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十六章 剪彩

第一部 第十六章 剪彩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飛玄集團隆重開業的一天。

    早上的時候帶著小豬、楊俠以及我最最可愛的小晴來參加我的生日聚會。我把地點選在了離光靈大廈不遠的一家麥當勞店。我想親自看著那輝煌的一幕開始,以及他的結束。

    身旁跟著興高采烈的三個人,我想起今天早上元霸打給我電話時的情形。

    當時還是在早上5點多點,我有一個習慣,一個好的,或者說不好的習慣,那就是從來不喜歡關機。因為我認為,這樣的話,在任何時候,只要你給我電話,我都能及時回復,這樣不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在今天,我就早早被手機的鈴聲吵醒。那是個陌生的號碼。當接通,準備說第一句——喂,你是誰時。那頭傳來一個極其雄壯的聲音:“王總裁嗎?我是元霸。”

    本來朦朧的睡意頓時被驚得無影無蹤,我當時是這樣說的:“元老板?(我不知道怎么稱呼他,總不能開口就叫人家元老大吧。在我的影響里,那些黑社會的頭子總是喜歡別人叫他老板。一來他的確是做生意的,雖然做的是些不太見光的生意,但好歹也是生意;二來,叫老板會使他顯得跟白道更沾邊。)我是王玄,請問?”我被動的說。其實做為一個好的商人,你越顯得被動就越主動,你讓別人盡情出招,而你就可以在一旁見招拆招。這是我在很久以前就學會的。

    “王總裁真是貴人多忘事,今天不是貴公司的剪彩吉日嗎?我是專門來通知一聲,我會及時趕到的。”元霸不在意地說。

    “哦,”我拉長音,顯得格外激動說,“那真是太榮幸了!今天能加上元老板你的身影,我公司可真是蓬蓽生輝!”

    “哈哈……”被我小小的拍了一擊馬屁,元霸高興地笑道:“既然你是楊老大的朋友,也就是我元霸的朋友,以后在wz能用的上我的,我定然全力以赴。”

    “呵呵,元老板正是豪爽之極,若是你不嫌棄,我就充大了,冒昧叫你一句元大哥。”這就是黑道的氣魄,你越是豪爽干脆,就越是受到對方的欣賞。

    “哈哈,那我就領受了。”元霸也不推辭。

    “好,哪天我們找個時間,我想要請元大哥你吃頓飯,聯絡下感情,不知道怎么樣?嘿嘿,說實話,我還真沒有幸見過元大哥你呢。”我相約道。

    “那好,到時元某一定隨請隨到。”

    就這樣,我就請到了元霸的光臨。有了他的加入,相信今天的剪彩又會有著令人激動的一面。想到這,我不由笑出了聲。

    “什么事這么高興啊。”李晴突然在我旁邊盯著我看,說。

    暈菜,我居然忘了自己還在路上。

    “呵呵,沒什么啦,只是覺得你今天特別的迷人,看的入神,所以就笑出聲音了。”我順勢說。

    李情頓時窘成了大紅臉,扭捏地捶了下我的胸口說:“你這人就是沒正經,要不是因為今天是你生日,我早就把你踹到河里去了。”

    小豬和楊俠則在一旁唏噓起哄,為此,李晴的臉更紅了。

    “好了好了,你們倆規矩點,否則晚上有你們好看的。”我出聲制止他們,臉轉向李晴,在她耳邊小聲說道:“你在我心里,永遠是最美麗的。”

    李晴的眼中閃過一絲異彩,頭順勢靠到了我的肩膀上。

    俘虜一個女人很容易,但是俘虜她的心卻是最難的,只要你時時關心她,給她你的愛,當你將愛填滿她的心,那么,在她的心里,一定承載著的是整個你。

    到了麥當勞店。由于我們現在去的早,所以現在并沒有很多的人。帶著李晴三人走上二樓,點了全家桶、雞米花、薯條之類的吃食。就回來坐到李晴旁邊。(蛋糕是昨天一早訂好寄存在店里的。)

    我們選的是一個靠窗戶的位子,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正好可以看見光靈大廈的全景。那些正在忙碌的員工的身影一一落到了我的眼里。

    李晴見我專注地看著外面,也順著我的視線望向外邊。

    “那是飛玄集團的剪彩儀式。那個飛玄集團很厲害的,聽說市長和市委書記都被他請來了。”李晴嘖嘖稱嘆道。

    看來社會效應是有了。這正是我要求王伯伯買下wz日報的頭條進行宣傳的。畢竟一個公司,乃至一個集團最重要的就是先打出名氣。否則即使你的產品再好,你的集團再有實力也是白搭。

