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二十節 行峰千里再尋妹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二十節 行峰千里再尋妹

作品相關 第二十節 行峰千里再尋妹

推薦閱讀:

    第二十節行峰千里再尋妹

    卻說行峰一人住了幾天不見家美姑侄回來,想去找,又放不下這個面子,心里總不舒暢,轉而想想,她們安定了也是好事,正好讓她們舒展一下心情,享受一下家庭快樂,那么自己何不趁此機會去再去找妹妹和美川呢?好不容易解救出來,沒見一面就丟了,心里越想越不服氣,留下一個紙條,就出發了。

    行峰一路邊走邊想,無論是劫財還是劫色,也不管是車夫還是土匪,都會選擇在人煙稀少的地方進行,但是這一路千里之遠,無數之山,到哪里去找呢?總不可能一山一山的找啊,還有,蔣家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情況,于是決定直奔京城,或許有點消息也未可知。

    行峰現在是巴不得在哪里遇上土匪,正好打探消息,但一路走來,卻是平平穩穩,到河南以過是一馬平川了,于是快馬加鞭,火速來到蔣家,一進院子,一眼就見美川和一個姑娘在樹下閑談,行峰窩著一肚子氣高喊“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把我找瘋了,”那里美川氣沖沖站起身:“你還好意思,還說我們,什么雞公山,鬼影子都沒一個,連你也不知躲到那去了,害得我們白白地跑幾千里路,差點回不來了,我看你是成心哄我們。”行峰一下子懵了,知道這里一定有什么原因,就說:“你慢慢說,怎么回事。”

    于是美川講了起來,那晚按計劃她們直到出城時還不見行峰趕來,于是把胡家幾個女人丟下車,就沿大道直奔雞公山了,車夫是非常負責的又熟悉道路,,日夜不停的走,所以美川她們到達雞公山時,找到家美她們住的地方,但卻是空空如也,關門閉屋,一院子雜草相迎,問鄰居也不知道情況,美川問澤蘭留不留下,澤蘭一個人怎么敢住,求著美川帶她走,美川見是這副情景,無名之火就燒了起來,一怒之下就決定回京,氣得一路還大罵不止。

    行峰那天耽擱了近一天時間,走的又是另一條路,比美川她們走的路遠多了,路上不可能相遇,事情就是這樣誤差了。

    美川接著不太客氣的指著旁邊的姑娘說:“她就是你的寶貝妹妹。為了她,我們家現在是如臨大敵,大家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行峰也只好受著這些話,連解釋也不想了,把澤蘭仔細的看了遍,許久才喊了一聲“妹妹”,澤蘭也是遲疑了一下才喊了一聲“哥哥”,并沒有出現那種動人場面,實際蔣家早把澤蘭的情況告訴了她,而她在蔣家已融為一體,對這個天上掉下的哥哥沒多少突然,行峰心里多少還是有點心涼,行峰一看是這種情形,心里一激一氣,飛身上馬掉轉馬頭就走,“妹妹保重”,頭也不回就放開馬,沖出院子,不想迎面碰上下朝回家的蔣義,行峰只得勒住馬頭,蔣義是滿面春風,高抱拳頭:“我就知道你會來的,怎么茶也不喝一杯?”行峰正在氣頭上,沒好氣的回答:“這要問問美川。”蔣義探頭往里一望,美川正陰著臉,澤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蔣義還是熱情<!--中间广告位置-->邀請:“不管怎樣,進了家門不喝杯茶,別人都會笑話。”走上前來,拉住行峰的手就往里走,“什么事說不清嗎?”,但經過美川和澤蘭面前時,她們卻還是老樣子態度,這使行峰心情更加不舒服,只是勉強的進了大廳,坐著也沒什么高興表情,僅管蔣義一再的說,行峰也只是聽著而已,蔣義當然明白事情整個過程,看看兩邊都是這種態度,表現出少有的寬宏大度:“依我看,你和美川是有緣沒分,但都犯不著這副樣子,不成親人難道就要成敵人,朋友總還是嗎。澤蘭由她自己決定,不過她在蔣家生活得太久了,完全是蔣家一員了,我們也沒把她當外人看待,現在是可以放心了,我們注意一點就是了,過幾年我還是要回贛州老家,到時給她找個可靠人家,這輩子也就過去了,你說是嗎?”接著問起雞公山為什么沒人時,行峰也就老老實實的把事情講了一遍,蔣義一聽,就大聲說:“我做錯了,我做錯了,這一下傷害了三個人,我先對你賠禮道歉,也代表美川,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我再寫一封信,向家美姑娘道歉,請她原諒。”

    事情到這個地步,行峰也不好說什么,于是起身告辭:“行峰感謝蔣大人的一片情意,特別是對澤蘭的照顧,她既然不想跟我走,就拜托你們了,家美那里我自會處理好的,你不用擔心。但胡家是否就會擅此罷休,我還是有些擔心。”

    蔣義顯得很自信:“據我所知,目前沒什么動靜,但是你是擺脫不了干系,因為只是劫走了澤蘭,還有你又用了點播功,不過,對你他們是查無地址,跟無行蹤,奈何不了。我估計,過段時間也許就沒事了,積怨再深,也會隨著時間慢慢消除。”

    蔣義清楚行峰現在的心情,也不挽留,只是叮囑行峰回去一定給家美道歉,另外給了行峰幾盒同仁堂的大活絡丸,說是這種藥對家美的傷有特效,行峰一聲“多謝”,放進包袱,大步走出大廳,行峰還是故意大喊“多謝蔣大人關懷,行峰告辭”,那邊澤蘭和美川仍舊自顧說話,對行峰的話并無反應,無半點留戀表示,行峰也賭氣翻身上馬,把那馬鞭甩的“啪啪”的響,雙腳用力一夾,那馬也長嘶一聲,直奔而出。

    行峰此時的心情十分復雜,滿懷信心的而來,妹妹不冷不熱,美川更是冷嘲熱諷,那邊家美又不理睬,一下子連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辦了。行峰左思右想,還是回長沙再說。

    行峰回到長沙,開門進屋看看,那紙條還壓在桌子上,只是多了一層薄薄的灰塵,行峰不竟傷心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把那紙條撕的粉碎,用力摔向地面。

    晚上,行峰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在想,到底要不要去找家美,更明白的是,要不要和家美結婚,但結婚的話,自己如何放下這個面子,何正岳會是什么態度,以后怎樣面對何正岳,還象有點為難。想著想著,自己既然身為男子漢,也干脆等幾天,看看家美態度會不會有什么變化。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