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商戰之橫掃天下 > 第一部 第九章 大戰

第一部 第九章 大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小豬去繼續他的使命,我則和楊俠一起培養感情。

    晚上的時候我就大肆顯示自己的才能,在股市上橫行霸道,看的楊俠一楞一楞,大嘆:tm,原來錢就這么好賺啊!

    這后對我的仰慕之情無以復加。老大也叫的分外有力。

    靠,你說我容易嗎?要不是為了穩定個別不安人士的情緒,我至于這么拼命嗎?物品老早和我可愛的小晴晴一起甜言蜜語去了。還有,就為了要在這陪這小子,我都無法脫身。5555~~小晴晴可不要怪我啊,我也是為了我們將來的幸福生活做準備哦。

    說起來,這段時間還真有點古怪。這恐怕是所有有心人士都能發覺的:那就是翔鐵重工在行情上很不穩定。升降的波動也是極其離譜的。

    我以前研究過翔鐵的這支股,一般來說是不會出現這種讓股民難以入手的舉動的,除非……

    我意識要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很可能有某個或者幾個大集團正在對翔鐵進行狙擊,從以打擊他在世界各地的勢力。

    這種可能性很大。現在就翔鐵今年來的所有措施來說,發展的速度遠遠超越了其他國家的大企業,翔鐵也漸漸被世界人們所認知。翔鐵的產品涉及多個方面,其中手機、電子軟件、電視機、電腦等,對世界本就定型的經濟體系沖擊很大,不少小的國外公司紛紛落馬,而一些大的企業所說不會受到什么大的影響,但一些利益還是有所阻撓的。所以一些國外集團和可能就聯手一起組織起來對翔鐵來一次大的阻擊。

    假如真如我所想的那樣,這將會是一個好的機會。幾個大的知名國際集團間的經濟混戰,本來帶來好的投資機遇,但萬一不小心,也會讓人永不翻身。而且如果我能引導國內的部分股市,在國內掀起一場干擾戰的話,對于翔鐵來說,無疑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但是,很快這個想法便被我自己否定了。

    時機是一個時機。但是這樣一個個定然會給我國好不容易組建起來的國內市場帶來不小的震蕩。我國的國民經濟必然有大的退步。

    一個翔鐵不要緊,它只是一個社會主義營地里的私人企業罷了。但它代表的卻是中國無數的企業,它是中國私人企業的支柱,是他們的靈魂所在。

    我再恨翔鐵,也不過是恨他們的老總張翔而已。我不能協助國外來打擊自己國家的經濟。

    是的,我不能!

    我面色沉重的在網絡上翻閱這段時間翔鐵重工的走勢情況。從而去確定自己先前的判斷是否有誤。

    不錯,從眼前一幅幅走勢圖來看,正有一個很大的經濟聯盟,正在不斷的買進、拋出翔鐵的股票。并且已經有過幾次小規模的遙控。

    我還需要等待時機。

    一個月后,我終于意識到自己的時機來了。

    連續3個多月的混戰,雙方的實力都有了大的損耗,雙方的精力耐心也將到達極至,所以他們定然會盡快的決一勝負,進行一場空前的經濟大對戰。

    這會是關系到多個企業生死存亡的大戰。其中投入的資金,人力,智力都將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么時候進行,不過我有一種預感——一定會在這幾天之內,長久以來的恩怨情仇都將來個了斷。

    我很清楚意識到,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是根本不可能有所企圖的,也不可能在這些集團的超級大戰中有任何的威力。

    所以自從在知道有這樣一天會來的時候,我就在不斷的積累,在蓄養生機。最后在雙方都疲累的時候突然跳出來,成為一張所謂翔鐵的秘密王牌。

    為此,我不分日夜的苦戰,連楊俠看的都直搖頭,稱我為賺錢狂人。不過他那里知道,我內心正在為自己將親自參與近百年來最大的經濟大戰而興奮的發抖。

    我會以一個救世主的形象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這也會提前完成我的一個心愿——讓世界知道我的存在。

