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 電光一閃的剎那

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 電光一閃的剎那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想國家這樣照顧我,不只是為了像多利一樣用我來觀測吧?”我提出自己的疑問。

    “這是自然的。”老爸接口說,“你也知道,我國至今還沒有人獲得過諾貝爾獎項,這不僅僅是國際聲望的問題,最重要的說明,我們國家在科技上還是那些大國有著很大差距,所以國家很希望你能在這一方面有所突破,為了國家的振興做出貢獻。”老爸說到后來已顯得有些激動。這是很正常的,不說他作為一個有愛國心的中國人,在看到希望的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光是看到這個希望就投射在自己兒子身上,他就應該如此。

    我到了現在總算是明白了為什么他們經常的外出好久不回來,也很放心的讓我看許多的閑書,為什么一點不驚訝我的天才頭腦,卻不讓我在學校或則別人面前胡亂使用。原來他們早就知道以我的情況完全可以做到這些,完全可以再繼續的獲得更多的知識去充實自己。

    “那你們這次去旅游又是在干什么?”我酸酸地問。

    “其實在你有了想自己闖一番天地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了,我們暫時的離開是為了讓你更好的去發揮,同時國家也想讓你多磨練磨練,好以后能承擔更加艱巨的任務。我們在外的將近三個月里,每時每刻都在注意你的舉動。沒想到在這么點的時間內你有這么大的成就,這讓國家很是欣喜。”老爸幽幽地說。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我本以之自豪的舉動不過是他們的縱容罷了。突然有了一種被欺騙的感覺,但是這能怪誰呢?天生注定了我有這樣的遭遇。我的父母是無辜的,他們在我所感知的16年里給于了足以使我感動的愛,這就夠了。國家是無辜的,他們不過希望我們所在的國家更加的強大,國家里的人民更加的富足。哦……夠了,夠了,我已經知道所有的一切了。

    一種酸楚的感覺開始在我的心頭蔓延,不一會兒就布滿了我的全身每一個角落。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命運?我想了16年前自己跳樓的一幕,我突然想到了菲菲,我突然想到了父親死前握住我手時他眼里的不舍……

    這一切的一切像是無數的碎片在我的腦海中碎裂,隨即不斷的分化成兩個不同的個體。這種痛楚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那是大腦被撕裂才有的痛苦。我頓時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感覺,昏死過去。

    王玄也是被我忽然昏倒的現象嚇了一跳,急忙將我放在床上,對我進行多方面的檢查。但是好久也沒能檢查出什么,只看見我痛苦地滿頭大汗、呻吟不止,痛心之余也顯得手足無措。終于最后還是王父首前鎮定下來,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拿起電話,撥了一個只有到緊急時刻才用到的號碼……

    這其實是一個極度危險的時刻,由于這次的談話的內容,引動了王玄潛意識中被欺騙感覺的成分,這就和李飛玄能理解王父王母的思想,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這一引動便觸動本來就融合不太徹底的意識合體,使之像石灰水中吹入了co2一樣,不斷的分成兩個意識個體,如果讓它這樣下去的話,就很有可能誘發雙重意識的覺醒,使本體成為兩個截然不同性格、記憶和思想的人。

    這時的我并不清楚的知道這些,因為我的意識正忙于在痛苦中不斷煎熬、剝落。

    正當兩個意識的記憶眼看就要完全脫離出來的時候,一個讓足以讓我停止一切活動的人出現了。他就是李晴。

    就王玄來說,我對她的愛是無法用任何東西和人取代的。那天在公園船上我和她的對話再次顯現。就李飛玄來說,菲菲的死已經成了定局,在和李晴長時間的接觸下,從她身上找到了菲菲的影子,一個寄托似的愛在李飛玄的意識里萌發。同樣的愛意,同樣的一個人,讓本來截然不同的意識有了相同的“點”。于是一切就此停歇了下來。

