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十四章 剪彩前的拼搏

第一部 第十四章 剪彩前的拼搏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經過一個多月的整頓以及裝修,在工業區方面的工廠和光靈……哦不,現在已經改名叫“飛玄大廈”了,都已是建構妥當。

    我和王伯伯商量好了,在這個月的23號就準備開張。這天是什么良辰?不,不,在這一天,有一位偉人(我)誕生了。

    很可惜的是老爸老媽是看不到了,即使他們看到有這么一個飛玄集團建立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幕后老板就是他們的兒子我,即便我告訴他們,他們也只可能是以為我是在胡說八道,所以我選擇在與他們之間建立一條鴻溝——暫時不告訴他們。

    傳單都已經散發出去了,請貼也都挨個的送到了,不過唯一難辦的就是要怎么去邀請wz市的一把手,市委書記張凱,wz市的二把手,市長王信,還有就是wz市黑道的總龍頭,兼管整個wz市的娛樂產業、信息產業的“總設計師”元霸。

    這很難讓人著手。這三個人都是非請不可的人物。不是有人說過嗎:“在中國,一個產業的發展是離不開黨的關懷,離不開政府的政策,離不開道上朋友的幫助的。”而我現在就面臨著,既無從尋求黨和政府關照,也無從尋求“朋友”關照的局面。

    在綜合這三人的種種之后,我決定先從政府之方面先入手。畢竟聽王叔叔說,和這個王信還是接觸比較多的,況且大家不都是本家嗎?好說話。

    根據王叔叔對王信這人的了解,這人平時除了錢以外就對女人最感興趣,和他名字里的那個“信”字,是截然的對立。

    不過這樣的人最好搞定,你好歹知道他的底細,知道他的愛好,完全可以捉摸他的舉動。而張凱就不好說了。

    王信方面就直接讓王伯伯去了,想來只要給他塞個百八十萬的,什么大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了。而我就要親自去一趟張凱家了。一來是要摸摸他的底,二來是要在近快的時間內,在他腦子里灌輸“飛玄集團”這個名稱,這樣的話,即使在未來邀請不到他,也可能讓他對“飛玄”的存在有一定的印象。而領導對某一集團的印象是極其重要的。特別還是對“飛玄”這樣的一個全新的公司,那就更是重中之重。

    當天在從王伯伯那得到張凱的家庭地址后,就和王伯伯一起兵分兩路,一同出發。

    坐著公司專門給我配制的寶馬轎車,一路向張凱家所在的幸福小區開去。

    幸福小區是近幾年wz市政府修建的一個專門供政府局級人員居住的別墅區。這主要是防止有些領導階級貪污腐敗,也有利于人民的監督。

    其實這不過是空話罷了。真的能有幾個老百姓敢到這來,況且政府乃至一個國家的執政人員作風問題的整治那又能只靠在一個簡單的督管來解決。就拿王伯伯現在來說,他不是正邀請王信在王府井吃的高興嗎?

    話是這么說,不過對于這些實質上的舉措來遏制那些不法官員,我還是舉雙手贊成的。

    在穿過幾條繁華的街道后,我終于看到了幸福小區所在的幸福路。

    到了小區門口,很自然地開了進去,并沒有被門口的門衛攔住。

    “哎,素質太差了。”我在心里想,要是門衛都這樣,還有誰敢住這種地方啊。不過說來,可能還是和車有關系。現在人普遍是“看車不看人,看衣不看人”。

    我在心中開始琢磨,要不要對以后公司的保安進行下培訓什么的,要不然,說不定人家開著凱迪拉克就敢浩浩蕩蕩地來公司盜竊機密了。

    找到3棟的位置后,我吩咐了下司機,自己徑自走了上去。

    張凱家是住在3樓。看看地位不一樣住的地方也就好多了。(在我的思維里,一直認為三樓是一幢樓最好的居住地點。)

    整了整衣服,然后輕輕敲門,說:“張書記在嗎?”

