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五章 塵埃落定

第一部 第二十五章 塵埃落定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柏特西的舉動絲毫沒有對飛爾接下來所要講得話產生任何的影響。要說在陰謀上,年輕的柏特西怎么也不是飛爾的對手。

    饒有興趣地看著柏特西荒唐的行徑,以及其他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飛爾打趣說道:“看來柏特西先生現在的興致很高嗎?那我也就長話短說了。你放心,我會盡量不打擾到你的私人時間的。”

    飛爾的一席話引來了趙忠三人一陣干笑。緊張的氣氛有些緩和下來。

    柏特西猶如未聞,并沒有放松對潔娜的侵略,背對著屏幕。一眼望去,卻是忙得不可開交。

    飛爾也不在意,輕笑一聲,既而平靜下來:“大家在看到網絡報道的時候,有沒想到一個問題?”飛爾把目光在屏幕上幾人的臉上一掃,見三人都是一副茫然的樣子,便繼續說:“為什么一些消息早不發晚不發,偏偏在我開恩集團剛剛在翔鐵內部站穩腳跟的時候出現?這些消息媒體查了近兩個月都不見眉目,為什么突然就有人為他們提供消息?當時的內幕連你們都知道的甚少,為什么會有人知道的這么清楚?他會是誰?他報道內幕卻不是為了金錢——消息都是免費提供的,不是為了名譽——根本沒人知道他是誰,那他揭露這些到底有什么目的?假如開恩和四大集團開戰,又會對誰最有益?”

    一個個疑問在飛爾嘴里吐了出來,每一個都不是無端的猜測,而是合理的邏輯推理,這使得趙忠三人臉色突變,一聲不響地沉寂下去。

    要說他們沒有飛爾那樣玩手段的能力,這是實話,但是就此說他們都是草包那就大錯特錯了,支撐著那么大的家業在商場翻滾了十幾個年頭的他們,每一個都不會是等閑之輩。或許本來被一些事情迷惑住了眼睛,現在經飛爾一提點,一個個頓時清醒過來,意識到事情的復雜性。

    “這么說,這會是翔鐵的陰謀了?”趙忠小心的試探問,他現在最怕的就是聽到“陰謀”兩個字,上次的阻擊戰中他是最慘的一個了,其他人大不了在自己國家慢慢養傷,但自己就沒那么輕巧了,要明白,在中國畢竟翔鐵還是老大。不是有句話嗎?——“趁你病要你命”,華太集團就差點被翔鐵要了命。

    柏特西那頭也停下了身下的運動,他咬著潔娜的耳垂小聲說:“你說這會不會又是老狐貍的陰謀?”

    潔娜被柏特西弄得滿面春guang,氣喘吁吁地應聲說:“也說不準,但是細細想下來的話,翔鐵的可能性大一些。”

    話剛說完,嘴唇又被柏特西吻住了。

    飛爾下面的話,也證實了潔娜的看法。飛爾說:“除了翔鐵集團之外,我也說不出另外一個人選了,況且要說阻擊當時能清楚知道所有過程的,唯有一直操作對抗我們的翔鐵了。你們也應該知道了,我的侄子杰斯正式在翔鐵集團內部擔任了董事一職,并且據他透露來的消息,他已經掌握住了翔鐵內部一部分勢力。假如我猜得沒錯的話,我想一定是翔鐵想故意挑起我們五家的爭斗,讓我開恩集團無法在他內部有所作為,也可以隨便削弱我們五家對他有敵意的勢力。”

    一席話下,趙忠三人便陷入沉思,開始仔細衡量飛爾話的真實性。

    飛爾也不著急,不緊不慢地吸了煙,他相信這幾個人一定能看得明白。再看瑞克,此刻他已經站起身來。

    飛爾疑問地看向他。

    瑞克搖搖頭說道:“這件事情有你處理我就放心多了,你該怎么辦就怎么辦,下午我會讓秘書把下任書送過來的,哎,我清福還沒享夠,還想多點這樣的日子啊。過幾天我可能會去趟中國……”

    飛爾靜靜地聽瑞克講:“雖然有約翰在,但我還是放不下心啊。”

