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十一節 闖聶府險誤大事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十一節 闖聶府險誤大事

作品相關 第十一節 闖聶府險誤大事

推薦閱讀:

    第十一節闖聶府險誤大事

    卻說行峰和黃老板計劃起廢除聶仲江武功的事,猛然間行峰記起贛州知府寫的信,他說是對他們有幫助,為什么不去試試,說不上真有什么作用也未可知,經行峰一提起,黃老板還有點喜出望外:“這叫著‘借刀殺人’,說不定三全其美。走,進城去。”

    兩人簡單的打扮一下,也不帶兵器,叮嚀余氏姑侄一聲,就快馬進城了。

    約個把時辰,二人來到南昌知府衙門,好話對衙役說:“煩請通報,就說贛州知府有信件面交大人。”

    那衙役到也通情達理,快步進去,一會兒就出來:“大人說,有請二位。”

    兩人來到大廳,行峰取出信件雙手遞上:“請大人一閱。”

    知府大人邊拆信邊問:“你們從贛州來?”

    行峰和黃老板規規矩矩的回答:“是的。”

    “哦,原來二位是蔣大人和端將軍的朋友,請里邊看座。”

    兩人隨著來到后廳,有衙役獻上茶,知府大人指著行峰“莫非你就是行峰大俠?這位一定是黃將軍了”,二人趕緊抱拳行禮“不敢,不敢”,知府大人到也直率:“不知二位有何事要老夫相助?”

    于是黃老板原原本本的把聶仲江一伙如何強暴家美姑侄的過程講了一遍,最后暗示知府衙門是不是會管這事。黃老板的話只聽得知府大人一開始是張口結舌,繼而搖頭嘆氣,“太霸道了,太無恥了,”“光天化日,奇恥大辱”,但聽完以后卻良久捻須不語,弄得行峰和黃老板都不好說話。

    許久,知府大人揮揮手,示意手下退避,這才說:“你我雖是初次相交,但憑蔣大人和端將軍的信,老夫就深信二位,這聶某在南昌地帶天地會中可說是一呼百應的,很會幾下拳腳刀槍,玩弄女人只不過這次最惡劣兇暴罷了,實話實說,我手下不是他的對手,林將軍是天地會的人,禁衛軍也不好調,想把他抓來判個什么罪是辦不到的,弄不好還會造成大亂,朝廷目前還沒有明示,對天地會也不敢采取行動,所以對二位是愛莫能助,依老夫看,還是你們天地會內部怎樣解決是不是更好?”

    知府的一段話聽得行峰和黃老板都目瞪口呆,大出意外,特別是黃老板更是吃驚,天地會沒什么事他不知道,各人本領脾性都了如指掌,看來贛州知府蔣大人和端祥都是說的實話,如此說來,這天地會生死已掌握在朝廷之中,多少令黃老板有些沮喪。

    既然知府這樣說,行峰和黃老板也不好再說什么,于是告辭:“冒昧打擾,已失禮儀,更聽大人的肺腑之言,我等會自行處理好的,善惡有報,天經地義,就此告辭。”

    “此次怠慢二位,以后當相飲幾杯才是。如有用得著老夫的地方,盡管來找。”知府大人送到門口拱拱手說

    雖然行峰和黃老板盡興而來,掃興而歸,但也不能說沒有一點作用。

    這天晚上,行峰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越想越氣,而越氣越想,看看同房睡的黃老板鼾聲如雷,就摸起床,找了條布巾,拿起寶劍,偷偷摸摸的溜出去,跨上馬,望南昌方向奔去,一路馬不停蹄,個把時辰就到了聶仲江的住處,老遠就把馬栓在一棵樹下,扎上布巾,翻身就上了圍墻,無聲無息的。

