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 爸媽回來了

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 爸媽回來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聲音我并不感到陌生,反而熟悉得很。

    笑容馬上在我臉上蕩漾開來。這時,聽見門口處又傳來一陣朗朗的笑聲。于是,臉上的笑容更加濃烈。我起身,毫不遲疑的朝門口處走去,嘴里大聲地叫道:“老爸老媽,我可總算把你盼回來了。”

    果然,現在笑吟吟進來的就是爸媽。而楊俠正在其后悄悄地對我擠眉弄眼。我對此并不在意。

    將三人迎進屋內,我就一把拉著老爸的手,撒嬌似的說:“老爸,快給我講講你們旅游時發生的趣事。”

    楊俠何曾見過我的這一面,驚得張大了嘴,久久無法合攏,接而又拼命揉著眼睛,懷疑自己看到的是假象。

    老媽一旁說:“我和你老爸這一路啊,可是無聊枯燥死了,東看看,西看看的,哪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啊,你說是不是阿明?”

    阿明是老爸的小名,老媽一向這么叫的。

    老爸聽到了老媽的話,像是會意的點點頭說:“是啊,我們哪有什么趣事,反而是你,我們到聽說了好多有意思的事哦。”

    只要一看到老爸和老媽現在“詭異”的笑容,再聯想下楊俠剛進來的時候的神情我就知道——我被楊俠出賣了。眼睛不由象楊俠那一轉,卻見他雙手一攤,一副極其無辜的樣子,好象是說:我也是無可奈何,誰叫他們是你的父母呢?

    腦中開始飛速運轉起來,“呃,我突然想到你們可能還沒吃飯呢,我去給你買吃的。”我靈光一閃,起身滿臉堆笑地說。

    “坐下,我們已經吃過了,你把你的事情先交代清楚。”老媽柔聲地說道,但聽在我的耳里卻又是一波巨浪。

    “哦……”我乖巧的坐了下來,片刻后突然裝傻地說道:“說什么啊?我也沒什么趣事好說啊。”

    “不,不,說說我和你爸走后你所發生的一切就好。”老媽得意的連眼睛里都像是充滿了笑意。

    看來事情暴露,我也不得不說了。再一次瞪了楊俠一眼,面色變得格外嚴肅卻又自然。看得眼前的三人都連連變色——怎么表情反差這么大啊。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極力使自己穩定下來,盯向他們的眼神中帶有濃濃的意味,我問道:“真的要聽?”

    老爸老媽點點頭。楊俠也很認真的在一旁,準備看我怎么把一些事情講出來。

    今天我已經給司馬亮他們將過了,所以還有少許的思路在我腦中,現在稍稍整理一下,這些東西又開始活躍起來。

    柔和的燈光照射在我們四人的臉上,我越發顯得神秘莊嚴,而他們也越發顯得虔誠。就在外面夜色濃烈,整個房間內寂靜無聲的情況下,我開始說了。

    既然老媽要求我從他們走后說起,那我就從這說起。反正這也不再是什么秘密,我遲早有一天也是要告訴他們的,但是卻不知道這一天來的這么早罷了。

    我把自己如何用得來的一萬塊錢起家,利用抄股慢慢資金積累;怎么努力學習軟件知識,如何又編出了“蟲蟲一掃光”;如何在股戰中操盤,如何與翔鐵交易都一一講來,一直講到了今天如何收攏了司馬亮三人。但卻獨獨沒有講翔鐵正準備向飛玄發起進攻的事情。講的其中我不乏夾雜了一些自己當時的想法和當時的情形。所以整個細節也就顯得格外逼真,仿如他們當時就親臨現場一樣。

    當我娓娓述完后,卻見老爸老媽一臉的若有所思。楊俠雖然也參加了其中的好多事情,但是現在聽完我說的,以及我的一些想法后,也是激動的滿臉通紅,看向我的眼色顯得更加的欽服。