    “這么說來一定很好看了,等下我們去那邊看看好不好啊。”我詢問李晴說。

    “好啊好啊,我們一起去看。”小豬和楊俠附和說。

    呵呵,這倆個家伙啊,一定是自己也想去看看,搞的好象是為了成全我一樣。畢竟在那里面也有他們的一分功勞。

    細細想想,他們確實也是很辛苦的。那段時間,小豬去收集資料,找一些有關于公司機構的手段。而楊俠就幫我起草一些重要的措施。

    “好啊,等開開始的時候我們就是看看。”李晴拍手說。

    “等下去怕是沒位置了。”我想了下說,“要不,我們直接帶上東西坐到那去。”我提議說。

    “好啊!”三人異口同聲道。

    快快的拿了吃的和喝的。四人一邊打鬧著,一邊朝光靈大廈下的廣場走去。

    現在是早上10:39分,距離剪彩儀式的開始還有一個小時51分鐘。

    在廣場的一個花壇處找了個位置。用從麥當勞店拿來的報紙,在地上鋪開。四個人就坐了下來。

    拿出吃的東西放在了中央。四個人什么也沒做,就此先侃侃而談起來。反正時間還多的死去。

    這時一個在廣場上布置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提示我們說:“對不起,我是營業部的經理,有規定,今天在廣場上剪彩開始前一個小時內是不準有人的,小朋友們,你們能不能先到別出去下,等下再來?”

    李晴有些失望到看了我一眼。我什么也沒說,起身對那工作人員說:“叔叔,我有點事情和你說。”

    然后在經理疑問的表情下,帶他帶了稍微和剛才遠點的地方,拿出手機撥通了王伯伯的號碼。說明了情況。片刻后,那經理的手機響了。只見他頻頻點頭,看來是在受王伯伯的教育呢。

    不知道他們說了什么,我也不關心。反正在這之后,那經理很是殷勤地跟回來,大大方方地在我的“請求”下,同意我們占據了這塊底盤。(“笑話,知道總經理的公子在這,我死都不來管他們。”經理暗暗擦著汗想。)

    ***

    李晴手里捻著一根薯條,湊近我,小聲說:“你是怎么讓那大叔一回來就改變<!--中间广告位置-->了態度的?”

    “這個啊?!”我一點也不奇怪李晴會這樣問,也神秘兮兮地貼近她的耳邊。李晴頓時專注起來,看我能說出什么樣的話來,只見她迷著眼,聽到耳邊小小的聲音:“其實啊,我也不是很知道。”

    “撲通”李晴蹶倒在地上。

    “哈哈”我得意的笑了起來。

    “你好壞啊。”李晴地上起來,就沖著我拳腳相加,也暫時忘卻了適才的問題。

    哎,我也很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向李晴講來,可是不行。我也完全可以編一則故事混過去。但我的內心告訴我,千萬不能這么干。

    吃著眼前的食物,大家有說有笑。大約到了一點左右的時候。廣場上終于沸騰起來。

    我知道,剪彩儀式也就快開始了。

    將剩余的東西全都放在了身后的花壇里面。然后,四人依然很是逍遙的坐在原地。(沒辦法,誰叫我這有護欄呢——安全哦)

    “飛玄好大場面啊!”離我不遠的甲贊嘆道。

    “這有什么啊,聽說連市長和書記都被請來了,估計等下會有更大的活動。”乙一副專家樣。

    “這個飛玄集團的實力很強哦。”丙喃喃道。

    “不強才怪呢,怎么嗎?人家雖然人家是第一次在我們wz市建設,不過聽說他也是個和華太差不多的大集團哦。”甲為了挽回剛才的面子說。

    “好啦,好啦,快開始了,你們不要吵到我。”乙說。

    ……

    我輕輕一笑。看來,我所要的效果已經出來了。等下只要請的三個人都來了,怕是所有的媒體都要相互報道了。

    到又過了大約半個小時。要等的終于等到了頭。

    光靈大廈門口,王伯伯滿面紅光的談笑而出。在他左邊是張凱,右邊是王信,周圍還有十幾個其他集團的恭賀代表。

    到了門口,工作人員很是熟練地將印有“飛玄大廈開業”的紅布條拉扯開,橫在了眾人的面前。

    禮儀員是全國極有名的主持人王橫擔任。他就著話筒大聲說:“飛玄集團飛玄大廈的開業儀式現在開始,首先,有請wz市委書記張凱,張書記發言。”

