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十三節 新婚夜聶某遭廢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十三節 新婚夜聶某遭廢

作品相關 第十三節 新婚夜聶某遭廢

推薦閱讀:

    第十三節新婚夜聶某遭廢

    話說媒婆來說媒的日子是十四,還有四天時間,大家都照常做事,也沒什么緊張的,倒是余氏突然提出一個問題:“要是新婚之夜下不了手呢,怎么辦?這種事著急不得。”話一提出,大家也是一驚,怎么就沒想想做事還有個萬一呢?

    行峰和黃老板一一算來,人手車馬,位置路線,接應安排,好象都考慮的挺周全,還真的就差這一著,大家又是陷入深思,一但下不了手,就得有一個很充分讓聶仲江相信而又不懷疑的理由,這無疑相當重要,是啊,有道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那還得想一個推托和穩住聶仲江的理由,又不至讓聶仲江得手,拿什么理由好呢?還真的難住了大家老半天,最后還是余氏說出了一個辦法,以防萬一,大家想想,也是說的過去,就定下了。

    四天日子一晃過去,十八那天一大早,家美就開始打扮起來,雖說是簡簡單單,而家美這種人材,平常已經很出色,隨便弄一下,就顯得出類拔萃,人見人愛了,連店伙計也穿了一件新衣服,即便沒有瑣吶,但還是引去了左鄰右舍的好奇,看熱鬧的還是不少,尤其是小孩子。

    接近午時時分,遠遠的響起了瑣吶聲,由遠而近,一會兒就到了店門口,四支瑣吶后面是一抬八抬大轎,緊跟著的是騎著高頭大馬的聶仲江,今天他穿了一件大紅喜字長褂,外罩金黃馬甲,頭戴藏青色高頂禮帽,腳蹬長筒羊皮馬靴,人雖五大三粗,也還是有點威風,隨后還有兩人挑著擔子,那是聘禮,媒婆和侍娘、禮生則跟著跑的出大汗了,這副派頭也算是拿的出手了。

    店里多少還是做了一點菜,怎么說也得遮掩一下,店伙計和余氏就成了主人,按習慣家美是在房里坐等迎親的,于是放了一掛鞭炮,按主次在店堂坐定,擺上酒菜,凡來的都要喝幾杯的,除新郎外,其他人還要給個紅包,因此大家都歡歡喜喜的,這時候,家美還是按照慣例,開始哭嫁,余氏也陪著哭,時辰一到,那侍娘就會扶出新娘,因家美不是在自己的家里,那些什么告別祖宗、跪拜爹娘的禮節就全都免了,家美這時也裝著很悲痛的樣子,一步一哭的上了轎,那里放響一掛鞭炮,瑣吶一響,那轎夫叫聲“起轎”,新郎跨上馬,一行人就浩浩蕩蕩的上路了,要說家美全是裝的那就錯了,家美是真正的悲痛,但心里就在告訴自己,一定要鎮靜,不能出錯。

    一行人顛顛簸簸,比原來的計劃時間還早了很多,這時的聶家大院是人聲鼎沸,三進大廳全擺滿了酒席,粗略看看至少也有五六十桌,門口來客還絡繹不絕,場面也算夠氣派。轎到大廳門口停住,這時是鞭炮瑣吶齊鳴,看新郎新娘的是水泄不通,贊嘆的,羨慕的,嫉妒的,鄙視的,議論紛紛,嘈嘈雜雜,人來人往,一片混亂景象,那蓋頭是掉下蓋上蓋上掉下不停的,侍娘是扒開人群,好不容易才把家美扶進了新房,店伙計也有人接進了客廳。

    要說那新房也是足可滿意的,清一色的新,家美提個小包袱,被侍娘按在床邊坐等,家美在這時還暗暗摸了摸那蛇藥膠片,還好都在,心里定了定。不一會兒,那正房偏房就依次魚貫而入,先是一片“恭喜”“恭喜”的聲音,還沒說完,那正房就迫不及待的揭下頭蓋,只一眼就“哎喲,這么水靈靈的姑娘,難怪老爺子不動心”,引得其他幾房也一片贊嘆聲,正房首先拿出自己的見面禮,是一只玉鐲,其他幾個偏房一見,都紛紛拿出自己的禮品,也就是那些耳環、戒指一類,有侍娘一一替家美收好,當然家美還是沒忘記一一的感謝和問好,還特別施了個禮:“以后還請各位姐姐多多照顧,幫助指點,家美如有不是,該打該罵都請不用客氣,家美先在此謝過各位了。”

    “哎喲喲,看你說的那么重,我們以后都是一樣的,老爺子都已經傳話了,彼此彼此。”幾個姐姐是亂糟糟的表白。

    家美這時記起姑姑的叮囑,就先入為主,爭取主動,談的好好的突然按住肚子,嘴里就輕輕的“啊喲啊喲”,只這一個動作,一聲哼哼,那侍娘就特別會意,“來啦?來啦?”家美微微點頭,“快換了,快換了,這臟東西,免得染到別處,都是女的,又是過來人,別不好意思,”家美也就不管那么多,當眾就脫下褲子,從褲襠里抽出一片濕漉<!--中间广告位置-->漉的紅布來,當眾丟到放在門背后的馬桶里,換上一塊干凈白布,“我也說不清楚,這個月特多,時間又長,真討厭”,家美顯得無奈的樣子補充了一句。

