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四章 唇槍舌劍的開端

第一部 第二十四章 唇槍舌劍的開端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二天清晨,世界各大網站都相繼報道了所謂“阻擊翔鐵戰略的內幕”的文章。據有關內部消息稱,這次突然間頭這么多的網站一同報道一樣的內容絕非偶然,可以說,在股戰之后,世界各家媒體對這次幾十年難得一見的股市大戰抱有極大的興趣,可惜一直沒能找到有關的突破口。然而就在昨天晚上就有人稱自己是這次大戰的詳細見證者,并向各大網站透露具體的詳情。所以不管報道的內容是否真實可靠,全做為一種借鑒,畢竟想知道這件事情始末的人太多太多了。

    無疑,正是這樣的一個消息,頓時在世界各地引起了軒然大波。

    意大利開恩集團總部會議室

    偌大的一個會議間內坐著兩個頭發已經蒼白的老人。其中一個正是開恩集團的執行董事飛爾。他此刻正面色沉重地對另一個說些什么。

    這老人有點和飛爾酷似,但卻比飛爾更顯得蒼老,而在他的眼神中有閃動著和飛爾類似的睿智。

    “哥哥,我認為這次很有可能就是翔鐵的詭計,雖然在上次我們沒能成功擊倒他們,但是在翔鐵內部穿插的勢力對他們來說也是如梗在喉,不吐不快。恐怕翔鐵正是憚忌我們,所以故意向外界透露股戰時的消息,用以導致我們和四大集團間的矛盾。雖說四大集團現在已經是元氣大傷,我們不必太在意他們,然而就怕他們再聯合起來對我們進行報復,這樣的話對我們以后在翔鐵搞什么舉動也是大大的牽制啊。”飛爾具體分析了自己對媒體一夜間報道“阻擊翔鐵戰略的內幕”事件的看法,也順便衡量了下利弊。

    飛爾的哥哥,也就是開恩集團的總裁瑞克·開恩細細聽完弟弟的分析,同意的點點頭。由于年齡的問題,他早就不在過問集團的事情,為此才任命自己的弟弟飛爾為執行董事,代他處理集團內部一切事情。自己的兒子杰斯也順便在飛爾的帶領下更多的積累經驗,好以后掌握集團。一般來說除非極其重要的事情非要自己來決定不可,別的事情就由飛爾一手辦理。對于自己這個弟弟的能力瑞克是極為贊賞的,所以對他的分析也很是深信不已。

    “翔鐵自然是不可不防,四大集團的問題我們也要妥善的解決,問題在于方法,。我也已經看過報道出來的資料。里面很嚴重地指出了我們開恩集團在股戰中沒有能和四大集團同進退,反而把他們做為棋子,肆意讓他們與翔鐵拼個你死我活,然后自己暗暗漁翁得利。這對我們的聲譽是極大的損害。正如你說的那樣,假如四大集團惱羞成怒的話,我們就很難再在商場上立足。”開恩集團正是當年瑞克一手打拼下來的,他的能力也不是不容小視的,光看他在不知道具體股戰情況下,只是對報道資料上顯露出來的粗微觀點,就能看透到對開恩會有怎樣的影響,不難看出他在把握外界有可能對公司帶來利與弊的方面,還是有著很深的見地的。

    “我不管透露消息的人到底是翔鐵還是別的什么公司,總之它的行徑都是想故意挑起我們和四大集團的斗爭,從而削弱我們的勢力。光這一點,我們就不應該讓他存在。”瑞克眼中透出兇狠的光彩。

    “我想,四大集團和我們間的戰爭是在所難免了,你也知道那幾個家伙把利益看的多么重要,上次因為對上的是翔鐵,他們才顯得無可奈何,現在讓他們逮到了我們的把柄,想來,他們必然把怨氣發在我們身上。”說到這,飛爾突然像是嘲笑似的笑了笑,“不是我小看他們,以他們現在的實力也就敢來報復我們罷了。”頓了頓,飛爾惡狠狠地自顧說了句,“不過,難道我們就是好欺負的嗎?哼。”

