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六章 五大集團危機四伏

第一部 第二十六章 五大集團危機四伏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美國紐約某一個郊區的秘密會議廳里

    “哈哈,楊先生的生日宴會我一定會到。”說話的是個身著一件古怪的黑色長袍,大約60歲左右的白人。如果你要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在這間寬大的大廳里幾乎有一半的人都是這樣的著裝。

    “能請到雷先生也是我們的光榮。”說話的這個人正坐在雷塔旁邊的沙發上。他是一個看似極為年輕,身著黑衣的男人,在他的旁邊擁立著許多和他著裝相似的大漢。而這些正是適才著裝不一的那余下的另一半。隱隱地在那個年輕人的眼神中看出有著一份飽經滄桑的意味,這是讓不少身具智慧的老者都望塵莫及的。

    “我大哥順便讓我給雷先生帶句話。”年輕人繼續說。

    “哦。”雷塔神色一怔,出口道:“不知道楊先生還有什么事情?”

    “是這樣的,我大哥的一個朋友遇上了點小小的事情,他自己又不方便親自顯身,所以需要雷先生的鼎立幫助。”孫亮道。

    “嚴重了,楊先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楊先生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需要用到我的地方盡管說。”雷塔豪爽地說道。

    孫亮眼睛一瞇,心底暗罵道:“說得好聽,還不是有事情求我大哥,否則得話,你屁都不會響一個。”想歸想,孫亮卻不敢把這話說出來,笑道:“看您說的,其實也沒什么的,我大哥都交代清楚了。”說著,孫亮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塌的資料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道:“我大哥說,只要雷先生依照上面說的那樣做就好,同時我大哥還要我告訴雷先生,這次事情過后,他會答應雷先生那件事情,以做謝意,”

    雷塔聽完最后一句,頓時笑開了顏,這句正是自己最想聽到的。同時拿起桌上的資料,輕輕地瞟了幾眼,嘴上呵呵道:“那就麻煩孫先生替我謝謝楊先生了,他交代下來的事情,我一定竭盡全力。”

    孫亮也呵呵笑道:“雷先生什么話嘛,大家不過是互幫互助罷了,談不上什么謝不謝。好了,我也該回去和我大哥匯報下了。”

    雷塔也不挽留,笑道:“那我就不送了,孫先生慢走。”

    話剛說完,就見孫亮起身先和雷塔客氣地拱了拱手,然后帶著手下一票人向大門處走去。

    等到孫亮真正走后,雷塔收斂起臉上的笑容,略有些驚異地翻著手里的資料輕聲自問道:“這個人會和姓楊的有什么關系呢?怎么會可以使得姓楊得為了他答應那件事情?恩,看來得要好好去查查他的底細了。”

    雷塔招呼身后的一個幫眾過來道:“去通知下副幫主、四大護法和五大會主來我這,就說有很重要的事情商量。”

    幫眾面無表情地應聲,匆匆離去。

    孫亮一群人開著車離開了雷塔總部處。這才發現,原來那里居然會是一處模仿英國古典式的城堡:一個城樓大門,面積大約100多畝,高大約20來米,不可謂不雄偉壯觀。而最醒目的是在城堡頂處的一面巨大的旗子。這是一面長寬4米左右,藍色底面,居中有一只古怪拐杖的圖形。而這個圖形若在七八十年代,是會叫無數人尖叫的。這就是“神歷幫”的旗幟。

    孫亮轉身看了一眼身后那個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城堡,想:“有了‘神歷幫’的幫助,再加上各處堂主們的行動,這件事情看來已經是十拿九穩了。不過大哥難道就因為那個小家伙是少主的朋友就這樣幫他?我看以大哥的性格是不會的,看來,這其中一定還有什么看不透的東西。”

    美國芝加哥“巨頭幫”總部

    查理德一邊叼著支雪茄,一邊手里拿著只手機,兩腿架在書桌上,背靠著轉椅,樂呵呵地說道:“哈哈,是的是的,他剛才給我打電話了。”

    手機那頭也是滿是笑意:“那你沒答應他什么吧?”

