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十九章 危機

第一部 第十九章 危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走進面試廳的大門,我就看見在空曠的大廳內,寂靜異常。

    順著眼睛的視線,首先便看到了正前方長桌上坐的王伯伯等四人。而此時他們的目光也落到了我的身上。張可等三人的是驚異,王伯伯的是“早知如此”的和藹。

    我友好地沖他們一笑,也不拘束,坐到了公司面試時為應試人員準備的椅子上。

    “姓名?”

    “王玄。”

    “年齡?”

    “17。”

    “學歷?”

    “不是說公司招聘不要求學歷的嗎?你們怎么可以欺騙人。”我明知顧問地抱怨道。

    “的確是這樣的,但是我還是需要知道你的學歷,用以了解你的程度。”李心耐心地解釋說。

    “真是麻煩哦,哎,我才剛剛高中畢業,準備上大學呢。”我咕噥說。

    “你有什么專長?”張可問。

    “專長?”我一臉的疑問,然后傻傻地說:“我有什么專長呢?我也不知道哦,我要是知道的話就直接報什么職業好了,干嗎還要面試需要你們對我應材而置?”

    我本來就是一個小孩,現在又裝的格外的傻氣,頓時引來了張可三人地輕笑,而期間王伯伯總是一成不變地微笑看著我。我知道,他想看看我能做出什么樣的事情,用來為難這些下屬,使得他們得以磨練。

    “笑什么啊?人家是真的不知道啊,你們不是標榜著是人才都能進入公司一展才華嗎?我覺得我就是人才。”我夸張得叫道。

    整個面試廳內又發出了一陣輕輕地笑聲。

    隔在面試廳外的司馬亮三人,也聽到了里面的聲音,很是擔憂的在一邊猜疑:“不是小玄在里面鬧什么笑話了吧?看來我們還是高估了他,哎,孩子就是孩子,在怎么神秘也是脫不了幼稚的成分。”

    “呵呵,好的好的,那你現在就向我們四人展示下你所謂的才華吧?”張可看向王天,見王天對自己點頭,就大聲對我說。

    “恩,早說就好了嗎,干嗎還要拐彎抹角,浪費人家這么多的時間,哎,我說呀,你們的辦事效率真是太低了。”我嘆氣說。

    嘿嘿,我就不相信你們還能保持好的形象,我就不相信你們不發火。我在心里暗想,我現在想要做的就是測試下他們三人的忍耐能力。“忍”在商戰中可是至關重要的,一個成功的商人,不僅要對客戶好忍,在決策時要忍,在與別人對決時也要忍。向來一貫主動出擊的人沒有好的準備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暫時的忍讓也是一門學問。

    “好好,那你就就現在中國的經濟形式講將吧。”張可頗有些無奈地說。

    我也不在含糊,滔滔不絕地開始自己的演講。要說我別的不行,講講中國的大好形式我可是內行。為了很好的引導企業,我每天晚上都在翻有關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的書籍,不是我吹牛,現在恐怕是很多經濟理論專家都沒了我的水準。

    我從中國改革開放到現在市場經濟的格式,講到現在經濟的總體格式,從輕工業的發展講到了第三產業的興盛。

    張可三人的嘴巴也開始張成了一個“o”型狀,王伯伯還是處事不驚地樂呵呵看了我,眼里充滿了欣慰的成分。

    就在我準備開始發表自己對飛玄未來發展前程的理論的時候,王伯伯的手機突然響了……

    遠在中國北京祥鐵集團總部。

    張力疲憊地靠在舒適地靠椅上,一個公司員工走了進來。

    “張總,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經大致搞清楚了。”員工滿臉獻媚地恭首說。

    “哦……”張力略微直了直身體,雙目炯炯地盯向員工。

    這段時間張力真的有力不從心的感覺,先是整頓公司內部,還要大力的去吞噬華太集團的一些產業。想到華太,張力又是一狠,那個吃里爬外的狗東西,想要聯合四大財團吃我?做夢!老子現在就要吃的你翻不了身。

    最后就是應付開恩集團在背后的暗算。

    就在一個星期前,開恩在公司的股東終于到了總部,那是個頂多二十一、二的年輕人,也是個愣頭青,他自然自己是不怕的,但是那個開恩集團在華董事,約翰卻不可小視。自己也曾和他大過交道,那可是只刁專的老狐貍啊!

