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十四節 雞公山養傷強功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十四節 雞公山養傷強功

作品相關 第十四節 雞公山養傷強功

推薦閱讀:

    第十四節雞公山養傷強功

    卻說家美放了藥后,親眼看著聶仲江喝了下去,但畢竟是年輕女子,想著藥性發作的樣子,心里就非常害怕,所以一邊跑一邊忍不住喊了出來,這一喊不得了,首先是聶仲江反應過來,一招“莽蛇出洞”,三十丈開外身子幾扭就到了家美身邊,飛起一腳,踢中家美骨盆,家美一聲“啊喲”就撲地而臥,聶仲江正要抬腳踩下,在這緊急關頭,行峰趕到,一招“烏云掃地”,接住那往下踩的腳,聶仲江對著行峰當胸就沖一拳,行峰格了出去,兩人一來二去,你一拳,我一掌,只過了幾招,聶仲江就高叫“你就是行峰,使的是蓮花山的功夫,那天晚上行刺的就是你”,行峰到現在也無必要隱瞞,“沒錯,只恨那晚沒得手”,于是兩人都用出最狠的招數,這時黃老板趕到,接住聶仲江,叫行峰趕快把家美背走,那邊余氏、店伙計都已跑來,行峰大喊“快跟我來”,這邊黃老板也使出幾招罕見招法,“鴛鴦戲水”跟著“魚鷹探水”又跟進“鯉魚出水”,先是讓聶仲江一驚,到后來是不得不退了數丈,黃老板也不跟進,轉身就追行峰去了,正在這時,聶家的許多人已經趕到,黃老板無法脫身,只好接住,一人敵住十幾人,黃老板也無半點懼色,一支寶劍舞得上下左右前后全是劍光,其他人只是在周圍進進退退,近不得身,眼看聶仲江手提雙刀就要殺來,剛走幾步,就大叫一聲“不好”,人就勉強站定,傾刻間大汗淋漓,臉色驟變,只得用雙刀拄地,放開嘴大口喘息,接著就再也無力支持,軟軟的坐在了地上,家人一看就嚇的趕緊過去,扶的扶,抬的抬,這時黃老板幾步箭步,跟上行峰,從路邊樹林里拉出馬車,上車就望南昌方向奔去。

    要說的是行峰和黃老板,這次埋伏真是受煎熬一般,兩人白天是埋伏在樹林里,也不敢隨便亂走亂動,其中行峰曾進過聶家大院一次,那是行峰裝成租田人找過管家,想順便打聽一點消息,管家是一句“這事由六太太定”,行峰就只好走了,到天黑以后就更難熬了,擔心更重,憂慮更大,兩人幾乎在圍墻上等到了下半夜,沒聽到什么動靜才下來坐了一會兒,閉目養神,但耳朵就張的大大的,天亮一會兒兩人又上了圍墻,借著樹縫沿圍墻觀察,剛轉到屋后邊就看到了家美大喊逃跑的情景,只不過還差了一點點時間。

    正是大清早時分,馬路無人無車,馬車一路放開,跑出老遠,行風這才要黃老板看看家美的傷,家美一路是閉目不語,嘴里卻不停的“啊喲啊喲”,黃老板一看就“啊”了一聲,“這家伙下手挺重,還是傷在女人的重要部位,得抓緊上藥”,黃老板說著就從口袋里摸出一袋藥,也顧不了許多,解開衣服,先是擦,再是吃,家美立時說“舒服多了,不要緊吧?”,黃老板遲疑了一下,還是告訴了家美:“傷得不重,你放心,等安定下來,我給你敷上幾副草藥,就會好的。”

    說著說著,車就到南昌城了,店伙計猶豫了一下,問“我們往哪走?”,黃老板回答:“先到布莊再說。”于是車到布莊,黃老板跳下車,要店伙計抱了一床棉被,拿了一壺水,還買了許多的食物,對店伙計說:“你在這里留下,處理好布莊的事,順便給老壽星寫封信,明白告訴他我們的事,一月之內沒出事,你就繼續開店,天地會我看是不會很長久了,說不定朝廷那天就會動手了,如有情況,特別是聶家的動靜你要更加注意,他手下還有一批亡命之徒,也可以去找找林將軍,要他幫一下忙,實在不行,你就趕快逃走,回老家或是找我們都行,我們估計會到湖北的雞公山落腳,家美需要安安靜靜的修養,湖南、江西都不方便了,這次是給你添麻煩了,也多謝你的幫助,多加保重,后會有期。”黃老板說完,行峰、余氏、家美也都一一感激,尤其是余氏姑侄,更是流下了熱淚,在這店里是大半年哪,都一直是把她們當客人看待,真是不容易啊。不想這時店伙計把一個包袱塞給余<!--中间广告位置-->氏:“這是家美姑娘的,你們路上用。”店伙計真有心計,他把聶仲江給的聘禮和那些見面禮都收拾好了,足夠用幾年的。