    這天,我一如以往的長嘆一口氣,用手重重的在額頭拍了拍。

    這樣無休止的工作是大人都受不了何況是我這么個還不到17歲的少年。不過沉重的壓力在這么短短一個月內使得我成熟了許多。在深邃的眼睛里,亦能尋到滄桑的感覺。

    小豬和楊俠正坐在我身后,仔細看著我操作一支股票從低到高,然后又怎么一路下降。

    可喜的是小豬已經完成我給他的任務,楊俠和我之間的感情也異常的深厚。在我將自己所有的計劃都和他們說過以后,再在他們看了我多日的實力,一個個對我信服有加,決定全力支持我。

    小豬能支持我是在我的意料之內,然而楊俠也能這樣,這讓我大大的感動之外,的確驚喜了一陣。

    所以在我每次操作股市的時候他們總會受起玩笑,坐在我身后,從而積累更多的經驗,吸收更多的知識。

    看著這兩人,我深有一種欣慰感。

    “老大,翔鐵重工開始動了。”楊俠指著屏幕上正在不斷波動的翔鐵走勢圖對我說。

    我什么也沒說,迅速將所有資金集中,恩,加上“毒毒”的,一共有4500多萬了,這大大超過了我開始的計劃,但我知道,這對于現在來說簡直連人家塞牙縫都不夠。

    不過,我等的是一個恰當的時機。

    我緊緊盯著電腦。我盼望的大戰來了!

    ※※※

    與此同時,遠在意大利的開恩集團。幾個電腦高手正輕車熟路地在電腦前忙碌著。而在不遠處一堆厚厚資料面前,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禿頂白人,煩躁地聽著各個方向向他匯報的最新情況,眉頭直皺。

    這時走進來一個20左右的年輕人,徑自走到禿頂的面前。

    禿頂未見其人就已經知道是誰了,在這樣一個偏僻隱秘的地下室,偏偏又是在這么緊要關頭敢來這里的,只有開恩集團<!--中间广告位置-->未來的總裁,自己最疼愛的外甥杰斯·開恩了。

    “叔叔,還沒有攻下嗎?”杰斯小心的問,親昵地坐到了禿頂旁邊的一張椅子上。

    “是啊!”禿頂笑著嘆了口氣,“沒想到翔鐵集團竟也有自己的隱藏實力,和我們五大集團的人力物力也難以入手。不過,他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只要再來一次總攻,他也就算完了。”

    “真不可想象,在十幾年前他還不過是一個芝麻小的小公司呢?”杰斯感嘆道。

    “是啊,我查過他的底細,翔鐵集團創立于18年前,與他一起的還有一個叫飛玄公司的,據顯示翔鐵一直被飛玄吃的緊,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飛玄公司突然宣布破產,同時翔鐵收購飛玄,從此后,翔鐵便越來越發展的迅速,不斷的向外擴展,并成功推出了翔云,到了現在也就有了現在的翔鐵。”禿頂如數家珍地將翔鐵的歷史一一道來。

    “真是神奇,這么說來,翔鐵的現總裁張翔先生還真是個人物哦。”杰斯一臉的驚嘆。

    “不不不,我認為那個開始一直將翔鐵打壓下來的飛玄公司領導人才真是個人物,我還真渴望與他一戰,可是是沒這緣分了。”禿頂有些遺憾地說。

    “飛爾先生,田川財團、特西集團、約凱集團和華太集團負責人要求與你同時通話。”一個年輕的白人進來說。

    “給我接進來!”飛爾也就是禿頂說。

    于是一臺承載四條線路的可視電話搬到了飛爾面前。

    “你們好,老伙計們。”飛爾微笑著對屏幕上的四個人說。

    田川財團的社長田川惠康揉揉太陽穴,懊惱地說:“等下又要拼命了,哎,翔鐵是越來越讓我憂心,不徹底打倒他,我就沒法占領中國市場了。”

    華太集團總裁趙忠撇撇嘴:“惠康先生,我們是說好了的,在南方那個省是歸我的,你可不要太過分。”