    和大哥張翔商量了好久,總算是安排好了杰斯事情,自己也累的喘不過氣了。

    “那就把事情講講吧。”張力抽了只煙點了起來。在工作緊張的時候,抽一只煙確是一種放松緊繃神經的好方法。雖然不知道別人是不是都這樣認為,但是張力的確都是這樣做的。現在他就是這樣,抽著煙,不緊不滿地躺在靠椅上聽下屬的報告。

    “張總,你要找的人是在wz市,我們現在可以確定,他是市中心附近的人。還有的我也沒能太清楚,但是wz市最近突然崛起了一個叫做‘飛玄集團’的公司,并且以不可思義的速度快速發展著,據說他的注冊資金正是50億美金。”

    聽到后面的一句話,張力突然站了起來,惡狠狠地將手里的煙頭熄滅。久久的不語后,張力終于鎮靜下來:“好了,你先出去吧。”

    支開下屬,張力抓起電話,撥了個自己熟悉的號碼,電話那頭在不久之后傳來了自己懼怕的聲音。不錯,這正是張翔的號碼。

    “阿力,有什么事嗎?”張翔現在正在新加坡談生意,所以沒有什么重要事情是不會讓張力給自己電話的。

    “哥,上次我跟你說過的那件事情有些眉目了。”

    “哦,那就快講,我現在正在和鐘菲小姐吃飯呢。”張翔不在意地說。

    鐘菲,張力是知道,他是新加坡最大外貿集團“鐘靈集團”總裁鐘馬的獨生女,也是張翔正在追求的女人。所以張力也不敢怠慢,簡單地將下屬跟他說的回復了一遍。

    掛上電話,張翔若有所思地喃喃:“飛玄?會是誰呢?”

    “阿<!--中间广告位置-->翔吃飯了。”一個貌美的女子坐在張翔對面催促道。

    “哦。”張翔回過神來,在他的臉上洋溢的濃濃的笑容。

    ***

    王天接通電話,一聽,卻是張凱打來的。嘴上一笑,有意無意地朝我看了眼,便笑著低聲說:“原來是張書記啊,你今天是不是又要下達什么黨內消息,好讓我們也跟的上政策的步伐?”

    電話那頭猶豫了好久,才有些遲疑地回答說:“我今天早上接到了翔鐵集團總裁張翔的電話?……”

    王天一驚,不說話了,他知道張凱后面還有話,于是“哦”了聲,示意自己已經聽到了,你可以說下面的了。

    果然,張凱繼續說:“不到半小時,我又接到了省委書記的電話,他們的大致內容都是一樣的。”張凱說到這就不再說下去了。

    這就很自然的給了王天許多的想象空間,不過,王天還是從中找到了關鍵的。王天像是不在意地問:“是有關飛玄的嗎?”

    “不錯。”張凱也不隱瞞,“翔鐵的意思是想叫我多注意點飛玄的動向,多了解下他的內幕,我像怕是想找出小玄。”

    “那省委里怎么說?”

    “還能說什么,叫我全力配合翔鐵集團的工作唄。你也知道,這幾年翔鐵在國內還是很有地位的,我也知道他和省委書記的關系,所以我認為很可能就是翔鐵本身叫省委給我下的旨。你看,本來是沒什么。現在上面有了命令,我也就難辦了。”張凱說到這,又是深深地一聲嘆息,這讓王天更加認識到問題的嚴重。

    在方面都沉默了好久后,王天開口說:“說吧,我就不相信,翔鐵這么這大的集團會把飛玄這么個小公司放在眼里,不過你千萬別說出小玄的存在就好了。”

    王天其實是這樣想的,翔鐵搞這么大的活動,最的原因不過是追查到了訛詐自己的王玄就在wz市,在結合飛玄的突然出現,所以把矛頭指向自己,只要自己把一切都擔下,不暴露王玄的存在,想來翔鐵是不會把飛玄怎么辦的,頂多是吞并擴大自己的實力罷了,不過結合翔鐵現在正在內戰的情況,是不會有空要手伸到這里來。