    聶仲江的大院是一座三進三廳、六墻五房大宅,行峰也不知道他住那一間,現在又是近子時了,只有幾間房子里還有火光,只好下來這望望,那看看,在右廂房傳出有人談話的聲音,行峰溜過去,從窗子縫里看去,原來是四個人還在打骨牌,吃虧在于環境這么生疏,行峰又不認識聶仲江,想著就有點后悔了,于是馬上轉身,使了一招“雛燕出巢”,從天井上了屋頂,正欲下去,底下就有人大喊“有人”“有人”,話音未落,一條身影就落在了行峰的面前,兩把腰刀如兩條出洞的蛟龍,左纏右繞,上蓋下掃,呼呼作響,颯颯有聲,行峰一看這刀法招式,就明白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不是等閑之輩,讓過幾招,拔出寶劍,你來我往<!--中间广告位置-->,我去你迎,一劍對雙刀,扎扎實實的殺了個棋逢對手,三十余招不見分曉,行峰正在懷疑此人莫非就是聶仲江不成,誰知那人倒先發問:“來者難道是行峰?”行峰也不由得心里一驚,他是怎么知道的?就只好虛晃一劍,跳下屋頂,望圍墻就飛,誰知那人緊逼不放,行峰只好接住又殺了起來,為了早點脫身,行峰接連“嫦娥望月”“吳剛捧桂”“玉兔吹xiao”使來三招狠招,就聽得那人大聲叫“果然是蓮花山的”,趁那人后退幾步的間歇,行峰“呼”的一下上了圍墻邊的一棵大樹頂端,就在要往下跳的時候,也不知那人用的是什么功夫,反正行峰剛點住腳的時候,那人又到了跟前,也是雙腳點在樹枝上,足見輕功功夫之高,行峰無奈,回身連刺二劍,那人剛好二刀接住,黑暗中只見火花四射,鏗鏘有聲,這時從屋里已出來十余人,都拿著刀劍搖頭吶喊,望樹下跑來,正在這時,突然間那棵大樹“嘩啦”一聲巨響從根部倒下,兩人都往下掉,然行峰就在半空中被人拉住,徑直望外飛去,足足飛出十幾仗遠,落在馬背上,行峰一劍把那僵繩割斷,兩人雙腿一夾,那馬就象流星一般射出,隱隱約約還聽見圍墻里邊的嘈雜聲音,隨即背后揚起一股濃濃灰塵,直到跑出十幾里地,那人才“哎”的一聲,“好險哪”。

    原來在行峰溜出屋子之際,黃老板醒了,但他沒有作聲,看看行峰拿了寶劍出了屋,就明白了,待行峰走后,就在后面悄悄的跟著,行峰進了院子,黃老板就在圍墻邊的樹上看熱鬧。

    兩人回到家,黃老板帶點責怪的口氣:“那人就是聶仲江,他的刀法你也見識了,他的輕功你也見識了,好在是夜幕里,你又戴了布巾,他還沒見著你的真正面貌,而更重要的是你沒說話,他還不知道你的口音,不然的話,我們的智取計劃就落空了。”行峰到現在已是啞口無言。

    第二天一大早,待行峰醒來,黃老板已是練過功了,回到屋里,兩人又談起昨晚的事,于今只有智取一條路了,但智取說說輕松,卻不是那么容易的,二人議來爭去,前想后想,總是覺得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好,直到家美叫吃早飯,黃老板才眼前一亮,“有了”。

    早飯時,黃老板說了一通其他人的看法以及其中的厲害關系,如果智取,讓聶仲江生不如死,也可滿足了,到也說得幾個人無言可插,點頭同意,最后特別交代了家美和余氏要小心注意的問題,問她們有沒有這個膽量,“為了報仇雪恥,還有什么不敢做啊?”余氏姑侄幾乎是異口同聲回答。

    早飯后,行峰和黃老板就上山挖了幾樣草藥,外加一條金環毒蛇和蝎子,一起熬成膠片,這是一種吃了讓人腎萎縮至最后性具萎縮的密方,一下肚就發作,早則一七、遲則三七見效,讓家美姑侄收好,四人收拾行李,徑直望南昌方向出發。

    第二天傍晚到的布莊,黃老板把店家叫到后院,如此這般的談了一大通,最后又摸出兩錠大銀硬是塞給了店老板,還連連說“請幫忙”“請幫忙”“這次無論如何要幫忙”,店老板卻說“哪里話,哪里話,說實話,我也是受了他不少的氣和冤屈,只恨我沒這個本領,奈何不了他罷了。”于是黃老板住到了對門的旅店,又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老板,行峰用頭帕包了頭成了店里的一名伙計,還費了黃老板不少的心思,家美和余氏又在廚房做起了事。

    就這樣平平靜靜的過了十幾天,而聶仲江的影子也沒見著,算算時間,聶仲江已有兩個多月沒來了,而原來是隔不了十天半月的,鬧的行峰都有點耐不住了,店老板也覺得非常奇怪,但又說不清為什么。

    還是黃老板干練些,勸住大家千萬不能露餡,要有耐心,一邊要伙計放出風去,有意無意的對左鄰右舍和熟人(包括天地會的人)就說,家美姑侄無地可藏,無親可投,走投無路,在外流浪數月之后最后無奈還是回到了布莊,自認命苦了,甚至是如果有人不嫌棄的話,愿嫁娶隨命。

    聶仲江最后會不會來,結果又怎么樣呢?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