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十五章 意外的來訪者

第一部 第十五章 意外的來訪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詳細但卻略有保留的向張凱講完自己的建構計劃后,得到了張凱極大的贊賞。

    張凱高興地拍著我的肩膀嘆道:“我本來是絕對不相信有天才這回事的,不過見到你以后我是徹徹底底的服了,好小子,要不是情況不允許,我還真想放開手和你一起大干一場。”

    “嘿嘿……”我不好意思地傻笑起來。

    “不過你也要注意了,想來翔鐵的張力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的,很可能就要查到這里來,你要提放些,還有就是不要太早顯露自己的身份。”張凱肅然說道。

    “恩,謝謝張書記的提醒,我會多加注意的。那我就先告辭了。”我起身真誠說。

    “這就好。”張凱沉思片刻又笑著對我說:“我看你現在就不要走了,在我家吃頓晚飯吧,我還有好多事情要問你。”

    我知道這是千萬不能拒絕的,況且我還想繼續很他促進促進感情,于是答應說:“呵呵,那我就打擾了。”

    “哈哈……小青,快出來見見你王哥哥,人家可是這次高考的全省第一啊!”張凱對著小青的臥室喊道。

    “真的嗎?我等好半天了!”一個聲音應到。

    然后我看見了一個很讓我頭疼的身影從臥室里跑了出來。

    在張凱家吃完晚飯,又回答了張凱很多的疑問,還有就是忍受過張青無休止地騷擾后,我面帶疲倦地在他們張凱一家三口的迎送下出了家門。

    上了車,一路向著王伯伯家開去——我還著急他那方面的情況呢。

    看來,張凱這方面是完全搞定了,而且還是超額完成了任務。就這點來說,我還是感到很高興的,畢竟這也是個不小的成功。

    很舒服地將身體躺在車靠背上,迷上眼睛,開始閉目養神。

    不曉多少時間,就到了王伯伯家門前。下了車,和吩咐了司機幾句叫他先回公司后,就“噔噔”地踩著臺階敲開了王伯伯的家門。

    開門的是小豬。也沒有說什么話,就快步地向書房所在的方向走去。

    到了書房門口,迫不及待地推開房門,剛好看見王伯伯正向門口望來,便張口很是問:“王伯伯,王信搞定了嗎?”

    “呵呵,有我出馬怎么可能不成功。”王伯伯,樂呵呵笑道,“本來王大市長還很堅決地告訴我,‘你們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存任何私心的。’不過,在我把一百萬的存折和密碼送到他手上,他馬上就應允了。”

    “嘿嘿,我就是說嘛,以王信那種人怎么可能不就范。”

    “哦,對了,張凱那邊是比較棘手的,說說你有什么收獲?”王伯伯收起玩笑問道。

    “這個嘛……哎……情況是這樣的……”我面色沉重地將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向王伯伯講來。聽得他原本以為要吹,一臉失望的表情,到后來變得興奮異常。

    “哈哈,你小子還要給你伯伯我來這一招,害得我緊張得要命。”

    “我開始又沒說這事的結果,你伯伯你要亂想的嘛。”我滿是委屈地說。

    “好了好了,還是商量商量怎么去將元霸請來吧。”王伯伯說。

    說到元霸,我也恢復了嚴謹。他還真是讓人很難著手。我是從來沒有接觸過黑道的,頂多在電視電影上看看關于黑社會的故事什么的。不過說到真的黑社會,我也是聽王伯伯和我將過一些。他們其實不像電影里的那些鏡頭一樣老是打打殺殺,更多是去經營自己領域的生意。畢竟錢才是硬道理。作為黑社會,主要的原因不是為了好玩耍酷,而是為了能賺更多的錢。像是美國、意大利等地的黑社會,無一不是在經濟上zhan有一席之地的經濟大亨。

    然而難就難在這里。從錢這方面來說,元霸不是一個貪財的家伙,他自己經營的產業就已是十分的讓人眼紅。從權利來說,他也不是一個貪圖權利的人,他現在已經是整個wz市的黑道龍頭,更本不屑那些政府上的職位。這讓我很是煩惱。