    時間不允許他們多談,黃老板叫聲“走”,行峰揚起馬鞭,那馬車就滾滾向前了。

    一車人馬不停踢,晚飯時到達潘陽湖邊,為避免多余的麻煩,黃老板決定走水路夜渡潘陽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戶船家,用多出兩倍的銀子才答應送他們過湖,天亮時來到長江邊,換了一只較大的船接著有過了長江,再乘馬車,就這樣一路奔波,又是天黑時分才到達雞公山,找旅店,買草藥,又是一陣忙碌,才好好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幾個人首先看望了家美,傷勢卻不見得有好轉,大家按原來約定,行峰出門看房子,黃老板上山去找道長求藥,決定在這里修養一段時間,再做打算。

    卻說這雞公山,因幾十里高山遠看象一只昂首高鳴的雄雞而得名,尤其是那雞公頭頂,不但形似,且險峻無比,座落在那雞公頭頂上的啟明禪院,就是這雞公山幾十座寺院中最大的,清虛道長就住在這里,是有名的道教發祥地,曾輻射武當、三清、青城,只不過后來幾經兵燹,人氣退縮,香火式微,逐漸衰敗,但也還是有不少得道道士在此甘守清貧,虔心修行,仍然是藏龍臥虎之地。

    黃老板上山輕車熟路,沿路就是不時的發幾聲感嘆,你道何為?原來黃老板年輕時曾在此修練十幾年,現在是時隔十幾年再上山,山木依舊,景象不再,能不感嘆嗎?他一路箭步如飛,恨不得立刻就到達那雞公頭頂,十幾年了,雖說也不知道道長是否健在,但師兄弟總還是應該有幾個的,想著想著,抬頭眼前就是啟明禪院,一切依舊,只不過顯得陳舊多了,但只見殿堂香火繚繞,卻不旺盛,然不見一人,黃老板徑直找到廂房,也就是兩位道士閑坐而已,黃老板一看卻不認識,在門口施了一禮:“打攪,打攪,請問二位,清虛道長老人家在嗎?”

    “清虛道長老人家前年就已過世,閑虛道長下山去了。”

    黃老板沒辦法,只的將家美受傷的情況講了出來,不想那二位干脆的很:“我倆進山只有幾年,那些功夫一點都還不懂,得罪。”

    “請問閑虛道長俗名稱號?”

    “抱歉抱歉,只知他是從三清山而來,是清虛道長請來的。”

    “請問殿里還有哪些師傅?”

    “本殿就只有八人,他們都下山去了。”

    黃老板無奈,只好告辭,回來趕緊去請了本地郎中,那郎中把脈許久,摸摸家美傷處:“姑娘傷骨已經及筋,當時沒有復位,恐怕要留下一點殘疾了——就是以后不能生育。”

    在場的人都感到憤怒吃驚,家美是一聽見就號啕大哭,余氏也止不住眼淚,做女人沒有比不能生育更痛苦的事,大家也只有勸導的份兒,黃老板安慰家美:“也不見得,你先不要悲觀。”

    “也是也是,說不準沒事的。”那郎中也附和。

    于是行峰一行人就在雞公山村子買了一處房子落腳,余氏理家,家美養傷,大家一下清閑起來,行峰和黃老板就日日練功,互相指點,到也和和睦睦,親如一家,看看家美傷勢好轉,能行走如常了,行峰和黃老板就相約上了雞公山,一去就是數月,行峰的功夫是大有長進,日臻成熟。

    這天晚飯后,大家閑坐無事,余氏遲遲疑疑的問黃老板:“黃老板,不不,黃將軍,我好久就想問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家里情況怎樣啊?在那里學得一身好本領?看我們相處那么久了,都一家人了,這些都還不知道啊。”余氏只一提,幾個人就附和,“是啊,講給我們聽聽,把師母也接來一起住。”

    “不說也罷,說來話就長了”,黃老板呷了一口茶,一臉的復雜感情,慢悠悠的講起了自己的往事身世。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