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十二節 假戲真做美人計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十二節 假戲真做美人計

作品相關 第十二節 假戲真做美人計

推薦閱讀:

    卻說行峰和黃老板、家美姑侄在布莊一住一個月,還是不見聶仲江的影子,這大大的出乎大家的意外,黃老板甚至于懷疑是不是走漏了消息,行峰是幾次要殺進聶家大院決一死戰,拼個你死我活,黃老板也有點耐不住了,于是要店伙計悄悄地去打聽一下消息虛實。

    經過幾天時間奔走,這天中午店伙計一口酒氣的回來了,招招手幾個人到了后院,幾分得意的從頭至尾的講了起來。

    自從行峰和黃老板找了林將軍以后,也不知林將軍是不是有意,反正他第三天就去了聶仲江那里,而且談了很長時間,大概是勸了聶仲江許多話,直接指責他這次對家美姑侄下手過分和無恥,對天地會影響極為惡劣,要他從此有所收斂,并不重犯,否則后果將不敢想象,天地會也將難以容忍。這聶仲江霸道已成習慣,林將軍的話他哪里聽得進去,還嘻笑著反問林將軍:“那么會怎么呢?”林將軍此時虎起了臉,用手指敲著桌子:“我是看在多年的朋友份上,好言好語你不聽,如果不改,那你就試試,到時不要說我不幫忙。”

    聶仲江闖蕩江湖幾十年,利害關系還是明白一些,看看林將軍說認真的,雖是無所謂的樣子,但還是表示:“不玩她就是了,也不要說得那么重。”

    林將軍聽著聶仲江的話,就知道聶仲江很長時間以來都是隨心所欲,順順當當,根本就沒上過當,吃過虧,再說下去,一時半載的也難說服他,就警告他說:“你是這副態度樣子,不思悔改,吃虧就在眼前,到那時就說什么都遲了。”說完重重的“啊“了一聲,甩甩手頭也不回就走了,嚇的聶仲江跟在后頭連連賠不是。

    但送別林將軍,聶仲江回頭就說:“我現在就去,還要多叫幾個人,把她們搞透,看看天會塌下來不?”他的手下一聽就慌了,七嘴八舌的:“老爺您去不得,無論如何也不能去,忍一忍,說什么也得給林將軍一個面子,他說的話您也敢不聽?惹反了他麻煩可就大了。”左說右說,這次還真把聶仲江給勸住了。

    這樣,聶仲江才沒來,手下人把他引到他的那些相好人那里去了,過幾天又去妓院喊了幾個妓女,把他穩住了幾個月。

    有一天,一個手下人告訴他一個消息:“家美姑侄又回到了布莊,聽鄰居和伙計說,走投無路了,現在誰愿娶就嫁誰,破罐子破摔了,歹活總比白死強。”

    聶仲江一聽就樂了,連連追問:“是真的?準確嗎?”對手下人不放心,又派了另外幾個人去打聽,都回來說“是真的,百分百準確”。

    聶仲江哈哈大笑,:“這樣說來,我如果明媒正娶,就誰也沒話說了。”

    聶仲江和管家一說,就決定在城邊的柳樹村買個樁(就是房子加田租),讓家美姑侄住在那里,順便省個丫頭,(聶仲江現已有四個這樣的老婆,過去有錢人都是這樣)還交代管家,多給一些彩禮,還可以大辦喜事,熱鬧熱鬧,算是給個名分,給她們說明白,也可以說算是賠禮道歉,只要聽話,好日子是有過的,如果還再生個男女,樁就翻番(即兩倍)。于是,管家就去請媒婆、買房了,估計是這幾天會來人了。

    話說回來,既然放了風,家美這樣的姑娘為什么會沒人動心呢?主要是家美破了身,這是姑娘家最忌諱的,而且是被聶仲江下的手,在南昌地界都知道的,許多人即使想也不敢做,再說家美是姑侄二人,小戶人家養不起,大戶人家又不貪,因此就沒幾個人上門提親。

    黃老板也對這消息還是有點不放心,反復追問,店伙計帶著幾分得意的說:“為了探明情況,我是花了五十個銅錢請他們喝酒才打聽到的,而且和幾個人談了,說法都是一樣,沒錯。”

    這一情況大大出乎黃老板和行峰的意料,他們原本想,聶仲江這種人忍不了多久就會來布莊,就在布莊里動手,而現在是要明媒正娶,還要熱熱鬧鬧,話已經放出去了,聶仲江真的來人提親,答應還是不答應?