    再和王伯伯商量許久沒能找到合理的解決辦法后,我就先告辭回家。畢竟這也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即使現在不能請來,以后還是需要元霸在生意上的幫忙的。

    自己一個人打的回去,現在我還上一個尚未大學的學生,這樣老是坐寶馬的的確有些太招搖了。我還不能讓人家發現我的身份。

    回到家,開門進去,發現里面是異常的安靜。

    不對的啊,要是平時,楊俠一定會在玩游戲,或者也會很高興的來迎接我的啊。今天是怎么了。

    徑自走向客廳。頓時整個人靜住了。

    不為別的,就為了在客廳的沙發上,除了坐著楊俠外,還有三個我在以前見過的穿黑西服的男子。特別是中間那個,隱約帶有一股霸氣,像是三個人中的頭子。

    “不會吧,這么快就找到了這里,莫非是想對我進行報復?”我在心里暗暗吃驚,把疑問的目光看向了楊俠。

    楊俠看見我回來了,起身朝著我,沒好氣地撇撇嘴:“喏,那是我老爸,他有事情想和你談談,我先進房間了。”說著,對我連連使眼色,走進了房間。

    我平靜了下心情,正臉對向楊俠的老爸:“楊叔叔是吧,有什么事情要對我說。”

    那個中間的男子,回應的對我點點頭,看來他就是楊俠的老爸了。

    楊俠老爸目光炯炯地看向我,我也毫不躲閃地與他正視,這時只聽他說話了:“恩,果然是個人物。首先我先對這些天來小俠在你家的打擾對你表示感謝。其次,我自我介紹下,我叫楊昆,也就是小俠的老豆,具體說來,我是個跑江湖的。”

    對于這我是不會有半點吃驚的,在早些時間我就知道楊俠和黑社會的有關聯。所以很平靜的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楊昆贊賞地對我點頭道:“還有,我有些事情和你商量下。”

    “楊叔叔有什么事情經管說,只要我力所能及地必定幫忙。”我出口道。

    ***

    “你們兩個先出去。”楊昆對身后的那倆黑西服說。

    黑西服<!--中间广告位置-->也不問為什么,毫不停滯地走出了房門。我心中暗嘆:果真是訓練有加!心想要是自己有這樣的手下,可真是如虎添翼。但在臉上卻不表露。

    “想來,楊叔叔一樣有什么極其重要的事情與我商議吧。”我毫不隱晦內心的疑問出聲問。我知道,想他們這樣的黑道中人,最注重的就是真性情的表露,而最忌諱的也就是那些需情假意的家伙——這也是我一向不討厭黑道的原因。

    “可能你還不十分了解我情況,那我就先向你稍微透露一點。”楊昆從香煙盒中掏出一支香點上,看我沒有厭煩的表情,就繼續說:“我其實以大多數中國人的眼光來說,叫做‘教父’,當然也可以叫做‘黑社會的頭頭’。”楊昆自己笑了笑,猛吸了口香煙,“我是在76年出去的,那時侯我還是一個與時沖動的莽小子,到了美國過后,就和一些當時一起的中國人結成了個小小的團體,做了些‘小買賣’,后來嘛,加入的人越來越多,而我因為是組織的創立者,所以成了他們的老大。那時的我,也就一心想著怎么將組織越搞越大,86年5月3號那天,是小俠他媽臨產的日子,可是我卻在法國那與一個社團火拼,等我回來的時候,小俠的媽已經因為難產去世了。我為此和后悔,所以一直沒有再娶,我也將自己所有的愛都給個小俠。可是由于在生意上的一些來往,我總還是會忽略他,在他10歲的時候,我將他母親的事告訴了他,本來還想讓他理解我,沒想到反而加劇了他對我厭惡。哎……想想這么多年來我都做了些什么,現在真的累了。”楊昆說到這,臉上禁不住顯露出憔悴。