    我不會對楊俠現在的神情有什么奇怪,反而對現在爸媽的過分鎮靜顯得局促不安。好象他們一早就知道了這些,現在只是為了證實事情的真偽罷了。

    原來對他們產生的疑問現在越見的明顯。

    “沒想到我們不在,我們的兒子就有這樣的成就,真是讓我感到欣喜啊。”老媽對老爸這樣表達自己的感受。

    “恩,不錯,果然有你老子我的一點風范了,哈哈。”老爸聽完老媽的話,得意的大笑起來。

    老媽則是不再理會老爸的超級自戀,貼近我,欣慰地看著我,在這一刻我才感覺到了老媽真正的溫柔(以前我總是以為他是極度狂暴的)。

    但是唯一讓我不解的是,我在她的眼神中還是沒能找到一絲的吃驚,看到的只是欣賞,以及出自母性的關愛。

    老媽回頭看了老爸一眼,像是在征求什么。在看到老爸點點頭后,又看向我,語氣中充滿了一個母親對兒子的無限愛意:“小玄,你也長了,我們有很多事情也就不再瞞你,其實關于你的生世還關系到一個天大的秘密。我和你老爸見到你有現在的成就,認為是必要告訴你了。”

    其實她不說,我也想問的,我一直就知道他們有秘密的存在,卻沒有想到這個秘密原來關系到我的生世。所以雖然早有了心里準備,但還是吃了一驚。

    沉下心思,看老爸老媽那么莊重的神情,想來我的生世一定有著不足讓外人道的隱情。我暗暗在心里下了決心,我應該把自己的事情也向他們坦白。心下如此,嘴上便一本正經道:“也好,我也正有事告訴你們。”

    “老三,你先臥室下,我和你叔叔阿姨有事情商量。”我轉身對楊俠說,自然這些秘密是不能讓他知道的,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其中有太多的未知和神秘,他還是少知道點為妙。

    其實不用我說,楊俠也會知趣的走的,現在經我一說,他便乖巧的什么也不問,徑自去了我的臥室。

    “好了,我們誰前說起?”我盯著眼前的爸媽問道。

    老爸老媽相互對視了一眼,看得出他們也是疑問滿面,他們想不到,在我身上除了他們要說的以外,對他們而言,還有什么秘密。

    “你先說吧。”老爸看著我的眼睛閃動著光彩。

    ***

    “確切的說,我現<!--中间广告位置-->在已經算不得上是王玄。”我一開口就叫老爸老媽暗暗的一震。

    不錯,假如現在我不是王玄那我又是誰?雖說他們沒有問出這樣的話,但是從他們的神情上我還是能找出這話的影子。

    我輕嘆一聲,嘴中苦笑道:“大概你們不知道,現在在我的大腦內有兩個我。”說完這句話,我斜了一眼他們,卻見他們對這話并沒有太大的震驚之色,在心頭反而掠起幾絲的驚疑,不過話卻依然接下去說:“叫我怎么向你們講清楚呢?”我略略想了一下,又說:“這樣吧,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吧。”

    見他們沒有反對,反而越見的入神聽。我便開始向他們講述16年前一個孤兒如何刻苦的打工學習,經過自己的雙手創立了飛玄公司,又是怎么樣的愛上一個在他生命里一直難以割舍的女人,到最后卻是如何的被對手盜取了商業機密,而導致一夜破產,走上了自殺道路。

    這個故事的主角是李飛玄,但同時也就是我。講完這個故事,心頭沉積已久的那份痛苦又一次被我勾起。我的神色頓時暗淡下來。

    老媽是何其聰明的人物,聽完故事后。流露了許久的哀傷后,看著我,出奇問:“這么說,你是李飛玄了?”

    “也不完全是,其實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一次偶然下,我、王玄的意識完全的融合,一個包含兩個人性格、知識和記憶的全新意識,所以可以這樣說——我既是王玄,又不是,既是李飛玄,又不是,哎……我也弄不清楚了。”我煩躁的說著這些,感覺到自己的大腦一片混亂。這確也不能怪我,只因為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很難使得人真正明白。

    但是老媽明白了。她沉吟片刻,低聲嘀咕:“難道會是和那件事有關?”

