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二十一章 應對

第一部 第二十一章 應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凝聚的眼神開始慢慢放松下來。周圍嘈雜的聲音再擋不住我的思緒。而那段沉吟以久的話也漸漸在我胸口燃燒,我的故事在我嘴上緩緩述出。從我第一次抄股,到我在那次股戰中力挽狂瀾,從我與張力的交易一直又說到了不久前我讓王天著手的招才活動。思緒還在繼續,然而我卻把之后的隱而不說。

    司馬亮三人的神色由開始的震驚慢慢平和下來,到了現在,在他們臉上尋到的只是平淡的沉思。

    我也不打攪他們,任由他們逐漸去消化這些,畢竟今天他們接受到的不可思議實在太多太多。自己不在意地看著眼前三張眉頭緊皺的臉,饒有興趣地玩弄著手里的咖啡杯。

    大約五分鐘的寂寞時間過去了,孫心究竟是特派記者,那份應變能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所以她很快就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帶有疑問地問:“若我所想,你在股戰中還是幫助了翔鐵,但是恐怕他們并不會知道這點,翔鐵是一個超級集團,他的集團總經理張力也不會是什么善男信女,據我了解的,張力是一個記仇的人,像是華太集團不是就是因為在股戰中意圖打擊翔鐵,現在正在遭受翔鐵吞并的危險嗎,我想,你這樣不拉他的面子,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翔鐵極有可能對你采取行動,所以不知道你有沒有在這方面的防御舉動?”|

    司馬亮和梁莊也期待地看向我。看來現在不回答他們是不行了。

    我苦笑一聲,雙手一攤:“很遺憾,我還沒能有這樣的防守舉動,很遺憾地再說,翔鐵已經開始著手對我的打擊。”

    這些并不為他們所知,翔鐵對我的痛恨程度也不會是他們所知道的,但是聽到這樣的消息他們還是略微驚訝了一下。

    “好了,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們想知道的,我想也差不多了,如果還有什么不明白,我現在就可以為你解答。”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嘴角在不經意地上揚。

    司馬亮與梁莊對視一眼,見對方搖搖頭,便也搖了搖頭,表示沒有什么要問的了。

    他們沒有,不表示某人也沒有,收集任何有意義的資料正是某人最大的情趣,不錯,在想過之后,孫心依舊如一貫的那樣開始問:“可以說,翔鐵的勢力是不可小視的,現在王總裁你既然已經知道他們開始對你進行打擊,那我相信你一定不會坐以待斃,請問你的應對措施又是什么?”

    好厲害的妮子,一問就問到了重點,但是我已經說過,我要對他們說,要說的都說了,當然這也不再保留。于是我還是一如既往地笑著說:“不錯,我定然不會坐以待斃,這也不是我的做事風格,但是我再一次很遺憾的告訴你,至今為止,我還沒能想出什么好的辦法,正像你說的,翔鐵的勢力實在不小。”

    這下連孫心也目瞪口呆來:“你不會準備就讓飛玄還沒什么成就,就死在翔鐵手里吧?”

    也難怪她會這么問,在這生死關頭,那有人會這么輕描淡寫地表示自己對未來毀滅性的打擊沒有應對辦法?即便我強調自己不會受死,但是我的回答還是從側面說明自己的窘迫,說明飛玄的危機。

    “辦法我都會有的,不過不是現在,等我想好了,我一定會告訴你的,好了,現在該你們履行你們的諾言了吧?”我插開話題說。

    司馬亮三人,又像先前一樣疑慮地看著我,看我又會說出怎么樣的要求來。在孫心的臉上我捕捉到了慌措,像是自己已經自己我的要求是什么似的。

    她想的我也知道,不過卻不是,所以我笑了,這笑笑的極為開心,我輕輕對他們勾勾手指,等他們的頭都湊向我,我小聲說道:“我要你們都加入飛玄,并且全心全意地為飛玄工作。”

    “就這個?”他們一聽都懵了。

    特別是孫心更是驚奇,看我的眼神都不對了,她止不住說:“我還以為你要我們……”卻不再出聲。

    我為她接口說:“要你們干嗎,要你們將今天的事情不說出是嗎?”