    一個念頭在飛爾腦中迅速閃過:“哥哥要出山了。”

    “這里就靠你了,我要先去休息下了,哎,人老了哦……”瑞克微笑著,對飛爾抱怨了句,開門出了會議廳。

    在開恩這個闊大的會議廳內一下子就只剩下了一個人,原本的空曠感,此刻更是顯露無疑,讓人的心和他一同共鳴。

    回過頭來,看見田川惠康、趙忠和基理·約凱都已經從沉思中回過神來,連柏特西也從粉堆里出來了,現在正一臉肅然地端坐在椅子上等待飛爾繼續未說完的話題。

    飛爾久而不語,最后像是下了什么決定似的對四人說道:“想必大家都已經想通了其中的關系。”

    四人不由點點頭,田川惠康說:“明白當然是明白了,為了大家的利益,我可以保證我田川財團不會對貴集團發動什么策略,不過,開恩對我們田川家的‘好處’我會永遠記得的。”

    “我特西集團與田川同進退。”柏特西出聲說。

    “我約凱集團也是。”基理·約凱附和說。

    “還有我華太集團。”趙忠不甘示弱接口說。

    飛爾一直冷冷地看著四大集團表態,這樣的結果是他一早就料到的。他也并不慌張,只當他們說的是耳旁風,一字一句慢慢地像是喃喃自語道:“假如能將計就計,重重的回擊下翔鐵,那會是什么樣的情景呢?”

    “說得好聽,我們拿什么回擊人家?而且我還怕某些人會和第一次一樣,把我們賣了我們還不知道呢?”柏特西滿是嘲笑地說。

    田川惠康、基理·約凱和趙忠表示同意地對飛爾的話嗤之以鼻。

    飛爾不慍不火地將手里的雪茄在手指上轉了幾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信不信由你們,我是絕對不會逼大家的。”說話間,流露出無比自信的神情。

    四人心中一凜,要說話可以有假,但說話時流露的神情和眼神中的銳利卻是怎么也無法裝出來的。一下子,他們對飛爾的話又信了幾分。

    就在這時,基理·約凱的私人手機響了起來。這部私人手機是自己專門為有重要事情準備的,這時它響起來,難道有什么重要事情?<!--中间广告位置-->

    ***

    基理·約凱也顧不得是在許多人得面前,掏出手機,接通。

    要說這部手機可以說是約凱集團得功臣之一。它至今只響過三次,兩次是又對頭集團買通黑幫準備打垮自己,好在自己及時知道,給那位打了電話才使得集團轉危為安,并且將計就計,削弱了對頭們得力量。還有一次是日本得田川財團準備在美國尋找合作商,自己也是在這手機的提醒下,趕在對手們前面點聯系上了田川惠康。最后兩次也都是原美國第一大集團“微茨集團”妄圖派殺手暗殺自己和家人,幸好也是又線人給自己這手機了電話,才保全了自己一家。可以說,約凱集團能走到今天,這部手機得功用有著重要得作用。所以手機現在響了起來,基理·約凱顯得格外重視。

    打電話來的是基理·約凱在紐約黑幫內部的一個線人。這人基理·約凱是比較熟悉的,在眾多的線人里,就他混的比較好,聽說最近還榮升成為了那個幫派的二把手。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他的名字應該是“翰克”。

    翰克在那頭還沒等基理·約凱說什么話,就顯得驚慌失措地說道:“基理先生嗎?我是翰克啊,根據我最新接到的消息,‘龍騰會’和‘神歷幫’受到某個神秘集團的邀請,準備對約凱集團采取行動。”說到這,翰克像是極為驚恐地狠狠咽了口口水。

    基理·約凱頓時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這兩個幫會自己都是清楚的。

    龍騰會,建立于1978年,首先是由幾個年輕的華人發動,后來由于它的宗旨“揚我中華”受到眾多華人的支持,加入幫會的人迅速增加。在85年的時候,它更是一舉把勢力擴展到了意大利,使得意大利黑手黨都對它畏忌三分。幾年后,它又是大力擴張,在世界各地都有了它的影子。在這幾年中,它已經隱約成為美國最大的華人黑幫,與美國本土最大的黑幫“巨頭幫”并稱美國雙雄。