    “還有我的華中地區。”約凱集團總裁基理·約凱揚聲道。

    特西集團總裁柏特西哈哈笑道:“吵吧,吵吧,肉都沒到嘴你們就爭個你死我活,干脆一起破產好了。”

    飛爾不理會他們的爭吵,道:“6點整,一起行動,各自有數。”說完關上了屏幕。看到這些為利益拼死拼活的家伙他就不舒服,干脆不見的好。

    是時18:01。翔鐵總部內部。

    “張總經理,股市突然開始動蕩,一股比以往更加強大的力量正在瘋狂吞噬股票,如果不制止的話,我們就可能被收購了。”一個技術員急急忙忙地沖進總經理辦公室說。

    “我知道了。”張力懶洋洋地說。

    張力是張翔唯一的弟弟,為人頗有些才華,這些年來的建樹,除了張翔本人就數他最大了。對于各大集團的阻擊他早就和張翔商議過了。在東南亞,他們開出種種好處才好不容易調集了近100億英鎊,準備做為一張王牌殺他們個措手不及。假如打贏這場仗,所獲得的利益遠不止他們開出的那么點。前不久對于對手瘋狂的掃蕩,他已經暗拋出一支奇兵——美國斯夫集團的支持。這只是一個疑兵之計,在今晚,他們要來個最后了斷。

    18:21,總攻已經開始了21分鐘。五大集團的聯合開始占據優勢。

    意大利開恩集團,整個地下室洋溢著興奮的味道。飛爾卻皺著眉思考著什么,片刻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說了幾句。

    日本田川財團、德國特西集團、美國約凱集團和中國華太集團內部,無數的人群忙得汗流浹背,但無一不是臉上暗含笑容。

    我坐在電腦前也是眉頭直皺,該說翔鐵不是這樣不濟的啊。我比較前幾次,這次顯然在開始稍微抵抗了下,但馬上不在理會。翔鐵到底在做什么?

    18:34,翔鐵突然開始快速吃進,股價突飛猛漲。

    遠在意大利的開恩集團,暗地里將不久前的翔鐵股票狂拋。

    股市又一陣腥風血雨。翔鐵股票卻是一路上漲。所有交易行開始觀望,無一人敢買進。

    18:47,翔鐵集團開始拋股,翔鐵狂跌,本來13元4角,現在已經降到了10元3角,而且還在不短下降之中,但翔鐵自己本身持股量卻總要保持在占百分之五十一的比例以上。

    四大集團不防吃了大虧,由于本身經濟限制,剛才的大量買進已經使得他們開始的縮手縮腳。他們搞不懂翔鐵適才哪來的資金與他們一戰。想歸想,要是在不采取行動,必然導致已有在手的股票成為一張廢紙。不得已他們也開始跟隨狂拋。

    一時間,翔鐵的股票的走勢圖一路直下。到了18:50的時候,已經降到了4元,看得股民們個個搖頭不已。

    四大集團總算穩住了腳步,開始觀望。

    19:12,維持了22分鐘的翔鐵股票開始慢慢上漲,但是速度很慢。

    我發現了這一問題,用電腦查閱,卻發現在意大利有小部分人正在一點一點收購翔鐵的股票。累計到現在已經站翔鐵總股份的百分之十二左右,并且還在繼續。

    在意大利開恩集團地下室。飛爾冷笑著看著慢慢有點生機的股票。在總攻剛開始的時候他就看出了翔鐵一定存在問題。再一仔細分析不久前收集來的資料,關于翔鐵總裁在東南亞視察的消息后,他就肯定翔鐵已經搞到一比數額巨大的金額來支持這次阻擊。所以他看準時機快快地拋了收進的股票。

    這樣一來,不僅沒有賠,反而比起幾個月阻擊前還狠狠賺了10來億歐元。

    這不算完,他還暗暗指揮自己在黑幫的朋友以個人為單位,在股票下跌到穩定的時候慢慢買進,這樣不僅不會引起注意,也不會導致股市的巨大變遷。

    飛爾點起一支香煙,想到其他幾個巨頭現在一定忙得夠戧,不由笑了起來。心里暗暗說:“翔鐵,這次看你怎么辦!”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75/9108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