    幾個人一下子都不說話了,特別是家美姑侄,不但報不了仇,還要嫁自己的仇人,一想著就“嗚嗚”的哭開了,“我們的命就怎么這樣苦啊”,幾個人連忙勸住,:“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先忍耐一下,辦法總會想出來的。”

    黃老板在屋里渡來渡去,回到桌子邊:“依我看,我們就來個將計就計,你們到時還要打扮得漂漂亮亮,裝的高高興興的樣子,行峰就裝成租田的,暗中保護,你(店伙計)名正言順的去送親,摸摸底細,幫助照顧一下,還要隨時應變,千萬不能著急,要耐心的等待機會,問題在于要當晚能下手最好,不然……”

    <!--中间广告位置-->大家都明白,如果當晚下不了手,那家美又要遭殃,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辦法還好些,就同意了,于是再想其他可能發生的事,特別是家美姑侄要注意的地方,也作了最壞的打算,家美姑侄各帶了一把剪刀,貼身藏好。

    果然第三天剛吃過早飯,布莊里來了一個五十左右的女人,穿戴的整整齊齊,故意小步一步一步的,一臉的微笑,歡歡喜喜的樣子,老遠就打了一聲招呼,一進店就表露出媒婆那特有的口才和交際手段:“哎喲哇,老板呀,生意好哇,這些日子又進了些什么好布呀?有好的便宜的可要給我留幾尺,你看我這件衣服都快爛了,還要整天穿著滿街的跑,都丟人現眼的了……哎呀,你看看,口又干了,肚又餓了,我今天是你留也好,不留也罷,反正午飯是注定要在你這里吃了,有菜也好,沒菜也好,那酒是要喝幾杯的。”也不用招呼,她就徑直進了店后院廳堂,還選了個上首位置坐起,翹起了二郎腿:“怎么呀,不歡迎我來是不是?茶也不泡一杯?我今天可是有天大的喜事要說阿……不歡迎,我就走算了,走了以后你們可不要來請我喲。”嘴里亂說,但身子卻坐著不動。

    店伙計嘴里一邊應著,一邊趕緊泡茶上瓜果:“您老人家是請也難得請的貴客,沒有好事不會登門的,招呼不周到請不要見怪,您請先用茶——午飯好說,酒包您醉,我去叫家美姑娘弄幾個好菜。”說著就大聲喊“家美姑娘,今天店里來貴客了,午飯多弄幾個好菜,把那陳年老酒暖上一壺,聽清了嗎?還要快一點,客人都肚子餓了。”

    那媒婆一聽家美二字,就招招手要店伙計過來:“姑娘在廚房?”

    “哎,正在燒水。”

    媒婆這時到是躡手躡腳的,在院子里望廚房看,許久才樂顛顛的幾步小跑回到廳堂:“這樣的姑娘是打著火把也難找的,臉蛋身材都沒得說的,我都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漂亮的姑娘,難怪老爺子會出大價錢,還買樁,又光天化日的就把姑娘……”媒婆說到這里時趕緊收住了嘴,“哎,老板呀,先把家美姑娘的姑姑喊來,我和她先談談。”

    余氏這種長期做家庭婦女的人,口才原本就一般,哪里是媒婆的對手,坐在那里只有聽的份兒,況且已經放了風,話都說清楚了,加上已經商量過了,于氏也就是“哎哎”“哦哦”的應著,任媒婆吹呀,夸呀,天花亂墜的,一切好象沒什么可說的,雙方都非常同意的樣子,談著談著,菜就一碗一碗端上來了,確實很豐盛,那一壺老酒沒揭壺蓋,那香氣就已經引得媒婆“咕咕”直吞口水,忍也忍不住了,抓起筷子就夾菜,一邊不停的喊“快篩酒”“快篩酒”,嘴里的菜都咽不下了,聲音都變了,“哎呀,這菜是色香味俱全,家美姑娘真是能干阿,那老色鬼是有福啊”,“咕咚”一聲咽下菜,拿起碗一口就喝了半碗,“哎呀,這酒是誰做的,全南昌城也沒有這么好的酒,又濃又香又甜,以后會醉死這老色鬼”,待家美入坐,媒婆一眼就盯得家美都不好意思,“要說也真是有點可惜,這么鮮嫩能干聰明漂亮的姑娘,去陪一個自己父輩的人,而且長的也丑,他的女兒都比你大…..哎呀呀,看我亂說,真是喝醉了,不算話,不算話”,媒婆伸了一下懶腰,“我們說正經話,大家聽著,聶老爺要我來做媒,明媒正娶的,第六房,聘禮照上面幾房的,因你們情況特別,陪嫁全免,一樣的照辦喜事,規矩禮節,一律講究,八抬大轎,披紅戴綠,酒席辦在聶家大院,三朝以后住樁,買樁在柳樹村,一字大棟房子,五墻八間,姑姑隨住,照顧家美,不另請丫頭,一百擔租全歸你管,逢時過節另有禮錢,要是生個男女,都是聶家人,一樣入族,不分貴賤,時間就定在本月十八,四支瑣吶,午時迎親,酉時入屋,亥時圓房,大吉大利,聶老爺也是說有點對不起家美姑娘和姑姑,所以就大辦喜事,也算賠個不是,挽回一點面子,看看你們還有什么話要說?”

    真是無愧媒婆大號,一路說來滴水不漏,表面是做媒,實際上是通知照辦,等于一錘定音,大家也真的沒什么好說的了,事情就這樣定下了。

    媒婆還沒忘記一壺好酒,“你們好好想想,有什么話以后也一樣好說,來來來,我們接著喝酒”,店伙計使使眼,大家就喝開了,還有說有笑的,象是真的喜事臨門一樣,那媒婆直喝得搖搖晃晃才罷休。但臨出門還是沒忘記本行,“做做準備工作,特別是要養好身子”,當然更沒忘記要了六尺好布,“以后給錢,記著啊”。

    媒婆一走,黃老板后腳就跟進了,仔細問了情況之后,也是交代大家做好準備,特別不能走漏風聲。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