    痛楚在這一停的剎那也慢慢消散,滿臉大汗的我,突然嘴角間露出了一個幸福的微笑。

    所有有李晴的記憶馬上開始轉動形成了一團。在這些記憶里我又看見了楊俠和小豬,想到了我們相處以來的快樂,于是這些記憶也在我的意識在和以上的意識融合一起來……逐漸的,本來已經樹立兩份的意識體現在業已融成了一個整體。不過這已經不再和第一次一樣。上次不過是粗略的記憶碎片合成,而這次卻是意識體有次序有規律的組成。在密合程度上是更加的緊密。我想,這次恐怕是王玄和李飛玄意識體上完全的融合了。

    在這一切都徹底完成的一刻,我意識到自己的大腦好象因為這次融合中開發體積大大增加了,大腦的反映功能也是大大的提高,并且剛才意識體所發生的一切居然我都像看見了似的。這讓我吃驚不少。

    其他什么的我也就不清楚了,反正我知道自己是大大的補益。現在我想做的就是開點醒來,我恐怕老爸老媽他們擔心了。

    這樣一個念頭的出現,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好象在心性上也有了不同,那種完全王玄孩子氣的想法居然都煙消云散。

    我原諒了他們,同時也意識到他們因為國家的利益而要讓自己最心愛的孩子嘗試這樣危險的實驗的痛心,這也不正是能說明他們對我的愛嗎?為了能讓我以后更有出息。

    不知幾時幾刻,我終于從驚夢中醒了。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老爸老媽焦急擔憂的神情,看到我醒來后變成了欣喜。

    同時我發現自己的五官也比平時更加的好用,在視力、聽力、嗅覺等上好象敏銳了不少。為什么這么說?因為我在一睜開眼睛的剎那我居然察覺到房間里除了爸媽和楊俠外,還有幾個我所不知道人的存在。

    ***

    一共是四個人,如果我沒聽錯的話,是一女三男,他們正在客廳里商討著我癥狀的原因(我現在躺在自己臥室的床上)。假如還要仔細點去聽的話,不難發現發現,那是三個人在向一個人匯報。

    我用力的挪了挪身體,不想卻被<!--中间广告位置-->老爸老媽制止住:“你現在還很虛弱,不要亂動。”

    什么嘛,怎么老是電影上的臺詞?我哪還會什么虛弱,經過剛才的一陣折騰,我的精神不知道多好,不過見到他們這么關心我,我還是感到萬分感動。

    輕輕地笑了笑:“我沒事的,讓你們擔心了。”

    在他們詫異的眼神中,我站了起來,在房間內走了幾步,說:“我說吧,我沒事的。”

    這時,客廳里的人也知道我醒來的消息正向這趕來。

    我了看見他們:一個有點蒼老,但顯得格外威武的老人;三個年齡和老爸老媽差不多的中年人。

    只見他們一進房間,便由那三個中年人過來對我全身做了檢查。我也知道他們是例行公事,所以很乖巧的配合著。

    而那個老者就站到了老爸老媽的旁邊,輕聲的詢問剛才的經過。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三個人一定就是老爸老媽說的國家特別生物工作研究室的同事,這個老者估計就是那的所長。

    許久之后,三人對老者搖了搖頭,表示沒有什么發現什么異常。老者對他們一點頭,示意他們可以回來了。這時我才擺脫了“厄運”。

    老爸老媽緊張的神經在此終于放松下來,不約而同地重重地吐了一口氣。

    老爸上來一下子抱住了我:“知道剛才叫我和你媽多擔心嗎?知道剛才你的情況有多危險嗎?”