    “那是自然了,楊先生你的面子我還要給的,雖說我和他有些往來,但是他得罪了你,我也就幫不了他了。”查理德道。

    “得罪說不上,不過我有個朋友遇上了點麻煩,需要他的一點配合。本來也不敢勞駕查理德先生你的,不過我剛才突然想到,他一遇上點什么事就找你,所以怕等下你不知道,和我發生點什么誤會,傷了和氣,于是就打個電話給你解釋下。”楊老大道。

    “原來這么回事啊,那要不要我也幫你一把?”查理德道。

    “不用不用,本來就是小事嘛,怎么還敢勞駕你,有我和‘神歷幫’就能解決了。”楊老大推辭道。

    “那也好,以楊先生你的實力,再加上‘神歷幫’的幫助的話,那自然是馬到成功,不過楊先生萬一遇上了什么自己難以處理的事情,也不要客氣什么,用得上我的話,盡管說就好了。雖然我‘巨頭幫’也沒多大實力,但是好歹也是份力量,是吧。”

    楊老大心里冷哼一聲:“哼,說得好聽,只要你不來搗亂,我還有什么事不好處理。”但嘴上卻客氣地說道:“一定一定,那我就不打擾你了。”說著等到了查理德掛了機,自己也掛了機。

    楊老大身邊的一個黑衣男子貼近他詢問道:“大哥,接下來怎么辦?”

    楊老大沉吟了片刻,沉聲說道:“按計劃進行。”這時看清楚了他的臉,原來楊老大赫然就是楊俠的父親,楊昆。

    查理德那頭等楊昆掛了機,用力地一腳將擱腳的桌子踹到了地上,站起身,臉色猙獰地罵道:“媽的,什么東西!居然敢來威脅我?現在要不是看在你有‘神歷幫’和你站在一條線上,我早叫人去端了你老家了。”

    氣歸氣,狠狠地吸了幾口雪茄后,查理德將雪茄持在手上,冷聲道:“還不是怕我知道了你和‘神歷幫’間的秘密?嘿嘿,你越是怕,我就越要知道。”查理德冷笑起來,手不由伸向他身邊的臺式電話。他平時就是用它下命令的。

    ***

    美國華盛頓某郊區別墅里

    一個剽悍的黑人走進書房,恭敬地站在一旁。

    這時,正站在窗戶邊<!--中间广告位置-->上若有所思地基理·約凱出聲問道:“叫你打聽的事情有眉目了嗎?”

    黑人恭敬地回答道:“大致都已經明白了。”看見基理·約凱示意自己繼續說下去,便放開道:“根據我派遣的手下從華盛頓、紐約、芝加哥和底特律等地方收集到的消息,‘龍騰會’和‘神歷幫’已經全面開始行動,并且不只是美國,倫敦、多倫多、東京、上海以及柏林等處有關‘龍騰會’和‘神歷幫’的勢力也在迅速活動,還有最新的消息……”黑人突然停了下來,有些沉默不語起來。

    “還有什么?難道還有比這更壞的消息。”基理·約凱有些吃力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來。

    “翰克那家伙來的消息,‘巨頭幫’最近也是頻頻活動,我怕……”黑人又一次止了聲。

    基理·約凱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他自然知道“巨頭幫”絕不會為了自己而去得罪“龍騰會”和“神歷幫”,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巨頭幫”和“龍騰會”和“神歷幫”站到了一起。

    基理·約凱咽了口口水,喃喃道:“看來他們是傾家而出啊,幾乎調集了所有的勢力,想……”頓了下,基理·約凱問黑人道:“有可靠的消息證明他們是沖我們來的嗎?”

    黑人搖搖頭道:“沒有,不過據中國方面的線人匯報,最近翔鐵集團也在頻頻活動,并且都是采用經濟手段。”

    “翔鐵?”基理·約凱嘀咕了句,仿佛有點明白地吩咐黑人道:“你可以下去了,你的錢我已經匯到你帳戶了,好好干,我不會虧待你的。”

    “謝謝老板!”黑人面色平靜地說道,然后出去了。

    基理·約凱眉頭緊皺地將所有的資料一一分析,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似的,起身走向了那部可視電話。

