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十九節 何正岳破鏡重圓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十九節 何正岳破鏡重圓

作品相關 第十九節 何正岳破鏡重圓

推薦閱讀:

    第十九節何正岳破鏡重圓

    卻說行峰使出輕功,沿巷子一路飛奔而去,左轉右拐,也不知跑了有多遠,停下來看看,卻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再走幾條巷子,還是認不出是什么地方,原來是打得有點激烈緊張,半夜深更的,跑的時候把個方向弄反了,沒辦法,只得將錯就錯,見路就走,看看天邊露出魚肚白,于是扯去面罩,換下衣服,素性向那條大路走去,走不多遠,有座城門,出得城門,房屋漸漸少去,周圍有許多莊稼田地,行峰清楚,這是已經走出京城了,只得去問路了。

    行峰來到一棟草房前,聽聽里面象是有人,于是敲門,一中年婦女開門,一見行峰就露出一臉疑惑,行峰趕緊道歉,摸出一點碎銀,扯了個慌,說是進京去投本朝廷的,這才弄清了地方,又順便打聽到過去那個大村子里有馬市,行峰這才買上一匹馬,吃過早飯,饒道城外望南方向馳去。

    行峰一路快馬加鞭,心急火燎,直追澤蘭坐的馬車,但就是一路不見,直到第二天午后,還沒見蹤影,按時間速度計算,應當在今天相會,明白說好的事,劫人之后馬上離京,陪劫的胡家人等在出城時讓她們下車,那時根本沒天亮,她們也就弄不清人車情況,然后就沿京城大道直達雞公山,怎么還會出什么亂子?一種不祥之兆升上行峰心頭,但行峰堅信他們是不會留在京城,看當時情況也不可能有人跟蹤知道,行峰抱著滿懷希望,直追雞公山,就這樣在第四天下午到達雞公山,行峰迫不及待的跳下馬就本家里,但在圍墻外就見大門緊鎖,空無一人,行峰還是進了院里,但見院子地上的雜草都尺把高了,顯然已經很長時間就沒人住了,行峰不由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滿懷的喜悅一掃而光,悲傷的就差哭叫起來,心情一落千丈,萬般無奈,于是走訪幾戶鄰居,但都說沒注意家美他們什么時候走的,也沒有留下只言片語,行峰更加傷感,想想還是再等幾天,盼望澤蘭、美川的突然出現。

    但等了三天還是不見形影,行峰料到一定出什么事了,返回去找,想想也不好找,毫無目的,但他們會出什么事呢?行峰甚至不敢想了。于是決定先找到家美再說,他們一定是去君山了,行峰調整一下心情,就上路了。

    行峰這天中午來到君山,徑直找到老壽星,不想老壽星見面第一句話就是“大俠好興致呀,都樂不思蜀了,怎么一個人來呀?”

    行峰想想也真是不好怎樣解釋,沒辦法,只得承認,但也說了為救澤蘭等的太久,接著說出了澤蘭她們沒回家的事,這一回老壽星就一下陰下了臉:“壞事了,肯定是出事了。”

    不管怎樣,老壽星還是把行峰帶到了黃老板的住處,黃老板也是不冷不熱的招呼,行峰也只得受著,但一說到澤蘭沒回來的事,黃老板也是著了急,他說的很清楚,兩個從不出門的年輕女子,沒有一點身手功夫,又帶著那么多值錢的東西,十之八九是被劫或謀財害命,恐怕是兇多吉少啊。行峰說,兩個車夫都有點功夫,一般的人能對服,而且都是蔣家最信任的人,黃老板接著說,這人心難料。

    說了許多話,就是還不見家美出來,行峰忍不住問了起來,黃老板不無諷刺的說,家美接到蔣義的信后,就心灰意冷,萬念俱滅,說老實話,我也想不通,再說,你一去幾個月,我也等得不耐煩,就相約一起來君山了,到君山之后,她們住的不習慣,就多次說起要回長沙去,我想她們在長沙住習慣了,怎么說也有幾個熟人,就送她們回去了,在東正街買了一間鋪子,賣點雜草貨一類,這是我的主意,日子不至于無聊,也可以幫補一些家里,我說,你還是要對她們負責的,你也說過,老壽星在一旁也幫忙說話,行峰想想也是這道理,怎么說也得當面講個清楚,于是摸出兩錠大銀,算是給黃師母的見面禮,自己就馬上去長沙了,黃老板也不挽留。