    叫了好幾聲,終于有人來開門了。

    出來的是一個比我還小幾歲,大約12、3歲的小女孩。她隔著防盜門先是一臉警惕著看向我,可能又想到不會有人販子這么小年齡,于是問我:“你找我爸爸什么事?他現在不在。”

    哦,原來是張凱的女兒。“我找張書記有些很重要的事情,在他單位都沒找到他,所以就到這來了。”我一臉著急地說。

    哎,罪過啊,這樣去欺騙一個小女孩。不過這門我今天是一定要進去的,不進去的話,我怕是以后都很難進去了。以兵法上說,這叫出其不意,讓他防不勝防。萬一他有了準備,我的任務就更加艱難了。

    “我爸爸可能馬上就要下班了,你還是等等吧。”小女孩一臉好玩地看著我在門外摩手擦掌。

    暈,一點善心都沒,居然就讓我這么一個年弱的未成年在門口甘等??!看來我要使點絕招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今天早上5點就從我家一直走路來這,就指望和張書記說說,現在可好了!”我裝出滿臉的興奮。嘿嘿,我都這么可憐了,你還不放我進去?

    果然,我在小女孩的臉上看到了一臉的同情,只聽她說道:“好可憐啊,這樣吧,你就先坐在地上等吧,我不會怪你把我家門口坐臟的。”

    哭~~這都不行,那難道還要我裝暈過去騙她嗎?哎,現在的小孩子怎么一點同情心都沒了。那像我當年那會兒。

    不過,我是絕對不會在她面前表現委屈的。我堆起滿臉的笑容,假裝萬分感動地對她說:“小朋友,你真是太善良了,讓哥哥好感動哦……(以下省略足以吐死你的恭維的話)”

    我就不信你不愛聽褒獎的話,只要讓你心花怒放,離我進去的日子也就不遠了。我暗暗得意地想。

    “呵呵,你這人真逗,好了,我讓你進來好了。”小女孩打開了防盜門笑著對我說。

    哈哈,我果然是天才。我已隱約感到自己的眼里有淚花在閃爍,正準備要表現一番。就見小女孩,直接走出門,撲向我后面,然后是一個聲音:“爸爸……”

    我頓時又一路跌到進了冰窟——難道我就真的一點魅力沒嗎?!

    ***

    收起玩心,我知道,今天我要找的目標來了。不由全身洋溢<!--中间广告位置-->著一股自信。

    “你就是張書記吧?”我轉過身,看著眼前這位大約40上下的中年人,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哦……我是張凱,你是?……”張凱滿是驚訝著看著我,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再看看小女孩也被我突然的形象改變嚇到,張大著嘴不可思議地看著我。不明白剛剛那個還很搞笑,被自己戲弄的小男孩怎么一下子就變得讓自己都不敢正視。

    想來一是對我的突如其來所疑惑,二是被我的年齡所迷惑,還有就是被我絕對的自信所感嘆。是了,這正是我想要的結果。于是我的笑意更加的濃烈。

    “你好,我是飛玄集團的總裁王宣,相信你已經收到我送到你這處的邀請信了吧。”我將張凱的手緊緊握住,然后松開手。

    “你是飛玄的總裁?!”張凱又被我吃了一驚。想來他已經知道了飛玄的底細,很不可思議那么大的一個集團,它的總裁居然就是眼前這個只有16、7歲的小男孩。

    不過,很快,我就打消了他的疑惑:“是的,我就是,我今天來……”

    “進屋再說吧。”張凱打斷我的話。

    果然是只老狐貍,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恢復了他的精明。等下和他說話的時候要小心了。我跟著張凱進了客廳,在心里反復叮囑自己。

    “先喝杯水吧。”張凱給我端來一杯水,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今天來,主要是想和張書記你談談……”我準備繼續剛才未說完的話。

    “你等等好嗎?”張凱又一次打斷我的話。

    適才我給他來了個下馬威,現在他是想把我掙去的那份優勢在掙回來。我清楚的知道他的意圖。便不慍不怒地看著他。

    “小青,我和這位哥哥有點重要的事情要談談,你先到里屋去寫作業。”張凱對身后叫做小青的小女孩說。

    “知道了,爸爸。”小青應允說,在轉身的那刻突然向我做了個鬼臉,然后飛快地跑走了。

    呵呵,真是個可愛的小女孩。

    “張書記,我想要你全力支持飛玄的發展。”我開門見山。

    “哦……”張凱明顯沒有想到我會這么直截了當,沉吟片刻轉過神來對我說:“那可能就有點讓你失望了,我一向對商業沒什么研究,所以對你的邀請,我很抱歉,還有,你放心,我辦事是會公正的,絕對不會專門偏袒誰,又故意給誰小鞋穿的,好了,你可以走了。”

    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不過我并不會就此喪氣,我厚著臉皮說道:“我可以和你不談我的事情,先談點別的一個話題嗎?”