    張凱接過話筒,對著在場的人說到:“一個國家,乃至一個民族,離不開一個支柱產業的產生。像以前有翔鐵集團的脫穎而出,而今又有飛玄集團的誕生。翔鐵為國家和人民做了很大的貢獻,創造了無數的產值。飛玄也必然像翔鐵一樣,蒸蒸日上,有日成為與之并立,或者超越他的大集團。到時,這不僅只是我們wz市的福氣,也是全國的福氣,好了,我的演講完了。”

    好簡練,不過,想要說的話都已經包括其中,我想要的也在其中。

    然后到了王信講話。也顯然他是背足了稿件。懶懶散散地足足講了半個多鐘頭。

    在就是王伯伯了。他開始從集團涉及的項目開始,集團的目標等等。

    這些我都是知道的,所以很是無聊的私下張望,卻看見張凱正向我望來。

    “呵呵……”我對著他咧嘴笑了笑,順便也揮了手揮。卻在這時,我感覺到,有一束凌厲的目光也正向我這望來。

    順著目光的方向,一眼便看見是唐正。

    以前我就說過他是個不簡單的人,現在看來,他估計已經有點知道了我的身份。于是,我也不在隱瞞什么,全然不懼地也向他微微一笑。

    突然,有一個人跑到禮儀員面前說了幾句后,禮儀員面色大變,急急在王伯伯要宣布“剪彩儀式開始“時,說:“元氏娛樂集團公司總裁元霸,元總裁恭賀飛玄集團開業大吉。”

    這話一完,底下馬上紛紛騷動起來,上面的除了王伯伯也都面帶訝色。

    在這的人誰不知道,在wz的底盤上,元霸正是黑道一霸,難道飛玄連他都請來了?看來飛玄真的不可小視。

    元霸哈哈笑著,從人群中央分開的一條大道上走向剪彩處。快步上前握住王伯伯的手說:“恭喜恭喜啊,王老弟,哈哈,回去的時候代我向你們總裁問問好,還有,”元霸轉身向下面大聲宣布說:“我元氏娛樂集團今天起開始成為飛玄集團的合作伙伴。”

    此言一下,下面頓時炸開了鍋。其他集團的代表都面帶憂色,開始重新掂量飛玄的地位。

    王伯伯不失時宜地哈哈說道:“一定一定。今天元總裁能來,飛玄真是三生有幸啊。”

    “那里那里。”元霸和王伯伯一同笑了起來。

    張凱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也上前插了一手:“好久不見啊元老板。”

    “哎呀,原來張書記也在啊。”元霸大方地握著張凱的手說。

    王信卻是沒動。他和元霸平時最熟不過,反倒是張凱和元霸交情不深。

    現在的貪官,最怕的就是看到給自己貪的人,這樣他表面的道貌岸然也就不在存在。王信這時就是如此。

    但元霸卻不客氣,上去握著王信的手:“哈哈,王市長啊,怎么樣,有時間上我那玩去。”

    王信頓時冷汗直下:“一定一定。”

    “好了,今天的正題還沒有開始呢。”張凱提醒說。

    “對對,大家去剪彩。”王信插開話題。

    于是王信、張凱、元霸以及王伯伯一同站在了彩帶前,而那些代表都站在他們后面。

    “誰來剪這第一剪啊?”元霸問。

    “當然是張書記了。”王信說。

    “不不,還是請元總裁來吧。”張凱推辭說。

    “我怎么可以,要不就讓王老弟來吧,他是這里的負責人。”元霸也推辭。

    “要不這樣。”王伯伯靈光一閃,“找個觀眾來剪,一來可以表示我們對觀眾的關注,二來也使得媒體報道更是新奇。”

    “對,對,這好。”張凱領悟道。

    元霸和王信見此也無意見。

    一會兒,一位工作人員走到了我的面前,恭謹有加地說:“先生,我們公司邀請你參加的一個節目。”

    “我嗎?”我問倒。雖然我不知道到底什么回事,但是見到王伯伯和張凱的奸笑我就知道,這一定是他們搞出來的。

    “剪彩儀式現在開始。”隨著一聲聲下,我手持大剪刀,一刀將彩帶剪短,耳邊響起了無數歡呼的聲響。

    這不正是我所想要看到的嗎?

    感謝地望了王伯伯和張凱一眼。我覺得自己又有了收獲。

    第二天,所有大小報刊的封面,便是我手持剪刀剪斷彩帶的一幕。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