    在看到孫心快速的點頭后,我狡黠地繼續說:“只要你們全心全意地為飛玄工作,為了公司的利益,你們當然就不能把這么大的商業秘密到處亂說了啊,孫姐姐辭了工作來飛玄也沒有必要幫報社提供特大消息了啊。”

    “哦……原來你早有預謀,哎,那我問那么都還不都是白問。”孫心垂頭喪氣地抱怨說。

    “這當然不會了,就當你關心公司建設和總裁私人生活也好啊。”我調侃說。

    司馬亮和梁莊感動之余,也都哈哈大笑起來。孫心卻是被我氣的滿臉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現在我正式任命。”我鄭重其事地對著他們說:“我任命司馬亮為飛玄集團副總經理,任命梁莊為飛玄集團第一任紀檢部部長,任命孫心為飛玄集團總裁助理。”

    司馬亮和梁莊聽了都是木訥不已,他們完全被我的大膽用人所折服,而孫心一聽不依了,撅著嘴嘟嚷:“為什么我是什么總裁助理啊,我就不能當什么部長經理的。”

    “呵呵,我也是均衡利用罷了,否則你看,我好歹是總裁,連個助理都沒。不是很沒面子,況且這也只是暫時的,等到以后,我準備著手一個信息部,專門管理網絡和資料信息,到時叫你去當部長。”我說。

    “切,都不知道公司會不會在翔鐵的摧殘下倒閉,你現在下什么承諾啊。”孫心說。

    “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叫飛玄倒閉的,我還有未完的事沒做。”我目光突然一亮,中間帶有無比堅毅的決心,看得司馬亮他們都是一怔。

    “還有,你們明天就來上班好了,我會和王伯伯打招呼的,你們也順便去想下對于未來翔鐵進攻的事情。”我吩咐說。

    “多年來,你是第一個這樣賞識我的,多年來你也是第一個讓我看到希望的人,為了飛玄,為了你的信任,我一定要有所建樹,我要和你、和飛玄等待*,讓飛玄就此屹立下去。”司馬亮動情地說。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同樣堅毅無比的梁<!--中间广告位置-->莊以及已經躍躍欲試的孫心,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一種的東西,這是以前小豬和楊俠身上也有的,那就是對我信任。我笑了,我感覺到窗外的陽光越加的艷麗,我的前方越是平坦。

    ***

    和司馬亮三人分別后的當晚,我就給你王天打了電話,講了司馬亮他們的事情。大體就是簡述了我對三人的任命,同時囑咐王天對司馬亮三個人多加要求,自己也稍微將一些放心的事情放下,交給他們去做。

    這樣做不是沒有目的的。王天是多年的老江湖了,在經驗上,手段上,領導能力上都是頂尖的,但是對于一個公司來說,不是頂級領導英明就能成就大業的,在他的手下還必須要有許許多多優秀的部下幫他去順利執行指令才行,而飛玄現在就有這樣的問題。公司大部分員工都是剛入門的,沒有經驗,有的只是理論。所以這就需要讓他們多磨練,將理論知識實踐利用起來。

    是夜在外面沿著筆直卻是喧鬧的街道一直走到了寂靜的居民區附近。腦海里想的是如何去應付翔鐵。于是我就這樣,一路走著,一路想著,一路從人群繁眾里,走到了渺無人煙的住宅區。

    夜已是深的可以了,我掏出手機看了看——9點半。便開始不再走,就此憑足。清涼的細風無意間從我的發梢刮過,撫在臉上涼颼颼的,舒服極了。本來因為煩躁滿臉紅燙,現在也有些緩和下來。

    突然間想到楊俠可能還在等我回家。笑角一笑:瞧我這記性,不是說好回去的時候給他帶“王婆餃子”的嗎?只怕他現在還沒吃飯吧?