    “請便。”

    “相信張書記一定知道不久前翔鐵集團與外國幾大集團的大戰吧?”我不經意地問道。

    “恩,略有所聞。”

    “那張書記也一定知道,在那次大戰中,已經使得翔鐵的股權一分為二,而其中有不少的落在了意大利的開恩集團手里?”我繼續說道。

    “是的,不過這有什么問題嗎?”

    “不不,一點問題都沒。”我道,“不過可能張書記也應該知道,在中國,翔鐵其實就是所有私營或者公有企業的龍頭,在近年來,他的作用也越來越大,翔鐵不僅給國家交納大量的稅收,同時也因為他涉及的產業多樣,所以一定程度上也帶動我過部分企業的發展,并在抵制外來商品入侵中國市場這方面有著巨大的作用。翔鐵每年對外銷售額大約150億美圓,這就為中國贏回了大量的外匯。”

    “是這樣的。”張凱懵里懵懂地聽著我講述。

    “在wz市也有很大的一部分翔鐵的力量,他們對wz市的經濟也有著舉足重要的作用。可以說,萬一翔鐵在wz市的產業有所影響的話,那么就很可能影起整個wz市經濟的動蕩。”我停頓了一下,繼續自己的演講,“可惜正如我開始說的,在翔鐵內部已經有了外來經濟的隱患,如果在翔鐵內部發生對權利的爭奪的話,即使不會發生什么大的變動,但完全會動搖到整個翔鐵的根基,以及那些附屬下的產業。”

    “應該是會這樣的……”張凱想了會兒,猶豫地說道。

    “正是這樣,我相信張書記你是一個有責任心而又極度為國家、人民著想的人。所以,做為市委書記來說,你一定會為以后wz市內的經濟動蕩忙碌,作為一個黨員來說,你一定會為了外來經濟滲透我國經濟而擔憂,但是這完全可以防范與未然,只要你支持我的飛玄集團,我有把握在翔鐵發生內部發生變故之前,我就能有一定的實力在那次風波中起巨大的作用。”我信誓旦旦地說。

    “假如真的如你所說,”張凱滿面嚴肅地說,“那你又有什么可以讓我有信心來支持你。”

    “張書記看過有關翔鐵的內部消息的信息嗎?”我問。

    “稍微知道點。”

    “那就好,那你一定聽說了有一個人出售那唯一的百分之四的翔鐵股權給翔鐵,從而使得翔鐵擺脫危機。而我要說的事情就是,我正是那個人。”我說道。

    這下,張凱開始沉思起來。畢竟這對他的沖擊太大了。如果說,我光是飛玄集團的總裁的話,他還能稍微有些抵抗能力,不過要說我是那個挽救翔鐵的“救世主”(外界一直以為那個人一定是某個國內的大集團,張力一定沒有將我還是個少年的事情說出去)的話……那這就是一件極其煩惱的事情了。

    “那你又有什么可以讓我相信你就是那個人呢?”張凱看著我說。

    “難道張書記就一點沒有疑問——眼前這小孩怎么就是飛玄集團的總裁呢,他是哪個大集團的未來繼承人吧?不不,我的的確確是只是一個本市的一個普通高中畢業生,全省理科第一的王玄。在二個多月前,我還是一個以1萬元起家的意圖入手商業的嫩菜。”我好不隱瞞地說道。

    這下張凱的嘴巴張得更加的大了,活活的可以吞下一個雞蛋。

    “談談你的運作計劃吧。”張凱直了直身體,看似不經意地說了句,但這卻意味著——他已經默肯我的要求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9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