    飛爾說這話是絕對有份量的。開恩集團能在意大利屹立這么久,除了他們本身領導者和集團活力外,黑道勢力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眾所周知,意大利向來以黑社會聞名。像是意大利有名的黑社會組織“恩德朗蓋塔”,原黑社會“黑首黨”都是世界有名的。飛爾在股戰當日能動用數千人的力量為他蠶食翔鐵股份,黑社會的力量起了不可限量的作用。

    事實正是如此,意大利有名的黑社會組織“卡拉偉機”的首腦莫拉比,暗地里就和開恩有聯系。

    瑞克再了解自己的弟弟不過了,一般情況若是他能保持這樣的鎮定,那就說明他一定已經有了主意,而請自己出來,不過是因為所要進行的措施關系太大,牽連太多,只有自己做下決定才可以全面展開。畢竟自己在開創開恩的時候,在集團中樹立起來的威信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的。

    “飛爾,你是不是已經想好對策了?”瑞克毫不猶豫地道破。他不會允許任何人在自己面前有秘密的存在,自己的弟弟也不行。

    我記得有美國有位大亨說過:“絕對不能讓你的下屬在你面前耍手段,你要時時讓他明白,在你的面前,他根本沒有秘密可言。”

    可能就是這樣的做法,才能使得他震懾住每一位下屬,讓自己成為一名合格而又出色的領導者。

    瑞克現在用的就是這樣的方法。

    飛爾哪能不知道自己哥哥的想法,微微地朝瑞克笑了笑,正待開口,他的助理便開門進來。

    “飛爾先生,田川財團、特西集團、約凱集團和華太集團負責人,要求與您通話。”助理說。讓公司員工叫他“飛爾先生”是飛爾自己的主意,這樣叫,不僅能縮短他與員工間的距離,而且聽起來也顯得他的身份特殊。

    飛爾聽到這,示意了下瑞克,以便征求他的意見。

    瑞克點下頭后,飛爾對助理說:“接進來吧。”

    話剛說完,會議廳門外就有人將兩臺可視電話送了進來,分別擺在瑞克和飛爾面前。公司人員的辦事效率,由此可見。

    電話一接通,電腦屏幕上就出現了飛爾、瑞克以及四大集團頭頭的頭像。

    田川惠康、趙忠、柏特西和基<!--中间广告位置-->理·約凱四人見除了飛爾以外,很久不見的瑞克也在當場,暗暗吃驚。他們可都是與瑞克打過交道的人,深知他的厲害。心想,本來一個飛爾就已經很難應付,現在再多個老狐貍,恐怕更是困難。

    索性今天他們是來宣戰,而不是來談生意,所以也就顯得不是很緊張。

    趙忠可以說是上次股戰中最大的受害者,這時最先忍不住氣,忍著滿肚子的怒氣,大聲問:“我想瑞克先生一定也看到了各大網站上對內幕的透露,我想問瑞克先生,對于上面報道的事情,你什么說法?”

    瑞克動也不動,只說了句“這件事情是我弟弟飛爾和各位一起參與的,我毫不知情”便關上了電話。

    短短的一句話,輕而易舉地挫敗了四人的先發制人,也把自己的責任推的干干凈凈,讓他們把所有矛頭都指向飛爾。

    四人心里暗叫了聲“真是個老狐貍”,便順意把目光盯向飛爾。

    飛爾面對四人,顯得異常平靜,不在意地玩弄著中指上的戒指,淡淡地說:“不錯,報道上的事情千真萬確。”

    這句話卻是大大的出乎了眾人的意料。本來他們還以為飛爾起碼會狡辯一陣,所以早早的就收集好了足足幾尺高的證據,但現在看來,這些都只能成了廢紙。

    柏特西抬頭悄悄詢問了下身邊的潔娜,卻見潔娜也是迷惑的搖了搖頭,便靜下來。他知道飛爾后面一定有話說。

    但是飛爾的話還沒見起頭,田川惠康煽動自己越見肥壯的臉,用生硬的英語說道:“意大利的,不可靠,假如我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三口組的,絕對不放過。”

    “三口組”的名字在幾人中引起了小小的騷動。田川惠康的話不會是玩笑,他在用另一種方法告訴飛爾,自己的后臺就是“三口組”,雖然這幾年“三口組”和“稻花社”間的紛爭讓“三口組”在實力上削弱了許多,但是他的總體實力還是不容小視的。