    兩個反問把我呆呆地問在了他的懷里。在我醒來,我第二次感覺到了老爸老媽對我的那份無私的愛。

    老媽擦了擦眼淚,紅著眼睛笑了起來:“好啦,好啦,看看你們父子倆,也不叫人笑話。”話是這么說,但是我有感覺,要是剛才老爸沒有這樣的話,現在說這話的一定是老媽。

    松開我后,老爸把我帶到了老者面前,介紹道:“這位是家特別生物工作研究室所長朱爺爺,這三位都是老爸老媽的同事,趙叔叔,何叔叔,林阿姨。”

    “朱爺爺好。”

    “趙叔叔好。”

    “何叔叔好。”

    “林阿姨好。”

    我也一一向他們問了好。

    朱爺爺目光突然變得異常凌厲,與我對視了一眼,我竟然心中一動,這可讓我吃驚不少,我無法想象一個人的目光居然有這樣的魔力。不過,顯然朱爺爺也是吃驚不小。

    “哈哈,好小子,能有這樣的目光,果然不愧是當今天下的第一人。”朱爺爺哈哈笑道,說不出的稱贊之色。

    老爸老媽聽了欣喜若狂。老媽笑道:“瞧你老說的,他還是孩子,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的。”

    我自然聽得一腦的糨糊——多哪跟哪的,說我是天下第一人我到理解,畢竟當今世界上我這種情況確實只是唯一,但要說目光什么的,這和學習有什么關系?不懂!

    朱老明顯看出了我的疑問,卻不解釋,反而對我說:“你知道在你身上有多少謎嗎?就拿剛才來說,你的心跳居然能達到443次/秒,但在這樣的狀況下,不一會兒你居然就醒了,真是奇跡啊!”

    我自然不知道自己在昏迷的時候居然有這樣的恐怖的“偉績”,現在聽來竟像聽天書一樣,一張嘴驚得難以合攏。不過細細想想也不是沒有可能。當時在我大腦的地方發生了太多常人難以理解的事情,可能飛速的大腦運轉導致了大腦供血的需求加大,于是加快心臟跳動來維持血液循環。但是心臟是不可能被大腦控制的啊,這樣的話,我就不好想通了。

    “能講講都發生了什么嗎?”朱老問。

    我也沒有隱瞞,將剛才大腦內意識體發生的情況一一說明,并且加了自己上面所能想到為什么心臟跳動異常的原因。

    朱老及在場的人聽完皆是驚嘆不已。朱老說了自己的想法:“我覺得你想的也不是沒有可能,以你現在這樣發達的大腦,它的功能有了新的突破也不是不可能,不過這的確有點匪夷所思。哎,在你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大半輩子都沒見過的奇跡。等我們回去多研究研究,說不定還有什么新的發現呢?”

    “小林啊,把剛才的這些都記下來。”朱老吩咐身后的林阿姨說。

    林阿姨也沒說什么,便開始忙碌的記錄剛才的話來。

    “好了,小玄啊,你多休息休息,老頭子我就走了。”朱老笑著對我說,隨后對老爸老媽說道:“你們平時也多注意下他,一有什么事情就趕緊打電話給我。”

    “你老就放心吧,小玄是我的兒子,我不上心,誰上心。”老媽說。

    “那就好。”朱老干笑了幾聲便要轉身離開。

    “朱爺爺,你慢走,我還有事情和你商量。”我急忙叫住朱老說。廢話,我現在就讓他走了,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朱老轉身看著我,像是在問我還有什么事情,而老爸老媽他們也是不明所以地看著我。

    我故做神秘問:“不知道朱爺爺在中央是不是有認識的人?”

    “呵呵,老頭子我干了這么久,在中央里認識的人還是有幾個的。”朱老雖然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但還是回答了我。

    “那就好,我想請朱爺爺幫我個忙。”

    朱老一楞,他實在想不出我想叫他幫“我”做什么。

    當我把事情一說完,朱老就懊悔的說:“哎,其實我早該知道你會說這件事情,好吧,朱爺爺就答應你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我讓朱老幫我的事情不僅不是什么讓他為難的事情,而且也在他們對我的計劃之內。不錯,我想要朱老幫我的事情,正是有關翔鐵的了,翔鐵想利用政府來壓制我,那我也叫政府來幫我。他不是叫了省政府嗎,那我就叫來黨中央。哈哈,這叫一物降一物。至于翔鐵本身嗎,我也有了辦法。而這些,卻都是在我醒來的一剎那想到的。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