    無疑,在那樣的情況下,王天的想法是半點都不錯的,但是他哪里知道,張翔追查飛玄的原因不過是為了“飛玄”這個名字,以及16年前的一段隱藏的故事罷了。

    其實,張凱在知道飛玄的存在后,也曾否定過許多,因為他是親眼見到李飛玄墜樓而死的,而且在自己的印象里,也不記得李飛玄還留下什么親戚朋友,所以有大半的可能性,就是這完全是巧合,不過萬事出于謹慎的他,還是在第二天的早晨給省委書記打了電話,請求他幫助自己解決這一疑問。在張翔的心里一早就有了主意——不管結果怎樣,他都不會叫“飛玄”存在,因為光是這個名字,就是他內心永遠的痛。

    “最近你叫小玄多注意點,我也會盡量幫助你們的。”說完這最后一句,張凱就掛了電話,只留下一臉苦相的王天。

    王天的這一幕早被我收進眼簾,雖然我不知道電話里說了些什么,但是我有預感,那一定是十分十分重要的內容。

    恰好,我也向眼前的三位侃完了自己所要說的。

    張可首先站起來鼓掌說:“精彩精彩,要不是我親眼所見,我死都不會相信剛才的話是出自你的口,不過,我還是不得不說,你的確是讓人不能小看。我以你的能力,我現在就能向你打包票,公司一定錄用你。”

    一邊的李心和歐陽明附和地拼命點頭。

    我看得心中暗樂不已,以現在的情況,等哪天我公布自己的身份,也能很好的駕馭他們了。不過我還是沒有放棄自己原先目的,不好意思地撓著頭,傻笑說:“不過我還有點時間就要上學了,你看能不能提前錄取我,等我大學畢業出來再來公司工作。”

    這話一下,三人都不再說話。張可在一邊是這樣想的:“想他這樣有才能的人,等到大學四年的磨練,想來可能更加的銳利,如果現在不抓緊他,看來不用等到四年,他不是自己去了更好的集團,就是他被好的集團拉進了陣營。

    于是張可竟自做主章地開口說:“這樣吧,我們先簽定個協議,等你畢業后你就來飛玄工作,我們公司是按章辦事的,絕對誠信。”

    “這人不錯,在關鍵的時候能有自主的意見,只要加以時日,一定能成為一名不可多得的高級統帥。”我在心里暗贊。不過嘴上卻是格外高興,又帶點迫不及待地說:“那好那好,我們什么時候去簽協議啊,我怕你過期不認帳。”

    “當然,你想什么時候簽都可以,你說是不是啊?”張可對著歐陽明和李心只做眼色說。

    這些都沒能逃出我的眼睛。哼,居然真把我當孩子耍,不過也沒關系,誰叫現在我的身份本來就是孩子呢?

    在看到歐陽明和李心會意地點頭后,我就強烈要求”現在就簽”。

    張可轉頭恭敬地看著王天,小聲說:“王總你看?”這是在詢問王天對自己剛才所做的有沒什么看法。這些都是我之前吩咐過的:這次選材主要還要陪練幾個主要干將的能力,所以你只要在一邊監督到就好了,其他的就都叫他們去好了。

    王天瞇著眼點點頭,然后完全像是第一次看見我私的說:“你們三個先出去好了,我還有幾個問題問下這小朋友?”

    張可、歐陽明和李心知趣地快速起來,離開了面試廳。

    那頭的孫心和司馬亮三人看到主考的四人一下子就出來了三人,不由悄悄在一邊小聲議論:“完了哦,看來小玄還真是厲害哦,四個主考一下子就被他氣走了三個……悲哀啊!”說完,接著便是三聲不長不短的唏噓。

    這頭,我在看到張可三人走出去后,正色看向王天問:“怎么?誰的電話?出事情了嗎?”

    王天也不多說,鄭重地對我道:“看來我們的危機來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