    我沒有聽清楚,老爸卻聽的清清楚楚。他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果然,我看絕對和這件事情有關系。”

    我禁不住問道:“哪件事情?”

    老媽正色說:“這正牽扯到我們準備告訴你的。”

    “哦……”我應了聲,頓時對他們準備要說的事情興趣更大。

    可是老爸并不急于說,面露疑問的自問:“雖說很可能是那件事情的原因,但是也不會因此讓一個16年前的意識體融入啊,這其中莫非有什么特殊情況發生。”獨自想了會兒,也沒能想到什么。老爸抬起頭,讓老媽坐在他旁邊,像是極為費力的說:“我猜,你一定很想知道那件事情了,好吧,我現在就講給你聽。”

    “16年前,正是你出生的日子,那時你來的突然,你媽就在實驗室將你生了下來。”

    “實驗室?”我一頭霧水,“難道你們以前是同事,而且是研究科學什么的?”

    “不錯!”老爸出聲肯定,“我和你媽以前都是國家特別生物工作研究室的。”

    “國家特別生物工作研究室!?”我驚了一跳,這個名字我是知道的,那是國家專門為了研究生物變異以及一些未知生物的研究室,可以說,在里面的每一個人都是生物學專家中的專家。沒想到老爸老媽以前居然這么猛,我確實吃驚不小。

    “你出生的突然,給我們的震驚也很突然。”老爸停了下,像是極為痛苦的說:“你生下來的時候是聯體的。”

    “聯體?”我再度被他的話所驚訝。

    “聯體!一個身體,兩個頭。”老媽接上去說。

    我有點明白什么了,于是更加細心的聽她說。

    “這是誰都想不到的,不過當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我們便大膽的做了一個創舉。”老媽示意老爸說。

    老爸便接口說:“由于你們都是你媽生出來的,切除那一個對另一個都不公平,所以我們仗著人才優勢成功的將兩個大腦都移植到一個腦殼內。這是個全新的手術,可以說,整個世界上都沒有專家能成功,但我們卻成功了。然而隨之而來的問題也來了。由于在你的大腦內有兩個大腦,所以很有可能導致你的大腦供血不足,使得一個大腦甚至兩個都死亡。也有可能在兩個大腦都成熟后,分裂成兩個獨立的個體,這樣的話以后就可能使得你人格分裂。”

    這些并不是危言聳聽,他講的我還是知道點的。正因為知道,所以我就更加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還沒有這樣。于是我問:“后來呢?”

    “我們的手術很是成功,不過卻沒研究所的所長知道了,在征求我們的同意后,我們采用了一項正在研制的新技術,準備對你進行手術。”

    “你們把我當實驗品了?!”我苦笑說。

    “情況所迫,我們也是無奈的很啊。”老爸嘆了口氣,繼續說:“這項技術正是將腦細胞注入同一型號的大腦內,所謂同一型號就是指血型相同,基因機構大致相同,大腦濃度大致相同,由于這中情況少之又少,所以這項技術還只是在研制階段,沒有能有實質上的突破。而你的出現卻讓人看到了希望。雙胞胎就符合了血型,身體聯體就符合了基因機構,而你們又是一起出生的,也就在大腦濃度上一致。雖然我和你媽都是萬分不愿,不過為了國家我們還是依然決定答應下來。”

    “結果呢?”我楞楞地問。

    “手術很成功,但你是世界擁有兩個大腦容量的唯一一人,國家對此極度重視,我們身為你的父母帶有撫養你的責任,也帶有隨時匯報你情況的責任。所幸來,你一直都很健康,而且由于你擁有兩個大腦,早學習理解以及身體免疫方面都比常人高上許多,國家也因為你的成功欣喜不已。”

    “雖說是這樣,但是又怎么解釋王玄和李飛玄這樣兩個意識體的融合呢?”我問。

    “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我過我會盡快匯報給上級,通過眾人的力量一定可以解釋他。”老爸打保票說。

    “但愿吧。”其實我也是很想知道這其中奧秘的,長久以來,這也是我難以釋懷的事情之一。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1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