    我懂得做為一個父親的悲哀,我也知道作為一個兒子的懊惱。這本來就是兩代人鴻溝間的隔膜。

    我深深為眼前這位黑道巨頭所悲哀。

    “所以楊俠就偷偷跑了出來?”我插開剛才的悲傷這樣問。

    “呵呵,”楊昆笑得明顯有些無奈,“我知道他在家一直沒有高興過,我也知道他很厭惡我平時的一些生意,我也知道他其實一直是很孤獨的。”楊昆深意地望了我的臥室一眼,“在一個多月前,我其實就知道他在你了的,我不來找回他,那是因為,在這段時間里,我在他的臉上看到了他從未在我面前表露的笑容,我知道,他在這是高興的,所以我讓他留在了這。”

    “那為什么現在你又來找他呢?”我疑惑地問。

    “呵呵,這你就錯了,不是我來找他的,是他打電話給我的。”楊昆說。

    “什么?!”我吃了一驚,但細細想來,又釋然了。因為我已經知道了楊俠這樣做的原因。他是想通過他父親的力量幫我解決一個困饒我已久的問題——元霸。

    可以想象,他是多么傷心,所以才逃出了家門,現在卻為了我,而親自將好不容易得來的東西徹底毀滅——這需要多么大的勇氣。我突然間感到的自己的眼睛濕了。

    “可能你是一個好的黑道領袖,但你絕不是一個好的父親!”我抬頭對楊昆說。“做為子女,最大的希望就是有親人在身邊,特別是在楊俠失去了母親,只有你一個親人的時候,你可以想象一下,每當你不在的時候,他一個人坐在家里,渴望著有人來關懷自己,但是等來的卻是時間的一點一點流逝。”

    “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楊昆痛苦地皺著眉。

    “你準備在今天之后,怎么對待他?”我問。

    “我想彌補自己的失誤。”楊昆頓了下繼續說:“我知道他想去北大讀書,我是不會阻攔他的。”楊昆堅定的說。

    不錯,這可能是對待楊俠最好的辦法了。

    “那楊俠叫楊叔叔來,又是為什么?”我轉住正題說。

    “你的情況我已經都知道了。”楊昆也收起適才的痛苦。

    我發現,每一個商人或者成功的人士,總是會把事業和家庭分的很開,也就是說,會很成適應兩者的變化。

    “那楊叔叔能不能幫我的忙?”

    “說起來,我在wz市也是有些勢力的,以前我跟元霸打過一些交道,他這人我最了解了,恩……我幫你跟他打聲招呼吧,相信我的面子他還是會給的。”楊昆說。

    我頓時驚喜莫名,如此一來,最后一道環節也就應刃而接,我動情地對楊昆說:“那就麻煩楊叔叔你了。”

    “哈哈,謝謝是談不上的,不過舉手之勞罷了,我還要指望你以后多多的幫我照顧下小俠呢。”楊昆爽朗說。

    一聽這話我就知道,楊昆是將楊俠拜托給我了,于是有是一陣感動:“楊俠是我兄弟,我一定好好照顧他,我還希望他成為我公司以后的支柱呢。”

    “不過說真話,當我知道了你的事情,還真是嚇了一大跳,看來啊,我們這些老家伙都要退休了,將來的天下一定會是你們年輕人的。”

    “嘿嘿,楊叔叔謬贊了,我那我那本事啊,只不過多用用腦而已。”我笑道。

    “年輕人謙虛是好事,恩,我自己也有一些正經的生意,恐怕以后還要和你多多合作哦。”楊昆佯裝說。

    看來楊昆又在幫我了。雖然我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男人,也只是和他聊了這么短的時間,但已經深深被他的氣度折服。這才是做為一個強者所該有的氣度,看來,我還有好多的東西需要慢慢的學習。

    “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我的手機號碼是135********。”楊昆繼續說,“好了,我也該告辭了,小俠就拜托你了。”楊昆起身說。

    “要不要叫楊俠來。”我小聲問。

    楊昆別有深意地看了臥室一眼搖搖頭嘆氣說:“算了。”

    我了解的點點頭,說:“那我送楊叔叔幾步。”

    楊昆也沒拒絕,我便一直送他到了門口,楊昆突然開口說:“你先回去吧,小俠是個不喜歡寂寞的人。”說著,帶著兩個黑西服走了。

    看著楊昆遠去的身影,我意識到:其實他也算的上是一個好的父親,只是缺少的是一種表面上的關愛。

    抬頭吸了口氣——今晚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