    對于天川財團背地里與黑社會有來往是眾人一早就知道的,不過卻不想有這么大的來頭。飛爾和其他三大集團的頭頭,不由在心里重新對田川財團進行估量。

    而這小小的插曲也并沒能打破飛爾的冷靜。只見這時,他揚起了所有的微笑,對屏幕說道:“我只能很抱歉的對各位說,我對與上次阻擊翔鐵的活動中,各位所遭受的損失深表遺憾。”說著,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完全不理會四人眼里冒出的火花,繼續說:“你們應該還記得,在阻擊戰之前,我就對各位說過,翔鐵是不容小視的,我還叫你們格外的注意,但是你們卻都沒聽從我的話,在阻擊戰一開始就貿然前進,而在后來,我想不知不覺吞食翔鐵股票的時候,你們又是突飛猛買,最后被困死其中。這怪我得我啊!”飛爾重重地嘆了口氣,像是對非常的惋惜。

    四個人被飛爾的一席話說的面紅耳赤,本來已經準備好的說詞,一下子都被堵回了肚子里。

    趙忠、柏特西和基理·約凱都開始細細地去思索當時的情景,田川惠康人大脾氣也大,毫不理會飛爾剛才的一頓話,厲聲反斥說:“即便真的是這樣,你也完全應該事前知會我們,使我們不必遭受這么大的損失。”

    飛爾一臉的黯然,有些無奈地說:“阻擊翔鐵的時候我們的目標是什么?是徹底打垮翔鐵。你們捫心自問下,假如我當時真的把計劃告訴你們,你們會同意,而放任我獨自吃了翔鐵?不會,你們一定不會!”飛爾重重地說,神情一下子就變得有些痛心疾首,語調也嚴厲了許多。

    “你們也見識到了翔鐵當時的實力,倘若不像我那樣小股小股的吃,勢必會引起他的注意,況且你們也想想,以當時的情況即便一開始開恩就與你們同舟共進,你們敢說我們就能打倒翔鐵?我想,恐怕是我們大家一起死吧。“飛爾理直氣壯地說,在場的氣氛一下子就顛倒過來。

    柏特西看著趙忠三人面色沉重,又看著潔娜對自己點頭,心知飛爾說的一點不假。但是讓他咽下這口氣卻是萬萬不能。

    久久未語的他開口了:“好吧,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你說的是和上帝一樣的哲理,但是你要明白,我們商人最講究的就是一個‘信’字,在阻擊開始之前,你既然已經答應與我們同生死,那就應該明知道結果怎樣,也要和我們奉陪到底。況且當時你已經是拆穿了翔鐵的陰謀,就算你能徹底打垮翔鐵,你也有理由使我們四家的損失減少到最小,但是你卻什么也每做,反而自己在大撈好處,你說,這讓我們怎么能接受?”

    柏特西的話頓時說出了在場其他三人的心聲,仇恨又重新降臨在了他們心中,為此其他三人都不由的隨聲附和起來。剛才建立起來一邊倒的形勢又馬上恢復成了兩方對峙,緊張的氣氛也回到了剛開始。

    飛爾冷冷地看著屏幕中的柏特西,對他恨得咬牙切齒。就是他的一段話,使得本來有利的局面一下就失去了。不過,在他的臉上始終沒有顯露半點的猶豫。

    飛爾把心神收回來,抬頭與瑞克對視了一眼,見瑞克傳來的眼神中滿是鼓勵和支持,自然知道瑞克同意自己把話題講明。

    點了支雪茄,稍稍整理了下思路,對身后的下屬揮揮手,示意他們可以出去了。所有的動作都在一個隨意的點煙過程中進行。

    “看來各位都沒有能清楚現在的情況,不錯,不錯,我承認開恩在阻擊戰中對各位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我以個人的名義向各位道歉了。”飛爾深深鞠了一躬,這已經是他在短短幾分鐘間第二次鞠躬了。

    適才嘗試過飛爾厲害的四人都淡淡地看著飛爾的舉動。特別是柏特西,剛才要不是自己首先反應過來說出那樣的話,恐怕現在指不定還在聽飛爾講些什么呢?他一把將潔娜拉到了自己懷里,完全不顧其他人驚異的眼神,上下其手起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