    神歷幫,一個以宗教為手段建立起來的幫會,他們信仰一段叫做“神歷”的歷史,并用它解釋史前文明,稱人類現在所在的文明只是“二次文明”,而現在的人類也只是“神歷”后“神”遺留在地球的“種子”。由于它的教義有系統的規范,讓人對此不得懷疑。所以它也得以迅速發展。但在89年的時候,一直以宗教自居的它,突然對外宣稱自己已經不在宣傳教義。從此它就真正的成為以個黑幫組織。

    基理·約凱忐忑不安地出聲問:“消息來源可靠?”

    “絕對可靠,是我在它們內部的小弟們發來的消息。”翰克解釋說。

    “好,你給我隨時監視它們,一有消息給我打電話……”頓了下,“就打這個號碼好了。”

    說完,就掛了電話。

    基理·約凱順手又撥了一個自己熟悉的號碼。

    翰克打完電話,重重地呼了口氣,臉上開始地緊張神色以下子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地是滿臉地殷勤。而所給地對象,是坐在翰克工作桌上地一個身著黑衣,眼帶墨鏡,看似極為年輕,面色卻是極為冷酷地男子。

    “李先生,你看我地表現……”翰克滿是諂媚地說。

    那個姓李的男子厭惡地從桌子上跳了下來,理也不理翰克徑自向外走去。他著衣動,便帶動了滿屋地黑衣人和他一起動。

    翰克一見就慌了,急忙在后面喊道:“李先生,你看那些照片……”

    話剛說完,就見一個黑衣人不屑地從口袋里掏出一打照片扔到了地上。

    看著滿屋地黑衣人走光了,翰克才飛快的揀起那些照片,偷偷地抹了把額頭的汗水,嘴上輕輕嘀咕道:“幸好,幸好……”

    基理·約凱打得電話通了。對方正是“巨頭幫”的首腦查理德。

    查理德以極不耐煩地語調說道:“基理又有什么事情要我幫忙,但是我事前可說好了,價錢可不能比上次低。”

    基理·約凱那敢說什么,馬上客氣地應允下來,然后說道:“我像了解下最近‘龍騰會’和‘神歷幫’都有什么動作。”

    查理德過了會才有聲音:“恩,‘龍騰會’和‘神歷幫’啊,好象最近在籌備什么,可能有什么打舉動吧……等等……”查理德突然驚異地發出聲音,“他們不是為了對付你吧?這樣的話,我們就沒什么好談得了。”還沒等基理·約凱談條件,查理德就關了手機。

    基理·約凱知道“巨頭幫”是指望不上了,收起手機,神色暗淡了許多。

    回過神來再看飛爾四個人,本以為現在會一眼看出了自己隱藏的危機,開始暗自籌劃怎么對自己搞陰謀詭計的基理·約凱,不想居然發現——沒有人來注意自己——他們也都在慌忙的打著電話,神色憂慮地講些什么。

    基理·約凱突然假想道:“難道他們那邊也都發生了什么?”想到這,不由是一驚,意識到這件事情是越加的復雜,思緒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要不了多久,終于等到眾人都停下手里地活動,在五個人的臉上都掛上了憂色。大家都是沉默不語。

    還是飛爾首先開口說道:“我想我該講地都已經講了,你們可以回去慢慢想想得失,等你們想通了可以給我電話。”雖然他說話地時候,顯得格外地平靜,但是基理·約凱似人還是看出了飛爾內心地震驚。這與他們現在的心情卻是一樣的。

    “好了,我現在有點私人的事情要辦,那就不打擾各位了。”說完,便匆忙地關閉了電話。

    接下來基理·約凱四個人也都以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結束了對話。說雖是這么說,但是他們都是心知肚明,各自都遇上什么緊急地突發事件。并且這件事情可能關系到對方地生死。知道這些也就夠了,沒有人去仔細的分析下到底是什么事情,因為他們現在首先想到要做的,就是盡快去處理自己的那件事情。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