    行鋒一路直奔長沙,熟門熟路的,徑直到東正街,找到鋪子,家美姑侄正坐等顧客,行峰一見,還是動了些感情,老遠就大喊:“家美,家美,我來啦。”家美抬頭一望,那眼淚就嘩嘩直流,竟轉身進了屋里,余氏還是滿臉堆笑,“是行峰,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又是倒茶又是搬凳,“怎么澤蘭和美川沒跟你來?”這一提就讓行峰心里難受,于是一一<!--中间广告位置-->講了出來,余氏也“啊”了一聲,“這樣就難說了”,朝里屋大喊“家美,我去買菜了”,行峰坐下,又對屋里喊了幾聲“家美,家美,有話好好說,你出來嗎”,許久家美才出來,那眼淚卻沒少,“沒想到你去找妹妹卻找了個老婆,在那里一住幾個月,你原來說的話還算不算數?我姑侄倆跟你離開長沙,就是想這輩子有個依靠,沒想到幾年里跟你顛沛流離,這還沒什么,我被破身,又受傷,當然是比不得美川了,是不是你嫌棄我了?我也不會逼你,你就明說吧。”說完竟嚎啕大哭起來,一下子弄得行峰也不知怎樣才好,一時也找不到合適的安慰話,只是一直的說“你別哭,你別哭”,行峰想想這段時間里盡是些傷心事,不竟悲從心生,仰天長嘆,更是心煩意亂,六神無主,不管怎么辦,先住下陪家美一些日子再說。

    有一天,余氏買菜回來,說是在買菜時聽別人說,何正岳那年出事以后不久就被免職了,搬出了衙門大院,在芋園買了幾間房子,以后一直是一個人生活,孤苦零丁的,很是可憐,余氏特別問清了情況,不竟心生憐憫,幾十年夫妻生活也還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跟家美、行峰說,想去看看,這也是人之常情,但行峰說是不好意思去,余氏想想也就罷了。

    那天一大早,余氏和家美稍稍收拾就去看何正岳,路程不遠,個把時辰就到了,問了幾個鄰居,都說他可憐,有的是錢,但是他堅決不再娶,說是在等著夫人回來,只聽得余氏人沒見面就抽泣不已,竟一下子小跑過去,老遠就大喊“老爺,老爺,我來看你了”,那邊何正岳正在門口看書,猛然間聽見有人喊,只一抬頭,那書就“啪”的掉在地上,人顫抖著站起來,竟然也是老淚縱橫,泣不成聲,老夫妻幾十年來第一次抱頭痛哭,把在場的家美和鄰居都看得一個個淚花閃閃,掩面而泣。

    這時的何正岳,雖還不到花甲年紀,但卻是頭發花白,零亂不堪,原來粗大烏黑的辮子只剩下一條小翹辮,人是骨瘦如柴,雖是大熱天,卻還穿著厚長衫夾衣,那領子和胸前都放著光,腳下的布鞋只有半截,這些都還是余氏親手做的!

    進得屋子,到處灰塵封著,蜘蛛滿屋,那灶屋更是不堪入目,床上的被子棉花都露出來了,余氏是越看越心酸,還是忍不住又哭了起來,“都怪我,這幾年讓你受苦了”,何正岳強打起歡笑:“你們來了,不就會好嗎。”

    余氏捋起袖子就收拾屋子,家美趁此機會哭著喊了一聲“姑父”,也忍不住抱頭痛哭一回,何正岳噓了一口氣,擦拭著眼睛:“傻姑娘,哭什么,讓我看看......這幾年里你長得更漂亮了,家美呀,我是真的沒臉面見你,姑父在這里向你賠禮道歉了。”何正岳不說則已,一說更令家美控制不住感情,一下子抽泣的話也說不出來。

    何正岳跑進屋里,抱出那只首飾盒:“夫人哪,你來看看,我們的積蓄都還在這里。”就是這一聲招呼,差點把余氏心痛的昏過去。

    余氏根本沒想到何正岳會是這樣艱苦,更沒想到他還如此鐘情,到吃飯時,何正岳反復問的是余氏姑侄這幾年的生活,當問到行峰的情況時,余氏姑侄都沉默不語了,許久才說了句“他也在長沙”,但對其它的事卻不愿提起,何正岳明白其中一定有難言之隱,也不追根究底,只是說了句“他是個正直的人”。

    天快黑了,屋子也收拾的煥然一新,余氏一下子給買了好幾丈的布和新被,雖然余氏姑侄沒有走的意思,但何正岳還是小心問了問:“你們以后還來嗎?”

    “如果老爺不責怪,我……家美,你說呢?”

    “我說呀,姑姑,我們就象以前一樣。”

    “我真是謝謝你們,這就是我的福氣了。”說罷小跑著進了屋子,拿出那個首飾盒,竟然是雙手交給余氏:“這個盒子算是我們給家美的,還有這屋子,都給你保管,家美的事完全由她自己,以后我們就平平靜靜的過日子,再不要去想東想西了,可以嗎?”說到過日子,說心里話,余氏是早就想了,這幾年的流浪生活夠受的了,余氏和家美都點點頭。

    何正岳與余氏破鏡重圓,還引的左鄰右舍的一陣紛紛稱許,說是兩人對情和家都算得上寬宏大量。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