    “女人哪,就是每個月都要受幾天罪,光這一點,就不想做女人。”在坐的女人都有同感的說。

    侍娘特別強調:“要告訴老爺,這幾天千萬不能同床。”

    侍娘只一開口,幾個女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說開了,“他不怕死就讓他來”“搞壞了身子還不是他的事”,“他是練武的人,就最忌諱這東西,見都見不得”,“我每次不想他上chuang,就會說這個事,一說他就走都走不贏”,到這時,家美總算放下了幾分擔心。

    談著談著,就聽見外面禮生扯開喉嚨在喊:“良辰已到,請各就各位。”

    于是侍娘趕快給家美蓋好蓋頭,扶著家美出來,那邊禮生已要聶仲江站在神龕下面,于是禮生大喊“奏樂”,瑣吶鞭炮齊鳴,典禮開始,也就那些拜天地等等,合巹之后就是開宴,新郎新娘還須由禮生和侍娘帶著輪流去給各位來賓敬酒,好不容易酒席散去,接下來就是新郎新娘進洞房了,在這間隙當兒,只見侍娘把聶仲江拉到一邊,在他耳邊嘀嘀咕咕好一陣子,這才把他帶進新房,當著家美和聶仲江:“這幾天姑娘身子不干凈,等身子干凈了,告訴老爺一聲,讓老爺在樁里住個十天半月的,老爺呀,包您明年抱兒子,這幾天可是同房不可同床。”

    家美還裝著很不好意思的樣子也接著說:“真不湊巧,對不住了,不過,老爺如果不怕染病的話,我也就準備身子得病、以后不生育算了。”

    這聶仲江被勸的五神難做主,新婚之夜就不能和新娘同床當然想不通,但真正讓聶中江放棄的是,他從小習武開始,就一直聽過幾位師傅都是這么教的,習武之人最忌諱女人血,認為那是世上最臟的東西,這時同床,是敗精傷神、耗氣虧血、虛腎消元都接著而來,而且任何武功、氣功都非但練不成,還無藥可治,不要說粘身,就是看了也不吉利;再說,家美已經進了屋,來日方長,身子已被破了,想必沒什么放不下心的,就在聶仲江猶豫不決的時候,家美又按住了肚子,嘴里卻是大聲的叫“哎喲哎喲,痛啊”,一旁的侍娘催聶仲江“老爺出去一下”,一邊說“怎么來的這么密?那馬桶里的都還沒倒掉呢”,這時家美卻裝的更象樣,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站起身就拉褲子,到這時就不由得聶仲江不相信了,“算我運氣不好,今晚不在這里睡了”,滿臉不高興的出去了,還聽見他喊“來來來,我們喝酒去”。

    原來是這么回事,余氏和家美都知道習武的人最忌諱這種事,余氏就想了這個辦法來騙過這幾晚,使家美免遭蹂躪,那血是用魚鰾裝進雞血放進*,除了家美姑侄,任何人也沒看出破綻。(過去妓女常用這種方法冒充處女)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大早,家美就去給聶仲江請早安,不想聶仲江練功去了,管家告訴家美,老爺子每天早晨都要吃一碗甜酒沖蛋,放紅糖的,這種吃法據稱是補精益氣,并說,今天早晨的按理說應該是家美準備,這一說就引起家美興趣,真是天賜良機,她趕快跑到廚房,問了一下,就拿了四個雞蛋,兌下甜酒,要廚房一蒸好就告訴她,她要親自端給聶仲江看著他吃,廚房當然沒話說,一會兒廚房就來告訴家美,雞蛋蒸好了,家美趁著端雞蛋的時候,看清了周圍沒人,就趕快在碗里放了那種藥,還晃了幾下,讓它溶化,看看沒什么破綻,就裝著歡歡喜喜的樣子,老遠就喊“老爺呀,吃雞蛋啦”,聶仲江當時還在練功,看到家美這么的熱情,剛進門就這樣體貼人,放下雙刀,汗也不擦,高高興興的端起碗就一氣吃了下去,家美裝著心痛的樣子“老爺練功這么辛苦,還是休息一下吧”,還拿出自己的香手帕給了聶仲江,順便把碗拿走,“我洗碗去了”,“不用你洗,叫人來拿就是了”,聶仲江還一副關心的樣子,但家美畢竟是女人,一想到藥發作的樣子,就心怕了,越走越快,最后竟然跑了起來,心里一急,就把那些事全忘了,竟然一邊跑一邊大喊起來:“行峰,黃將軍,姑姑,店老板,快跑呀,快跑呀。”

    欲知后事如何,請看下節敘說。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