    意大利多倫多開恩集團總部

    “情形就是這樣,自從85年‘龍騰會’把勢力插入了意大利,經過多年來的潤色,已經徹底的融入了意大利黑幫中,并且由于他是一個華人組織,所以規模不可謂不大,不少華人出錢支持他的存在,一來是他們所說的‘民族尊嚴’,二來是想尋求保護。”飛爾詳細地將所知道的一一向瑞克報道。

    “莫拉比那方面怎么說?”瑞克細想了會兒,出聲問道。

    “還能怎么說,哎……”飛爾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憤憤地說道:“平時一有好處那么盼你來找他,現在一說到和‘龍騰會’干上他們就不愿意了,說什么自己勢力太小,哼,我看還不是怕自己傷筋動骨,影響以后的擴展。”飛爾說到這又是一臉的憤恨,平時鎮靜的形象蕩然無存。

    “不能花錢解決嗎?”瑞克說這話有兩層意思,一是花錢解決“龍騰會”,二是花錢買通“卡拉維機”。

    飛爾自然馬上聽明白了,為難地說道:“恐怕很難,‘龍騰會’那方面很明顯是受了別人的主使,這不會是點錢就好解決的,‘卡拉維機’那方面你也知道莫拉比那混蛋的習性,他一貫欺軟怕硬慣了,這會叫他打場大仗,很難很難。”

    飛爾和瑞克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來,仿佛蒼老了許多。

    “哎,看來非要動用那層的力量了。”瑞克也顯得非常無奈。

    飛爾聽瑞克這么一說,吃驚不小,失聲道:“動用那層力量?不行!你可是知道他們一貫手段的啊?!”

    “那有什么辦法,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一手建立起來的事業一下子就毀了啊!”隱隱地看見瑞克的手背已經在他指甲的扣入下,鮮血殷殷。

    “或許還有辦法……”飛爾遲疑了下,看見瑞克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滿了期望,一時心中痛了起來,他何曾見過哥哥有這么酸楚的時刻啊,就算是開恩處建的時候,也沒艱難到這種地步。于是,他強忍住了內心的悲憤之情,說道:“只要找到他們后面的主使者,將他一舉摧滅,‘龍騰會’自然也就不攻而破。”

    “這談何容易啊!”瑞克嘆了口氣,“既然他可以主使像‘龍騰會’這樣的幫派,那他自己的實力也不會差到那去。”

    “他的實力是不差,但是他還是忽略了一點。”飛爾眼中兇光閃閃。

    瑞克太起頭,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飛爾身上。

    “根據我分析,這一切都是由翔鐵集團一手策劃的,他先以‘阻擊內幕’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妄圖引發我們五大集團的混戰,即使不成功,也至少會間離了開恩,然后再個個擊破我們。我猜的沒錯的話,他一定是買通了一個大的黑道組織,先對我們進行打擊,自己則從經濟上入手,徹底打垮我們。”飛爾道。

    “他有必要這樣大動干戈嗎?”瑞克遲疑道。

    “有!哥哥難道你不知道翔鐵的眼里是揉不進一顆沙子的嗎?況且在‘阻擊戰’中,五個有四個都已經元氣大傷,他現在不傾力把我們一舉消滅還等到什么時候?”

    “恩。”瑞克聽得頻頻點頭,道:“那以你的意思是?……”

    “以我的估計,田川財團、特西集團、約凱集團和華太集團現在一定也在遭受和我們一樣的處境,只要能將他們聚集在一起,再全力釋放我們在翔鐵內部的那顆炸彈,我估計消滅翔鐵不會只是夢想。”飛爾肯定地說,額頭的皺紋也綻放開來。

    “那就由你一手去辦吧。”瑞克說道,然后輕笑了下,嘆氣說道,“看來我還真是老了啊。”

    飛爾聽了也是笑了笑:“誰說不是呢,想想我們當年一起開創開恩集團也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哎,打完這一仗,我也想退休去休息休息了,畢竟這事業還是他們年輕人的。”飛爾的言下之意就是要在這次危機過后徹底把所有的生意都叫給杰斯。

    本來這是件喜事,應該說,每一個集團的權利轉接儀式都是值得高興,但瑞克卻是有些擔憂地嘆道:“但愿杰斯能在這次實踐里成長一些,這樣的話,我也可以安心的去菲律賓度假去了。”

    飛爾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