    收斂起心思,急急地跑去市中心買了一斤餃子,又急急地打的望回去。

    楊俠這小子說起來比我還想是公子哥,平時在家要么是小豬到吃的來,要么就是我下廚稍微露上兩手。今天我這么晚回去,要是小豬不去,他又是懶得下樓自己買東西的人,看來他有難了。

    進了房門一看,屋內的燈沒有亮,里面一片漆黑。我隨手按開開關。屋里總算亮堂起來。“不會是睡了吧?”我心想,慢步進了客廳,沙發上沒有,又進了臥室,扯開嗓子:“小俠,小俠……”沒人應。按開臥室的電燈,還是不見人影。“哎,跑哪去了?”我暗自嘀咕,“可能是去吃夜宵去了吧?”我猜想,一屁股坐到了客廳內的沙發上,吃力的望后一躺。

    當下不再猜疑,那過剛買來的餃子自己先吃了起來。至總中午和司馬亮他們吃過中飯后我就沒再吃過東西,說實話,肚子還挺餓的。反正楊俠鐵定是去吃飯了,我也不管他了。天大地大,肚子最大。

    狼吞虎咽地吃了幾個后,我就笑了起來:“哎,你說楊俠這小子,居然都會自己去買吃的了,看來是一大進步啊,不過當人肚子餓到極限的時候,還是會做很多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的。”我開始為肚子的偉大歡呼。

    無聊的念頭有時候也是很有用處的,它會讓你忘記時間的流逝,會讓你得到一些精神上的滿足,而對于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讓我暫且放下了內心沉積的煩惱,讓心境隨之漸漸平和下來。

    但這只是暫且,在我寫完餃子,結束無聊的念頭的時候,我的責任,我的煩緒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必須再次想了。

    先讓我來慢慢理清頭緒。第一,這次的進攻必定是有備而來,他的目的也一定是將飛玄以及飛玄身后的我一起殲滅。他以及動用了政府這條路,而這不過只是個開始,在他后面還有洶涌的浪淘在等待,等待一波的平息,另一波既而接上,去摧毀阻擋在面前的一切事物。政府的力量是可怕的,也是不可怕的,明著他會千方百計找你的麻煩,暗著他也會費勁背后下手,但這些都不是無計可尋的,只要飛玄在法律上讓他無法下手,遇本地的政府關系鐵硬,他也就不能把你怎么樣。而翔鐵本身的力量卻是會讓我防不勝防。

    第二,飛玄現在內部還沒有穩定,所有還只是起了頭,業務上也不過在做王天電子原來的一些老客戶,萬一翔鐵掐斷他們,那飛玄就真的只能困死在窩里了。

    第三,在wz市,一些公司對飛玄也是虎視眈眈,萬一有翔鐵的領頭,他們一定肆無忌憚地對飛玄進行蠶食,到時飛玄縱然能阻擋住一家兩家公司的經濟吞并,但面對幾十家,也只有被吸干的份。

    綜合這些,可以說,飛玄的情景十分危機,而帶來這些的源頭都只有一個目標——翔鐵。換句話說,只要搞定翔鐵,以上三點也就不攻自破,飛玄以后的發展反而會更加一馬平川,但要讓翔鐵停手談何容易。外部上,翔鐵聲譽好,對外影響大,號召力強,交際關系也好。內部的話,他也都是些老將,不會看不破我的一些小伎倆的,即使看不破,光張翔要將飛玄除之后快的決心,飛玄就只有死路一條。

    突然一個名字在我腦海跳了出來——開恩。

    不錯,就是它了。雖然開恩現在是翔鐵除張翔本人外最大的股東,但它的最主要目的卻是擊垮翔鐵這條擋在中國國門的巨龍,假如能借用他的力量,讓他在翔鐵內部來個翻天覆地的話,就可以暫且讓張翔有所估計。以張翔的眼力自然知道輕重,所以他一定會先治內再攘外,這樣的話我就有足夠的時間壯大自己。等到翔鐵回頭的時候,飛玄已經成為一家讓他有所思量的大公司了。

    況且這樣的話,可以削弱開恩和翔鐵的在華力量,我要發展也是有利。在我看來,幾家大的集團現在已經沒有了進華能力,而其他的外來力量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稍微有實力也會坐山觀虎斗,等開恩和翔鐵兩敗俱傷,他們再乘機一舉侵入,但那時我已經有能力一一擊敗他們。慢慢不取代翔鐵的地位了。

    固然這樣想來是一路通順,但是光這第一條就讓人難辦。我怎么樣叫開恩和翔鐵發生爭斗呢?

    一切都回到了原地,我的頭又開始大起來了。

    這時突然開門聲響起,卻不是一個人的腳步聲。

    “小玄。”聽到這聲音,我心中一驚,轉而一喜。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