不是很具體,很凌亂沒有頭緒。”田川秀臣遺憾地說道。

    “那你有什么看法?”田川惠康問道。

    “我懷疑這會是一個陰謀,但是又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具體哪里也不太清楚,不過,反正會很危險就是了。”田川秀臣皺著眉頭不太確定道。

    田川惠康不再說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田川秀臣說:“或許只有和開恩聯手一搏了。”

    田川秀臣吃驚出聲:“哥,你……”

    這一聲哥就完全暴露了他的真實身份,田川秀臣真是田川惠康的親生弟弟。原來田川惠康的父親在世的時候就看出了黑道勢力對企業的影響,所以就建立了“三口組”,在其父死后,便按照他們兄弟的個性,分別讓他們管理了田川集團和“三口組”,以便讓他們兄弟互幫互助,使得各自在事業上蒸蒸日上。

    “秀臣君,不必再說了,我已經下定決心。”田川惠康不容置疑地說道。

    天川秀臣終于停止了自己企圖阻止的話。

    中國上海華太集團總部趙忠正因為最近‘龍騰會’和‘神歷幫’在大陸的黑道勢力連續騷擾自己,打壓自己本來就不穩定的經濟,而忙地焦頭爛額,剛剛又有消息傳來翔鐵最近又在不斷的活動,吞了自己一家分公司不說,還以自己在中國企業界的領導地位,迫使幾家和自己有商業來往的企業中斷了和自己的交易。

    這時華太的常任總經理華同急急忙忙地闖了進了,手足無措道:“總裁不好……不好了……”

    趙忠皺了皺眉,強壓住內心的惱火,訓斥道:“什么時慌慌張張的,華太還沒倒!”

    華同頓時被這話震地心驚膽戰,小心道:“剛收到來自美國的消息,幾家和我們有業務來往的公司突然終止了合約。”

    又是這樣的消息!趙忠突地從位子上跳了起來,怒不可遏地喉了起來:“搞什么!你們都吃屎了啊,怎么會讓這樣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

    華同嚇得不敢動彈,低著頭聽趙忠訓斥。

    “翔鐵,翔鐵……難道你一定要搞垮我才寬心??好!你來硬的,那就不要怪我了。”說著,趙忠冷冷地笑了起來。

    剛抬頭的華同看到趙忠的冷笑,驚得又一次低下了頭:“媽呀,就是這笑容,不知道他又要搞出什么變態的事情了。”

    趙忠沒有看出華同的想法,冷冷地問道:“‘斧頭幫’那方面有什么消息嗎?”

    華同惶恐地思索了下,又惶恐地說道:“還沒有,不過根據那里的聯系人來的消息,‘斧頭幫’并沒有取得什么效果,你也知道,‘龍騰會’和‘神歷幫’那些人是,‘斧頭幫’一來他們就走,‘斧頭幫’一走他們就來的。”

    趙忠自然知道這些,所以語氣中頗有些無奈地說道:“說說我們的七條商道還剩下幾條吧?”

    華同一聽,但覺自己額頭已漸漸滲出汗來,吞吞吐吐地回道:“美國、歐洲、日本和新加坡的四條已經全部短了,而在中國過內的和去俄羅斯的也因為黑勢力的打擊,變得極端艱難。現在唯一還存在的就是東南亞的了,可是前幾天由于翔鐵的關系,東南亞各國的幾乎所有公司都拒絕和我們的生意。可以說……我們現在根本就,沒了什么商道。”

    說完這些,華同覺得自己脊背后都涼颼颼的。看來流了不少的汗。

    趙忠雖然知道情況很惡劣,但卻沒想到惡劣到這樣的程度。心中一痛,一股悶氣憋在胸口久久難以吐出。

    終于,他重重地將這口濁氣吐了出來,神態堅決的抓起工作桌上的可視電話……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